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40狩猎

    若是以前,以太子妃的身份她也断不会去做这些,只是最近她的压力也实在太大,肚子一直没有什么动静。要太子纳侧妃的呼声越来越高,朝中很多人也想着办法的打听太子的喜好。

    她前日里和张宛仪在一起的时候,张宛仪还特地的提醒了她两句,定海伯与张家有亲,算起来张宛仪也算是她一个远房的表妹,而张宛仪又是当今皇后的外甥女,她的话多少都是有点分量的。

    当初给太子选亲,陛下也是动了不少心思,即要选一家大方体面的世家,又不能握有实权,所以扒拉来。扒拉去的就选了定海伯府的这位嫡小姐。远里还和当今的皇后带了些亲,如今封海了,定海伯手里的兵权早就被收了回来,只是一个空架子的功勋世家罢了。

    所以太子妃对张宛仪这皇后娘娘的亲外甥女还是十分的仰仗的。

    她的心思并不算是复杂的。只是一心想着太子好就是了,她和太子少年夫妻,太子丰神俊秀,端方贵气。一颗心早就系在了太子的身上,见太子蹙了眉,她也只恨不得蹙眉的是她才好。

    一夜无话,待到第二日的午后,天晴气爽,顾雨绮才用过了午餐就被公主府的人请了去。

    梁氏本也想跟着去的,但是人家前来传话的太监很委婉,平湖公主殿下只喊了顾家小姐去,梁氏也只能作罢,加上有其他府的夫人前来邀约,她也实在是脱不开身,只能叮嘱了春杏好生的跟着。

    顾雨绮打扮好之后被人带着去了平湖公主那边,一进帐篷就觉得自己貌似穿的有点不合时宜了。

    这哪里是过来说话的呢?

    帐篷里坐着几名与她年纪相若的贵女,顾雨绮对她们还是有点印象的,只扫了一眼就认了出来,竟是十一公主景程。定王府的两位郡主云溪,云河,还有一位县主嘉熙在座,均是穿的各色的骑马府,英姿飒爽的,她这一身长裙真真的是和她们几个画风不符啊。

    顾雨绮心底嘀咕着,看着架势,她们是要出去骑马啊!自己这长裙及地,只怕。。。。。

    她却不知道今日这些人都是为了陪衬她而来,昨夜平湖公主和太子他们商量了半天要怎么试顾雨绮,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在猎物的数量上比试了。

    景程公主,云溪郡主,云河郡主还有嘉熙县主都是皇家女之中骑射的佼佼者,只要顾雨绮今日获得猎物的数量能超过她们的平均数,就算云翼赢了,否则就是太子赢。

    顾雨绮上前见了礼,这帐子里坐着的不是公主就是郡主的,她一个侯府小姐是身份最低的了。

    景程公主是陛下最喜欢的小女儿,脾气也是最傲的,见顾雨绮长裙及地的走来行礼,眼梢微微的一飘,“免了吧,你穿成这样是来跳舞的吗?”

    她一说话,其他两名郡主一名县主也是掩嘴笑了起来。

    顾雨绮垂着头,回道,“原只是听传话的公公说过来说话,没想过各位公主郡主还有县主要出去骑马?扫了大家的性质实在是不改。”

    景程公主见顾雨绮虽然这几天名头很响,人却是十分的谦虚,神色才稍稍的缓和一些,她也听说了顾雨绮的事迹,不免对她有点莫名的敌意,小姑娘就是这样,她是众人捧在手里怕化了的公主,素来是焦点,现在忽然来了一个据说容貌和智慧还有福气三项俱佳的同龄女孩,不免起了比较之心。

    “你且抬起头来看看。”景程公主微微的一扬下颌,对顾雨绮说道。

    顾雨绮知道这个娇蛮公主的脾气,是个顺毛驴,于是恭敬的抬起了自己的脸,只是微微的抬了一下,便再度垂下去。

    上辈子她进了云恪的王府之后没少吃过这位公主的亏,也是她当时心气太高,看不上眼前的这位天之娇女,两个心气高的人碰到一起可不就是锅碰了瓢了,叮当个没完,顾雨绮上辈子那骨子高傲偏生没一个相映衬的身份来陪衬,一个王府的小妾,姿容艳丽,才情横溢,心高气傲,自是少不了被公主殿下收拾。

