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29劫持

    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还下起了雪,雪不大,但是冬夜的寒风却是刺骨的冷。吹的雪花打在脸上生疼。

    春杏怕顾雨绮冷了,不忘从客栈拿了一件鹿皮的披风出来给顾雨绮罩上,客栈有一片空地,现如今已经被各府奴仆们搭起的帐篷给占满了。

    春杏一手牵着顾雨绮,一手为顾雨绮打着伞,还不时的叮嘱怕她摔着,一边挨个帐篷去问有没有见过一对双胞胎兄妹,可惜所问之人均是摇头。

    “对了,大弟喜欢马,会不会去了客栈后面的马厩?”顾雨绮问道。

    “找过了,看马的人说是见过他们。但是三小姐嫌那边味道不好。所以他们玩了一会去来了前面。”春杏急的在雪天差点冒出一脑门子的汗来。她也是不喜欢二公子和三小姐,可若是真的丢了,莫说是良心过不去,柳姨娘那边也交代不过去。不知道要怎么闹自家夫人了。

    “别急别急。”顾雨绮心里也着急,但是现在只能出言安慰着春杏。“你先回去和娘说,先不要声张,问问父亲知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身边有什么人跟着,若是父亲也不知道的话,就叫娘让所有跟来的家丁都出去找。这镇子不大,他们两个虽然顽皮,不过下雪天,应该不会跑的太远。”

    “是。”顾雨绮井井有条的安排让春杏的心也略微定了一定,她行礼道,“那小姐呢?”

    “放心,我认得路,我自去沿着这条路再找找。”顾雨绮手朝前方一指,“若是找不到,我自己会回来的。”

    “可是小姐,这虽然是个镇子,可谁知道会有点什么。二公子和三小姐已经不见了,若是您。”说完她呸呸呸了三下,“瞧奴婢这乌鸦嘴。”

    “你自管去回了娘就是了。我保证不会走丢。”顾雨绮拍了拍春杏的手背。“伞给我就是了,这镇子到处都有风灯照亮,我不会迷路的。哎呀,别磨蹭了,赶紧去。”

    春杏知道顾雨绮是个聪明的,也知道找二公子和三小姐这事要紧,于是又叮嘱了顾雨绮几句,这才快步的走入客栈之内。

    顾雨绮打着伞,朝着自己指的路走去,她记得这条路的尽头有一个城隍庙。

    这一路上顾雨绮都没遇到什么镇子上的人,家家户户都关门闭户的,倒是有不少县里调来的衙役来回的巡逻,以保证这些京城里来的贵胄们的安全。顾雨绮少不得也和他们打听,他们见顾雨绮生的漂亮,又是衣着华丽,所以都恭敬的回话,可惜没人见过顾思阳兄妹两个。奇怪了!这大活人能被平白的弄没了?到客栈的时候还见顾思阳和顾思雨两个打打闹闹的。她一直走到路的尽头,那城隍庙果然还在,只是和她记忆之中的不一样,上一世这城隍庙是重新翻建过的,虽然不能用金碧辉煌来形容,但是也算是雕梁画栋,可是现在这庙在风雪之中破败不堪,有一种摇摇欲坠的颓势。

    “顾思阳,顾思雨,你们在不在里面?”顾雨绮在庙外喊了一声,里面黑压压的一片,悄无声息,只有夜间的寒风从那些残破的窗棱之间吹过发出略带尖锐的啸声,不免叫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要顽皮了,你们若是在里面就赶紧出来!”顾雨绮在外面又叫了一声,还是没人应。顾思阳和顾思雨的胆子应该没有那么大,敢摸进那黑漆漆的庙里。

    顾雨绮又等了一会,刚要举步离开,就听到里面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呜呜声,声音很小,在呼啸的寒风之中几不可闻,若不是顾雨绮屏息静气的仔细听,只怕都听不到。

    “顾思阳?是不是你?”顾雨绮也顾不得许多,拎起了裙摆一脚跨过了到她小腿肚子那么高的门槛。

    声音似乎是从庙后面的院子里发出来的。

    顾雨绮想到之前她来这里的时候,这庙后面有一个很大的放生池,放生池外有一座假山,假山后是一口很大的井。

    那井却是枯的,她那时候好奇还研究了一下,为什么放生池里有水,反而井里没水呢。

    顾思阳和顾思雨不会是掉那里面了吧。

    庙里很黑,外面风灯的亮光只能照亮前大殿的前半部,今夜是个风雪之夜,没有月光和星光,所有庙的后半部真的是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顾雨绮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凭着之前对这里的记忆走,跌跌撞撞的,时不时的会撞到一些散落在庙里的杂物,磕的她膝盖和腿生痛。

