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33德妃宣召

    记忆犹若洪水一样的涌来,前世她为了他什么都不在乎,世人说她贱,她也只是笑笑。她就是喜欢云恪,她就是有信心能叫他有一天会真心的爱上她,从此如同穿越前看的那些小说里面的人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让那些曾经笑话过她,嘲讽过她的人全数都跌破眼镜,可她全心的付出换来的又是什么。

    下贱,这个词汇最终从他的嘴里说出,上一世他一直都是这么看自己的吧。

    所以,种种努力,种种讨好在他的眼里都变成了笑话,可能就连自己最后那么惨烈的结束自己的生命在他的眼中也不过是她最后的表演。当成一场戏看看就算了。

    她点燃了自己。却取悦了他人,真他妈的是一种莫大的讽刺。状低司扛。

    其实云恪说出那个“贱”字就已经后悔了,只是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向一个前世口口声声都爱着他的女人去道歉,他倔强的撇过头。却觉得自己的胸口生疼,他忍不住还是会偷眼的看顾雨绮。

    她竟然不哭也不闹,而是重新静静的坐在火堆边,一双美眸之中依然涌动着篝火那跳跃的火焰。可是脸上却没有了半点的血色,她只是盯着那火苗看,却再也不将目光投射在他的身上。

    云恪忽然感觉到一阵无力,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发自心底的空白和苍白。

    或许他真的不该那么说,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又无从收回,那就这样吧,最好顾雨绮能想开。

    若是之前他还存了心想要让她这生不再纠缠于他,那现在他就是铁了心再和她捆缚到一起。

    城隍庙里诡异的安静了下去,只有篝火之中的木柴时不时的发出轻微的炸裂声。

    只是这种诡异的静没有持续多久,顾雨绮和云恪就都被客栈方向传来的嘈杂声给惊动了。

    顾雨绮率先跳了起来,拔腿就朝庙外跑去,云恪本是想拉住她的,不过还是摇了摇头,迈步跟在了她的身后。

    “殿下。”有侍卫赶紧过来打开了油伞想要将云恪遮盖住。

    云恪将油伞接了过来。挥了一下手,示意那侍卫退下。

    顾雨绮站在风雪之中远远的看着那家客栈,从这边隔了那么远,依然可以看到客栈所在的十字路口人影攒动,嘈杂声一浪高过一浪,其中还夹杂着马匹的嘶鸣声。

    云翼开始行动了,顾雨绮不免有点紧张的捏住了自己的拳头。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自己失踪的弟弟和妹妹,娘和父亲有没有回来,她的计策也不知道会不会奏效,能不能将那些刺客全数抓住,这些担忧让顾雨绮的小脸更是带了几分焦灼之色。

    云恪没有说话,而是站在了她的身后,默默的用伞将站在风雪之中那个小人儿遮蔽起来,顾雨绮也浑然不觉一样,只是紧张的咬住自己的下唇。

    上一世她对亲人淡漠清冷,这一世倒是不一样了,站在顾雨绮的身后,云恪垂眸看着顾雨绮,重活一遍,她真的改变了许多。

    “小小姐。”身后忽然传来春杏的声音,顾雨绮的身子一震,与云恪齐齐的回眸看了过去,只见漫天飘舞的雪花之中,春杏打着风灯引着一行人快步走了过来。

    “娘!”顾雨绮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心底忽的一松,之前的担惊受怕和在云恪那里受的委屈在同一时间爆发了出来,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她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不礼仪的,拎起了裙摆就朝梁氏飞奔了过去。

    梁氏张开双臂接住了女儿飞扑过来的身躯,抱住女儿在风雪之中已经被吹的有点寒意的身躯,梁氏的心头一热。

    “阿囡可是害怕了?”梁氏柔声问道。

    “没有。”顾雨绮抬起了婆娑的泪眼,只是恨不得扎在梁氏的怀里痛哭一场,将心里所压抑的所有都痛快的哭出来,只是她现在还不能。“父亲呢?”顾雨绮朝里看了看,没看到顾怀中的身影。

    “他还在找着,娘惦记着你,就先回来了。恰好遇到了春杏,春杏说你来了这里。”她看着远处闹哄哄的客栈,隐隐约约的有了些火光和烟气,“客栈难道走水了?”她吃惊的问道,“阿囡你没事吧。”

    “回小姐的话,小小姐一直和七皇子殿下在一起,不会有事。”春杏说道。

    梁氏这才看到破败的庙门口站着一名黑衣少年。

    在风灯的映照之下,鹅毛一般大小的雪纷纷扬扬的撒下,轻巧的落在他的伞面,伞下的少年,眉目清冷若冰,气质冷冽,浑身散发着一种孤傲的气质。

    “臣妇参见七皇子殿下。”梁氏忙带着顾雨绮上前去行礼。

    “出门在外,定远侯夫人不必多礼。”云恪淡淡的说道,他的冰眸扫过垂着头的顾雨绮。“可曾找到府上的二公子和三小姐?”

