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28人丢了?

    顾思阳和顾思雨虽然比顾雨绮母女先到京城,却是第一次参加如此声势浩大的活动,两个孩子在马车里哪里坐的住,不住的朝外张望。也不惧外面天寒地冻的。顾怀中骑在马上看着自己家孩子的笑脸,心里也是高兴,可惜柳氏不能来,不然一家倒也和乐了。

    他心里想的美,顾雨绮和梁氏这边就沉静很多。

    “阿囡可是哪里不舒服了?”梁氏觉得顾雨绮的手有点凉,将自己的暖炉放到女儿的怀里。

    “娘。”顾雨绮索性扑到梁氏的怀里,用手环住了她的纤腰,“娘有没有想过我们将来怎么办?”她抬起小脸看着梁氏问道。状讨协号。

    “将来啊?”梁氏就势将顾雨绮揽入怀里,用自己身上的鹤氅盖住女儿娇小的身躯,脸上露出了安详静谧的笑容,“将来娘就指望着你能嫁一个好的夫婿。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将来等你再有了孩子,娘帮你带着,娘也就不想其他的了。”她的美眸之中划过一丝淡淡的哀伤。

    “那如果我将来不想嫁人只想陪着娘呢?”顾雨绮试探的问道。“我不想离开你。”

    梁氏呵呵的一笑,抬起指尖刮了一下顾雨绮的鼻尖。宠溺的说道,“你现在还小,自然是不想离开娘。等你长大了,见到俊俏的少年郎就不会再这么想了。你终归是要嫁人的。放心。娘一定给你选一个俊美可靠的。”当然也要家世好,不然女儿嫁过去那就是遭罪。只是后半句梁氏没说出来。

    “娘当年觉得爹爹不也是俊美可靠的吗?”顾雨绮又试探的问了一句。

    梁氏的笑容僵了一下,美眸之中蒙上了一层阴霾,“是啊,”她长叹一声,下意识的朝车外看去,隔着马车的碧纱窗,可以影影绰绰的看到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男子,他的侧影近乎完美,却和当年她在江南初见的那英俊少年的身影怎么也重合不起来了。“不过娘不会让阿囡重走娘的老路的。”梁氏默默的在心底叹了一口气,随后勉强的一笑。

    “娘,又怎么能保证替女儿选的人就真的可靠呢?”顾雨绮再度开口问道,“就如娘一样,明明心里不甘,却总是忍着憋着。我将来若是也嫁了一个男子,负我。欺我,我也要忍着让着吗?凭什么?我若是将来遇到一个负心汉,必是离他远远的,他自过他的去,我过我的逍遥日子,与其整日忍着,倒不如一次解决来的轻快。”

    “你这孩子,哪里来的那么奇怪的念头。”梁氏的眼皮一跳,“可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杂书?”她的声音有点严厉起来。陈翰林乃是当时鸿儒,自是不会灌输奇奇怪怪的东西给顾雨绮,这丫头过目不忘,天赋异禀,莫不是自己去顾怀中的书房看了什么不合礼教的书才会有这种叛逆的念头?

    “娘。我是认真的。”顾雨绮想说这些话很久了,这些日子她起早贪黑的习武读书,研习九州志,为的就是将来能带着梁氏离开侯府海阔天空。“娘,您看,若是将来我们能自己养活自己,为何要困在一方侯府里面,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我们可以去周游列国,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母亲,若是女儿长大了想带你踏遍九州山水,看长河落日,品风清云卷,你可愿意?”

