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41方子问题

    云翼略带狐疑的看着云恪快速离去的背影,为何感觉有点不对?

    以小七的性格,是对什么人都不假辞色的,对其他贵女也都是冰冷疏离。从没见他对谁如此的紧张过。

    云恪飞身上马,快速带着人朝飞箭腾起的方向奔驰而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云恪等离的近了才勒住了马,还没等马完全停住,他已经跃下马背。

    在松林的雪地上,顾雨绮苍白着一张小脸,无声无息的半靠在一棵松树之下,双眸紧闭着,唇也紧紧的抿住。一名小太监焦急的呼唤着她,两名侍卫也站在她的身周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见有云恪过来,忙上前见礼。

    “参见七皇子殿下。”

    “别废话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云恪一把分开了挡在他面前的两名侍卫。一个箭步就窜到了顾雨绮的身前。

    他先是快速的扫了顾雨绮身上一下。没有发现血迹,心稍稍的安定了一点。

    “回殿下的话,顾家小姐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从马上栽了下来。”小太监忙跪下回话。“奴才也不知道顾家小姐是怎么了,只能让两位侍卫大哥赶紧发了求助的令箭。”

    “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忽然栽倒?”云恪寒声问到,他一抬手,修长的手指探在了顾雨绮的鼻端。

    “回殿下的话。奴才们真的不知道啊。”小太监跪着回话,急道,“两位侍卫大哥也可以作证。”

    “回殿下的话,的确如同张公公所言,本来都好好的,忽然顾家小姐就晕了过去。”两名侍卫也纷纷抱拳道。

    他的心略有点发颤,若是。。。若是她就这么死掉。。。。。那。。。。。

    上一世,她的生命陨落在熊熊的大火之中,而这一世,她竟是这样无声无息的就从自己的眼前逃走了吗?

    怎么可以?

    来的路上,他的脑子里就是一团浆糊,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她死去了,怎么办?

    他胡思乱想了一路,竟是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还好,感觉到温热的气息在他的指端流转。云恪揪着的心忽的放了下来,他就说,她不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

    “她没有摔伤吧?”云恪皱眉问那小太监。

    小太监点了点头,“回七皇子殿下的话,奴才及时的接住了顾家小姐,摔下来的时候没伤着。”

    “你还算是机灵。”云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太监一缩脖子,心道七皇子殿下这是夸自己还是损自己呢?

    云恪想都没多想就一把将昏迷之中的顾雨绮抱在了怀里,倒是将那小太监吓了一跳。

    顾家小姐虽然年纪还不算大,可是就这样被七皇子殿下堂而皇之的抱回去,总是对闺誉不好吧。。。。。若是将来侯府的人以此为由,赖上了七皇子殿下,那七皇子殿下岂不是要娶了顾家小姐去?

    见云恪丝毫不避讳的直接抱着顾雨绮上了马调转马头朝回跑,这小太监才回过神来,自己嘲笑了自己一番,就连七皇子殿下都不介意,他介意个什么劲?还真的是皇子不急,急死了太监。他也忙上了马跟了上去。

    等候在帐篷里面的平湖公主也有点坐不住了,赌约是她一时兴起弄的,人也是以她的名义叫来的,这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总是交代不过去,只盼望着云恪能快点将消息带回来才是。

    太子云玄虽然也摆出了一副焦急的面孔出来,但是眼底却是压抑不住的迸发出了些许的喜悦之色。这出了事了,自然就不能狩猎了,那赌约岂不是就是他赢了吗?

    他料定在场的人不会将赌约的事情说出去,所以也不怕得到陛下的责罚。

    人是平湖公主叫来的,他不过是过来找自家姑姑玩,顾雨绮出不出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状沟名划。

    只是不知道她出的是什么事情罢了。

    云翼的表情还算镇定,但是手指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轻轻的敲着椅子的扶手,脑子里都是刚才云恪的表情。

    云恪那一贯清冷的面容,在刚才似乎出现了一丝裂隙。

    关心则乱,难道云恪对顾雨绮起了什么心思吗?

    这是他不喜的,他素来对云恪不错,但是也只是当他是自己的帮手而已,若是没有他母妃的抚养,云恪只怕早就死在宫里了,云恪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德妃娘娘和他给的,又怎么可以和他争任何东西呢?

    云恪明明知道自己对顾雨绮上了心了。

    即便将来他不能娶顾雨绮为正妃,多少也会留个侧妃的位置给她。云恪僭越了!

