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39重提赌约

    梁氏救了英国公夫人以及顾雨绮找到惊马原因的消息就如同长了翅膀一样,不小片刻就传遍了整个营地,出事的时候马场周围本就有不少贵妇带着子女在游玩,亲眼见了梁氏的英姿。又见了侯府小姐的处变不惊,再加上那些参与救援的侍卫们出于对梁大将军的敬重,对他独女的英勇事迹也是丝毫不掩饰的赞美,一时之间,定远侯夫人及嫡小姐就成了整个营地里面炙手可热的人物,之前顾雨绮在客栈的事迹又被人翻出来说,一来二去,顾雨绮和梁氏倒似那传奇了一样。

    梁氏和顾雨绮自是不知道这些,她们救了人就和云翼告别,相携回了自己的帐篷,梁氏替顾雨绮换了衣衫。命春杏拿了顾雨绮沾满了雪的靴子去烘干。又怕顾雨绮再受风寒病倒,给她喂了药。

    这些才刚做完,就听到外面来了陛下的赏赐。

    接连两天,两次赏赐。虽然没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但这种荣耀可是大?近十年都未曾有的。

    顾怀中帐篷的大门都快要被前来恭贺的贵胄们给挤塌了,顾怀中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滋味,又是开心。有隐隐的优点担忧。

    开心的是女儿竟是如此的争气,如今可是在陛下面前也得了脸面,只要他继续暗中努力,只怕离他的心愿也是不远了,担忧的却是刚刚他在马场外看到梁氏母女的亲热和梁氏看到他时候眸光之中淡淡的疏离。

    若是这对母女真的对他离了心,那他之前的努力岂不是要给他人做嫁衣裳?

    他也打定了主意,日后要对梁氏温柔一些,只是若是对梁氏温柔了,又怕柳氏会和他吵闹,一时之间,顾怀中也觉得自己甚是矛盾。

    他对梁氏有感情不假,但是十年分离,再加上他心里那点不可告人的小疙瘩已经将当初的那点点柔情给磨灭的所剩无几,相反这十年边关风餐露宿,始终跟在他身边的还是那个他无意之中救下来的柳氏。

    不过陛下接连两次赏赐叫他心花怒放,他是新贵不假。但是看你们这些所谓世家门阀,又有哪一家能得到如此的殊荣呢?一想到这个,顾怀中走路都有点轻飘飘的。

    别说是陛下的赏赐了,就是静王殿下和七皇子殿下都派人送来了东西,虽然没指明是给谁的,但是那些糕点不就是摆明了给自己女儿的吗?他定远侯一糙老爷们,吃什么糕点啊!礼是轻了,重的是其中的那份意思。几名皇子之中,除了太子之外,名头最盛的就是静王殿下和还在江北大营的顺王殿下了,顾雨绮得了静王殿下的青睐,也是一件好事,现在顾雨绮年纪还小,他也有时间在几位皇子之中寻一位嘉主来铺垫。

    英国公更是亲自登门拜谢,叫顾怀中更是乐的嘴都合不拢。

    英国公那是世袭的百年世家,开国的功勋,虽然现在已经十分的低调了,但是人家的根基在那边,平时他就是想凑也凑不过去,现在人家年轻的英国公专程登门,这等荣耀真是天上掉下来的。

    他得意之中却忘记了,这等荣耀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梁怀玉靠自己的本事挣来的。平湖公主也派人送了东西过来,还专门送了两个太医过来分别给梁氏和顾雨绮诊断了一番。

    总之整个营地之中最得意的莫过于顾怀中了。

    英国公那边得了云翼的提醒,也迅速的找到了惊马的缘由,押送了几个人回京,至于其中的奥秘,自是不再与外人道来。大家都是知情识趣的人,即便是再好奇,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打探,只等以后回了京城再慢慢的探听。英国公受了梁氏和顾雨绮的恩惠,自是铭记在心,就连英国公夫人也是对梁氏感激有加。且不说她的小命是梁怀玉给捡回来的,若是换成别的侍卫去救她,不免也会有拉扯拥抱,她的名声可就完了蛋了!所以梁氏不光救了她的命,还保全了她的名誉,叫她怎么不铭感于心。

    英国公亲自拜谢了顾怀中,她也不忘记送了拜帖给梁怀玉,道谢之余还邀约在京城再聚。梁怀玉也是爽快的,自是回了一个帖子,同时还叫人送了一些补品过去,叫英国公夫人更是对她好感直线上升。她不光是英国公夫人,还是吴国公府的嫡小姐,吴国公夫人心疼女儿,感念梁氏的救命之恩也送了拜帖过来感谢梁怀玉,如此一来,梁氏在不知不觉之中结交了两个国公府。

