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32再入城隍庙

    只是她没想到酒窖里面会有硝石,她还以为会藏点别的什么,例如老板娘的尸体等等。

    一看到硝石,顾雨绮的脸色不免有点发白。她很自然的联想到柴火小院里面堆放的那一大堆干柴,硝石,酒,干柴,风雪之夜,这几个词汇放在一起,怎么都能叫人背脊发凉。

    云翼虽然不知道柴火的事情,不过和顾雨绮一样,脸色突变。

    他还不放心的将春杏手里的坛子接过来,凑近了仔细闻了一下,刺鼻的气味让他眉头一皱。忙一撇头。

    “你是如何发现这个的?”云翼问道。事关重大,他不能不问清楚。

    顾雨绮将春杏发现店里小二会武的事情以及她们找到客栈老板问话的事讲述了一遍,但是她对有些地方还是一笔带过,例如画像什么的。画像她是自己收了起来,现在就在她的怀里揣着。

    “来人。”云翼沉声说道。

    “殿下且慢。”顾雨绮忙说道,“还请殿下稍等片刻。臣女有事相求。”

    “你说吧。”云翼看着顾雨绮,脸色缓和了下来。眼眉之间带着几分欣赏之色。之前只是觉得她憨态可掬,时而野蛮,时而木纳,时而聪慧,今日她真的又让自己刮目相看了。

    此女才不过十岁的年纪,若是过上几年,长成了。。。。。。。。。。

    “臣女的家人尚在那些贼人的手中,若是殿下真的派人大肆搜店,只怕打草惊蛇,人抓不到不说,或许还会逼的他们狗急跳墙。所以臣女有一计,不知道殿下是否愿意帮助臣女。”顾雨绮依然跪着说道。

    云翼刚要说话,就听到有侍卫在外面禀奏,“殿下,七皇子殿下求见。”

    擦,他怎么又来凑热闹?顾雨绮先是一怔。随后释然,他有暗卫安排在四周,想来定是发现自己来了云翼这里,又久不出去,所以才会忍不住过来瞧瞧。

    云翼本不想云恪插手此事的,在客栈安放硝石,可是存了杀人之心,若是之前单纯的对付定远侯府也就算了,可是这里住满了王公贵胄,不说朝中大臣半数聚集在此,也数量不少了,更何况自己和七弟两名皇子都住在这里,若是半夜这里真的被人点火烧了,这些大臣和他们的家眷包括自己全数被送上西天,只怕大?朝真的会乱上很长一段时间。

    若是他将那些贼人全数找出,解除了危机,那可是一件大大露脸的事情,不光父皇会对他刮目相看,就连那些被救下的王公大臣也会感念他的救命之恩,对他今后是百益而无一害的。

    这顾雨绮倒好像是一个大福星一样,将这么大的功劳直接送到了自己的头上。

    云翼对顾雨绮的好感又暗暗的增了一些。

    他没告诉云恪就是想独吞了这个大功,但是现在云恪找上门来了,若是他将人拒之在外,不免有点不近人情,云恪这些年陪着自己也算是忠心不二,事事以自己为先,这次的大功谅他也不敢来抢,顺便带着他,没准会叫他更加的死心塌地。

    顾雨绮不知道只是这电光火石之间,云翼就已经想了许多,她只是想着这云恪还真的是扫把星,走到哪里,哪里出事!前世这个时候根本就没发生过这种事情好吗?一定是她与云恪都重生,全部开了外挂,所以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才将剧情给改了。

    那是不是以后云恪就当不了皇帝了?顾雨绮胡思乱想着。

    “让他进来吧。”云翼说道。

    不一会,云恪就推门而入,他扫了屋子里面一眼,顾雨绮和春杏中规中矩的跪着,他这才敛下了眼眉,“五哥。弟弟有事要找五哥商量。”他朝着云翼一拱手说道。

    这死女人就不能少惹事吗?难道从自己那边得不到什么消息就转来找五哥?

