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30艾玛活见鬼了!

    顾怀中和柔然人打了半辈子仗,从一名士兵到定远侯,手里杀死的柔然人不计其数,被柔然人恨之入骨。

    他乍一看到那两名蒙面黑衣人的面容的时候。心就猛的一沉。

    若是顾思阳和顾思雨真的落入了柔然人刺客的手里,只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他努力的稳定着自己的心神,不让自己栽倒,单手扶住了冰冷的树干,对身侧的侍卫说道,“你去给夫人送个信。本侯继续去找。”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人找到。

    他俯身查看了一下那两个死去的黑衣人,他们是死于中毒,身上都中了一种不知名的暗器,伤口已经发黑,但是暗器却是被人取出了,无从分辨是什么。只是从伤口上看似乎是一种飞针。若不是伤口出黑紫了一大片,很难发现针眼的位置。

    两名侍卫得了顾怀中的命令,飞奔回了客栈,将刚才的见闻说给了梁氏听。

    顾雨绮也在。梁氏并没有回避她,顾雨绮越听眉头就越是深深的蹙起。

    上一世她并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这叫她着实的感觉到奇怪,难道因为她的重生。完全的改变了原本应该发生的事情,而让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她努力的回想着上一世的经历。

    柔然大败之后,的确是贼心不死,沉寂几年再度南下,所以杜夏才有了建功立业的机会,但是当时她在京城并没有听闻有柔然此刻公然掳掠大齐贵族的事情,尤其掳走的还是她名义上的弟弟和妹妹。

    现在距离柔然大败才不过一年多点的时间,按说他们还没有完全的休养生息过来,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贸然出手。

    连年与柔然大战,大齐和柔然的消耗均是可以用惨重可言,就连当今的皇帝陛下都曾被柔然掳走过,好在自己那个便宜渣爹将他救了出来,所以才得了一个侯爵。

    难道真的是柔然针对侯府做出的绑架行为?状池妖血。

    表面上是说的过去,毕竟柔然人在大齐最恨的就是顾雨绮的外祖父和父亲了,外祖父驻守边关二十年,让柔然铁骑不得南下。外祖父死后,梁家军虽然烟消云散了,但是顾怀中却又驻守了五年,坏了柔然无数的好事,这种就属于国仇家恨一起来了,按说柔然派人来绑架顾怀中的子女也是说的过去。

    但是顾雨绮总觉得有点奇奇怪怪的,具体哪里奇怪,她暂时也说不出来。

    梁氏并非一般的贵女,毕竟是出身将门的,遇到这种事情先开始是乱了一下,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

    她思虑了片刻,命春杏取来了纸笔写了一封信,交到赵武的手里,让他找一个可靠的家丁马上送回京城,交给李嬷嬷。

    顾雨绮也顾不上看信上写的是什么,她现在在纠结要不要去找云恪。

    云恪救她的时候,她虽然看不到但是能听到是云恪用什么将那两个人打伤了。赵武回来说那两个黑衣人已经中毒身亡,莫不就是因为云恪所发的暗器?按照上一辈子云恪的性格,他多半会去查看一下的,赵武也说树林有打斗的痕迹,若是和那两个黑衣人打斗的人是云恪的话,没准他会发现了点什么事情。

    顾思阳和顾思雨是跟着自己的母亲出来弄丢的,若是被柳氏晓得,不知道要胡搅蛮缠成什么样子,不管怎么说,当务之急都是要先找到失踪的弟弟和妹妹。

    不过。。。。。。要让顾雨绮主动去找云恪,她真的有点迈不开那个腿。

    顾雨绮咬牙切齿的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这才和梁氏说道,“娘,您先别着急,爹爹已经在找了。大弟和三妹不像是无福之人,应该会逢凶化吉。”上一世她死之前,顾思阳已经当上了定远侯,至于顾思雨也嫁的很好。不过她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她也就不得而知了。

    “不行,娘还是放心不下。阿囡,你和春杏就在客栈,哪里都不要去。这里守卫森严,还有两位皇子坐镇,相信那些柔然人不敢前来。娘出去寻一下你父亲。”梁氏还是忍不住站起来对顾雨绮说道。

    春杏的武功不低,来一两个柔然人,只要不是顶尖的高手,她应该都能应付,况且定远侯府丢了孩子的事情已经传了出去了,客栈里面住的都是京城的贵胄,都带有家丁和护卫,现在都已经全部戒备起来,外面的衙役也是将客栈已经围的水泄不通,柔然人纵然胆子再大,也不敢现在来犯。

