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35谁赠红梅?

    “你是如何得知的?”德妃是个谨慎的人,还是问了一嘴。

    “回娘娘的话,臣女曾在江南看过一本札记,上面记载了各种香料。那札记不光有图文说明,还将各种草药的标本都放在里面,臣女见得有趣就仔细的看了,臣女适才得德妃娘娘召见,鼻端闻到这香气就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识过,仔细的想了想就想起来了。只是可惜的很,臣女随母亲入京,那札记不知道是丢在江南老宅了还是丢在路上了,臣女再没寻到,不然到是可以呈给德妃娘娘看上一看的。”顾雨绮不紧不慢的扯着慌。

    哪里有那什么札记,她能认出这香全拼着前世的记忆。身为一个穿越女。被香给坑过一次之后自然会留意其他的香料,不足为奇。至于说那札记已经丢失,是为了怕这位德妃娘娘一时兴起想要讨要过去看看,那就糟糕了。

    她知道德妃娘娘前一世是有头风之疾的。所以几处联想下来,就断定这香必然是前世张宛仪坑她的那种。

    只是前一世德妃娘娘并没用过这种香,到时自己傻乎乎闻了不少。

    反正重生这一遭,有很多事情已经和上一世不一样了。顾雨绮也没再去纠结。

    她之所以肯出言提醒德妃,只是为了还云翼找回她的弟弟妹妹的人情,虽然是她猜到了弟弟妹妹被困在客栈,但是却是云翼帮她救回来的,她毕竟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那时候身边跟着春杏是个会武的,但是万一贼人更厉害,她若冒失的找过去,只怕不光找不回弟弟妹妹,很可能再把自己也搭进去,云翼此举帮了她,也帮了定远侯府,若是人寻不着,不知道柳姨娘要怎么哭闹,为难的还是她的母亲。若非如此她怎么会伸手伸到宫里去,她又不是嫌命长了。她只是提醒一下德妃而已。至于这香怎么来的,送香的人是什么居心,那就不是她要操心的。

    这些都留给德妃去烦恼好了。

    外界传顾雨绮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更是小小年纪就博学多才,这些德妃都听说过,就连宫里的教习嬷嬷都对顾雨绮赞不绝口,是故顾雨绮这么一说,德妃立即就信了。

    她久居深宫,爬到这个位置,心思又怎么会单纯好骗。

    顾雨绮说的是依赖,但是德妃知道依赖的概念是什么,那就是离不了了。笑话,堂堂大?的德妃,若是离了这香就活不了了,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样的事端出来。头疼她可以忍,但是这种事情是绝对忍不了的。

    她给身边跟着的心腹宫女一个眼神,那宫女马上心领神会,将地上放置着的香炉端出去处理掉。

    承了顾雨绮一个情,德妃心里很是纠结,按照道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昨天送了一个那么大的人情给她儿子,今日又送了一个人情给自己,她应该是很欢喜的,可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此姝过于聪慧,将来再有一副倾国倾城的容貌,若是她的心性能一直保持现在的状态那还好说,若是性子一变,不知道将来会闹出怎么样的风波出来。

    唉,头疼啊。

    德妃觉得自己的脑壳又开始隐隐的作痛了。这样的女子将来陪不陪在自己儿子的身边都是个祸害。

    “你这孩子还真的得本宫的欢心。”德妃虽然头疼,但是毕竟人家送了自己和云翼两个人情了,她也不能什么表示都没有,当下她就取下了自己手腕上的一枚翡翠玉镯,然后朝顾雨绮招了招手,“孩子,过来。”

    顾雨绮知道她会赏赐东西下来,恭敬的走到她的身边,德妃将那镯子塞到顾雨绮的手里,“这是还是哀家刚被册封为德妃那年,陛下赏赐下来的,哀家今日就送你了。好孩子,以后都要保持着端庄淑仪,莫要坠了定远侯府的名头。”

    顾雨绮听完后嘴角一抽,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现在有什么地方不够端庄淑仪吗?若是上一世那可能,为了让自己与众不同,做了很多在这个时代人眼中是十分出格的事情,但是这一世她一直都秉承着侯府嫡女应有的礼数,没有越雷池半步啊。

    她稍稍的抬眸对上了德妃那双明眸,虽然德妃带着笑,但是目光却是没有什么温度,反而透着一股子威仪,这是摆给她看的?