    他的侍卫都没找出什么蛛丝马迹,难道这个笨女人以为五哥就会全心全意的帮她?真是不知所谓。

    这次倒不是云恪的暗卫无能,而是找错了方向,他们拼命在外面找,却忽略了客栈本身。而顾雨绮却是借着重生的力量,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前世和今生,云恪都是皇子,虽然之前他也来过这个客栈很多次,但是以他的身份和骄傲断不会去注意什么客栈老板的全家,倒是叫顾雨绮抢了一个先机。

    他得到暗卫的消息,顾雨绮在云翼这里已经差不多快有一炷香的时间了,他本是不想管的,但是总是心神不宁,就连书都有点看不下去,鬼使神差的走到了云翼这里,一进来见她老实的跪着,并没有什么不良的举动,心才稍稍的定了下来。

    这女人莫不是要放弃自己,转而投入五哥的怀抱?云恪在心底一阵的冷笑,她若真的和自己一样带着上辈子的记忆,就知道五哥将来是什么下场,或许她会在五哥面前说点什么不该说的?上一世,她巴巴的看着自己,口口声声的说爱着自己,若是这一世她在用那副嘴脸巴巴的对五哥说出那样的话,他保证会一巴掌将她拍死在当场。

    亦或者,她在五哥面前装神弄鬼的预言点什么,叫五哥早早的就对自己心存戒心,那也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或许他就不应该放任这个女人的存在,应该直接弄死她,以绝后患。

    顾雨绮只觉得自己身边的温度急剧下降,她下意识的抬眸去扫了云恪一眼,却赫然发现了他的眼角闪过了一丝杀意!

    他。。。。他竟是要对自己动手吗?顾雨绮的胸口一窒,摇杆挺的也不是那么直了。

    他之前的态度真的是叫她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始终是云恪,那个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冷清冷性的帝王。

    云翼没注意到云恪眼底的杀意,云恪是垂着头的,只有跪在地上,对他了解至深的顾雨绮才有幸得见那一幕。

    “七弟你来的正好。”云翼将那坛子的硝石递给了云恪,“你且看看这是什么?”

    “硝石?”云恪只看了一眼就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是顾家小姐和她的婢女找出来的。客栈酒窖之中已经有一大半的酒坛被换成装满硝石的坛子了。顾小姐也是无意之中发现的,于是找本王来求救。本王刚要命人去唤你过来。你就自己来了。”云翼说道。

    云恪的眉梢一挑,他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只是。。。。他微微的侧目看向了顾雨绮,她发现了这样的事情为何不来找自己呢?云恪现在很生气,比知道有人想要在半夜杀了他还要生气。

    “对了。七弟,顾小姐说她想了个办法,可以将人抓出来而不打草惊蛇,不如一起听听。”云翼以为云恪眼底的怒意是因为发现有人图谋不轨,接着说道。

    “恩。”云恪点了点头,瞪向了顾雨绮。

    顾雨绮瞬间又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不过重点不是这个,她努力的忽略云恪的目光给她带来的恐惧和不适,抬眉看着云翼,说道,“刺客们处心积虑,定也是下了必死的决心才会做这件事。若是做成了必定会动摇到我大?的朝廷根本,大?只怕近几年内,朝中都不会安稳太平。”顾雨绮说道。

    云翼目光之中的欣赏之意又加深了几分,这小姑娘竟也能看到这么长远。

    “所以我们若是大张旗?的去抓人,恐怕一来抓不全,而来会打草惊蛇。不若诱敌深入。”顾雨绮接着说道,“他们不是想烧死我们吗?我们就来一个将计就计。”

    “如何将计就计法?”云翼来了兴趣问道。

    “那些刺客能想出这么阴损的办法必定是要成功的,他们必定会选夜深人静的时候下手。”顾雨绮沉吟了片刻,“虽然臣女的弟弟和妹妹失踪,客栈里面加强了巡逻,但是到了后半夜必定有所松懈。臣女料定他们会在后半夜动手,所以咱们现在还有时间。”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还请王爷借臣女几个身手很好的侍卫,分别将几个可以藏东西的地方找上一找,臣女怕臣女的弟弟和妹妹以及那客栈老板的全家也都被他们藏在这几个地方。”说完顾雨绮将那几个菜窖的位置说出来,又将她为何会这么推断的理由说了一遍。

    云恪不由也对顾雨绮微微的侧目,她是聪明的,这个他知道,上一世她也帮了他不少,但是他都是将那些作为她邀宠的表现,不甚放在心上。

    而现在,在烛火之下侃侃而谈的顾雨绮不慌不乱,带着一股子在她这个年纪罕有的镇定和自信,着实的吸引人。

    他不由的又看了云翼一眼,只见他的目光之中已经是一片惊喜和欣赏,心不免微微的一沉。

    五哥已经不止一次在他的面前提起顾雨绮,若是等顾雨绮再过几年,五哥对她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那就真的是个大麻烦了!