    梁氏被顾雨绮的话惊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口才好,踏遍九州山水,看长河落日,品风清云卷,那是一幅怎样壮丽的画面。光是想一想就已经让人神往了,这段话居然是出自一个只有十岁的少女口中,梁氏惊讶的看着顾雨绮的双眼,少女的眸光坚定悠远,透过女儿的目光,她小小的身躯之中竟是装着如此宽阔的一颗心。

    “娘,你若不愿意,女儿不提就是了。”见梁氏瞪着自己,目光明暗不定,顾雨绮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还是依进了梁氏的怀中,如同乖巧的小猫一样,“若是娘真的只是希望女儿将来嫁一个好夫君,女儿就听娘的。总之,娘你怎么开心,女儿就会怎么做。”

    抱住女儿小小的身躯,听着女儿软软糯糯的话语,梁氏只觉得眼底一涩,她虽失了顾怀中的心,可是却又如此乖巧的女儿。

    顾雨绮不再开口,但是刚才那番话却深深的烙印在梁氏的心间。

    她并非世家里面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她年轻时候的足迹就踏遍江南各地,她明白那时候的自己是何等的自由和快乐。

    女儿这种性子约莫就是源自于她,真的要将她拘谨在世家的高墙大院之中吗?

    梁氏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对顾雨绮是不是真的就是最好的。

    马车依然沿着官道继续前行,顾怀中在车外自是听不到车内母女的谈话。到了黄昏时分,马车来到了顾怀中预先定下的客栈。

    客栈门口已经停满了各府的马车,这个仅仅只有两条街道的小小镇子被挤的水泄不通,每年到这个时候,小镇里面都会在四处悬挂起风灯,将小镇里面的仅有的两条路照的如同白昼一样。

    顾怀中在安顿下府里众人之后自是下楼去和众位同僚寒暄,那客栈的大堂里面热闹的好像过年。各府的夫人和公子小姐们在这会儿也不用过多的避讳,是以每年的冬猎节之后都会促成一些儿女亲事,这也是朝中大臣们愿意看到的。毕竟能携带家眷参加冬猎节的,都是在皇上面前有点脸面的,能结成儿女亲家,对彼此都是一种助力。

    待到开膳的时间,梁氏才带着顾雨绮下了楼来,顾思阳和顾思雨早就耐不住自己跑下去各自玩耍了。

    难得被放出来,顾怀中也不想过多约束那兄妹两个,只是叮嘱不要跑远了,让家丁跟着,就随他们去疯了。

    梁氏带着顾雨绮和相识的夫人们一一的打过招呼,这才在桌边坐下。

    顾雨绮一直亦步亦趋的跟着梁氏,却总觉得在场众人的目光朝她身上飘,她已经很努力的掩饰自己,就差有件什么可以变透明的披风披上,将自己变成隐形人。

    七皇子殿下手里有一把扇子,虽然是隆冬时节,他也常拿在手里,扇面上的诗据说就是这位侯府的嫡小姐所作。七皇子那么清冷的一个人,却也对顾雨绮的诗爱不释手,再加上陈翰林时不时拿自己这个女徒弟出来说,顾雨绮现在想不出名都难。公主别院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但是各府的夫人们回去私下还是会谈论,这叫顾雨绮更加不可能当隐形人了。

    长公主府也传出话来,她分别送了张宛仪和顾雨绮一人一块公主府玉佩,准她们随时出入公主府。张宛仪自是闲不住的,病一好就迫不及待的戴着玉佩到处显摆,而这顾雨绮却是一个月连个门都不出。相比之下,自然是要关注顾雨绮多一些。

    如今她随着梁氏出现在众人眼中,发挽双寰,身上穿着鲜红色的孺裙,脖子上带着一个做工精美的金包翡翠长命锁,腰间只挂了一个小巧的蝴蝶形香囊,和一个白玉雕成的小兔坠子,却是不见那公主府里的玉佩。

    众位夫人们这么一瞧,却也都觉得顾雨绮比张宛仪要顺眼多了。毕竟人家不显摆,不像那张府的小姐,生怕全天下人不知道她得了公主的青眼一样。

    嫉妒之心人皆有之,顾雨绮这般低调,自然将张宛仪的高调衬托的有点叫人眼烦。

    好在张宛仪不在这个客栈,顾雨绮看了看四周,这才松了一口气。

    “哎呦,这不是定远侯夫人和府上的大小姐吗?”顾雨绮才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大堂的西边传来一声怪笑。