    他只是顺嘴问问罢了,那两个小屁孩的死活与他何干。

    梁氏的面容一暗,眉心攒着愁色,“回殿下,不曾。”

    她这边才刚说完,就听到见一名侍卫朝这边跑了过来,“回七皇子殿下,静王殿下差卑职前来向顾家小姐传个话,定远侯家的二公子和三小姐已经找到了。静王殿下怕顾家小姐担心。”

    “人找到了?”顾雨绮提着的心猛的一松,她上前一步,问道,“可有损伤?”

    “请顾家小姐放心,二公子和三小姐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若是夫人和小姐想要去看看他们就随卑职前来。”那侍卫说道。

    “太好了!多谢静王殿下了。”顾雨绮这才真的放下心来。

    原来她并没猜错,弟弟和妹妹真的被藏在客栈之中。

    梁氏虽然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但是那侍卫的话却是听的真真的,“这位大人,敢问真的是找到我侯府上的小二和小三了吗?”她不置信的又追问了一句。

    “回定远侯夫人的话,真的找到了。”那侍卫笑道,“静王已经找了御医为他们全面诊查,他怕顾小姐担心所以差小的先来通报一声。”

    “真是老天保佑了。”梁氏焦躁的心也瞬间被那侍卫的话给抚平,她不由双手合十轻念了两句阿弥陀佛,随后说道,“现在人在哪里?我要去看看他们。”

    “还请夫人和小姐随小的来。”那侍卫笑道。

    梁氏拉着顾雨绮匆忙的对云恪行了一礼,“七皇子殿下赎罪。”然后就要带着顾雨绮随那侍卫过去。云恪略点了一下头,目送着梁氏拉着顾雨绮离开。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静王还是很有才华的,顾雨绮努力的甩开云恪带来的阴影,仔细的打量着客栈门前。

    虽然人多又嘈杂,但是秩序不乱,县上的衙役已经将客栈和人群之间隔离出一大块空地,每家都被安排在圈定的区域之中,由王府的侍卫把守着,这京城的勋贵之家倒也和那些小门小户的不一样,大家虽然脸上还带着几分惊惧之色,但是都不闹,各家的主母们都牢牢的将各家的公子小姐看护好,家里的仆从也都围在主人的身侧,有的在加固遮风挡雪的东西,有的则守护在帐篷之外。

    王府在外面也搭起了帐篷,是白色滚着蓝边的,帐篷顶上有一个硕大的静字标记,在众多的帐篷里面,侍卫带着梁氏和顾雨绮走了过去,没有通报直接打开了帘子。

    梁氏的心都要蹦出来,见到帐篷里面两个孩子也顾不上顾雨绮了,直接快步扑了过去,将两个孩子搂在了怀里,又喜又气,眼泪差点被他们给急出来。

    顾思阳和顾思雨显得有点呆滞,应该是被吓到了,猛然一见梁氏,又被揽入了怀里,先是一怔,随后两个人抓住了梁氏的裙子哇的大哭了起来,再也不肯放手。

    顾雨绮站在一边也看得眼睛有点发酸。

    母亲的心还真的是善,这若是其他的主母,只怕人找到就找到了,也断不会做出如此的举动,哪怕她真的不是特别喜欢这两个孩子。可是这两个孩子说起来却真的是无辜的,要怪就只能怪自己的个便宜渣爹!顾雨绮只觉得自己脑壳真的发胀,这都是一锅什么粥啊!

    “定远侯夫人。”旁边站着的一名老者拱手说道,“老朽乃是太医院执事,小公子和小姐身体都无大碍,只是有点缺水。还请夫人多给他们喝点糖盐水就好了。”

    梁氏这才注意到旁边有人,她想站起来,却无奈那两个孩子受了惊吓,死死的抓住她,她只能抬眸道谢道,“有劳太医了。”她身上走的急,没带银两,只能看向了顾雨绮。

    顾雨绮马上回过味来,她从自己的荷包里面倒出了几个金锞子,双手送到老太医的面前。

    老太医不肯收,和顾雨绮推脱了起来。

    “既然是定远侯夫人的一片心意,你便收下吧。”一个爽朗的男声在帐篷外响起,帐篷里的人齐齐的看了过去,一名锦衣华服的少年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

