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31猜想

    “七皇子殿下会告诉臣女之前所问的问题吗?”见云恪抿唇不语,顾雨绮小心翼翼又问了一句。

    云恪深深的瞪了她一眼,“侍卫已经去找你弟弟和妹妹了。”说完他就直起了腰身,“至于其他的。你没必要知道。”

    我去!还是那副死样子,真是死性不改。顾雨绮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还是对着云恪行了一礼,既然云恪这么说,她从他那边也问不出什么了。

    “多谢七皇子殿下,臣女告退。”顾雨绮屈膝行了一礼说道。

    “等一下。”云恪微微的垂眸,低头看着个头才到自己胸口的顾雨绮,“本皇子救你两次这该怎么算?”

    顾雨绮一梗,真的是斤斤计较的一个人。

    她也不能承诺点什么,按照她的想法是离这个人越远越好,但是现在因为种种的因素不得不与他有所接触。

    “殿下想要怎么算?”她只能抬眸问道。

    “暂时没想到。”云恪一抬手。从顾雨绮的发髻上取下了一枚掐丝嵌石榴石点翠的蝴蝶小簪。“此物暂存本皇子这里,等本皇子以后想到自会去找你要。”

    “你还我!”顾雨绮一惊,伸手就要去将自己的小簪子夺回来,自己的东西落在他的手里如是被别人看到。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风波来。

    云恪早料到她会如此,站直了身体,将那簪子高高的举起,顾雨绮现在个子还矮。跳起来够都够不到,云恪垂眸看着在自己面前直蹦跶的顾雨绮,眼角不知不觉的带了几分笑意,就连他都未曾察觉。

    “好了,你若是还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将来传出点什么风言风语,本皇子可没那么多时间去帮你自圆其说。”云恪后退了两步,拉开了自己和顾雨绮之间的距离,将那小簪子收入了怀里,随后负手对顾雨绮说道。

    顾雨绮怒视着云恪,也确实如他所说那般,不能在这里再待下去了,虽然说现在客栈里面的人都各自在房间里,但是万一被人看到还是不好,她只能行礼告退。

    等出了云恪的房间,顾雨绮找到了春杏。却发现春杏盯着一个方向在发呆。

    “春杏姐?”顾雨绮拽了拽春杏的裙摆,“你在看什么呢?”

    “小小姐,刚才过去一个店小二。”春杏指着刚才她发呆的方向说道。

    “店小二?”顾雨绮一怔,随后用手肘拱了一下春杏,笑道,“莫不是长的特别英俊?”

    “小小姐您胡说什么呢?”春杏被顾雨绮说的满脸通红,她瞅了一眼站在院子门口的侍卫,忙将顾雨绮拉到了一边去。

    “小小姐。我觉得那店小二会武功呢。”春杏见四下无人这才对顾雨绮悄声的说道。“你看他走过的足迹。比一般侍卫的都要浅,可是他的身形却是比一般侍卫的还要高大一点。”

    “啊?”顾雨绮的眸光一闪,“春杏姐,那人去了哪里?”

    “他去了后面的马厩。”春杏指着他消失的方向说道,“奴婢本是想跟过去看看的,可是又怕小小姐出来之后找不到奴婢会着急。”

    马厩?顾思阳喜欢马,会不会。。。。,之前她和春杏一起去马厩找过人,但只是问了问看马的人,却没有亲自进去看看。这个客栈的马厩很大,因为每年都要接待京城里面来的贵客,王公贵胄中带有不少好马,都当宝贝一样养着,这个客栈的马厩不亚于当初云恪王府上的马厩规模。

    镇子一共就两条街道,想来父亲已经将外面翻了一个天翻地覆,都没有找到人,侯府上的家丁被遗弃在枯井之中,被人救上来的时候顾雨绮就在场,他身上的积雪并不算厚,应该是晕了没有多久。时间不长,他们也跑不了太远的,此时就连云恪也都已经派人出去找了,若是还找不到真有点蹊跷。

    “哎呀。”顾雨绮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她猛的一拍自己的大腿,拽起春杏就朝马厩的方向奔去。

    “小小姐,咱们暂时不要过去。”春杏拉住了顾雨绮的手急道,“万一真的是坏人,若是小小姐再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和大小姐交代?”