    梁氏和顾雨绮都转头看了过去,打西面的桌子边站起了一位夫人,身上穿着翠绿色的直袄,下面是白色的石榴裙,手里拿着一个镶红宝石的铜刻莲花手炉,她那桌子边还坐着两名妙龄少女和一名中年男子,真是巧了,赵侍郎一家,赵夫人和赵枝娴赵枝月都在,站起来这位不就是赵夫人吗?

    “赵夫人。”梁怀玉微微的一颔首,表面在笑,心底却是不喜,这女人还敢送上门来,只是现在人太多,她现在又是侯府夫人,自是不方便动手揍她。若是照着她年轻时候的心性,早就将她按在地上胖揍一顿了!还是年轻时候好!

    顾雨绮也颔首行礼,眼底却是压不住的笑,因为她感觉到自己母亲握住自己的手一紧,知道母亲对她的气还没消掉。

    “一个月不见,这顾小姐出落的越来越好看了,也不怪七皇子殿下对顾小姐是惦念不忘呢。”赵夫人笑着用一种戏虐的声调说道。

    梁氏的脸色一沉,“赵夫人莫要乱说。小女与七皇子殿下只是在公主别院见过,又哪里来的念念不忘?”

    那赵夫人说的刻薄,若非私相授受,又哪里来的惦念不忘。

    顾雨绮才不过十岁,若是真的落这个一个坏名声,还了得?

    顾雨绮却是在心底暗骂了一句蠢货。

    云恪那家伙或许现在他们还没领教过他的厉害,可是顾雨绮上辈子却是最了解他的人了。这个人现在只是皇子,还收敛着手段,但是那心性却是狠辣冰寒,睚眦必报的。

    赵夫人踩自己就算了,若是拉上云恪垫背,被传入云恪的耳朵里,都不用自己动手,云恪就能将她收拾了。

    “七皇子殿下天天拿着一把扇子。”赵夫人看了看四周,见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心底得意,不由掩嘴笑道,“那可是人尽皆知啊。扇子上所题诗句不就是顾大小姐所作的?若是七皇子殿下无意,又怎么会天天的拿着呢?”说完她朝周围的贵妇和大人们一挤弄眼儿。

    在场的大人们和贵妇均笑而不语,心底所想却是千差万别,不过大家都是精明人,知道这赵夫人是故意去招惹顾雨绮。

    顾雨绮才名在外,也给自己招了不少妒忌,大家都不说话也都是本着一个看热闹的心。

    赵夫人自是要为自己找回点场子,上次在公主府她吃了一个大亏,羞的她一个月都不敢出门,就是想着怎么能当着大庭广众的面羞辱顾雨绮一顿才好,老天垂怜,这就遇到了。

    “若是只是拿一把提着诗的扇子就是对我惦念不忘,那赵夫人可是对您家的裁缝也惦念不忘呢?”顾雨绮淡淡的扫了赵夫人一眼,轻巧的笑道。“不然您怎么总穿着你家裁缝做的衣衫呢?”

    顾雨绮显然是在胡搅蛮缠,偏生她说的却也有那一点道理,叫众人一时间也挑不出她什么错来,可不就是这个理吗?

    拿着一把扇子就是惦念不忘,那天天穿着人家做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已经有年轻的公子忍不住要击掌说一个“妙”字了,辩之一道,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其他的大人们毕竟是在朝堂上的人物,只是觉得顾雨绮确实如陈翰林说的那般思维敏捷,却是有点歪理。

    “你这丫头,当着这么多长辈大人的面,胡说什么?”赵夫人的脸色一变,又被顾雨绮这个小丫头片子给坑了,忍不住叉腰骂道,“你可知诋毁朝廷命妇是何等的罪责!”