    “是,静王殿下。”太医也不再推脱,将顾雨绮手里的金锞子接了过去,又道了谢,这才走出帐篷。

    梁氏和顾雨绮要见礼,梁氏被那两个孩子拖着,站都站不起来,顾雨绮独自行了礼。

    静王看了一下挂在梁氏身上的两个孩子,又看了看一边镇定娴静的顾雨绮,心里不免大叹,这只是一岁之差,却是区别如此的大。这边是嫡庶之分了吗?他也听闻过定远侯府家里有一个姨娘,却是比侯府正夫人还要早入京,为定远侯育有一子一女。朝里先开始只当那姨娘是正牌的夫人,待到受封的时候,却没想到她只是一个姨娘。

    他不由多看了梁氏一眼,见她风华正茂,皮肤莹白如雪,却真正的是个美人儿,无怪生出来的女儿也是那么的漂亮。她还是出身江南梁氏,那是个百年的世家,只是近来人丁凋零了些,却是比不得京城那些世家的风光,不过有百年的底蕴在,人物也是绝艳惊才的,她的父亲更是当年叱诧疆场,镇守大齐边境三十年的老将军。手里的梁家军,军纪严明,作战勇猛,若不是。。。。。

    总之这等人物教出来的女儿也是顶好的。

    梁氏见自己被静王打量着,不免脸皮有点红,她努力的想站直,无奈只要她一松手,那两个孩子就不停的哭,她怕吵闹到静王,只能尴尬的看向了静王,“还请静王殿下原谅臣妇的失礼。”她苦笑道。

    “无妨无妨。”静王忙摇手道,“府上的小公子和小姐受了惊吓,哭是正常的。本王命人在边上替夫人搭了一个帐篷,夫人可以带着公子与小姐去那里暂行休息。本王也命人去寻定远侯回来了,夫人放心就是了。”

    “多谢静王的救命之恩。”梁氏心底感激,不免对这个彬彬有礼的少年王爷心存好感。

    “不必谢本王,说起来本王还要多谢府上的嫡小姐才是。”说完他朝着顾雨绮拱手一揖,吓的在一边打酱油的顾雨绮朝边上猛的一跳,差点没崴了脚,她忙不迭的跪了下去,“王爷如此却是要折煞臣女了。”

    “那丫头有什么功绩能让殿下感谢的。”梁氏也吓了一跳,顾雨绮居然能让静王殿下行礼,她不在的时候,自己那女儿做了什么?

    “若不是您府上的小姐发现了贼子的阴谋,只怕我们大家今夜都要。。。”静王笑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梁氏骇然的睁大了眼睛,看向了顾雨绮,“阿囡,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情急之下竟是当着静王云翼的面将顾雨绮的小名给叫了出来。

    顾雨绮顿时憋红了一张脸,“也没什么。。。。”好丢人啊,活了三世的老妖怪了,居然小名叫阿囡。

    静王却是浅笑盈盈,温柔的看着顾雨绮那张俏脸,“事情还是顾小姐慢慢和夫人说吧。本王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等明日再去叨扰夫人和小姐。”说完他朝顾雨绮说道,“你的计谋奏效了,那些刺客全数被抓了,酒窖里面的硝石还有那些木柴本王已经专门派人取出看管。”说完他笑着转身离去。

    梁氏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什么刺客,什么硝石,什么木材?客栈走水又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的梁氏变身十万个为什么,顾雨绮只能一一的将事情的经过给母亲再度讲述了一遍。

    梁氏听的就差变成了蚊香眼了,怎么她才一会功夫不在,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就能做出这么多事情了。一时间她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恼。女儿聪慧她早就知道,可是怎么能聪慧成这样!梁氏瞬间感觉自己压力山大啊。

    顾雨绮见弟弟妹妹是赖着梁氏了,索性走过去把顾思雨抱了起来。顾思雨本是要大哭,但一看是长姐,倒也知趣的闭上了嘴。毕竟之前和顾雨绮一起学习了那么久,她如同无尾熊一样扒在顾雨绮身上,这下顾雨绮又开始压力山大了,她也只比顾思雨高了那么一点点,虽然她现在习武力气是不小,可是被这么大一个妹妹扒着,她也是醉了。

    “母亲赶紧回去吧。”顾雨绮对梁氏说道。梁氏这才晕乎乎的反应过来,她和顾雨绮一人抱起一个朝静王为他们准备的帐篷走去。

    到了帐篷,简单的整理了一下,顾怀中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身上落了一层的雪,一进来,看到母女四个人都在,顾雨绮和梁氏一人抱着一个已经歪在了床上,这久经沙场考研的侯爷也忍不住激动的热泪差点滚落下来。他快步走了过去,展开双臂将床上的那四个人全数抱住,“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连声说道。