    “然后呢?”云翼已经完全被顾雨绮吸引住,丝毫没有在意云恪略带阴靥的目光。

    “然后我们就在客栈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放上一把火。”顾雨绮的眸光晶亮,“一来可以走水为由,将客栈里面的各位大人,夫人公子小姐们全数迁出客栈,二来我们在每一个点,尤其是酒窖那边埋伏下身手好的侍卫,走水的情况下,若是还不逃命反而去看那些硝石的人必定是有问题的。来一个咱们抓一个,只要动作快,那些贼人之间不能互通消息,相信定能将他们全数抓获。到时候就能拷问出到底谁才是幕后的策划者。这么多硝石,神不知鬼不觉的运来藏好,也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

    见云翼在沉思,云恪倒是先开了口,“五哥,顾家小姐此计不错。您看呢?”

    云翼就是如此,有的时候会犹豫不决,所以他决定推云翼一把。

    上一世他并没经历这样的刺杀活动,这一世真的有很多东西都变了。不过不得不说,顾雨绮目前想出的这个办法却是极好的。

    “既然七弟也觉得可行,那就这么办了。”云翼这才点了点头,“七弟你先保护着顾小姐先行离开,本王安排好了。自然过来找你。”

    先行离开?呵呵,云恪在心底冷笑了一下,他之前犹豫,得了自己的肯定之后知道这么办好就将自己支开,到真的是用完就扔。说什么保护顾雨绮,只是怕他在,抢了风头而已。

    不过他对这个也不是很在意,若是收买人心,什么时候都可以,只怕云翼这次的如意算盘要落空。

    没错,如果云翼救下一客栈的人,这些人一定会对他感恩戴德,他若是将这种功劳与自己平分了,却也不是特别的招人嫉妒,但是现在他要独揽,那么今后矛头就都会暗暗的指到他一个人身上。

    上辈子是这样,这一世他还是改不掉,他与太子之间的矛盾会越来越深。名利二字本就是双刃剑,一个不小心,就会伤及本身,云翼就是一直都参不透这个理,才会锋芒太露。

    命该如此,云恪只是应了一声,就看向了顾雨绮,“还请顾小姐随本皇子来。”

    顾雨绮十万个不情愿的站了起来,带着春杏从地上爬起来,跪的时间久了,猛然一站起来,膝盖生疼,顾雨绮一呲牙,好在春杏及时的扶住了她,她才不至于一个趔趄在两位皇子面前出丑。

    外面的风雪似乎比刚入夜的时候还要大了。

    “春杏,你回去看看我娘回来了没有。若是她回来了,就带着她离开客栈,找个什么理由都好,暂时不要告诉她真相以免打草惊蛇。若是她没回来,你也出来找找她,万万叫她不要再回客栈里面去了。”顾雨绮对春杏说道,她已经出来不短的时间了,若是娘回来看不到她,还不知道会怎么个着急法。

    “是,小小姐。”春杏应了一下,还是有点顾虑的看着顾雨绮。

    “放心吧。我与七皇子殿下在一起,肯定是安全的。”顾雨绮咬牙切?的强调了安全两个字,说完后抬眸看向了云恪,故作天真的一笑,“七皇子殿下对吗?”

    “自然。”云恪的面容在风雪之夜有点模糊不清,他只是闷声的说道,“本皇子带你家小姐去那城隍庙之中暂避,你找到你家夫人便带她一起来吧。”

    “是。”春杏这才放心下来,马上朝客栈里面走去。

    云恪唤来了四名侍卫与自己一道带着顾雨绮朝外走,一路无言的来到城隍庙,侍卫们将庙里打扫出了一小块地方,点燃了篝火,然后远远的守着。

    顾雨绮在火堆前坐了下去,云恪也找了一个相对干净的地方靠着。

    “你发现了不对,为何不来找我?”云恪本是不想和顾雨绮说话,但是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

    那火光掩映下,少女的面容娴静美好,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边,而云恪眼前却浮动出她上一世死前的样子。原来过了这么久,他都不想她再离火堆那么近了,难道她不会害怕吗?那火苗似乎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涌动一样,时刻都有一种将她完全覆灭其中的感觉。

    顾雨绮也是思绪万千,隔着火焰看云恪,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上一世。状叼围扛。

    眼前少年清矍修长的身影与上一世那个人重合了起来,一双带着道不明说不清光芒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自己,在她死前,她听到他唤了她一声小雨,真可笑,她求了一辈子,却在死前听到了那一声呼唤。

    自己真的是够了,为何会全身心的喜欢上了他呢?