    “是,娘一切小心。”顾雨绮巴不得现在梁氏出去一下,好让她有机会溜去找云恪,所以也不挽留,只是福了一下。梁氏身边带着从江南带来的侍卫,那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只要她不走远,也是安全的,不过顾雨绮还是不放心,“娘,您出去时间不要长了。”她扯住了梁氏的衣摆,摆出了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

    梁氏心底一软,俯身摸了摸顾雨绮的头,“放心,娘只是出去看看,马上就回来。你和春杏一起,不要害怕。”

    “恩。”顾雨绮故意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她不害怕,她越是这样,梁氏就越不会在外面逗留太长的时间,发生危险的可能性就越小。

    她目送着梁氏出了房门,这才对春杏说道,“春杏姐姐,我有件事情要求你。”

    春杏不明的看着顾雨绮问道,“小小姐有话自吩咐就是了,哪里用的求字啊。”

    “我有事要去找一个人,还请春杏姐姐陪我一起去,但是不要告诉我娘可好?”顾雨绮拉住春杏的手摇晃道。

    春杏展颜一笑,“那要看小小姐找的是什么人了?”她很喜欢顾雨绮,尤其是她落水之后,简直变了一个人一样,对她们几个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更是彬彬有礼,尊敬的很,这叫春杏她们几个都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所以顾雨绮提出来的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的,她们都会答应。

    “我想去找一下七皇子云恪。”顾雨绮压低了声音在春杏的耳边说道,“可是又不想被别人知道。你能不能带我悄悄的潜进去啊。”她的小手指了一下后院。

    春杏一惊,“小小姐为何要找七皇子殿下?”

    “自是有事情要问他。还有一柱香不到的时间,他房门口的侍卫就会换防。”顾雨绮说道,“那屋子前后各有三个暗卫,你来看。”说完她也不管春杏是不是愿意直接拽着她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推开,然后将暗卫的位置指给春杏。

    春杏更是惊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她武功练的很好也没发现原来后面这个屋子竟然还有六名暗卫在潜伏着,经过顾雨绮这么一指,春杏这才注意,那几个地方好似真的隐隐的有人藏匿着。

    “小小姐您是怎么知道的?”春杏瞪大了眼睛问道。

    这个。。。。。上辈子和他纠缠了那么久,怎么会连这些都不知道呢?她那时候为了接近云恪,可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只是她这辈子本是想要远离他的,却不得不一再的和他见面,如今还沦落到要亲自去找他的地步,真是越来越堕落了!

    顾雨绮想到这里就一脸的晦气。

    “你别管了,反正我就是知道。”顾雨绮也懒的和春杏过多的解释,“你能将那六名暗卫弄趴下吗?”

    “难。”春杏看了看那地形,摇了摇头,“奴婢怕是做不到。”

    “那算了。就将门口的侍卫弄倒就是了,不过要是我硬闯他的房间,那六名暗卫出手的话,只怕我有点吃不太消。”顾雨绮摸了摸下巴说道。

    “小姐为何不去光明正大的求见呢?”春杏不解的问道。

    啊?顾雨绮一怔,随后就是一阵失笑。。。。。自己这都是什么心态。为什么一遇到云恪脑子就是一团的浆糊呢。她的确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求见,不过第二天只怕又会传出什么闲话就是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有闲话就有闲话吧。

    “那就光明正大的去求见。”顾雨绮朝着春杏扮了一个鬼脸,然后拉着春杏的手走下了楼梯。

    这时候客栈里面的人多半都已经用过膳各自在房里歇下了,定远侯府上丢了孩子,其他各府都关紧的房门,小心的守护着,自是没什么人在外面走动。

    这样倒是帮了顾雨绮的忙,她和春杏一路走下去,除了巡逻的衙役之外,没遇到其他的人。

    顾雨绮和春杏来到后院,在门口就被侍卫给拦下,春杏上前去说明了情况,那侍卫进去请示,没多久就走了出来,对顾雨绮说道,“七皇子殿下有请,不过这位姑娘却是不能进去。殿下说只让顾家小姐一人进去。”

    春杏的眉头蹙了起来,夫人叮嘱过她不让她离开顾雨绮。不过,在七皇子殿下身边,小小姐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顾雨绮也给了春杏一个安慰的眼神,让她在这里等着,自己则走了进去。

    后院中间被一座假山和花墙隔开,一边住着云翼,一边住着云恪,侍卫带着顾雨绮来到左边的一个屋子,朝里面回报了,顾雨绮就听到了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进来吧。”