    大?朝也就剩这硕果仅存的两个国公府了,俱都是开国的功勋之家,梁氏倒是一下子全都结交了。

    是夜,各府都在各自的营帐之中安歇,平湖公主叫了云翼和云恪过去问话,问的就是关于客栈和白天惊马的事情。她已经听了下面人大体的说了一回,但是觉得不过瘾,所以索性将两个经历过这件事情的侄子叫过去,暖了酒,细细的问。

    太子那边得了信,自是不会让平湖公主与云翼过于亲近,于是拿了白天猎的一些猎物,以送猎物为名也凑去了平湖公主的大帐。

    平湖公主的大帐华丽,温暖,一进去就飘着一股淡淡的酒香,平湖公主换下了华丽的宫装,只穿着舒适的丝绸长裙,肩上披了一幅云锦披帛,云翼和云恪也都换下了皇子服,穿的甚是随意,姑侄几人坐在厚厚的兽皮上,身后靠着硕大的柔软靠垫,说不出的闲适。太子云玄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他的心头微微的一突,眼底不无有些羡慕。

    他自小被立太子,言行举止都有人督促鞭笞,他也知道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平素里在盯着他,是以他一言一行都是小心谨慎,即便是在皇族的长辈面前,他都是惯性的维护着自己的良好形象,生怕有半点行差踏错。倒真不如云翼和云恪平素里来的自在。

    就是在平湖公主的面前,他也要时时的谨记自己的身份,自是不会像云翼和云恪那般乱没形象的胡乱歪斜的靠着。

    见云玄进来,云翼和云恪忙起身行礼,室内刚才那种和乐的画风顿时就变了。

    就连云玄自己也觉得有点丧气,但是他还是习惯性的规矩的向平湖公主行了礼。

    “行了,过来坐吧。”平湖公主刚听在兴头上,朝云玄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在自己的身边,云玄走过去,一板一眼的坐下,他看了云翼和云恪一下,两个人都还站在一边,于是说道,“二位弟弟也坐。”

    “是。”云翼和云恪再度坐下,均不似刚才那般随意,而是挺直了自己的腰板,坐的端端正正。

    “刚才说道哪里了?”平湖公主倒是不怎么介意现在画风的转变,她兴致勃勃的问道,“小五,你过去的时候就看到顾家那丫头在雪地里翻东西呢?”

    “是啊,姑姑,”云翼笑道,“那顾家小姐也是可爱的紧,丝毫没有半点大家小姐的架子,钻在雪堆里找线索,那动作是说不出的有趣。她大病初愈,穿的和个小圆球一样,在雪地里钻来钻去,姑姑可是没见到当时的样子,就是侄子我才一看到都差点要笑出来,若是笑出来就糟糕了,英国公夫人生死不明,若是侄子真的笑出声来,还不知道要惹下什么样的祸端。”

    现在事情过去了,他自然可以开玩笑,他说完,目光溜了太子一下,若是今日之事不是顾雨绮帮忙得意这么快的解决,只怕他这位好哥哥会借机参他一本吧。

    太子云玄眼底含着淡淡的笑,心底却是说不出的失望,父皇对自己越来越不放心,就连云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前两年这猎场的安全都是交给他去办的,今年却是交给了云翼。

    他的确是想借机将这份差事再讨要回来,可是云翼的运气却是极好,当场就解决了问题,只是英国公府上有人在兴风作浪,目标也是英国公夫人,所以与其他人便是没了干系。

    “那顾家的小姑娘却是有趣。”平湖公主几乎可以想象顾雨绮穿成一个球在雪地里钻来钻去的景象,拍手笑道,“你说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机灵呢,在场那么多的大人都给吓住了,哪里会朝深里想,她却是个心细的,也是个有福的,一下子就找到了线索,可是帮了小五一个大忙!”

    “也是五弟运气好。”云玄笑道,“都是英国公府上自己闹的。若是牵扯到其他的,只怕是难办了。”

    “可不就是呢。”云翼接口道,却是不再朝下说了,只是抿唇笑着。

    云恪微微垂着自己的眼眉,听的都是他们在谈论顾雨绮,心底不免是又喜又气。

    说起来顾雨绮闹出来的这些事情在上一世都是从未经历过的,没了未卜先知的能力,还能处理的如此得当,只能说顾雨绮是真正的聪慧。但是顾雨绮还是作弊了,她那现在十岁的躯壳之中装着的可不是只有十岁的灵魂,而是经过了上一世风雨。

    自己又何尝不是在作弊?

