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45有女初长成

    云玄出了营帐之后被夜间的寒风一吹,脑壳才略清醒了一点。

    现在他虽然贵为太子,但是处境并不好,他的生母已经辞世。现在的皇后虽然也站在他的这边,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血亲,随时都有可能弃他不用。他现在唯一占着的只不过就是他的太子身份罢了。

    父皇为了不让太子过于强大威胁到他的位置,在选妻的时候也是尽量避开京中那些执掌权柄的勋贵,而是选了定海伯家的女儿。

    平湖公主是何等精明的人,只消稍微查一查,就能查到太子妃的头上,太子妃是谁的人?还不是他的媳妇儿,自己家媳妇儿犯蠢做下的事情也会一股脑的全数都扣在他的脑袋上。

    现在瞒是已经瞒不过去了,只要先行去道歉,云玄长叹了一声。迈着沉重的步子朝平湖公主的营帐走去。

    平湖公主听的外面进来通传说是太子来了。心底不由划过了一丝不悦,不过她还是耐着性子和颜悦色的将云玄请了进来。

    云玄一进来就给平湖公主深深的一揖,“皇姑姑,侄儿是来替太子妃请罪的。”

    平湖公主的眉梢微微的一挑。给了左右一个眼神,左右陪伴着的都是她的心腹,识趣的全数退了出去。平湖公主这才起身走过来,将云玄扶了起来。“太子殿下这是闹的哪一出啊。”她淡淡的说道。

    “姑姑若是生气,便将气撒在侄子一人身上就好。”云玄依然弯着腰,不肯站直身体,“侄子管教不利,太子妃她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

    “算了。”平湖公主这才淡淡的一笑,拍了拍云玄的肩膀,“太子殿下执意行礼,倒是叫姑姑不好办了。你们都是姑姑的小辈,太子妃还年轻,得胜心强了点也不算什么。”

    “那么姑姑肯原谅侄子了?”太子微微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平湖公主。

    “一家人。”平湖公主按奈下心底的火气,毕竟眼前站着的不光是她的侄子,更是大齐朝的当朝太子,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大齐皇帝,她再心里有气,见到太子如此低声下气的前来赔罪。哪里还真的能做出点什么事情去,可不是只能算了。

    云玄见平湖公主的脸色缓和了,这才暗中松了一口气,“姑姑放心,等回京之后,孤自会惩罚太子妃。”

    平湖公主睁着一双美眸看了自己的侄子半晌,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这样便好,”她挥了挥衣袖,“如今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至于你那太子妃,既然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做点和这个位置相称的事情,此次幸亏没闹出点什么人命来。不然的话,即便她是太子妃也会被罚,连带着也会薄了你的面子。你是要好好的管教管教了。”

    “是是是。皇姑姑教训的是。”云玄心底也是恼的不行,他的事情已经一大堆了,外面又有一群人虎视眈眈的瞅着他,就巴望着他犯点错,好弹劾他,幸亏顾雨绮没事,也幸亏平湖公主瞒的好,不然这事可就是闹大了,谁知道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叫我说啊,你也成亲好几年了,太子妃都一无所出,你是不是该考虑着纳侧妃什么的。”平湖公主目光灼灼的看着云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父皇也希望看到自己子孙满堂的。”

    云玄的背脊被平湖公主看的凉凉的,是啊,三年了,他连个能承继的子嗣都没有,万一其他的兄弟谁家出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再得了父皇的欢心,这可如何是好。。。。。

    他给了李氏三年的时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那依照姑姑看,侄子应该。。。。”云玄没说完要说的话,平湖公主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若是要纳侧妃这种事情,轮三轮四也轮不到平湖公主给太子殿下做主,而太子此时此刻在征求她的意见显然就是想要拉拢与她,让她日后站在自己这边。

    这云玄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平湖公主没有子嗣,在长辈里面算是一个比较喜欢和维护后辈的人,而且她身份地位摆在那边,就连父皇对平湖长公主都是尊敬有加,她的话在父皇那边也是有一定分量的。如果能将平湖长公主拉拢过来,自然是助力不少。

    别说,云玄这一步棋还真的走对了,先是过来服小道歉,然后求平湖长公主给他做参考,真真的是对了平湖长公主的胃口。

    她喜欢她的侄子们,自己又没孩子,在他们的亲事上每每都是跃跃欲试,但是实际最后做主的还是她那个当皇帝的弟弟。正妃的人选,她是做不了主了,可是这侧妃她未必就说了不算。