    顾雨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她以为自己会慌,会乱,却没想到这一次她竟然平静的很,还有什么好慌的?云恪也是重生的,她什么底细他都清楚明了,在他的面前也无需再假装什么了。

    这倒是好了,顾雨绮本以为自己无法面对云恪,原来真的到了心死的时候,就已经无所畏惧了。

    云恪还穿着之前的那件黑色的长袍,只是头上的金冠已经取下,墨发在烛火的映照之下闪动着如同黑色丝缎一样的幽光,更衬的他肤白胜雪,眉目清冷。顾雨绮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放下了手里的书,闲适的靠在一张铺了兽皮的太师椅里,他单手撑在扶手上,撑着自己的头,歪着脸看着顾雨绮。

    那个小小的人儿果然自己先忍不住找来了,比他预计的时间还短了一点。

    她已经换过了一身衣裳,还是鲜艳跳脱的红色,云恪见过无数女人穿过红色的衣衫,但是没有哪一个能将那种颜色演绎的比顾雨绮还要淋漓尽致,鲜活热烈,即便现在她还小,那颜色还是将她衬托的可爱之中带着难以言表的明艳。

    “见过七皇子殿下。”顾雨绮按照规矩行礼,屈膝低头。

    呃,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坐在太师椅上的人竟是一声也不吭,就任由她这样屈膝半蹲着。顾雨绮现在天天习武,别说是半蹲这一会时间了,就是扎马步一个时辰都不会脸红心跳。

    “见过七皇子殿下。”若是没事,她还可以和他耗下去,可是现在她可耗不起,她只能朗声再说了一遍。

    依然是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都什么时候了,还闹!顾雨绮这下真的怒了,“见过七皇子殿下,臣女顾雨绮有事相问,还请殿下以实相告!”她飞快的说完,随后抬起头用晶亮的眸子瞪着依然保持之前姿势不动的云恪。

    “起来吧。”云恪这才缓缓的动了一下嘴唇,清冷的说道。“顾家小姐这么晚前来是为了何事啊?”

    装!就知道装!

    “七皇子殿下,臣女想问那两名黑衣人是不是死在殿下的手里,殿下追过去之后是否和他们打斗过,他们是不是真的是柔然人,用的是柔然的兵器和武功吗?”顾雨绮连珠炮一样的急问道。

    云恪抬起修长的手指拉起了自己散落在肩头的一缕发丝就这么绕在手指上玩弄着,似笑非笑的看着顾雨绮,却是又不开口了。

    顾雨绮真的很想去一脚踹飞云恪,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这幅样子,不知道这边已经急的火烧眉毛了吗?

    要不是考虑到两个人的武力值差太多,他身边还有六名暗卫在潜伏着,顾雨绮真的要一脚蹬过去了。

    “什么黑衣人?”云恪一抬眉,淡淡的问道。

    我去!!!你真好意思!

    “就是刚才在城隍庙里,殿下打跑的那两个。”顾雨绮急道。

    “哦?有吗?”云恪一歪头,依然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头发。

    你妹啊!

    “难道殿下得了健忘症?”顾雨绮这下也失了耐心,口气差了起来。

    “何为健忘症?”云恪依然是那副死样子,目光炯炯的看着顾雨绮。

    “殿下,臣女的弟妹都已经不见了,那两个黑衣人也想掳走臣女,是殿下打跑了那两个黑衣人救下了臣女,既然殿下能救臣女一次,臣女斗胆问殿下的问题还请殿下据实以告。”顾雨绮上前了两步,直视着云恪说道。

    云恪的心头淡了一下,她居然在直视着及的双眸,她之前一直在躲闪着,可现在却好像再也不惧怕他了。

    他有点高兴,却也有点失落,她离他这么近,只要一勾手就能将她重新揽入怀里,只是之前在井边他没这么做,现在他也不准备这么做。重活一世,他依然要重新登上那个位置,即便有些事情已经和原来有了很大的差别。

    至于顾雨绮,上一世在她死后,他的确挂念了她很多年,在确定她也和自己一样带着前世的记忆的时候,他思量过很久,是不是也要如同上一世一样疏离她,不过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回不到上一世那种心情了。

    顺其自然吧。他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忍不住会多关注她一下。

    “你也知道是被我所救。”云恪淡淡的说道,“那似乎你忘记了什么事情?”

    啊?顾雨绮一怔,她忘记什么事情了?

    见顾雨绮傻呆呆的看着他,嫣红的小嘴微微的张开,云恪的心情似乎在瞬间又有点转好,她不张牙舞爪的时候也蛮可爱的。

    “既然连声道谢都不会说,那我也无需回答你的问题。”云恪手一扬,“你走吧。”他微微的侧过头去。

    这傻女人!真是又蠢又笨!活该上辈子自己烧死自己!