    不过顾雨绮倒也不恨这位公主,自己如果不去招惹她,她也不是那么不好相处的人,而且她即便现在受尽宠爱,最后还是落了一个和亲异邦的下场,顾雨绮听说她嫁过去第二年,她的丈夫就死了,按照那边的传统,她必须嫁给继位的新王,也就是丈夫的弟弟,按照她那心高气傲的劲儿自是受不了前后嫁给兄弟俩,而且还很可能是杀死她丈夫的凶手,可怜的公主在番邦身单力薄,没有办法能证明凶手就是这位新王,又气又急之下在新婚的当天就自尽身亡,要知道新婚之日就是登基之日,这位景程公主一抹脖子,可是给人家新王的大日子填了血光之灾,事情就闹大了,到后来还是嘉熙县主被封了嘉熙公主又和亲过去,才免了一场刀兵相见的战事。那时候云恪还没有继位,是当今这位陛下做下的好事。

    所以顾雨绮在这里乍一见她,心底不免也有点唏嘘,说起来,眼前这位公主还算是个值得人尊敬的女子。

    同是天涯沦落人,顾雨绮看她的目光又柔和又充满了惋惜。

    生在皇家并非景程公主的错,和亲番邦也不是她所期望,一身二嫁更不是她的意愿,在这个男子为尊的世界里,女子的力量到底是有多微薄渺小,顾雨绮懂。若是有办法,她倒宁愿是眼前的这位小公主能揭穿她未来小叔子的阴谋,杀之而后快,保住自己的丈夫,或者自己成为番邦的女王,那才叫大快人心。

    见顾雨绮投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温和之意,景程公主的眉不由微微的一皱,还是第一个有一个与她同龄的女孩用如此的目光看她。向来臣子之女看向她的要么是羡慕,要是畏惧,要么就是略带几分不屑。

    顾雨绮那一瞬间的目光,让她感觉到眼前的女孩似乎是她的故交一样,她们早就认识,只是现在重逢了,目光安定温暖,悠远宁静,似一缕清泉水,抚平了她原本心头的不满。

    嘉熙县主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大方的过来拉住了顾雨绮的手,比划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笑道,“顾小姐没带骑马的衣服来也无妨,我那里可是有好几套,要是这位顾小姐不嫌弃,穿我的好了。”

    顾雨绮被嘉熙县主的热情弄的有点手足无措,上一世她是认识她的,也只是认识而已,并没有什么交集,她是江夏郡王的独女,可惜江夏郡王早年感染伤寒之症早亡了,定王惦念着自己兄弟那点点情分,将她接入自己的王府里,上一辈子她就是一个爽朗的县主,这点顾雨绮是知道的,景程公主死后,原本是要在定王府的两位郡主之中选一位和亲的,云溪郡主和云河郡主谁也不愿意,倒是这位嘉熙县主站了出来,愿意代二位堂姐和亲,以报答定王府的抚养之恩。状妖余弟。

    至于云溪郡主和云河郡主倒是安稳的度过了她们平淡的一生。

    顾雨绮现在和嘉熙县主身量差不多高,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呢,就见平湖长公主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顾雨绮和其他的公主郡主都行了礼,平湖长公主一件顾雨绮穿着宫装长裙,不免抿唇一乐,“本宫看行,雨绮怕是不知道咱们要出去骑马狩猎所以没有事先准备吧,嘉熙那里有衣服就先换上她的好了。”她转眸问道,“不知道顾家小姐可会骑马呢?”

    “臣女是会一点的,昨日母亲教过了。”顾雨绮回道。

    “那就好,先开始本宫还担心你不会骑马呢。”平湖长公主笑道,“乖孩子去换衣裳吧,换好就过来。”她自然知道顾雨绮会骑马,昨日马场发生的一切,她都问了一个门清,也专门问了顾雨绮有没有学会骑马。

    顾雨绮现在想开口推辞也是不行了,光是先开头在座的那几位公主郡主还有县主她就惹不起,更何况现在是长公主殿下开口发话了呢!