    “你也知道自己是朝廷命妇啊。”顾雨绮歪头眨了一下眼睛,“身为朝廷命妇,当为世间妇人的之表率,行正,言谨,仪容端庄。”她拿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赵夫人,“夫人现在掐腰的样子与市井泼妇有和区别?”说完她顿了顿,随后一点头,“恩,还是有区别的!您活像一个双耳的茶杯啊。”

    赵夫人比较富态,双手这么一叉腰,可不就是活脱的一个双耳茶杯吗?

    在场的大人们强憋着笑,夫人们和公子小姐们捱着面子不好意思笑,只能微微的垂下头,各自找东西掩着。

    梁氏也是忍俊不禁,她倒也不那么憋,索性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不错,她就是故意的,上次在公主府的事情,她还没去找这个女人算账呢,今日她却又来惹事,就准她惹事,还不准别人笑了吗?

    梁怀玉这一笑,如同春花绽放一般,亮人眼眸,生把那位赵夫人给比的粗鄙不堪,在场的大人们不由的暗自摇头,已经有人去拽赵侍郎的衣袖,意思是叫他赶紧将夫人叫回来吧,大家息事宁人算了。

    赵侍郎早就一脸的尴尬了,可是家里这位雌威太盛,他是想去拽,那也要拽的动才行。赵侍郎只能朝四周一拱手,长叹一声,摇头坐下。

    见自己的母亲吃瘪,成为众人笑柄,赵枝月坐不住了,她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装什么装?我和姐姐可是亲眼看到你和七皇子殿下单独待在一个小院子里好久的,身边连个丫鬟都没有。谁知道你们在里面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母亲说的哪里有错!”

    她这一嚷嚷又让在场所有人都朝顾雨绮看了过去,就连梁氏都是微微的一惊,虽然女儿现在还小,但是单独和一名皇子在小院子里待了好久却也不是什么好事。

    顾雨绮这才了然,为何那两个人当日气冲冲的要将自己推到水里了,原来。。。。她多看了赵枝娴和赵枝月两眼,只觉得她们真真的是眼睛被蒙了猪油了,居然暗中爱慕云恪那个混蛋。

    当然自己前世也是被猪油给蒙眼了。

    见顾雨绮不言语了,赵枝娴和赵枝月不由得得意了起来,都扬起了小脸一脸不屑的说道,“什么才女,小小年纪却是不学些好的,竟学些不入流的。”

    “哦?这里这么热闹啊。”一个清朗之中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客栈大堂的门被打开,一股寒风吹了进来,在门外站着一行人,为首的那人清矍俊雅,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滚貂毛边的长袍,身后跟着一名少年,面容冰雕雪刻一样,身姿挺拔如同劲竹,身穿着玄色暗纹镶嵌貂毛的长袍。他们的身边均有侍卫为他们打着伞,在风雪之中,端的是高华清贵。

    大堂里所有人忙都起身行礼,“参见五皇子殿下,七皇子殿下。”

    云翼迈入大堂之内,将身上散落的雪花抖了一下,笑道,“不用这么多礼了,在外面怎么方便怎么来。”说完他走到大堂中间,看着顾雨绮笑道,“刚才在门外听到有人说你和七弟。”

    他眸光中的暖意叫顾雨绮心头一热,她垂下眼帘,低声说道,“只是小事,惊扰了五皇子殿下了。”

    “哪里算的上是惊扰,今夜与七弟也是要住在这里的。”说完他朝赵枝娴和赵枝月看过去,“二位小姐当日所见不差,七弟的确和顾小姐独处过,只是却没你们想的那般,是皇姑母让七弟将公主府的玉佩给顾小姐送去。”

    众人都“哦”了一声,彼此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跟在云翼身后的云恪的唇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冰冷的目光扫过赵枝娴和赵枝月,叫两个人不寒而栗。

    顾雨绮微微的一挑眉,有点意外,云翼和云恪怎么会帮她说话?