    “他们人不会太多的。”顾雨绮对春杏说道,“这客栈每年都要接待来往的王公贵胄。你只见了客栈老板,却可见过他的家人?”顾雨绮对春杏说道。

    “没在意。”春杏不解的摇了摇头。

    顾雨绮是想到一件事情,但是她也不能和春杏直说。

    这客栈是老板的祖居,上辈子顾雨绮来的时候,每次都能见到老板的一双儿女,十分的机灵麻利,他们都比顾雨绮大了几岁,按照他们现在的年龄应该已经是在客栈帮忙了。因为顾雨绮上辈子闲着无聊的时候和老板聊过天,老板曾说过他的一双儿女在小的时候就已经在客栈里面跑堂了。

    可是这次来,顾雨绮只见了老板,却没见那一双儿女,老板却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之前顾雨绮虽然看了一眼,觉得奇怪,却没朝心里去,现在一想,不是个味了。

    云翼和云恪住的院子本来是老板一家居住的,如今让出来给云翼和云恪居住,按照上一世的做法,他们应该是暂时在柴房安置着。

    柴房就在云翼和云恪的院子后面,柴房的院子再过去就是马厩。

    这客栈的进深很长,门是朝南的,如果连马厩都算在内的话,几乎有半条街那么长,城隍庙的庙门是朝东,东西走向,正好在这条街的街尾,从城隍庙后院的围墙翻出去,一边是通往树林,而另外一边却是离客栈的马厩只有一户人家的距离。

    所以顾雨绮先拉着春杏去了柴房的小院子,小院子的天井里面堆满了柴火,竟好像要将整个冬天的柴火都储存完一样。

    靠着小院子的里面是两间土胚房,窗户上新糊的窗户纸,门板也整修过,透过窗户投射出昏黄的灯火,在雪夜之中倒是显得有几分温暖之意。客栈现在全都是侍卫在巡逻,老板早早就回柴房歇下,顾雨绮和春杏靠的近了,只听到屋子里一声声的叹息。

    顾雨绮示意春杏去叫门,春杏上前只拍了一下,门就猛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客栈老板那张带着几分焦急的面容就出现在顾雨绮和春杏的眼前。

    他一见门口站的是一名红衣小姑娘和一名丫鬟打扮的姑娘,大吃一惊,目光露出了几分畏惧之色,他肩膀一垮,但是马上就有回过味来,躬身行了一礼,“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有什么吩咐吗?”

    “进去说。”顾雨绮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襟,笑着说道。自己的样子很恐怖吗?为什么刚次开门的瞬间,那老板一看到自己就活像见了鬼一样?只怕不是他见鬼,而是心里有鬼吧。顾雨绮不动声色,迈步就要进屋。

    “是是是,还请小姐进屋。”老板微微的犹豫了片刻,还是侧身让了地方出来。

    顾雨绮和春杏走了进去,柴房分两间,一进一出,已经收拾的很干净了,外面这屋堆了点柴火,在墙边很整?的码着,屋子里烧了火墙,暖哄哄的,中间还放了一个四仙桌,椅子也都配?了,擦拭的很干净。

    顾雨绮也不和那老板客气,直接打了帘子都到了里屋,里面用黄土垒了一张火炕,上面整?的铺着青花棉布背面的棉被,有四个枕头,顾雨绮一看,心里便更是有了计较了。

    老板没想到顾雨绮会直接走进里屋,想要阻拦,却又是不敢,这客栈现在住的都是达官贵人,就人家府上的家丁,他都不敢得罪,更何况看顾雨绮的打扮和做派俨然就是有权有势人家的小姐。

    “老板,你一个人要四个枕头啊。”顾雨绮指着炕上的枕头扑哧的笑了出来。

    春杏这下也觉得有点蹊跷了。

    “老板这么大年纪了,不会还是孤身一人吧。”春杏侧目问道。

    老板的面色一白,随后他讪笑着想要将其他的枕头收起来,“这是给活计准备的。”