    平湖长公主还真的是认真的替自己的侄儿想了一想,就连自己刚才着急赶他走都给忘到了九霄云外,直接拉着太子的手走到椅子边坐了下来。

    “依照你父皇的意思,外戚不能强大。”平湖公主分析道,“但你贵为太子,除了世家之女,能配得上你的勋贵之女真的是少之又少了。”她扒拉来扒拉去,倒是真的想到了一个人。“姑姑倒是想到一个人选,可惜她现在还太小。不过以她未来的容貌,她的家世真的符合你父皇替你选媳妇的条件。”

    云玄的心思一动,一个娇小的身影浮现在了眼前,“姑姑说的莫不是。。。。顾家的小姐?”他失声问道。

    “对啊。就是她,那孩子的样貌自是没话说,你也看过了,再过几年必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她出身定远侯府,又是嫡长女,定远侯身为新贵,没有世家那些弯弯绕绕,可是你没发现吗,她母亲的母族却是江南梁氏。不管怎么说,都是百年的世家,只是久居江南,不甚引人注目。”平湖公主笑道。

    云玄的心底一动,的确,这满朝的勋贵之女,能符合父皇要求的,目前条件最好的就是顾雨绮了。

    就连顾怀中也是一员猛将,若是他能站在自己的这边,即便手里现在没什么实权也不要紧啊,人家是有实力的!只要给他五万军队,只怕论打仗能赢他的,朝中现在还真找不出其他人来。

    有话说的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若是朝中最能打仗的将军被拉拢在自己的身边,那将来还愁他不能登上那个位置吗?

    “顾家小姐今年才十岁啊。”云玄还是给自己和平湖公主泼了一盆冷水。

    平湖公主一听,笑了起来,“那你也不过才十八岁而已。等她三四年难道还不能等吗?况且太子妃只有一个位置,侧妃却是可以立两个的。”

    云玄一听,脸上也渐渐的笑出了点颜色,他本就生的玉容如画,气质高贵,这一笑,宛若春风拂过,万花竞放一般。

    “多谢姑姑提点。”不过等三四年而已,他十年都等过来了,何惧在这三四年,至于其他人,他也不去再想了,顾雨绮是最好不过的人选。而且她还有神童才女之名,若是子嗣出自她的肚皮,没准就是另外一个小神童,到时候何愁不能博得父皇的欢心呢。

    他已经给了李氏三年的时间,那便再给她三四年的时间,到时候,她若还是生不出孩子,即便自己纳侧妃,也只会落一个好名声。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云玄起身给平湖公主长揖到底,这才告退了出去。

    冬猎节落幕了,但是顾雨绮和梁怀玉之名却是在京城勋贵的圈子里面传开了,连带着顾怀中都成了朝中的大红人。

    他没办法不红啊,自己的夫人飞马救下了英国公夫人,自己的女儿大放异彩,不仅帮助静王殿下破获了客栈的刺杀案,更是替英国公找到了谋害他夫人的线索,最最重要的是,身为侯爵之女,竟然能与陛下最喜欢的景程公主一道狩猎,就连出事都是得了陛下的口喻,平湖公主亲自用马车送回京城,还派了自己的亲卫队专程护送。

    这是何等的荣耀,放眼整个京城,还有谁家能比的了呢?

    就连张宛仪私下都忍不住对顾雨绮眼红的要死,手帕都被她给搅碎了几条,但是她也暗自庆幸当初在长公主府,她选择了帮助顾雨绮一把,后来在狩猎的时候有送了东西给顾雨绮示好。这就是说以后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给顾雨绮送帖子,多多和她接触了。

    张宛仪的这点小心思要是现在说给顾雨绮听,顾雨绮只怕是要呕吐死才是。

    等大家全数回了京城,顾怀中府上的拜帖每天都和雪花一样,喜的顾怀中嘴巴都快合不拢了。

    柳月等顾怀中回来才得知原来顾雨绮出一趟门竟是连陛下都惊动了,还由平湖公主亲自派人护送回来,一想到自己那天到梁氏面前说的话,她就恨不得自己挖个地缝先钻进去躲着。她是有多蠢,竟以为梁氏和顾雨绮先行回府是惹了侯爷不喜了。

    就连她的一双儿女在她面前叽叽喳喳说的都是顾雨绮和梁氏的事迹,她表面上在笑,其实心底已经恨的差点咬碎自己的后槽牙。

    这一对母女的狗屎运实在太好了!如今京城风头最劲的就是她们母女,自己的计划只怕又要暂时搁置一下了。现在若是她有所动作,顾雨绮母女两个有个什么损伤,必定是会惹人注目,说不定还会惊动陛下和那个什么平湖公主,这两个人一插手,纸是包不住火的,只怕就算计划成功,她也在劫难逃。