    这都是唱的哪一出啊!前世没经历过这个,上一辈子这时候梁氏病着呢,又怎么可能带她来冬猎节。

    人家皇子都这么说了,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众人看向赵家母女的目光不免都有点鄙夷和不屑。

    赵枝月和赵枝娴自是不服的,“可是那时候她身上哪里有什么玉佩啊!我与姐姐想要推她的时候,踩下了她的披风,她身上根本没玉佩。”赵枝月一急,却是说漏了嘴,急得赵枝娴只拽她的衣袖,直到她说完,这才反应过来。

    若不是被逼急了,气坏了,她怎么会说的这么不经大脑考虑。

    “你终于承认当日是你们想要推我下水了?”顾雨绮却是反应快的,马上抓住赵枝月口中的漏洞,似笑非笑的说道。

    云恪也冷冰冰的看着赵氏姐妹。

    这么说,这个女人的是被害人。

    赵夫人差点又要背过气去,只觉得一阵的天旋地转,自己怎么就教养出这么两个蠢东西!

    “丢人现眼!”赵侍郎终于忍不住了,拍桌而起,“你们都给我滚回屋子里面去!”他为官多年,兢兢业业,却不想今日丢这么大的脸,还是当着众多同僚还有两位皇子的面。他这一拍桌子,倒是给了赵夫人一个台阶下,她马上拽起两个女儿逃一样的离开了大堂。

    赵侍郎差点也和赵夫人一样要背过气去,只是强忍着,他上前对梁怀玉和顾雨绮长揖到地,“家教不严,却是害了小姐,还请夫人和小姐大人大量,赵某愿意代妻女接受惩罚。”

    赵侍郎说的恳切,这一揖等同于磕在地上,倒叫梁怀玉不好意思,不过她是恨那母女两个要陷害女儿却还来颠倒黑白,只是撇开了脸。

    顾怀中过来将赵侍郎扶了起来,“算了,只是小女儿之间的嫌隙罢了,如今也没造成什么祸事,谁年轻的时候没做点不经脑子的事情呢?”

    他这一圆场,在做的各位大人也都纷纷劝说。

    赵侍郎这才直起了腰,摆手说了一声“羞煞我也。”拜别了同僚,也撩衣上楼躲在房间里再不肯露面了。

    赵侍郎一家都躲去房间,大堂里的氛围也就变了,众位大人围着云翼和云恪寒暄起来,梁氏则带着顾雨绮在自己家订好的桌子边坐了下来。

    “顾思阳和顾思雨呢?”她一看桌子边就她们母女两个,顾怀中也围在云翼的身侧,不由吃惊的问道,“不是你父亲说他来照顾他们两个吗?人呢?”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现在顾怀中在云翼的身侧,又不能去问。梁氏让春杏去找那兄妹两个,春杏将客栈找了一个遍也没找到人,只能回来禀告,梁氏这才急了,“你父亲能做点什么?”她怒道,“我说要看着他们两个,他说他来,现在人却是被他看去了哪里?”她虽然不喜欢那兄妹两个,但是毕竟也是一家人,丢了她也着急上火。

    “母亲莫要着急,女儿这就出去找找。”顾雨绮对梁氏说道。

    “还是我去。”梁氏想要站起来,顾雨绮拉住她的衣袖说,“女儿去就是了。”她没好意思说自己对这个镇子比较熟悉,梁氏却是第一次来。

    上辈子她经过这里很多很多很多次。

    “外面风大,还是让春杏去。”梁氏摇头道,这次出来她只带了春杏一个丫鬟。

    “那就女儿和春杏一起去。”顾雨绮说完,就起来,拉着春杏从客栈后面走了出去。

    云恪冷眼看着被众人簇拥着的云翼,自己则躲到了一边,他瞥见顾雨绮带着一名丫鬟从大堂的侧门溜了出去,看了看周围,见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云翼身上,他也起身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