    “老板的客栈里可不止三个活计吧。”顾雨绮笑道,“对了,老板娘呢?珠儿和大栓子呢?”老板家的两个孩子大概是叫这个名字,其实顾雨绮也有点记不太清了,只是模糊的一个印象。

    “他们。。。他们。。。跟着孩子她娘回了娘家了。”老板的脸色更是白了一下,眼底划过了一丝惊慌,虽然只是一闪即逝,还是被春杏和顾雨绮敏锐的捕捉到了。

    春杏深深的看了顾雨绮一眼,随后脸色一变,直接变戏法一样变出了一把短匕首,飞快的抵在了老板的喉咙上。

    “赶紧说实话!”春杏低声呵斥道,“不然我就带你去见见前面住的那些官老爷去!”

    若是真的跟着孩子她娘回娘家,为何炕上还要整?的摆着三个枕头,他们只是临时住在这里。只等第二日大家离开这个镇子,他们就能搬回原来的地方住着了。这老板言辞闪烁,眼底流出惊恐和惊慌之色,分明就是有事。

    顾雨绮暗暗的朝春杏竖了一根大拇指,给她一个赞字,不怪母亲单会带着她出来,确实机敏。

    春杏也是故意诈那老板一诈的,他若是真的无事,自然诈不出什么来,但是若是他心头有鬼的话,反应会与常人不一样。

    果然被春杏那匕首抵在喉咙上,那老板瞬间就吓成了一摊子软泥,只恨不得瘫在地上。“女大王饶命啊!”他口不择言的求饶,“哦,不不不,是女侠客饶命,那个小姐饶命啊。”

    顾雨绮本是冷眼看着,被这老板一咋呼倒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这一会的功夫,他就换了三个称呼。她抬脚踢了那老板一下,强忍住笑意,故作深沉的说道,“你可知我是谁?”

    “小的实在不知。”老板忙不迭的又朝顾雨绮求饶,“还请这位小姐和那位大姐说说,小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下又变大姐了。。。。。顾雨绮冷哼了一声,“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也拿话诈那老板,“你可小心了,你原来那院子住的可是五皇子和七皇子殿下。你可信我将你带到他们的面前,将你背地里搞的鬼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到时候可就不光救不回你妻儿了,连你也要受那皮肉割离的痛苦。”顾雨绮先是恶狠狠的说完,然后又假装沉思了一下,说道,“我可听说七皇子殿下身边有一个能人,可以读出人心所想,你那点点的谎言到了他的面前是无所遁形的。如果你现在老实的说出事情的真相,我或许可以帮你说说情,七皇子殿下那边或许不光会饶了你,还会帮你一把。你自己掂量吧。”

    顾雨绮打从进屋打量了这个小屋,她就觉得自己的推断或许是正确的。

    顾雨绮的话一说完,那老板的脸色更是白的吓人,脑门子渗出颗颗冷汗出来,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抖着,好像是丢了魂一样,一副完全被吓傻了的模样。

    “赶紧说!”春杏这下对自己家小小姐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她在一边推波助澜,匕首在那人的脖子上狠狠的割了一道血痕出来,刺痛惊醒了老板,他顿时从失魂落魄变成了嚎啕大哭。

    “别嚎了!”顾雨绮不耐的皱眉,又拿脚踢了那老板一下,低声说道,“你是想将那些歹人全数都招惹过来吗?也好,你将他们全招惹过来,到时候看看你有什么好果子吃!”

    顾雨绮这么一说,那老板顿时被吓的噤了声,“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全家,小的也不想啊!”他低声的哭道。

    有门!顾雨绮和春杏对看了一眼,顾雨绮缓缓的说道,”你若是老实的说出来,我自会想办法救你全家。”

    老板将信将疑的看着顾雨绮,顾雨绮的眉毛一竖,“你不信?好吧,那我将你直接交给皇子殿下,到时候看看他们会不会怜惜你的家人!”