    “顾思阳,顾思雨!你们究竟在不在里面?”顾雨绮好不容易抹黑走到大殿的后院,又差点被高高的门槛给绊倒,腿短真的是伤不起。不过出了外面,还能凭着街道上的风灯,隐隐约约的看到路了。顾雨绮小心的走过放生池上的小桥,靠近了枯井。

    呜呜呜,这下离的近了,顾雨绮听的清楚了,有人声从那枯井之中传了出来。

    顾雨绮心里也有点毛毛的,不过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过去,“是谁在里面?”微弱的光亮下,那口枯井的入口就好象一个在黑暗中长大了的怪兽嘴巴。

    “呜呜呜!”那声音又传了出来,他是听到了顾雨绮的声音,所以又唤了几声。

    “为何你不说话?”顾雨绮小心翼翼的靠近井边,琢磨着自己要不要探头去看,这风雪之夜,黑漆漆的,万一井里冒出点什么东西,那不是要把人胆子都吓破了。

    就在顾雨绮还在全神贯注考虑要不要靠近井边探头下去看看的时候,就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小心!”

    顾雨绮本能的转头,还没等她看清楚,感觉到一股疾风从自己的头顶压来,还没等她完全反应过来,人就被罩进了一个黑布口袋之中。顾雨绮刚要叫,却被人用手指点了两下,浑身酥麻,竟是动都不能动了,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顾雨绮玩命的挣扎,她看不到外面,却能听的到。

    “胆子还真大。外面那么多官兵巡逻,你们也敢在这里掳人。”接着就是暗器的破空之声,有人闷哼了两声,似乎是被暗器打中。

    我去!这声音清冷之中带着几分讥讽,不是云恪吗?

    接着顾雨绮就被人狠狠的甩在了地上,被罩在黑布口袋里面的她被摔的眼冒金星,不过她感觉到袋口一松,还是忙不迭的从口袋里面爬了出来。

    “走!”黑暗之中,两个黑漆漆的人影见已经失去了先机,暗暗的说了一句,两个人丢下了顾雨绮,均飞身一跃,翻过了城隍庙的后墙。

    “蠢!”隔着黑布袋,传来了云恪的声音。

    你才蠢!你全家都蠢!顾雨绮在肚子里骂道,无奈现在她浑身都动不了,只能在黑布袋子里面挺尸。

    挺能装的!不是说要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吗?云恪的功力比较深厚,所以在黑暗之中眼睛也比顾雨绮的好使。

    他先是走到井边,朝里面看了看,随后扔了一个石子下去,井中的人顿时被他给打到了睡穴,呜呜声嘎然而止。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云恪忍不住骂道,“进这种地方不知道叫人陪着吗?”他上前了两步,取出了火折子,引着,然后蹲在了装着顾雨绮的黑布袋旁边,打开了黑布袋口上系着的绳子。

    若不是刚才他默默的跟了过来,这蠢女人岂不是要被贼人给掳走了!

    布袋被人从外面拉开一个口,然后顾雨绮就觉得有人拎起了布袋一倒,她就好像货物一样被生从袋子里倒了出来,摔的她又是生疼。云恪!你故意的!顾雨绮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在心里不住的抓狂。

    云恪见把顾雨绮给倒了出来,似笑非笑的站了起来,用脚尖踢了踢顾雨绮小腿,“没死吧。”

    你才去死!顾雨绮抬起眸光恶狠狠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黑衣少年。

    “生气了?”云恪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顾雨绮,“我又救了你一次,你说你要怎么报答我?”

    报答你个大头鬼!有多远给老子死多远!顾雨绮在心里叫嚣着,现在她说不出话来,只能拿目光瞪着云恪,此刻她已经被气疯了,竟是连装都懒的装了。

    什么叫又救!哪里来的又!

    云恪似乎看穿了顾雨绮所想一样,只是笑着俯下身子,在顾雨绮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今日可是救了你两次哦。第一次在客栈,你被人质问为何与我独处。”他小声提醒着她。

    难怪云翼会忽然那么说,原来是云恪请求的。这种事情自然是从五皇子的嘴里说出来更有说服力。

    顾雨绮瞪着云恪,眼珠子乱转,示意他给自己解开穴道。

    上辈子,云恪的武功属于深不可测那种的,所以才一直将顾雨绮的那两下子当成花拳绣腿来看。

    他是故意不给自己解开穴道的,这厮太可恶了!