    这样的顾雨绮只怕会在几位皇兄的心里越来越重,怪只怪这个死女人不知道收敛,事事出挑,弄出来的动静竟是比上一世的还要大。

    若是真的入了几位皇兄和父皇的眼,只怕将来更是麻烦。

    可是云恪又不得不承认,顾雨绮倒也不是故意出名的,他看的出来,顾雨绮这一世已经在努力的收敛了,他派人查过,之前顾雨绮的才名并非她刻意为之,而是由陈翰林口中传出,与上一世已经不一样了。难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即便是顾雨绮自己不愿意,到了顾雨绮该出名的时候,命运会换一种方式安排她依然会跳脱出来?若是如此,那顾雨绮这一世就应该如同上一世一样依然是他的侍妾才对。

    想到不久之后,他也会如同上一世一样被安排求娶慕容氏,他的心底就不免有了几分抵触和不安。

    距离他成亲也该不远了,他若记得不错的话,等到明年开春,德妃就会将他叫去问话,开了春他就十六岁了,上辈子被封王的年纪。德妃会让他娶兵部慕容尚书之女,等他封王之后不久,会借机将他安插到兵部为云翼铺路。

    这些都是他应该走的路。

    可是现在云翼谈论到顾雨绮的口吻,俨然带着很浓厚的兴趣,虽然顾雨绮现在还小,但是大?朝贵女普遍早嫁,十三四岁就嫁人的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再过三年,顾雨绮就到了可以论嫁的年纪,难保云翼不会朝她下手。

    可能真的要寻个办法将顾雨绮先拴在自己的身边才是,可是慕容氏那边又该如何是好。

    上一世慕容氏死的虽然早,但是他却是借助慕容氏的力量在兵部站稳脚跟。

    “对了,你们可记得上次在姑姑的别院里,你们不是打了一个赌?”平湖公主忽然一拍大腿,倒是将陷入沉思的云恪给拉了回来,他抬眸看着平湖公主那双神采奕奕的双眸。

    “自是记得。”云玄笑道,“侄儿还有一枚玉佩押在了姑姑那边。”

    他其实当时就后悔了,身为太子,如此轻率的拿一家贵女打赌真的是不妥,但是当时为了讨平湖公主欢心,话都说出去了,自然也不好收回。好在平湖公主虽然闹腾了点,但是年纪大了还是进退有度的,不会捅出什么乱子,所以他就不再多想了。

    “瞅你那小气劲儿的。”平湖公主横了太子一眼,嗔道,“难道姑姑还会黑了你的玉佩不成?你可知道你五弟可是拿出一个宅子来呢,你那玉佩是美玉,可是人家一个宅子就不是好宅子了?”

    “是是是。姑姑教训的是。”云玄笑道,“五弟见谅,哥哥我可是个穷的。”

    他打着哈哈,云翼的眼皮略跳了一下,自己当时也是激动了,居然拿出一个宅子这么大手笔,不过好在他母族别的不多,就是钱多,这是谁都知道的,只是云玄这么说,未免就有点戳眼皮的意思了。

    “太子哥哥说笑了。”云翼也马上笑道,“太子殿下的美玉别说是换一个宅子了,那可是价值连城的。”

    老大也别说老二了,谁不知道那块美玉的价值?那可是陛下当年赐下的进贡之物,别说是换一个普通的宅子,就是三四个宅子也是抵不上的。

    兄弟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针锋相对,云恪只假装听不懂。

    平湖公主手一摆,“行了行了,一个个的跑来姑姑这里哭穷是个什么意思?你们这赌是打还是不打了?”

    “自然是听姑姑的。”云玄马上反应过来,笑道。

    “行了行了。”平湖公主对这贴身宫女一用眼色,那宫女马上将太子的美玉取来,“诺,拿去吧。这玉佩可是皇兄赐下的,你拿出来当赌注不太好。”

    云玄马上将玉佩接了过来,起身对平湖公主深深的行了一礼,“还是姑姑懂我。”他难就难在这里,若是将来真的被云翼赢走了,陛下若是问起,该怎么回答,所以他才后悔的要死,即使是打赌也不能一时脑热就将这玉佩拿出来当作赌注。如今平湖公主主动交还过来,可不就是让他喜出望外。

    平湖公主笑着白了他一眼,“太子这礼,本宫可是受不起。”她拉着云玄让他坐下,笑道,“玉佩可是给你了,不过本宫也不想这赌约作废,太子看看拿点银子出来吧!”她是喜欢热闹,但是前提是安全,太子那玉佩太过显眼,若是将来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对她也是不好的,出身皇家,又有哪一个不是成了精的狐狸?