    嘉熙县主的那骑马服竟好像是预备着的一样,顾雨绮这边一点头,马上就有人带着顾雨绮去隔壁的帐篷换衣裳。

    贵女出游,为了避免弄脏了衣衫一般都会多带上几套备换的,这点倒也没引起顾雨绮的也别注意。

    那套骑马服非常合身,是一套大红色滚着金边的衣衫,做工也十分的精美,顾雨绮一换上身,就有侍女为她将发髻拆开,利落的重新打了一个发辫,方便骑马。等所有的都准备停当了,顾雨绮刚要起身过去,就见一名小宫女捧着一碗百合银耳羹过来,说是平湖公主赐下的。

    顾雨绮也没疑有他,想着一会要是骑马什么的,必然会口渴,先喝一点润润喉咙也是好的,于是就端起来一饮而尽。

    骑马什么的她是不担心的,只是射箭什么的,她就假装自己手拙好了,满则溢,她现在风头已经够健的了,没必要再在骑射上出名。不过她的骑射技术在上一世可是花了大力气去练习的。她知道大?的风俗,若是要惹人注目,最好的地方莫过于冬猎节了。上一辈子,她一身红衣,妖娆的眼眉,飒爽的英姿,绝艳的一射,当真是征服了不少少男的心。

    顾雨绮知道自己适合穿浓烈的颜色,她的眼眉艳丽,浓烈的颜色会将她衬托的更加出挑,夺人眼目,所以这一世她尽量选淡色的衣服穿,却没想到嘉熙县主给她的这套衣服却又是大红色的。

    所以当她换过衣衫再度回到平湖长公主面前的时候,就连见惯宫中美人儿的平湖公主长公主都不由得在心底暗暗的赞叹了一下。

    眼前的小姑娘虽然身量尚未张开,却如同一团火热的发光体,那眼眉之间的神采被那一身潋滟的红色衬托的如同旭日朝阳一样热烈,奔放,她的头发被利落的梳成发辫散落在脑后,非但没有降低这种美,反而增加了几分桀骜不驯的感觉。

    若是刚才的顾雨绮是一杯温水,现在的顾雨绮就是是一瓶浓烈的酒,年份虽然不足,不够醇厚,但是胜在鲜辣,叫人欲罢不能。

    嘉熙县主跑过来围着顾雨绮转了一圈,眼眉之间完全都是羡慕之色,“没想到顾小姐穿这个衣衫倒是比我穿的好看太多了。”

    顾雨绮忙谦让摆手,嘉熙县主这份爽利倒是让顾雨绮感觉到她十分的可亲,丝毫没有半点县主的架子。

    “好了好了。”平湖长公主笑道,“本宫知道你们平素里在宫里和王府里都闷的很,今日就放开了玩儿,本宫已经命人收拾出一块地方,专门供你们狩猎用,本宫今日也有出一个彩头,若是你们在天黑之前谁猎到的猎物最多,本宫可是有好东西相赠的哦。至于是什么,暂时保密。”说完平湖公主就带着欢呼雀跃的景程,云溪,云河还有嘉熙走出了营帐,顾雨绮无奈也只能快步的跟上。

    顾雨绮原本以为平湖公主只是闹着玩玩的,却没想到一出营帐就看到几匹骏马等候着。是真的骏马,而不是马场里供贵妇和贵女们练习用的小马。

    这也太夸张了吧。。。。万一受伤怎么办?顾雨绮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几匹骏马。她在这边发呆,景程公主第一个冲了出去,选了其中最漂亮的一匹白马,“这个我要了,你们谁都不要抢!”到底是小姑娘心性,做什么都要选最漂亮的。她眉开眼笑的说道,抓住缰绳就再也不肯撒手了。她选的那匹马通体雪白,真的是最漂亮的。

