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34跌倒草

    经过了几道通传,顾雨绮才被一名小宫女引领着进了一间大帐篷之内。

    前世她也曾住过这里,所以对立面的豪华程度并不陌生,她一直敛眉静气。脚踩在厚实的羊毛地毯上。

    “回娘娘的话,定远侯府的大小姐带来了。”小宫女朝上回话,顾雨绮也跟着跪了下去,行了一个很标准的宫礼。“臣女顾雨绮,见过德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德妃自打顾雨绮一进门就一直打量着这个小姑娘,云翼很少会在她的面前夸人,尤其是勋贵家的小姐,这顾雨绮是明晃晃的第一个。

    她已经从云翼那里听说了顾雨绮的事迹,心里对顾雨绮已经有点好感,顾雨绮自打进了这个帐篷之后。恪守礼仪。进退有度,走的沉稳端正,目光也不乱瞄,倒真如传闻一样。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是个沉稳的。

    “起来吧。不必拘谨。昨夜若不是你,只怕翼儿。。。”德妃轻缓的说道,“说道这些。本宫却是要多谢你了。”

    “不敢,臣女只是运气好了一点,若不是臣女的婢女发现端倪,臣女也不可能发现线索。也是静王殿下和客栈中的各位大人们福泽绵长,臣女不敢居功。”顾雨绮站了起来,却依然低着头说道。

    恩,果然不错,不骄不躁,也不贪功。状上他扛。

    不由得德妃对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云翼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若是眼前这个小姑娘再大上两三岁倒是不错,其实她现在的年纪议亲也不是不可,可以先定下来,再等个三四年的。只是她的家世。。。。。

    德妃对自己的儿子素来是期望很高的,虽然大?已经有了太子,可不代表太子的位置不可以易主。

    定远侯虽位列公侯,可是个新贵之家。比不得那些拥有数百年底蕴的世家那般盘根错节,根基牢固。依照德妃所想,要给云翼寻一个世家之女做正妃才好。

    可是云翼在她的面前提起了好几次顾雨绮,再加上顾雨绮的事迹,叫德妃不得不将顾雨绮叫过来瞅瞅,若真的如同云翼说的那般,做个侧妃也是可以的。以她的年纪,等正妃进门产下嫡子,再迎入王府也都不晚。

    顾雨绮不知道德妃的算盘已经打到她的身上,她只是觉得有点难受,?端环绕的是一种淡淡的香气。

    这香气有点熟悉,顾雨绮觉得在哪里闻过,叫人恹恹的,她被云恪闹的一夜都没睡,再吸了这些香气,不免更是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顾雨绮不得不暗暗的用手掐了自己一下,疼痛感会叫她清醒一些。

    不对,顾雨绮昏昏欲睡的脑子里忽然灵光闪过,上辈子她的确闻过这种香气,是在张宛仪的宫里。

    这种香气,闻起来是混合了各种花香,实际上是为了掩盖一种草的味道,那草叫跌倒草,生长在南疆的丛林里,不易见到,野兽若是不小心误食了那种草会跌跌撞撞,所以才取名叫跌倒草。用这种草提炼出来的香气,若是闻的多了会产生昏昏欲睡的感觉。但是这种香也可以用来治疗头风之症。

    顾雨绮是上辈子吃过这种香的大亏,所以才会对这种香记忆犹新。

    可是德妃这里为什么会点这种香?

    “抬起头来给本宫瞧瞧。”德妃笑着说道。

    顾雨绮应声抬起了自己的脸。

    坐在正中椅子上的德妃一如前一世一样温婉端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她已经年逾四十,保养的十分好,皮肤光润亮泽,脸上没有一丝的皱纹。发丝依然乌黑浓密,整?的梳了一个坠马髻,斜斜的插了两根盘丝烧蓝嵌绿翡翠的金簪,身上穿着橘红色的对襟万福小袄,配了一条浅黄色的百褶石榴裙,整个人显得十分的鲜亮华贵,还没有半点沉闷的气息,只是她的脸色有点不太好,虽然已经极力的掩盖了,但是依然遮不住眼角的一丝疲惫之态。

    德妃一看到顾雨绮的容貌,眼前一亮,可是心底却是有点不喜了。

    倒不是因为顾雨绮礼仪有失敢于直视自己,毕竟是她叫人家抬头的,而是顾雨绮的容貌过于漂亮了。她现在才不过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拥有如此的美貌,只怕再过几年,就是宫里现在最最得宠的丽妃也要甘拜下风。

    女子的容貌端庄靓丽就好,过于妖娆就叫人觉得有点过了,尤其是皇家,若是云翼真的将顾雨绮收入王府,只怕就算是一个侧妃也会动摇正妃的地位,尤其她还是个聪慧的。云翼已经在自己的面前提了她好几次,若是真的将人放在他的身边,只怕会因美色而误事。

    其了这个念头,德妃就觉得不能继续的抬高顾雨绮了,而是要适当的打压一下。

    自己那个儿子各方面都是好的,决不能让他因为贪恋美色而误了大事。

    德妃敛了一下自己的笑容,刚准备说话,却听顾雨绮开口说道,“贵妃娘娘可是有头风的症状?”

    德妃微微的一怔,“你从何而知?”她这几天确实头疼,睡不着觉。

    “娘娘用的香可是治疗头风的香?”顾雨绮转眸看了一眼地上的放着的一方小巧的香炉,炉?上正袅袅的环绕着的烟气。

    “是啊。”德妃不由点了点头。“可是有什么不妥?”她见顾雨绮皱了一下眉心,直觉上就是一惊。

    这香是云翼带回来的,说是可以治疗头风,她用了两天,确实效果不错,也能睡的着了。

    “回娘娘的话,”顾雨绮思量了片刻,还是老实的说道,“这种香虽然可以缓解头风的症状,但是治标不治本,若是长期使用会产生很强的依赖感。”如同毒品上瘾一样!顾雨绮在心底冷冷的一笑,张宛仪上辈子拿这种香也对付过她,是她傻的可以,居然相信那个口口声声叫自己姐姐的女人是真的为了自己好。 =

    还是后来她及时的发现,强制自己戒掉了对这种香的依赖感。

    “娘娘用了多长时间了?”顾雨绮问道。

    “才两天。”

    “还好。时间不长,娘娘以后还是不要用了。”她当初是连续用了一个月,才出现上瘾的症状的。

    德妃的脸色微微的一变。翼儿拿回来的东西又怎么会有差错?他不会坑自己的母妃,德妃的面色不由得一沉,那就是有人假借云翼的手来坑她了!

    德妃在宫里一贯小心谨慎,若是直接从她那里下手很是不易,她唯一不会提防的就是自己的儿子,静王云翼。

    德妃不是没有想过顾雨绮在说谎,但是她一个侯府的小姐,与宫中并无牵扯,无端端的不会在自己的面前撒一个这样的谎言,所以德妃几乎是在顾雨绮一说完就认定了顾雨绮没有说谎,这香真的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