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44审问

    “说吧。是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敢偷偷的替换了给顾家小姐的甜羹。”长公主营帐之中,彻夜灯火通明,她高高的端坐在一把梨花木雕琢的太师椅上。身侧立着四名心腹宫女,在帐篷中央的地毯上,跪着一名小太监,与其说他是跪着,倒不如说是趴在地上。

    他身后深蓝色的太监服在烛火的映照下,已经显露出一片暗红色的水泽。

    小太监的脸色苍白,浑身都在打着颤。

    “你倒是硬气。”平湖公主冷冷的一笑,“你当咬死不说,本宫就真的再没办法整治你了吗?”

    “回殿下,一切都是小的自己看不惯那顾家小姐。”那小太监咬死不松口,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真是笑话。他一个小太监和顾雨绮有何怨气。光是一句看不惯就要换了人家的甜羹,平湖公主倒不知现在的奴才们胆子竟是如此的大了起来。这缘由就是说给三岁小孩子听,他都不会相信。

    “好好好,看不出你倒是个有骨气的。”平湖公主怒极反笑了起来。她一拍手,打从营帐之外进来了一名侍卫,手里拿着一个青皮的包袱。

    趴在地上的小太监一瞥间那包袱,却是全身抖的更厉害起来。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双目皆赤。

    “认得这个包袱就好。”平湖公主见那小太监是这等的反应,心定了下来,她就说嘛,怎么会有问不出的话。。。。。。。这么多年来,她虽然不屑用这些手段去对付别人,不见得就代表别人骑到她头上来,她不会反击。

    大家都是打小就在宫里长大的,整治人的手段,谁也不见的就比谁的差,只是看谁愿不愿意拉下那个身段去做。

    许是她良善久了,什么阿猫阿狗的爪子都敢伸到她的鼻子下面套食吃了!

    在她的营帐里面调换给顾雨绮的甜羹,想将脏水泼在她的身上,也不看看她是打从哪里出来的!

    待到将梁氏和顾雨绮送走,平湖公主又哄着景程公主,让云翼和云恪将云河郡主等三个小姑娘送走。自回了自己的营帐调查了一番。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三下两下的就查到了这个茶水间的小太监了。

    给顾雨绮的茶,就是他给中途更换了。

    他只是个跑腿的,哪里会有宁神花这种贵重的东西,更不要说放的剂量那么大了。若是他背后没人致使,真是打死平湖公主她都不信了。

    宁神花也是大?的特产,珍稀程度不亚于铁石斛,宫里的贵妃们想用点宁神花的香料都要经过太医院特准。

    即便是这个小太监不肯说,平湖公主也有办法继续查下去,只是她不想将事情闹大而已,若是去太医院核对领用的情况,那势必会惊动医正,那当今的皇后就会知晓,她知晓,皇帝陛下也就会知道。

    本来就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小赌局而已,本来对谁都没什么损失,可若是真的闹大了,谁的脸面都不好看。

    所以平湖公主在抓住小太监的同时,就将他的同乡和其他接触过他的人全数都控制起来。

    果不其然,这小太监硬气,他认识的人却不是硬骨头。

    侍卫拿着那青皮包袱,走到平湖公主身边,低声禀告了一遍,平湖公主的眉梢微微的一扬,她慢条斯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随后斜睨了那小太监一眼。

    “你若现在说了,本宫或许还会考虑将这包袱里面的东西送给你的爹娘。”平湖公主淡淡的说道,“你若是还咬死不说,本宫也就不会手下留情了!”状医台扛。

    “殿下。。。奴才说。。奴才说就是了。。。”小太监终于熬不住心底的煎熬,“只求公主殿下信守承诺,将那包袱里的银子送去奴才的家乡,交给奴才的爹娘。”

    平湖公主冷哼了一声,“你倒也真的敢和本宫讲条件,好吧,本宫现在心情好,且应了你这件事,你也该知道自己是活不成了,那些钱就当成是你的卖命钱好了。你放心,本宫做事向来说道做到,既然答应了你,就万不会食言,但若是你有半句虚假,就不要怪本宫出尔反尔了!”

    小太监一咬牙,白着一张脸,将事情的原委全数说出。

    不过是三百两的银子,就能买通自己身边的太监,平湖公主一边听,一边压制着心底的怒气。

    好一个太子妃娘娘,小小年纪,这算盘倒是打到了皇姑姑的身上。

    说起来这小太监也是可怜,老家遭了灾,入冬之后爹娘多次托人带信来说家里人已经活不下去,他一个跑腿太监,每月的月钱少的可怜,已经将全部身家都寄回老家了,可前几日又来信说他娘病倒了,需要钱医治,他找人借了一圈钱,都不够医药费的,他这情况正好被太子妃手下的一个宫女打听到了,于是太子妃就从这个小太监入手,倒也是巧的很,就换了顾雨绮的甜羹。

    “你说实话,一切都是太子妃的宫女和你接触的吗?”平湖公主不动声色的问道。

    “是,都是太子妃殿下身边的大宫女交代奴才的。”那小太监说完,脸色更白了几分,他用尽力气让自己跪的像样一点,“奴才知道奴才犯下的错已经是活不下去了,奴才死不要紧,还请公主殿下念在奴才一片孝心的份上,将奴才那些钱送去老家,交到奴才爹娘的手里。”他说完之后恭敬的朝着平湖公主磕了一个响头。“奴才愿意领死。”

