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38母女双立功

    梁氏冲出去之后,顾雨绮也想跟着冲出去,不过想了一下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她现在不过才十岁的年纪,若是这么冒冒失失的冲出去。只怕救不了母亲,反而给她添乱。她在马场等的心急如焚,只恨不得自己也能跟过去瞧个究竟。

    这时候的马场也乱作了一团,有灵光点的侍卫纷纷的上马朝着惊马和梁氏消失的方向追去,顾雨绮怕再出点什么意外,所以让牵马的小厮将马牵远点。

    其他的贵妇和贵女俨然也都被吓到了,也都下了马,让马场里面的下人将马全数带走。

    顾雨绮见那个为惊马牵缰的小厮被其他人从雪窝里刨出来,刚才那马不仅将他拽倒,更是将他扯飞摔到了马场边上的积雪之中。

    那小厮怕也是不行了,被刨出来之后已经是双眸紧闭一动也不能动了。一群人闹哄哄的将他匆忙的抬走。

    顾雨绮觉得奇怪。马场之中供勋贵家主母或者小姐们玩乐的马匹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都是无比温顺的骏马和小马,哪里会有性子烈的骏马放在这里发疯撒欢。状围鸟亡。

    她见那些人将那小厮抬走,自己则慢慢的走到那小厮摔的雪地上。仔细的查看,马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那种反应,除非是它感觉到了危险或者是看到了什么它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就在顾雨绮低头寻摸东西的时候,静王云翼得了消息。带着人匆匆的赶来。

    原本护卫猎场安全的并不是云翼,但是因为云翼在客栈那一夜处置的井井有条,不慌不乱,得了勋贵们的交口称赞,在陛下的面前露了脸面,所以景帝一高兴,也将猎场的护卫安全交给了云翼,甚至可以临时调动猎场所有的近卫军。这叫其他的皇子和太子殿下暗地里都咬碎了牙?。

    可没想到这才一担任护卫的任务,云翼就接到急报,马场出了事了,他立即带人赶了过来。

    他带着人来,顾雨绮一看,整个人顿时又感觉不好了。。。。

    怎么云恪也跟着过来了呢?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纵马狩猎去吗?她是想打算趁离的比较远,趁机溜走的,但是又不放心自己的母亲,怄的顾雨绮只能继续低头假装没看到他们。兀自在那片雪地里寻摸着。

    好在已经撤离到马场边缘的那些各家的小姐夫人们替顾雨绮挡了一挡,她们一见是两位皇子来了,这下也都顾不上行礼了,纷纷都围了过去,叽叽喳喳的想要表现一下自己,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七嘴八舌的复述了一遍。

    大?的勋贵之家虽然在京城的时候都恪守礼教,但是每年冬猎节,还是对这些放的比较宽松的,是以每年的冬猎节也是各家小姐公子们最轻松愉快的时刻。

    被一群贵女们围着,云翼和云恪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被吵炸了,关键是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就连个大概经过他们两个都没听清楚,也不知道要听谁的好。

    云翼的目光越过人群,正巧落在马场对面撅着屁股找东西的顾雨绮的身上,他的神色一喜,她竟然也在,不是说病了吗?

    不过她在就好了,相信以她的观察和条理定能将事情的经过表述明白。

    云恪顺着云翼的目光看去,不由的眉头深深的一皱,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哪里有她就有事!!!!她病着不好好歇着,跑出来也就算了,毫无形象的撅着屁股找什么呢?

    云翼朝身边的侍卫耳语了两句,那侍卫一点头,挤出了人群,朝着顾雨绮的方向奔了过去。

    “顾小姐,我们王爷请顾小姐借一步说话。”那侍卫跑到顾雨绮的身边刚说完,脚上就被顾雨绮拍了一巴掌,“闪开。”

    “啊?”那侍卫一怔,这顾家小姐是什么意思?

    “叫你闪开!”顾雨绮抬起头,瞪了那侍卫一眼,“你踩到东西了!”