    帐篷里倒是安静了下来,各人想着各人的心思,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马蹄声,帐篷里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朝外看去。

    只见一匹骏马快速的奔来,马上载着云恪,而他的臂弯之中有一个娇小的身影,被他紧紧的禁锢在胸前。

    “回来了。”平湖公主忙对身边的宫女说道,“去把宁太医传进来。”

    云恪前去救人的时候,宁太医就已经等候在了帐篷之外,进来只是眨眼的功夫。

    云恪用最快的速度将顾雨绮抱进了帐篷里,“来,把人放这里。”平湖公主见云恪略有迟疑,马上招呼着云恪将顾雨绮放在她的软榻之上。

    云恪也不推脱,马上将顾雨绮轻轻的放好,然后悄然的退到了一边。

    宁太医迅速的拉过了顾雨绮的手腕,搭了一下脉。

    “如何?”平湖公主急切的问道,“人是怎么了?”她先问了宁太医一嘴,又回头问了云恪一嘴。

    “回姑姑的话,刚才我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晕了,听随行的小太监说,一直都是好好的,忽然间就从马上栽了下来,倒是他手快,将人接住,没摔到。”云恪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淡淡的一拱手说道。

    云翼微微的皱眉,看着云恪的面容,“好好的又怎么会载下马呢?宁太医,可查出点什么?”他虽然是在问宁太医,但是目光却是一直没离开云恪的面容。

    云恪知道云翼投射过来的目光,所以他一说完就再度抿起了唇,眼睛也不再多看顾雨绮一眼,而是退到了云翼的身边,他压低了声音对云翼说道,“五哥不用担心,人应该没事。”

    云翼的眉头这才略微舒展开来,他轻轻的一拍云恪的肩膀,“有劳你了。”

    “弟弟为哥哥分忧,应该的。”云恪淡淡的说道。

    云翼这才将目光转到了顾雨绮的身上,心底不免自嘲的一笑,许是他想多了,看云恪那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刚才急切的模样。他刚才那样跑出去,应该多半是为了自己。

    宁太医的眉头倒是皱了起来,“奇怪了。”他轻轻了抽了口气,又闭上眼睛,凝神静气的替顾雨绮重新把了一次脉。

    良久,他才再度睁开眼睛,“看顾家小姐的脉象,倒像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他犹豫了片刻才缓缓的说道。

    “你说什么?”平湖公主饶是平时镇定,这会心也提了起来。“本宫这里只是派人赐了一碗甜汤给她。”她思索了一下说道,不会是那碗汤有问题吧。。。。。平湖公主定了一下神,让自己浮躁的心沉了一沉。

    或许她来之前也吃了什么东西?还是之前风寒未好?

    “听说她之前受过风寒。”平湖公主提醒太医道,“会不会是风寒之症复发了呢?”

    “不会。”宁太医很坚定的摇了摇头,否认了这个猜想,“若是风寒之症复发,那顾小姐现在应该已经热烧了才是。她的脉息看似平缓,其实其中却夹杂着纷乱快速的小跳,是中毒之状。”

    中毒!!!!!!平湖公主有点风中凌乱了!不光是平湖公主,宁太医的话才说话,就连太子,云翼和云恪都是一惊。

    云翼更是上前一步,急问道:“一个多时辰之前,她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会就中毒了呢?”

    云恪虽然吃惊,但是在云翼的面前不能过多的表现出来,只是垂眸静静的听着。

    “中的是什么毒?”平湖公主问道。

    “似乎是宁神花之毒。”宁太医说道。

    “怎么会?”平湖公主皱眉问道,“宁神花本宫平时的香料之中也有,怎么会有毒呢?”

    “回殿下,宁神花本身是无毒的,只有镇定安眠的作用,但是若是和别的药材参合到一起,却是不行了。”宁太医说道,“不知道顾家小姐之前得风寒的时候是不是服下了其他的什么药?可否将方子拿来给卑职一观呢?”

    这。。。平湖公主有点为难,问定远侯府要方子的话,这事情会不会就闹大了?

    可是。。算了,还是救人要紧。平湖公主一跺脚,对贴身宫女说道,“你赶紧跑一趟定远侯那边,找到定远侯夫人,让她带着方子过来。”

    人现在在她这里昏迷不醒,瞒是瞒不住的,只能盼望着定远侯夫人不要胡乱声张才好。

    之前在平湖公主的别院,她接触过梁怀玉,觉得这定远侯夫人还成,不是个乱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