    他说完之后并不着急站直自己的身体,而是近距离的看着顾雨绮,那目光似乎是在描绘着顾雨绮脸上的轮廓,想要将她脸上每一寸都看清看仔细了一样。

    顾雨绮被他看的浑身都发毛,恨不得跳起来给他一拳,偏生又动不了,只能任由他将自己从头到脚看了一个遍,顾雨绮只觉得云恪的目光就好像是毒蛇的蛇信一样叫她心生恐惧。

    原来这死女人真的生的很美,虽然现在还小,不过这眼眉,这脸蛋,这嘴唇。。。。眼前的小人儿目光冒着火,在火折子跳动的火焰之中,竟是异常的鲜活生动,让他想起了前一世她在火光之中的倾城一舞。

    心好似被什么骤然抓住一般,紧紧的一缩,就如同刚才他见到那两个黑衣人用布袋将她罩住想要劫走的时候一样。他竟是想都没想就要将她救下来。若是别人,他应该悄悄的跟随在后面,一举查出背后真相才是,至于被掳走人的死活,似乎与他没什么特别大的干系,倒是这些人居然敢在满镇都是朝中权贵的情况下面掳人,倒是有几分的胆色,值得一查,他真是冲动了啊!

    “你欠我的。我会慢慢讨回来的。”云恪忽然缓缓的一笑,宛若夜晚初绽的昙花一般,短暂而绚丽,动人心魄。他抬起手指在顾雨绮的眉心轻轻的一点,“你给我好好记得。”

    她可是欠了他很多很多,哪怕别的不算,就算只有上一世几十年的魂牵梦萦,也够她好好的还上一阵子的。

    待他站直了身体,脸上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清冷,他听到庙外传来的脚步声,先是用石子解开了井中人的睡穴,随后飞身一跃,将自己的身影隐匿在夜色的黑暗之中,若不是地上积雪之中还留有他浅浅的脚印和他留下的火折子,顾雨绮都觉得他似乎从没出现过一样。

    庙外传来了春杏的呼喊声,顾雨绮心念一动,忍不住又要破口大骂云恪,走也不知道帮她解开穴道!这是要闹那样啊!

    她又动弹不得,回应不了春杏的声音,急得连抓耳挠腮都不行,不免又将云恪从头到脚的骂了一顿。状系坑号。

    倒是井里的那位又开始呜呜呜的努力求救,那声音虽然小,不过还是起了一些作用,春杏显然是听到了那声音,打着灯笼找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还有梁怀玉和两名从江南带来的侍卫。

    一见顾雨绮倒在井边,梁怀玉吓的差点要晕过去,她忙扑到顾雨绮的身侧,将顾雨绮扶了起来,上下检查了她一番,急切的问道,“阿囡你怎么了?”

    “好象小姐被人点穴了。”春杏看的分明,抬手在顾雨绮身上点了两下,顾雨绮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娘我没事,快找人看看井里有什么。”

    春杏马上叫那两名侍卫照着亮光,去探查那枯井,梁氏则拉着顾雨绮,又想呵斥她,又不忍心,外面脚步声更多,她本是想问为何顾雨绮会倒在这里,旁边还有一个黑布袋子,更是被人点了穴道。不过怕人多嘴杂的,再胡乱传点什么出去又是不好,只能暂时的忍下了,她已经检查过了,顾雨绮除了衣服上有点脏以外,没有别的损伤,就连衣服都没有任何的破损,她用最快的速度将顾雨绮凌乱的头发理顺,不让别人看出一点端倪。

    “回夫人,井里的是咱们府上的家丁。”春杏已经看了井里,大吃了一惊,叫那两名侍卫将人弄上来,她则过来回禀。

    这时候顾怀中也一脸急色的领着一些府上的家丁和侍卫过来,还没进来,就在门外嚷嚷着,“夫人,春杏,可找到思阳和思雨了没?”

    梁氏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巴掌,当初是他大言不惭的说要自己照看这思阳和思雨,不外乎柳氏在他的耳边吹了风,怕的不就是自己照顾不好那两个孩子吗?让那两个孩子暗地里受委屈了!好啊,他要带,就让他带,自己落个清闲,那倒是把孩子给带到哪里去了!

    如今思阳思雨不见了,就连顾雨绮都失踪了片刻,他倒好,大呼小叫的,进来也不问问顾雨绮找到没有,却只问顾思阳和顾思雨,难道在他的眼中,只有那两个孩子是他亲生的,顾雨绮就是捡来的吗?

    见母亲的美眸之中蕴满了怒气,顾雨绮忙牵住了梁氏的手,“娘,还是先找顾思阳和顾思雨要紧。”

    现在不是和顾怀中生气的时候。梁氏抢在其他人进来之前将那黑布袋子卷了藏了起来。

    顾怀中不消片刻也带着人进到这里,人多力量大,一会就将井底的家丁给弄了出来,却见他被五花大绑着,嘴里还塞着布巾,所以他在井底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二公子和三小姐呢?”顾怀中这下是真的急了,一脚将那可怜兮兮的家丁给踹翻在地上,“本侯叫你跟着他们,你是怎么跟的!”