    皇子殿下,光是这个名头听起来就很吓人,老板虽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但是还是在心底比较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红衣小姑娘,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这么多皇亲贵胄住在客栈都没发现蹊跷,偏生她发现了,而且还找过来,并且不知道怎么得知自己的妻儿被抓,怎么看怎么都是个聪慧靠谱的。

    事到如今,横竖都不会落了好了,倒不如赌上一把,没准她说想办法去救自己的妻儿就真的会想办法去救了呢?

    想到这里,老板擦了一下脸上纵横的老泪,“这位小姐,您且听小的说来。”

    一个多月前,客栈里面来了一个人想要找份工,正巧客栈一个活计托人来说不干了,老板就本着试试看的心态将那个外乡人留下。那人倒是勤劳,力气也大,里里外外忙活的很好,只过了十天,老板就决定将那外乡人留下帮工。几天之后,那活计又说他有三个朋友从关外来,本来都是做马匹生意的,但是遭了土匪,不光马被抢了,人也差点死去,现在走投无路,找来这里,请老板帮忙收留一下。

    老板就为难了,这镇子不算大,虽然客栈生意不错,但是也请不起那么多人。

    那活计就说不如让他们先来帮忙,工钱不要,给口吃的,住的就可以。老板一听,这感情好啊,开客栈的哪里还供不起多三个人吃饭睡觉的,于是那活计就将那三人叫了过来,其中有两个人样貌有异,口音也奇怪,活计只说他们两个不是大?人,却没说是哪里的。老板当时也就想着反正多人帮忙,懒得多管闲事了。这几个人确实勤快,手脚麻利的很,每天不光做完客栈里面的活计,还帮镇子上的人家里做事,谁家修个篱笆修个屋顶什么的,只要开口,他们都肯干,还不要工钱,时间不长就和镇子上的人混的很熟了。

    十天前,客栈得了县上的消息,要接待京城来的贵胄,县里来人,老板还帮那三人做了保,镇子上的住户得了他们不少的恩惠,也愿意与他们做保。

    前两天晚上,老板将那新来的四个活计叫来,先是把自己住的那个院子重新打扫布置,然后叫他们四个帮忙把这件柴房收拾起来,搬了桌椅过来,可没想到,他们才将这里收拾干净就将屋子里的妻儿三人全数给捆了起来,他们给老板的妻儿灌了药,说是如果老板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妻儿的性命就不保。

    “他们叫你做什么?”顾雨绮微微的蹙起眉头,问道。

    “他们叫我买了一大院子的柴火,事先都拿油泼了。”老板哭着说道,“小的也不知道他们要用这些东西做什么。还叫小的留意。。。留意。。。”他留意了半天,却是不再说下去。

    “留意什么?”顾雨绮不耐的问道,“赶紧说!”

    “留意您的去向。”老板终于讪讪的说道。

    “我?”顾雨绮一怔,“什么意思?”

    老板给春杏一个眼神,春杏朝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你要那柜子?”老板看的是放在床头的一个矮柜。春杏问道。

    “是是。还请小姐拉开柜子就知道了。”老板忙不迭的点头。

    春杏上前了一步,不过还是挟持着那老板,怕他趁自己开柜子的时候跑掉,她飞快的拉开了柜子,里面除了一个包袱还有一堆衣服之外,另外有三张画像,顾雨绮上前拿起来一看,画上画的赫然就是她与顾思阳顾思雨。

    “他们说如果看到画像上的人便要告诉他们去向。”老板一脸的灰败,“小姐,小的也是没办法啦,才会将小姐和那两位公子小姐的行踪报给他们。”状豆夹扛。

    难怪自己一进城隍庙就会遇袭,感情打从她来了客栈就已经被人留意上了。

    不用说了,他们就是要绑架定远侯府的三个儿女,可是那院子里的柴火又是做什么的?还都浸了油了。

    “你可知道我弟弟和妹妹现在在哪里?”顾雨绮问道。

    老板忙摇头说道,“这个小的真不知道。苍天可见。”