    她是要当当家主母的人,只能再忍忍,十年她都忍过来了,也不在乎再多等点时日。状爪系技。

    柳月想明白之后,当机立断的马上带着自己一双儿女天天去给梁氏请安,还暗地里叮嘱叫顾思阳和顾思雨与梁氏多多接触,博得她的欢心。

    顾思阳虽然有点别扭,但是毕竟当时他被恶人抓走之后第一个见到的亲人就是梁氏,所以不知不觉的对梁氏也生出了几分依赖之情,顾思雨更是这样,和顾雨绮住了几日,将这个姐姐当成神一样膜拜,自然将梁氏当成了自己亲妈一样。

    梁氏虽然开始并不喜欢顾思阳和顾思雨,但是相处了下来,觉得他们两个还是不错的孩子,毕竟和她有怨的是他们的母亲,稚子无罪啊,只要他们以后不跟着柳氏生出点什么歪门邪道的心思,梁氏还是愿意让两个孩子亲近她的。这也中了顾雨绮的下怀。

    她的毒素在宁太医的照料下,终于在回府的第五天清空了,昏昏沉沉的过了这么些天,顾雨绮觉得自己终于满血原地复活了。

    以后和柳氏起冲突是难免的,顾雨绮只是希望自己的这一双弟弟和妹妹将来不要对自己的生母太过偏颇才是,见现在顾思雨和顾思阳也会自己过来请安和看望自己,她也是十分高兴的,索性也就在有空的时候也抽出时间来指导指导顾思阳的功课,和教导一下顾思雨的读书写字。

    顾思阳原本是不愿意让这个曾经给自己苦头吃的长姐教功课的,可是顾雨绮讨了个巧,她穿越一次,重生一次,简直就是一个开了外挂的存在,对当今的时势分析的头头是道,顾思阳听了顾雨绮这里有意无意之中透露信息,拿到书院里去一说,竟然是镇住了书院里其他的熊孩子,就连国子监的博士和祭酒都对顾思阳刮目相看,一来二去,顾思阳尝到了被人重视的滋味,也就慢慢的愿意让顾雨绮指导他一二了。

    顾雨绮就趁机时不时的给他灌输一点满怀正义的情感和抱负,弄的小屁孩顾思阳现在年纪虽然小,但是却有一种胸怀天下的感觉。

    顾怀中见顾雨绮竟然将顾思阳教导的如此的好,自是喜欢的不得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年关临近了。

    之前平湖公主说过会给梁氏一个交代,她还是遵守了诺言,虽然她没有与梁氏明言暗中更换了顾雨绮甜羹的背后主谋是谁,但是她让梁氏看着就是了。年关刚过,太子妃李氏就因为在太子府顶撞了太子殿下而被禁足了三个月。

    梁氏这才恍然,原来更换了顾雨绮甜羹的竟然是太子妃殿下。

    这叫梁氏又惊又怕,也不知道女儿到底是做了什么竟然会招惹到太子妃殿下,直到年后太子亲自登门,暗中道歉,梁氏这才知道原来女子差点丢了性命竟只是因为这几位皇子们一时兴起的设下的一个赌约,这可将梁氏给气坏了。不过太子已经亲自登门道歉了,她也不能说什么,倒是真的怨上了静王和云恪。太子也是暗自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将平湖公主给说出来,只是说云翼提议的,他不忍拂了云翼的性质,一时糊涂才参与的,没想到差点害了顾雨绮。

    太子如此真挚的道歉,梁氏脑子又不是烧了,自然不会将这种事情宣扬出去。自家女儿成了人家的赌约,这种事情传出去怎么也不好听就是,对自己女儿名声有损,所以梁氏也是请太子日后再也不要提及此事,就连顾雨绮都要瞒着。这正中太子的下怀。

    太子借机也和顾怀中寒暄了许久,还邀约他前去太子府做客。

    梁氏对太子的怨气少了,对云翼和云恪的怨气却是大了起来,人家太子都登门道歉了,一个静王和一个七皇子殿下却是迟迟没有动作,真心的不将她宝贝女儿的命当命啊。

    在这段时间内,云翼倒是做了一件事情叫皇帝陛下十分的满意,他先前抓住了客栈里面的刺客,回京之后顺藤摸瓜的竟然找到背后的主谋就是柔然的丁山王。丁山王说起来也是个野心十足的家伙,他竟是想藉由此事再度挑起柔然和大齐之间的战事,然后他好浑水摸鱼。

    陛下得知这个事情的真相之后勃然大怒,派出使节前去柔然,柔然王才输给大齐,自然不想打仗,自是对使节一阵安抚,随后削了丁山王的王爵,又赔了一大堆的东西给大齐,这才平息了陛下的怒火。