    顾雨绮心里泛着嘀咕,不过还是接下了德妃的赏赐,后退了两步屈膝行了一礼,谢了恩。

    “母妃。”还没等顾雨绮谢恩站直身体,就听到门帘外面传来了一个少年明朗的笑声,接着门帘打开,门口的小太监略带尖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静王殿下,七皇子殿下觐见德妃娘娘。”小太监声音未落,两名芝兰玉树一样的华服少年就已经走了进来。

    “见过母妃。”两个人??的朝德妃行了礼,德妃一见儿子来了,忙叫了平身,拿眼角的余光扫了顾雨绮一眼。

    顾雨绮尚站在德妃的身边,见云翼和云恪进来就行礼,就只能忙朝边上挪了一些去,随后深深的垂下头,心里不由长长的叹了口气,合着上辈子死之前的毒誓都白扯了,这一世怎么总是会见到那个人,这是要牵扯到什么时候去。

    即便再不情愿,她还是行了一个标准的宫礼,“臣女见过静王殿下,七皇子殿下。二位殿下金安。”

    倒真是个知道礼仪的,看来这定远侯府的教养不错,是了,多半是侯府夫人梁氏的功劳,德妃也知道梁氏是出自江南梁家。见顾雨绮礼行的端正,眼神也不乱飞,德妃还是在心里默默的点了一下头的。

    见顾雨绮现在的表现,就是给自己儿子当个正妃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唉,德妃又纠结的叹了口气。

    “顾家小姐也在啊。”云翼早就得了信,知道顾雨绮在母亲这里,他就拉了云恪过来,他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

    云恪却是一脸寒霜,目光都透着些许的冰渣子。

    打从昨天到现在,云翼在他面前提及顾雨绮已经不下五次了,他还是头一次见云翼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过。

    上一世云翼虽然看顾雨绮的眼神也有点暧昧,但是那时候顾雨绮口口声声喜欢的都是自己,对其他的皇子素来是不甲辞色的。这点很是叫他的虚荣心得到满足,所以有的时候他也会对顾雨绮稍加温柔一些。不过这个女人是很会蹬鼻子就上眼的,每次温柔过后,她就要闹出点幺蛾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对她好了一些,这叫他甚是不喜。

    可是这一世很多东西都变了,首先就是顾雨绮对他的态度。

    她虽然没正面的承认她也是和自己一样带着前世的记忆,但是在城隍庙的时候,她说的话,她看自己的眼神,还有她苍白的脸色都说明了这一切。

    没了上一世那种执着的眼神,没了上一世他一直嫌弃的聒噪,她还能继续陪在他的身边吗?

    她是恨不得离自己越远越好的,这点云恪即便再不想承认,也心知肚明。

    远离了自己,却总是跑云翼这里是几个意思。

    难不成她想当的是云翼的正妃!真是做梦!只要有德妃在,她绝对不可能走到那个位置上,那个位置只可能是张宛仪的,且不说张宛仪的背后是丞相府,单就德妃要拉拢皇后给自己儿子做后盾的心思,张宛仪就是静王妃的首选。

    他若是记得不错的话,上一世她本是要配给自己的六哥瑞王云澈做王妃的,只是因为她自己不愿意,最后闹的到了自己的府上做了侍妾。

    云恪的眼底越发的冷,却忘记了顾雨绮是被德妃召见过来的,并非是自己跑过来的。

    感觉到有嗖嗖的冷意袭来,顾雨绮不用抬眼都知道冷意源自于哪里。

    难不成云恪以为自己还想处处制造机会和他见面吧。顾雨绮在心底朝着云恪竖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那个人莫名其

    每年冬猎节开始之前都会有一个类似祭天的仪式,顾雨绮了然的点了点头。

    好在她现在病着,不用过去,前世她参加了好多次,想想那么多人挤在那么一小块地方,还要身穿礼服又拜又叩的,她也是够够的了。

    她一边吃着春杏端过来的早点,一边和春杏说着话,眼光一扫,扫到桌子上放着的一株红梅上。

    “东山猎场这里的梅花也是极美的。”她笑道,“你去摘的吗?”不对啊,这玉瓶子看起来不像是侯府的东西啊。

    春杏也看了一眼那被插在玉瓶子里的红梅笑道,“奴婢伺候着小小姐呢,哪里有那闲心思去摘梅花啊,小小姐刚才没醒的时候,奴婢去拿药回来熬着,在咱们帐篷门口发现的。”春杏笑道,“想来应该是有人送来的,奴婢禀过夫人了,夫人说既然有人送来就暂时收着,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于是奴婢就拿进来了。”

    只要不是春杏自作主张就好,经过母亲同意就没问题了。她就说嘛,这瓶子看起来不像是侯府的东西。况且她那母亲脑子又没被门夹了,出来参加冬猎节怎么会带一只没什么大用的玉瓶子。

    等等。。。。。顾雨绮放下了碗,“春杏姐姐去将那瓶子拿来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