    顾雨绮觉得他应该是没有说谎的。

    她转念一想,心底升起了一个大大的不好。

    “客栈里哪里可以藏人或者别的什么?”顾雨绮厉声问道。

    老板想了想,“厨房下面有一个大地窖,是用来放酒的。”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小的原先住的院子外面的天井里面有一个大的菜窖。还有马厩西边墙角也有一个大菜窖,是前年挖的,但是太靠近马厩了,就一直没用。”

    顾雨绮给春杏一个颜色,春杏会意,迅速的抬起手来在那个老板的后颈部砍了一下,老板哼都没来及哼出声来,就直接被春杏给打晕了。

    “小姐现在怎么办?”春杏忙问道。

    “你去酒窖看看,注意别被人发现,我去找五皇子殿下。”顾雨绮思索了片刻说道。

    云恪是个不太靠谱的,顾雨绮才从他那里出来,什么消息都没得到,此刻她只能想到找云翼帮忙了。他应该会帮自己,不然在客栈大堂,他也没必要替自己解围了,虽然云恪口口声声说是他请的,但是如果云翼自己不乐意的话,以云恪现在的地位,也是万万请不动他的。

    “是。”春杏点了点头。

    “记得无论发现什么,就先不要打草惊蛇,赶紧过来找我,我就在静王那边等你,你直接求见就是了,也不要被人发现了。”顾雨绮叮嘱道。

    “小小姐放心。”春杏眸光闪亮,点了点头。

    主仆二人飞快的走出柴房小院,春杏十分的谨慎,再三的确定没有客栈里面的人,这才带着顾雨绮离开。

    两人兵分两路,春杏去菜窖探查,顾雨绮则去求见云翼。

    云翼也在房里看书,听侍卫说是顾雨绮求见,他倒是笑了起来。“这丫头终于知道来找本王了。”此时的云翼在半个月前才刚刚被封为静王。他命人将顾雨绮带来。

    顾雨绮见过礼之后就索性噗通一下跪了下去,倒将云翼吓了一跳。

    “怎么了?”云翼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放下手里的书,“顾小姐可是担心你的弟弟和妹妹?”

    “是的,臣女的确担心弟弟和妹妹,但是臣女可能发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臣女现在还不敢讲,只等臣女的奴婢一会探查完毕,前来汇报臣女才敢讲。若是臣女说的有错,还请静王殿下先原谅臣女。单如果臣女的奴婢一会探查回来发现了什么的话,还请殿下一定要帮臣女!”顾雨绮规规矩矩的磕了一个头,说道。

    “起来就是了。本王不会怪罪与你。你究竟派你的婢女去查什么了?”静王云翼见顾雨绮一本正经,也不由的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他的手在空中虚扶了一把,示意让顾雨绮起来,但是顾雨绮却是执意跪着,这叫云翼有点哭笑不得。

    “殿下请恕臣女现在不能乱说,只等臣女的婢女回来,一问就知道了。”顾雨绮心里也有点没底,毕竟是她乱猜的,不能作数,一切要等春杏回来再说。

    云翼见她说的谨慎又神秘,也起了好奇心,他也就随了顾雨绮,不再追问,而是来回的在她的身边踱步,看起来比她还要着急的样子。

    顾雨绮只跪了大概半炷香的时间,就听到静王门口的侍卫说定远侯家的婢女求见。

    静王深深的看了顾雨绮一眼,“让她进来。”

    顾雨绮回头过去,眼巴巴的瞅着门口,不一会,春杏手里捧着一个小坛子快步的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顾雨绮,给了她一个眼神,随后跪了下去,“奴婢见过静王殿下。”

    “不必多礼了,你家小姐说派你去探查,你可查到了什么?”静王敛眉问道。

    “王爷请看这个。”春杏将手里的小坛子呈了上去,静王云翼接过坛子打开一看,一股略带刺?的味道从坛子里发出。“这是什么?”

    “回王爷,这是硝!”春杏说道。“是奴婢奉了我家小姐的命令去了客栈厨房的酒窖之中找到的,不止这一罐,里面半数的酒坛子都已经被换成了这些盛放硝石的坛子!”

    顾雨绮深深的吸了口气,真的与她所料想的相差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