    为此,静王和七皇子殿下得了陛下不少的赏赐,连带着顾雨绮也跟着又得了陛下的赏赐,这让原本被过年的气氛冲淡了的顾雨绮又重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顾雨绮名头之大,甚至已经有勋贵之家对着顾怀中旁敲侧击,问顾雨绮是否许过人家了。

    顾雨绮行情高涨,气坏了好多人,张宛仪,柳月固然不谈,就连云恪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现在他只要和云翼在一起,就会听到他提及顾雨绮,每天听,耳朵都快听出茧来了,饶是他天生就冰冷疏离,眼眸之中有的时候也不免会有点怒气。

    等柔然之事稳定下来,宫里传出了云恪的婚事。

    云恪要迎娶的居然大出所有人的意外,经过冬猎节,大家都以为云恪要将自己亲自抱出来的顾雨绮定下,却没想到陛下给他指婚的竟然是慕容家的嫡二小姐,慕容凌烟。

    一时之间,顾雨绮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有人绘声绘色的描述这当时在冬猎节上,云恪是如何如何心急,如何如何独自驱马将顾雨绮从树林之中抱出。都说男女授受不亲,顾雨绮都被云恪抱过了,虽然现在年纪不大,毕竟是染上了污点,今后还怎么见人,诸如此类的消息传的京城街头巷尾,人人皆知。

    而现在云恪居然定下的不是顾雨绮而是慕容凌烟,这叫顾雨绮这个才女将来将如何见人?就连之前试探过顾怀中口风,被顾怀中给言辞拒绝了的勋爵之家都起了幸灾乐祸的的心思,就你家女儿金贵,可也不看看是不是被人污过,都被七皇子殿下抱过了,还那么拿乔,这样的女子就算你顾怀中点头,自己家也不会求来当自家儿媳的!

    就连顾怀中都觉得现在朝臣们看他的眼神之中似乎带着几分看热闹的兴头。

    云翼得知这些传闻,勃然大怒,破天荒的在书房里摔了东西,派了人出去查,到底这些谣言是谁散步的。

    云恪站在一边看着一地的碎片,垂下的眼眸之中划过了一丝幽光。

    谣言是他命人暗中散布出去的,当时平湖公主的猎场都是由平湖公主的亲卫把手,能靠近猎场的都是平湖公主自己选出来的人,都是可靠的,谣言自然不会从他们的口中散出。

    云恪看着云翼难得暴躁的样子,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冷笑。

    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这位好哥哥,竟是对顾雨绮那么的上心了。

    顾雨绮名声有损,自然不可能嫁给云翼为正妃,就算其他想要求娶顾雨绮的人都不得不考虑到这些因素。

    顾雨绮上辈子是他的,这辈子也不会例外。她想逃出他的掌心?云恪只有送她两个字,“呵呵”。

    上辈子她说来就来,说死就死,又何曾问过他愿意不愿意,这一世,她难道就能说逃离就逃离了吗?

    就算他云恪将来身陷地狱,也一样会拉着顾雨绮一起的。

    云恪做事滴水不漏,云翼派出人去查那些谣言的源头,一查好几个月,竟然一点都查不出任何头绪,他不是没有怀疑到云恪,但是每每他一试探云恪,就觉得这种事情不可能是自己这个清冷的弟弟做的。

    所以,谣言不仅没有因为云翼的插手而减弱,反而愈演愈烈,就连酒楼茶馆都拿这件事情当成皇室和贵胄们的香艳辛秘来说。更是有好事的人还编了一出折子戏来唱。

    定远侯府大受打击,顾怀中原本以为顾雨绮找到了登天之路,却没想到会峰回路转,柳氏却是大喜,就恨不得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张宛仪得知这件事也是笑的差点直不起腰来,她已经将顾雨绮视作了头号劲敌,却没想到她闺誉有损,这样的女子又凭什么可以和她一争高下。

    梁氏也是着急的不行,顾雨绮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稳坐钓鱼台。

    她虽然不知道散步谣言的人是谁,但是她可以说她要是知道了,只怕是要谢谢他了!

    她本就不想嫁人,更不想嫁入皇家,这样可算是清静了。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就在顾雨绮重生的第二年冬天,云恪大婚了,并被封为安王,在第四年的春天,安王府传出一个喜讯,当然也传出了一个噩耗。

    安王妃慕容凌烟原本身子就不好,太医都说她不能诞下子嗣,可是她偏偏却不信邪,非要为安王云恪留下后代,安王妃在分娩的时候大出血薨了,留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孩。

    安王府挂上了素白,这时的顾雨绮已经十四岁了,风华初绽,成为了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