    这辈子再来看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上辈子那深入骨髓的喜欢,只是下意识的躲避和害怕。

    “你想杀我?”顾雨绮忽然开口,却和云恪之前的问话驴头不对马嘴。

    云恪的眉梢微微的一动,眼底一丝杀意再现。

    可是对着火光之中少女那双澄明清澈之中带着几分坦然的双眸,他觉得自己心间才涌起的戾气神奇的消失了。

    这让云恪有点发怔,他不是真的想杀她。

    他转眸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侍卫们。他们都很识趣的站在很远的地方。

    “我会让你成为我的正妃。”鬼使神差的云恪缓缓的说道。

    他不能真的下的了手,那么就只有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了。这样对他,对她都好,上一世她求的不就是这个。而这一世他为保自己的秘密也不得不这么做。

    若是她当了他的正妃,那太子必定就是由她所出了。

    云恪竟开始努力的回想起上一世太子的模样,是不是眼眉长的很像她呢?

    “正妃?”顾雨绮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然后呢?”

    然后自然是陪着他度过一生了。此刻云恪竟忘记了自己上一世是如何的厌恶她,这一世直到不久之前他是如何的嫌弃她,刚刚不久他还对她动过杀念。

    “就算是养一条狗,跟在身边十几年也会有感情。”顾雨绮冷笑着说道,“对了,七皇子殿下只怕是没有什么感情的人。倒是我的不是了。”

    她没将话挑明,云恪固然是听的懂她的意思,只是觉得有点不适,他微微的蹙起了眉头,注视着顾雨绮,她唇角那抹带着讥讽的笑容刺伤了他的眼。

    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离他而去,他想抓,却无力抓住,抓牢。。。。。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她眼底的倾慕呢?为何现在冷冷的看着他的眸光之中只有讥讽和不屑。

    是了,不屑,她竟然不屑成为他的正妃,这不是上一世她求了一生都没得到的吗?

    少年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心底没来由的一阵发慌,嘴上却是冷冷的说道,“本皇子以正妃之位许你,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不是不满,是不屑!你明白吗?你不会明白!

    顾雨绮眼底的讥讽之意更深,真是带着几分怜悯,“大约在七皇子殿下的心里,这就是天大的恩赐了。”她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火光之中,她的笑容浮动,竟于当年的她重叠了起来,云恪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一把将顾雨绮从火堆前拉离,然后紧紧的禁锢在了双臂之前。

    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竟然又有一种她会忽然消失的恐惧。

    远远站着的侍卫们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纷纷面面相觑,却是谁也不敢上前来,只能继续杵在一边当柱子。

    顾雨绮大怒,抬手啪的一记清亮的耳光扇在了云恪的脸上。

    顾家小姐好是刚烈,众侍卫们继续假装看不到。

    这一巴掌终于将云恪给扇醒,他一把将怀里的顾雨绮推开,双眸圆瞪,“你打我?”他吃惊的看着顾雨绮。

    眼前的小人儿怒气冲冲,一双黑眸晶亮晶亮的闪动着火苗,不知道是篝火倒影在她的眼底还是她心中真正的火焰从眸光之中喷射出来。

    “是我打的!”顾雨绮打完就后悔了!!!!

    冲动是魔鬼啊!顾雨绮在心底默默的流下两条宽面条泪,我竟然真的动手打了云恪,未来的皇帝啊!

    这下好了,小命不保了!

    “好,很好!”云恪连续说了两个好,怒极反笑了起来,“你就等着本皇子的聘书吧!”

    她不愿意与他再有所交集?那好,他云恪就偏生要将她捆在身边!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上辈子是她纠缠,招惹,这辈子怎么了?想明白了?还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来引起他的注意?不管怎么样都好,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就如同他上辈子死也要拉着顾雨绮当垫背,将她的骨灰盒压在他的棺椁下一样,这一世,她怎么也能逃出他的手心!

    生生世世不再相见,他才是这人间的帝王,什么都由着他说的算!而不是她!

    “别这样!”顾雨绮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瞬间变脸成狗腿状,“要不咱们再考虑考虑?你看我现在还小,而且又笨又傻,还粗鲁不堪,还会动手打你,怎么看都不适合当你的正妃是吧。”

    “侧妃?贵妾?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好好的正妃不当,非要给人家当妾。天生的下贱!”云恪眼带讥讽的看着小狗一样摇尾乞怜的顾雨绮,忍不住出言刺激她。

    果然,她的脸色一白,云恪本是应该高兴的,但是现在无论如何他都笑不出来,在她的小脸变的煞白的瞬间,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的心痛。

    真是该死的!云恪在心底咒骂了一句,撇开头,不再去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