    梁氏本是想将他推开的,但是见他一脸的冰碴子,也没忍心,只是轻轻的说了句,“侯爷身上的寒气莫要过给了孩子。”她看了看依偎在她怀里的顾思阳,还有顾雨绮怀里的顾思雨,这两个孩子又惊又怕,换过衣衫吃过了东西已经睡下了,可是手还是紧紧的攥住自己和顾雨绮的衣衫不放。心底不免也柔软了下来。虽然这两个孩子是柳氏所出,但是他们毕竟还是一家人。

    “哦哦。我这就起来。”顾怀中忙上跳起来,站远了将自己身上的冰雪抖掉,然后在床边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梁氏被看得脸皮发热,只能闭上眼睛假寐,反正顾思阳不肯放手,她也懒的站起来。

    顾雨绮却是第一次见父亲用如此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母亲,心底不免唏嘘,若是没有柳氏的存在,父亲和母亲堪称一对璧人啊,可惜。。。。。

    她不由得在心底长叹了一声,也缓缓的闭上眼睛,只是一闭眼,脑子里就跳出了云恪的音容,如同恶魔一样。

    顾雨绮烦的简直想要挠墙,却怎么也摆脱不了云恪在城隍庙里说的话。

    看起来,他是真的被自己激怒了,若是。。。。。若是这辈子还和他纠缠在一起,那可怎么办?再将自己烧死一次?她脑子又没被门夹了!

    顾雨绮头疼了一夜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她不是没想过干脆心一横去和云翼联盟,联手拍死云恪这个未来的波ss,但是云恪那个姓,又是知道自己也是重生的,难保不会对自己的母亲下毒手。

    哎呀好烦啊!

    顾雨绮就这么烦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清晨眼圈下都带着一层淡淡的黑气。

    梁氏只当她是连惊吓带害怕才弄的,却不知道顾雨绮真正烦的是什么。

    第二天清晨,雪停了,各家都弄了早餐吃过,各府的大人们被云翼连夜叫去,回来的时候各自都是心有余悸的表情,连带着第二天的打招呼都变得不是那么热络了,各府的夫人公子小姐们在帐篷里面窝了一夜也是没什么精神,大家各自上路继续浩浩荡荡的朝东山猎场开进。

    顾雨绮虽然很好奇云翼抓的那些人问出了些什么,但是碍于这么多人在,她也不能太出头出脑的,只能憋着,倒是在马车上抱着顾思雨又睡了一觉。顾思雨受了惊吓,这下可真的如同跟屁虫一样了,顾雨绮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无奈,顾雨绮也只好和梁氏分开,不然四个人挤在一个马车里太小了点。

    管道上的气压有点低沉,直到傍晚时分快到东山猎场了,这气氛才又变得活跃了起来。

    顾雨绮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也懒的掀开车帘朝外面,但是顾思雨是啊,她想看又不敢看,一脸的纠结,只能不时的骚扰一下顾雨绮。顾雨绮无奈,只能打开了车帘,叮嘱她小心不要吹着风了。

    东山猎场的环境比昨天那小镇就又是一番天地,猎场休息区早就燃起了篝火,将这一片连绵的帐篷区域照的如同白昼一样,帐篷按照品级整齐的排列着,礼部早就将参加冬猎的所有勋贵名单罗列出来,每个帐篷门前都挂了号牌,到时候只要按照号牌入住即可。

    勋贵们带来的马匹会有专门人看管照顾,东山方圆十里之内早就已经戒严,不准任何百姓进出。

    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夜,勋贵们到了东山猎场下了马车,这才觉得还是回到了他们该有的生活之中,这里虽然是猎场,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修建和改造,帐篷里面舒适程度不亚于各府。

    定远侯府被安排在静王帐篷不远处。这叫其他府上不免对这样的安排多有侧目。

    不过即便再有什么不满也只能咽回肚子里面去,各府的大人们都知道,若不是定远侯府上的那位嫡小姐,只怕他们昨夜在睡梦之中就要被人送上西天了。

    云翼虽然贪功,不过还是蛮实事求是的,毕竟线索是顾雨绮发现的,不是他,若是在这上面编了谎话,被人深究起来发现真相,不免得不偿失。顾雨绮不过是个小姑娘,即便将她推出来,也不过担着一个聪慧的名,各府就算买账,能买到哪里去?一个小姑娘罢了。实实在在的恩惠却是云翼给的,是他组织大家撤离,抓到刺客,保护了大家的安全。

    顾雨绮本来就有一个才名在外了,如今不知不觉之中名头更是响亮,现在就连当今的圣上都被惊动了。

    定远侯府一众人才安顿下来,就有宫里的太监过来传旨,说是德妃娘娘宣召。

    顾雨绮匆忙的换了一身衣裳,就在各家夫人小姐羡慕的目光之中跟着太监走向了坐落在最里面那一片华丽的大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