    “别!”顾雨绮习惯性的扑过去抱住了他的手臂,急道。“我话还没说完呢。先别赶我出去。”

    话一出口,房里的两个人均怔住了。

    上一世。。。。似乎她经常这么做,云恪微微的垂眸看着自己被她抱住的手臂,目光幽暗,每每自己不耐的撵她出去,她都会这样死死的抱住自己的手臂。只是现在的她还小,如同一个小狗一样吊在他的手臂上。

    我去!习惯了!顾雨绮一抱住他手臂之后怔了一下,随后和被烫了一样忙不迭的将他的手臂丢开。

    “算了。你不愿意回答也是你的权利。你也没义务和我说那些。”顾雨绮慌忙的后退了两步,站定自己的身体,屈膝再度行了一礼,“臣女叨扰殿下休息,多谢殿下的救命之恩,臣女想着殿下大人大量,高风亮节,也不会找臣女要什么报答的,所以臣女就此别过了。”说完她就要起身离开。

    就这么走了?前世可不是这样的。

    云恪的心一空,觉得自己的胸口似乎又有点不舒服了。

    不是要缠着自己听完她所有的话,一定要缠着自己得到答案吗?这么快就放弃了?大人大量?高风亮节?她以为随便说两句,自己就不会找她索要报答了吗?

    真的是好笑了,也不看看她对上的是谁。

    眼看着她的手就要碰触到门闩了,云恪忽然低吼了一句“站住!”

    顾雨绮一缩脖子,下意识的回头,却见云恪的黑眸之中闪动着暗潮,糟糕,他这是要生气了!

    大爷的,现在不跑还等何时!

    顾雨绮心里懊悔,早就知道他是那种小气到爆,又睚眦必报的男人,为啥还要过来招惹他!真的是大脑进水的节奏。

    顾雨绮决定间歇性的失聪,想要拉开门闩跑出去,云翼就在隔壁,他总不能惊动云翼吧。

    他应该是不想之前救过自己的事情被其他人知道,否则他也不会在其他人赶来之前就跑掉了。

    顾雨绮距离成功还差一小步的时候,云恪的身影已经闪到饿了顾雨绮的身边,他用近乎让顾雨绮眼花缭乱的速度将已经被打开一半的房门再度阖上,落闩,然后拽着顾雨绮的后衣领,生生的将她拎回了房间中央。

    我去,腿长欺负腿短是吗!你等着!顾雨绮的小短腿够不到地,只能无助的在空中乱晃着。

    “想走?”云恪将顾雨绮按在了自己先前做的椅子上,随后俯下身子用双臂分别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将顾雨绮禁锢在椅子中央,怒视着她,“哪里有那么多便宜的事情!”

    招惹了他就能一走了之的人绝对不可能是顾雨绮。

    “七皇子殿下不要那么生气好不好?”顾雨绮知道是跑不掉了,索性换了一种哀求的语气,用十岁小孩子惯有的软软糯糯的声音,然后忽闪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云恪,没错,她就是在卖萌。

    心底已经恶心到要吐了,可是现在依然要装出一副大眼萝莉的萌态,顾雨绮已经有种想要吐血三斤的感觉,她活了一把年纪了,容易吗。。。。。

    这女人变脸变的比翻书还快?她现在还不能算是女人,顶多也就是一个小女孩,可是她的内心依然是上一世那个顾雨绮啊。上一世的顾雨绮会撒娇,会发怒,会朝着自己抛媚眼,会勾引自己,还从没用过这样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自己,一直到她死,她都不曾哀求过自己什么,她上一世骨子里就带着一种骄傲,叫他心烦的骄傲。

    面对这样的顾雨绮,云恪倒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才好了。

    他只有冷哼了一声,“你不是想知道哪些问题的答案吗?我还没说,你跑什么?”他轻咳了一声,有点不自在的说道。

    咦什么情况? 重生之侯府良女:

    顾雨绮在屋里明亮的灯光下竟然惊奇的看到云恪的耳根有点微微的发红。

    她活见鬼了吗?

    云恪居然也会脸红?!!!

    顾雨绮真的很想出去看看外面下的究竟是不是白色的雪,莫不是红色的吧。

    随后她就恍然,原来,这个人是吃软不吃硬的?

    只要曲意的奉承,在他面前放下身段,他就会也跟着软下来?

    不对啊!这不是前一世的云恪吧。这货不会是别人假扮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