    侍卫这才醒悟过来,忙不迭的朝边上一跳,低头一看,在自己踩出来的雪窝里赫然有一个黑黑的东西。

    “终于找到了!”顾雨绮的神色一松,用手将那东西周围的雪拨开,露出的是一条黑色的小蛇。

    那侍卫啊了一声,吓的就朝后退了几步。

    顾雨绮将那小黑蛇从雪地里拽了出来,放在了手掌之上,抬眸对着那侍卫嫣然一笑,“很真是不是?就连我都被吓到了呢!不过这冰天雪地的,蛇早就冬眠了!哪里来的蛇呢!”说完她将那栩栩如生的小假蛇朝那侍卫的面前一递,将那侍卫吓的又朝后退了两步,这才看清楚顾雨绮雪白的小手上托着的不过是一条假蛇罢了。

    只是这蛇做的也太逼真了,抢眼一看真的会被吓到。

    “顾家小姐。。。我们家王爷有请。”那侍卫惊魂未定的又看了小蛇一眼,这才想起来他来是要做啥的。

    顾雨绮笑着点了点头,迈步朝云翼和云恪走去,云恪和云翼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见顾雨绮站在了不远的地方,云翼也顾不得礼貌,将他身前的人朝旁边一拨,迈步朝顾雨绮走过去。

    “参见静王殿下,七皇子殿下。”顾雨绮盈盈的下拜行礼,她这一行礼,其他先开始围住云翼和云恪的贵女们这才想起刚才一着急,竟是连礼数都给忘记了,不免有几个人羞红了脸,她们本就都是养在深闺里的娇娇女,平素很少外出,即便外出都是前呼后拥的,就是连摔都不可能摔倒,又怎么会亲眼看到惊马这么骇人听闻的事件,所以一时之间乱了阵脚也是正常的。

    顾雨绮这镇定叫她们有的人心里羞愧,有的却是大大的不屑,装什么装?装的这么冷静还不是因为要在静王和皇子面前博一个好名声。她母亲可是也追了出去,到现在音讯全无,她竟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可见其心是极其的冷酷淡漠的。

    “顾小姐好。可否和本王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云翼抱拳说道,他已经派出骑兵前去追赶,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弄清楚为什么会忽然惊了马。

    那牵马的小厮已经只有出来的气,没有进去的气,自然是问不到什么。

    顾雨绮冷静的将刚才她所见到的事情讲述了一遍,随后将自己找到的那条小蛇拿了出来。

    那小蛇乍一拿出,就连云翼也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条假蛇。

    “王爷明鉴,此时天寒地冻,又怎么可能有真蛇出现。”顾雨绮说道,“还请王爷派人去询问一下饲养马屁的下人,那匹惊了的马是不是平时比较怕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是牵马的小厮已经被人收买了。这条假蛇造型逼真,不是街面上可以寻的到的,殿下若是能找到制造小蛇的人,只怕也就离真相不远了。”

    本来顾雨绮是不想管这些闲事的,但是她气那小厮谋人性命也就算了,居然连累到自己的母亲也策马奔出,万一母亲出点什么事情,她又怎么能忍!所以才决定去翻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刚才她听说惊了马的是英国公的夫人,英国公府上的人也都赶了过来,英国公府夫人于英国公才成亲不久,小夫妻两个还在蜜里调油的阶段,得了这个噩耗,英国公竟是吓的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再也无心狩猎和景帝告了一个罪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一脸的焦急。

    等顾雨绮说完,云翼看着顾雨绮的眸光更是一亮,他就知道问她准会问出点有用的东西,她真真的是个不一样的。

    他从顾雨绮的手里接过了小蛇,交给身边的侍卫,随后朝顾雨绮一抱拳,“多谢顾家小姐了!”此女简直就是他的福星啊!

    本来父皇将猎场的守卫交到他的手中就是因为顾雨绮的缘故,现在马场出事,虽然是马惊了,按说不应该和他有关,但是毕竟是在他第一次接收猎场安全就出事,出事的人还是一名国公夫人,怎么说来对他都是不好的,却没想顾雨绮已经帮他找到了线索,这叫云翼怎么可能不对顾雨绮另眼相看。

    相比较于云翼,云恪的目光却是越来越沉!

    这女人莫不是真的对云翼存了上辈子对自己的心思吧,不然怎么会几次三番的帮助云翼!

    原本他是可以利用这件事情,让太子和其他皇子参云翼一本的,现在全被眼前这个死丫头给破坏了!