    谁敢和您抢啊!顾雨绮腹诽着,嘴上却是称着是,她在这里身份最低,只能等其他人都选完,才慢吞吞的走向最后一匹黑色的骏马。

    待选完之后,顾雨绮就有点傻眼了,人家都是带了贴身侍卫的还有宫女的,自有宫女们扶着上马,她。。。。。。春杏被留在了长公主营帐之外,隔着一众侍卫焦急的看着她,干着急没办法。顾雨绮抬头看了看这匹高大的黑色骏马,见也无人理她,只能一咬牙,抓住缰绳和马鞍,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一个翻身上了马。

    她的动作自是落在了平湖长公主的眼底,平湖长公主倒是吃了一惊,她是安排了人扶顾雨绮上马的,只是故意慢了一些,想看看顾雨绮的反应的。没想到这孩子竟是这么实诚,也不恼怒,更是不吭不哈的,自己搞定了,看她那动作,利落干净,只怕是个会家子,太子殿下是要输了吧。

    不过身手利落不代表狩猎的技能也厉害,太子倒也不是全无胜算。

    大?皇家的女子倒是在骑射方面十分的出众,她们从小就会被培养这方面的技能,所以上一辈子顾雨绮在骑射上下了苦功,不然怎么能一鸣惊人,在一众的皇家女子环绕的冬猎节上惹人注目,其他的贵女也会学习骑马之术,但是要求上就没有皇室女子那么严格了。

    平湖公主为了怕这些小丫头闹出事情来,是找了侍卫和一些有点武功底子的太监跟着景程,云溪,云河还有嘉熙的,至于顾雨绮,她也派了人跟着。毕竟只是一个赌局,没必要弄的出事,那就不好玩了。

    她安排的已经很是妥当,就连狩猎的区域都已经叫云翼派人清理了一番,划出了一大片山坡,够几个丫头跑就是了,外围还专门张了大网,防止大型的野兽进入,在山坡上只放了一些兔子,袍子还有鹿这些比较温和的动物进来。

    这片山坡朝阳,高低错落之间,有空阔地带也有松林,松林不是特别的茂密,松树之间的间隙比较大,平湖公主来了之后放眼一看,心里甚是满意,云翼选的这个地方真的不错。

    其他的地方隐隐的传来了号角之声,几个小姑娘到了山坡之前也是兴奋的不得了,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只有顾雨绮有点恹恹的跟在后面,公主郡主们说话,自然没有她插嘴的地方,她跟着就好了。她也暗中的观察了一下,见无论是公主还是郡主,县主的身后都会跟两名侍卫和一名小太监,自己的身后也跟着两名侍卫,她的心也定了一定。

    这个猎场连绵上百里,有些地方还是很危险的,不过这个山坡却是看起来很是安全的样子。

    她心底也明白,为了让这些公主,郡主们玩的开心,这里势必是事先清理过的,所以不会有什么危险发生,不然平湖长公主也不会没轻没重的带她们几个丫头来这里找事。

    平湖公主给了跟在她身边的宫女一个眼色,那宫女传令下去,山坡前骑马跑来几名侍卫,簇拥着三个华服少年,他们在各位公主面前站定,顾雨绮一看,眉头不由微微的一皱,怎么到哪里都会遇到他们?真是冤孽啊!被侍卫们簇拥而来的不是太子,云翼,云恪还有谁?他们下马对平湖公主行了礼,这边也对他们行了礼,这才分别重新上马。

    云恪跟在云翼的身后冷眼看着站在最末的顾雨绮,果然是一身红衣,倒是如前一世一样,怎么她今日也会来个博得满堂彩的骑射?他的唇角不免有点轻蔑之意,上一世,她不就是在这里博得众人的眼球的吗?

    顾雨绮敏锐的感觉到云恪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头又低了些许,想让自己避开那个人的注视。

    在平湖公主的首肯之下,那六名侍卫吹响了别在腰间的号角。

    号角之声传入山坡深处,那边也响起了回应的号角之声,这是一切都准备停当的信号,这连绵的号角声也会惊出林间的猎物,让它们奔跑起来。

    “去吧!”平湖公主一挥手,景程公主已经迫不及待的率先拍马冲了出去。

    “姑姑,几位哥哥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嘉熙跟在云河郡主的身后也冲出,临走不忘回头和平湖公主说道。

    “姑姑等着呢。”平湖公主骑在马上笑道,随后她看向了不紧不慢的顾雨绮,“顾家小姐不敢去吗?还是不会弯弓射箭?”