    “姑姑说的是。”太子心底长出了一口气,银子到处都有,倒是不会惹人注目。“侄子就出与五弟宅子价值相等的银子。不知道五弟的宅子价值几何?”说完他看向了云翼。

    “不多,也就八万两白银。”云翼笑道,“那是臣弟十二岁生日时候,外公送的。”

    八万两!云玄只觉得自己脑子略有点痛。。。。。。八万两对于财大气粗的云翼来说是算不得什么,。。。。可是对于他太子府来说就是一笔大数目了。

    话都已经撩出去了,自是没有反悔的余地,“好。”云玄咬咬牙笑着应了下来。

    “小七的彩头本宫出。”平湖公主笑着对云恪说道。

    云玄忽然觉得太不公平了,凭什么小七一句他穷,彩头就有人帮给了,他能不能反悔说他也穷啊!

    “是太子殿下和五哥打赌,我就不凑热闹了。”云恪本就不愿意参与,马上开口说道。

    “你这孩子!”平湖公主抬手打了云恪一下,“不要那么扫兴好不好!”

    “就是,七弟,不要扫了姑姑的兴,你那份,我替你出,也不要让姑姑破费了,姑姑只要抽个彩头就好了。”云翼笑道。

    “这。。。。”云恪眉头一皱,云翼是有钱,他对顾雨绮也有信心,他知道顾雨绮是会武的,但是不代表他就应该拿顾雨绮去打赌。他虽然讨厌顾雨绮,但是一想到顾雨绮被云翼和云玄当成筹码,心底就不舒服。

    “别这啊,那的,就这么说定了?”云翼以为云恪是不想让他破费,却没想是因为顾雨绮,他压低了声音对云恪说道,“我有信心一定赢的。”

    云恪微微的垂下了眼眸,“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自然知道顾雨绮会武,云翼一定赢,但是他不高兴的重点不是赢不赢好吗?

    “好好好,小五道是个好样的。”平湖公主自然是开心,现在连钱都不用她出了,不管哪边赢她都有热闹看,还能抽彩头,何乐而不为。

    平湖公主想了想笑道,“既然说定了,那赶明儿,本宫就用本宫的帖子去请顾家小姐过来了。到时候咱们就见真章了。”

    几个人又说了回话,夜深了才各自散去。

    云玄回了自己的帐篷之后,始终是有点心疼那八万两银子,不免有点心不在焉。

    “太子去了姑姑那边可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太子妃在替云玄更衣的时候,小心的问道。

    云玄皱了皱眉,还是将打赌的事情说给自己的太子妃听。

    太子妃李氏出自定海伯府,嫁过来已经三年,却是一无所出,所幸太子还算是给她几分面子,没有纳侧妃,即便是太子府的侍妾也都让人赐着避子汤,只等她产下嫡子。

    可是她的肚子就是那么不争气,到现在还是任何动静都没有,李氏心底着急平日里对太子也是小心翼翼的。

    今夜见太子竟然肯将这事说给她听,心底也是高兴,就起了一定要为太子分忧的心。状边匠弟。

    “太子可知道明日要怎么试探?”李氏试探的问道。

    “自是要测试她骑射等等。”太子有点心不在焉的说道。“算了,睡吧,没准定远侯和定远侯夫人没教她武功。”这话现在他自己都有点不信了。。。。。。定远侯本就是武将出身,今日定远侯夫人飞马救人的事情传遍了整个猎场,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女儿不会武的概率简直低到不能再低的地步。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想到这里,云玄也不免长叹一声,那八万两银子算是打了水漂了!

    李氏小意温柔的伺候着云玄睡下,夫妻两个不免亲热了一番,李氏察觉的出来,云玄是有心事的,就连两个人缠绵的时候也不似平常那般,而是草草的收了。

    她的心底也不免有点哀怨。

    这两天顾雨绮的名头响亮的很,李氏对顾雨绮也是十分好奇。

    本来她对顾雨绮印象还好,但是现在因为她的缘故弄的太子忧心忡忡的,李氏就对顾雨绮起了嫌隙。

    她见云玄忙碌了一天,又和自己缠绵一番,劳累的睡去,于是悄悄的起身,召来了心腹的宫女,贴在她的耳边低语了两句,见那宫女领命去了,她这才将自己收拾了一番,重新睡到云翼的身边。

    太子不顺心的事情,她会悄悄的替他解决,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太子妃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