    若是被云翼查出事情的真相,只怕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顾雨绮知道云恪拿眼睛在瞪她,她假装看不到,可是背脊骨却是一阵阵的冷意袭来。这日子真的是没办法过了,走到哪里都会被云恪这条毒蛇盯着。要不是还要等母亲,她早就脚底抹油的跑了。

    见顾雨绮说完就垂下头,云恪的心底稍稍的好受了些,还知道收敛,比上一世却是强了许多。

    但是只要一想到顾雨绮很可能对着云翼说那些叫人肉麻兮兮的话,他就不爽,很不爽,大大的不爽。

    只恨不得手里有一把利刃,能将云翼投射到她身上的视线给斩断!

    就在云恪咬牙切?的时候,马蹄声从树林那边传了过来,顾雨绮立即朝那边看了过去。

    不一会,顾雨绮就看到一名靓丽的女子骑着一匹骏马从树林之中飞奔而出,在她的身前,还抱着一名身量比她略小一点的贵族夫人。骑马的女子身姿挺拔秀丽,容颜美丽之中带着几分蓬勃的英气,英姿飒爽的,却不是梁氏还有谁,在她怀里恹恹的靠着的正是方才惊了马的英国公夫人。

    “娘!”顾雨绮大喜,也顾不得云翼和云恪还在身前,大喊了出来,挥着手,拎起了裙摆就朝梁氏奔了过去。

    梁氏的面色红润,莹白如玉的脸颊上飞其了两抹红霞一样的嫣红,更是姿容靓丽动人,看得在场的人均是在心底赞叹了一下,再看她怀里的英国公夫人,小小巧巧的,脸色煞白,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娇媚动人。

    英国公见自己的夫人被救了回来,也顾不上先谢梁氏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迎了过去,将自己的妻子接了过来,连头都不回的马上抱着自己的妻子上马找大夫去诊治。

    “娘你没事吧。”顾雨绮拉着潇洒下马的梁氏前前后后的看了看,关切的问道。

    “放心。”梁氏摸了摸顾雨绮的头,笑道,“娘虽然很久没这么活动过了,但是还不至于将自己弄伤。”

    她眼波流转之间,满是自信和骄傲,更是衬的她面容靓丽鲜活。

    闻讯赶来的顾怀中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梁氏,他不由得放慢了马,远远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她依然如同年轻时候那般美丽,不,应该是更美丽了,那眼眸之中的慈爱与自信,脸上洋溢着的笑容,都是他不曾见过的!十年了,他与她错过了十年的时光,是他自己亲手将这么美丽的妻子悄悄的推远。

    让她看自己的眸光不再是充满温柔,而是淡漠和疏离。

    顾怀中感慨万千,却是忘记应该策马而上,问一下妻子是否受伤,女儿是否害怕,他就像是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样远远的打量着原本应该是他最最亲近的人。

    梁氏的目光扫到了远处策马而立的顾怀中,她的眸光淡了几分,但是转到女儿身上,她的眸光又暖了起来。

    “母亲,那马不是自己惊了的。”顾雨绮在梁氏的身侧挽住梁氏的手轻轻的说道。

    梁氏也知道马不会平白无故的惊了,这并不出乎她的意外,她意外的是女儿接下来的话,“女儿已经找到原因了。只怕接下来英国公府上会有一阵的动作了。” 重生之侯府良女:

    “你怎么会知道?”梁氏小声的问道。

    “娘,回去再和你说。”顾雨绮小声的说道。

    顾雨绮和梁氏两个在这边耳语着,后面跟上来的近卫军和其他前去追踪惊马的侍卫也都一一的返回,他们看梁氏的眼神已经是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真不愧是梁大将军的女儿,那马术,简直是神了!

    他们和云翼与云恪行礼之后就将自己的见闻讲述了一遍,梁氏追着英国公夫人出去之后,他们都策马跟上,惊马带着他们跑进了树林之中,现在是冬季,没有了树叶的遮挡,但是那些树枝依然横七竖八的阻拦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不得不放慢速度,而定远侯夫人却是灵巧的如同一头小鹿一样,俨然已经和马匹浑然一体了,得心应手的穿梭在树杈之间,他们或多或少的都被树枝刮伤,那定远侯夫人竟是连个衣服都不曾被刮到,她自然是比其他人都先追到惊马,她凭着精湛的骑术,与惊马并驾?驱,将英国公夫人从惊马上拽到了自己的身前,及时的收住了缰绳。

    那匹惊马却是因为受惊过度,马失前蹄,一头载到了雪地上,连翻了好几个翻,脖子都折断了。

    若不是定远侯夫人抢人抢的及时,只怕英国公夫人这时候已经香消玉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