    顾雨绮特意藏拙,手里虽然拿了平湖公主特地为她准备的弓箭,却是摇了摇头,“射的不好,不敢在太子殿下,各位皇子公主郡主还有县主面前献丑。”

    她感觉这种事情出风头的显然应该是刚才冲出去的四个小姑娘,她不过就是一个陪衬罢了,所以去不去也就那么回事了。尤其现在太子,云翼和云恪都在的情况下,她还是尽量龟缩吧。

    她一说完,似乎就听到云恪的冷哼声,顾雨绮尽量不去看他,免得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谁知道平湖公主的却是显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看起来顾小姐似乎不太喜欢冬猎节?”

    “怎么会?”顾雨绮一惊,马上陪笑道,“臣女能参加这种盛会自是打心眼里开心。”

    “那为何不去玩呢?”平湖公主见自己唬住了顾雨绮,马上换上了笑脸,“去吧,去吧。不管多少,尽管去玩。”她还对顾雨绮身后的侍卫们说道,“跟好顾家小姐,千万不要出事了。”

    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还不动那就是不懂事了,顾雨绮即便再不情愿,也只能行礼然后一提缰绳,让马跑了起来。离开也好,免得面对云恪那个家伙自己心里难受。

    其实她是很喜欢骑马这项运动的,开始她还是比较拘谨,等自己渐渐的出了平湖公主和太子他们的视线这才用双腿用力一夹马腹,让那匹黑马撒开四蹄奔跑了起来。

    待顾雨绮跑入松林之间,远远的看到了一只野兔从林间窜了出来,应该是被别处号角给撵出来的,她一时手痒的拉开了手里的长弓,这种长弓是平湖公主特地为她们几个定制的,精巧,适合她们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使用,还装了厚实的皮护腕和护指,防止割伤她们的手。顾雨绮从箭筒里抽出了一枚带着红色标记的箭,搭在弦上,瞄了瞄,最终还是一箭射偏了,箭插在了兔子身边的雪地上,那兔子一惊,撒开腿朝松林深处跑去。

    顾雨绮是故意射偏的,本来她就不准备在这里出什么风头,十射九不中才应该是她现在的目标。

    “哎呀!”顾雨绮故意惋惜的在马上长叹了一声。

    跟在她身后的两名侍卫对看了一眼,心道这侯府嫡小姐虽然出身将门,到底还是小姐,倒似乎真的不善射箭,不过那马骑的倒是挺溜的。长公主之前命他们好好看看这位侯府嫡小姐到底会不会武,现在看来,恐怕是不会了。

    接下来顾雨绮不负众望的箭箭都射偏。

    这时候树林里已经腾起了几种不同颜色的信号箭,在冬猎节上,但凡遇到狩猎比试,都会有侍卫们带着不同颜色的信号箭,只要自己跟的主子射中猎物,就会有侍卫跟着放出信号箭,顾雨绮的信号箭是红色的,看起来,不管是景程公主,云溪云河两位郡主,还是嘉熙县主都已经有所收获。

    平湖公主和太子还有云翼云恪远远的坐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看着远处天空不时腾起的信号箭,笑道,“看来嘉熙那孩子箭术还是稍高一点。”嘉熙县主的蓝色信号箭腾起的次数最多。