    那家丁真的是要冤枉死了,被踹的气都快上不来了,还是捂着胸口,急急的说道,“二公子和三小姐跑来这里,非要进来看,小的也没办法,只能跟着他们进来,可谁知道一进来就被人给打晕了,还绑了扔到那井里,若不是大小姐找过来,小的只怕今天就要冻死在这里了。”

    “你来的时候可见过你弟弟和妹妹?”顾怀中这才想起了顾雨绮,忙问道。

    顾雨绮摇了摇头,“女儿没看到。”

    “对了,大小姐过来的时候,小的好象听到打斗的声音。”那家丁补了一句。“小的怕极了,就晕了过去,等小的醒来的时候,春杏姐已经带人寻了过来,小的这才继续挣扎着求救。”他哪里是吓晕的,他是被云恪给弄晕的,顾雨绮没好意思说。

    “啊?”顾怀中一怔,“你也被人袭击了?”

    这个。。。。。顾雨绮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才好,眼见着外面来的人越来越多,她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面说是云恪救了她,打跑了两个黑衣蒙面人。她已经在客栈里面被人质问过一次为何会和云恪单独在公主别院相处,才被云翼给洗白,这若是照实说了,免不了又要被人起疑心。

    “父亲,能不能回去再说?”顾雨绮小声说道。“你先派人沿着这院墙外的足迹追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那两个想要掳走女儿的人应该是受伤了。”不然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计划仓皇溜走。

    那时候顾雨绮虽然看不到也动不了,但是她听到两个黑衣人说了句撤,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痛苦,应该是云恪用什么暗器打中了他们。

    梁氏马上叫自己从江南带来的两名侍卫追出去,顾怀中带来的人她可信不过了。顾怀中也翻墙追了出去。

    “先回客栈。”梁氏怕外面人进来,横生枝节,于是当机立断的说道。

    她带着顾雨绮和春杏从破庙走出来的时候,街上已经有各府的家丁和护卫开始帮着顾怀中寻人了,小镇如同沸腾了一样,闹哄哄的,其中还有云翼和云恪带来的侍卫,一时之间鱼龙混杂。

    回到客栈的房间之后,顾雨绮这才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但是她没说救她的人是云恪,只是说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他打跑了劫持她的人就朝外面追了出去,随后梁氏和春杏就找来了。

    这。。。。。。竟然敢在这个时候掳人,这人贩子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母亲莫要着急。”顾雨绮仔细的想了想,“女儿觉得这件事情很是蹊跷。”

    “怎么个蹊跷法?”梁氏问道。

    “他们怎么会知道大弟和三妹会去那破庙里面?难道他们是专门在那里等候着的吗?”顾雨绮在回客栈的路上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还有抓自己的人显然是已经准备好了的,只等机会就下手,似乎都是针对他们姐弟三人,而不是其他府上的公子小姐,若是一般的拍花子的人贩子,别说在这么多王公贵族面前不敢行动,就算敢,怎么会目的性这么强,哪里有那么多凑巧的事情,抓的人都是定远侯府的?

    “父亲可曾得罪过什么人?”顾雨绮问道。

    “你是说这是针对咱们府上的?”梁怀玉皱着眉头说完,仔细的想了一下,却是什么头绪也没有。

    顾怀中是朝中新贵,即便是得罪了朝中什么其他的贵胄,也不至于到了要掳走他所有子女这么严重的地步。 百度嫂索@ —重生之侯府良女

    如果不是朝中之人所为,那会是谁?

    梁氏一边替顾雨绮换着衣衫,重新梳洗一边苦思冥想。顾雨绮也在想,所以一时间房间里倒是安静了下来。

    顾雨绮在外面冻了一会,手脚都是冰冷的,梁氏又命人去拿点热的吃食过来。

    顾怀中和府上的两名侍卫翻过城隍庙的后墙,的确是在雪地上发现了三排足迹,倒真如顾雨绮所说的那样。

    顾怀中大喜,带着人沿着足迹追了出去,直到追到了镇子之外的山脚下,那些脚印变的乱成了一团,似乎还有过打斗的痕迹。

    顾怀中他们放慢脚步仔细的分辨着脚印,见那脚印一路进到了山边的树林之中。

    等他们进到树林之后,赫然见到两名黑衣蒙面人一动不动,衣衫褴褛的倒在一棵大树之下,顾怀中上前查看,他们却是没了呼吸,已经死了,顾怀中拉下了他们的面巾,就着侍卫们递过来火把的亮光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气,“柔然人!”他失声惊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