    平湖公主看着他单薄的身躯良久,眸光闪烁了一下,眉头微微的舒展开来,她对身侧的宫女勾了勾手指,那宫女凑了过去,平湖公主对那宫女耳语了几句,宫女会意,上前了几步,单手就将那小太监给拎了起来,这宫女步伐轻盈,竟是一个会家子,她拎着小太监直接走出了营帐,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平湖公主对那侍卫说道,“你就跑一趟他的老家吧。”

    侍卫抱拳行礼之后也出了营帐。

    平湖公主这才靠在了太师椅的后背上,长叹了一口气。

    她揉了揉微微发胀的眉心,这事情竟然会牵扯到太子妃,也不知道是太子妃自己的意思还是太子殿下因为输不起而授意她这么做的。

    说来说去追根到底倒都是她的不是了,她一时兴起办下的赌局,差点要了顾雨绮的命,若是顾雨绮真的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只怕她是洗都洗不干净。

    也是顾雨绮是个有福气的人,宁太医正好被她给拽来了,若是换了别的太医,只怕也是束手无策。

    只是她说过要给梁氏一个交代,如今却是牵扯到了太子府,这交代还怎么给?

    头疼啊!

    平湖公主这厢查清楚这件事情,兀自头疼不说,太子回到自己的营帐的时候,太子妃早就等候在那边,还适时的送上了太子喜欢喝的香茶。

    顾雨绮晕倒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营地,一直在关心着狩猎情况的太子妃又怎么会不知道。

    别人只当顾雨绮是风寒复发,太子妃对真正的原因却是心知肚明。太子回来的时候,脸上并无喜色,这叫原本心情还算不错的太子妃也跟着忐忑起来。

    “太子殿下,那顾家的小姐没事吧。”她先是小心翼翼的试探了一句。

    顾雨绮若是真的受伤了,保不准平湖公主会调查此事,那时候。。。。。。不行,她是不是要先除掉那个小太监啊!

    就在太子妃胡思乱想的时候,太子缓缓的摇了摇头,“她是中毒了,说来奇怪,怎么会在皇姑姑那边中毒呢?不过好在宁太医在,及时的救了她一命。”

    太子妃听完就觉得自己浑身都僵硬了起来,中毒?她叫人放的宁神花是不少,但是不至于叫人中毒吧,宁神花无毒啊,只是吃多点会叫人手软脚软,浑身无力,只要顾雨绮无力就不能开弓射箭,别说去争第一了,就连能不能猎到东西都是问题。

    怎么就中毒了呢?

    “爱妃不舒服吗?”太子不经意的抬眸,却发现自己的妻子脸色有点发白,随口问道。

    “不是。”太子妃这才回过神来,她忙垂下头,掩饰了一下,笑道,“只是中午并没休息。”

    “哦。”太子没有疑心,点了点头,“爱妃要注意身体,这在外面比不得在府上一切来的顺利。”

    “是是。臣妾多谢殿下关心了。”太子妃心里宛若十五个吊桶打水一样七上八下,她飞快的一屈膝,“殿下,臣妾为殿下准备了晚膳,臣妾去看看好了没有,先行告退。”

    “恩。你去吧。”太子点了点头。

    太子妃这才退了出来,忙将自己的心腹宫女唤来,“去查查那小太监在哪里,若是。。。。”她递了一个眼神给那宫女,那宫女点了点头,匆匆转身离去。

    这大半夜,太子妃都有点坐立不安,宫女去的时间太长了,长到叫她心惊肉跳了起来。

    果不其然,到了深夜,那宫女才一脸灰败的回来,将那小太监已经被平湖公主抓了的消息传到太子妃的耳朵里。

    太子妃顿时如同雷轰,吓的脸色煞白,一时之间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就在她如同炸了毛的老鼠在营帐里走来走去的时候,太子挑帘进来,太子妃只顾想着自己的事情,连太子站到了她的面前都没瞅见。

    太子眉头一皱,心下不喜,不过还是耐着性子问道,“爱妃这是怎么了?” 百度嫂索@ —重生之侯府良女

    太子妃这才惊觉原来太子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吓的她噗通一下跪了下去,“太子殿下,”她扯住了太子的衣摆,抬起小脸,脸上已经是泪痕交错了。“臣妾办了一件糊涂事儿。”她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将事情告诉太子殿下。

    “怎么了?”见自己的太子妃哭的梨花带雨,太子心底一软,将人捞了起来,软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太子妃一咬牙,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和太子说了一遍。

    太子越听脸色越是难看,直到太子妃抽抽搭搭的一边哭一边说完,他简直都不知道该数落点自己的妻子什么好了!

    “你可真的!!!”他一甩袖子,将拉扯住他衣摆的太子妃拂开,“你可真是孤的好太子妃啊!”他几乎用牙缝说出这几个字,眼眉之间抑制不住的怒意!“输了便是输了!孤再穷,也拿得出那些钱!你现在倒好,皇姑姑那是什么样的人,你敢给她上眼药!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要走,太子妃却是大惊,忙拉出了他的衣袖,“殿下要去哪里?”

    “去哪里?”太子冷哼了一声,一把将李氏推开,“自然是去帮你善后!”

    说完就怒气冲冲的走出了自己的营帐,去找平湖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