    反倒是顾雨绮那红色的信号箭一次都没升起过。

    她倒是真的转性了,知道收敛了,坐了良久的云恪默默的放下了手里的香茶,紧紧的抿住自己的唇。

    他略抬眸朝身边瞥了一眼,云翼似乎有点坐不住的样子,而太子虽然不说,眼底却是有了一些喜意。

    就连云河郡主都已经猎到猎物了,顾雨绮那边迟迟没有动静,只怕自己是赢了,太子心底的紧张渐渐的松弛了许多。

    他心疼他的钱,本来只是凑个热闹,谁知道云翼竟然赌这么大,唉,云玄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却是压制不住眼底的喜色,只怕云翼这次是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若是他能赢,便是有十几万两银子的入账,他的太子俸禄一年才多少?手下的店铺一年的入账才不过五十万两左右。不是他这个当太子的抠门,他母后死的早,母族的仪仗本来就薄,太子这么多年,他一直战战兢兢,哪里敢有半点中饱私囊的举动,就是逢年过节,各地官员的孝敬他都不敢拿,生怕被人抓住小辫子,维持着诺大的太子府,着实的不易。别人只道他是太子,却不知道他这个太子当的煞是艰辛。

    跟在顾雨绮身后的一名太监,两名侍卫见顾雨绮磨磨蹭蹭的,一路猎物看到不少,却是一个都射不中,不免也有点泄气。

    顾雨绮回头看了看他们,赧然一笑,“我是笨了点。比不得公主殿下她们。”顾雨绮说道。

    “顾小姐要不要去那边试试?”一名侍卫赶紧说道,他指了一个方向,“或许会有收获。”

    “好吧。”其实顾雨绮想表达的是她累了,该回去了!哪里知道长公主府的侍卫太勤奋!

    顾雨绮开始几箭确实是故意射歪的,但是后面几箭却真的不是故意的了。。。。。。她也需要拿一两个猎物回去交差啊,她本是想看其他人都已经有了不少收获了,自己随便射一个兔子什么的回去就好,哪里知道这手臂似乎越来越没力气,整个身子也越来越沉,难道是之前她发烧的后遗症?

    顾雨绮努力的打起精神,抖了一下缰绳,继续朝那侍卫所指的方向而去,越来越感觉到身子绵软无力,沉的和水泥块一样,手上脚上也是没有半点力道。

    “能不能休息会?”顾雨绮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对那两名侍卫说道。

    “可以。”两名侍卫下了马,“小姐可是口渴了?喝点水吧。”跟着顾雨绮的小太监取了马鞍上悬挂的水囊给顾雨绮送了过去。

    “恩。”顾雨绮用力的接过水囊,却发现自己连拿着这水囊都有点困难。这是怎么回事?整个身体就好像脱了力一样。。。。。。。

    “我。。。感觉。。。。”顾雨绮还没说完,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一头从马上栽了下去。

    两名侍卫惊呆了,送水的那位小太监下意识的伸手去接,好在接住了顾雨绮下坠的身体,他忙将顾雨绮抱到了一边。“快发信号!”

    他对那两名侍卫说道。

    “哦。”一名侍卫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只箭,点燃之后朝着天空之中射了出去。

    “看,是不是有红色的箭升起了。”平湖公主一乐,指着天空说道。

    云恪一抬眸,心却是一紧,他猛然站了起来,“怕是出事了!”红色的箭升起来不假,却不是猎到猎物的信号箭,而是红色的求救箭!顾雨绮出事了!

    “姑母,太子殿下,五哥,臣弟还是去看看。”云恪飞快的对平湖公主一抱拳说道。

    “快去快去。”平湖公主的心一紧,连忙对云恪说道。“别是顾家那个丫头遇到什么危险了!”

    刚才她抢眼一看以为升起的是红色信号箭,却没想那箭升起之后在空中炸开,却是红色的求救信号箭,而且连发了三箭,必定是出事了!

    云翼也站了起来,看着云恪快速离去的背影,微微的一皱眉头。

    “姑母,我也去看看。”云翼也想去,却被平湖公主叫住了,“小七去就好了,你就不要去了。”

    一个顾家女出事,两个皇子争先恐后的要过去,这是什么事?也不怕传出去别人笑话!

    虽然平湖公主不介意小辈之间的往来,但是这里毕竟是冬猎节的猎场,传出去只怕对顾雨绮不好。云翼虽然心里着急,但是显然也觉得两名皇子一起去似乎有点不太好,只能再度坐下,“你们多叫点人去看看。”他对身边的侍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