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26平风波

    “无事,只是叫一下而已。”云恪云淡风轻的说道,眼底蕴起了层层的暗涛。

    “那臣女先行一步。”顾雨绮努力的定了定神,一颔首。快步离开。

    还装?云恪看着顾雨绮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重生再活一次,上一世他明明是在诺大的龙床上咽气了,陪在他身边的只有太子一人。他一生子息单薄,除了前王妃慕容氏所出那一子之外,其余的孩子均莫名的夭折。或许是上苍见他手染兄弟之血,所以才会降下这样的惩罚。

    好在太子是个聪明的,他又倾注了心血去培养,堪以大用,他生前已经为自己的儿子铺好了路,那些绊脚石在他还是皇上的时候都被他给清理的七七八八。武有杜夏定国。文有韩熙安邦。他走的也算是没有什么过大的遗憾,若是真的有什么念想那就是顾雨绮这个女人。

    或许是她死的太过惨烈,那团火在他咽气闭眼的时候依然鲜活的浮动在他的眼前,穷他一生。终未忘怀。

    是了,他死之后,棺椁下压着的可是顾雨绮的骨灰盒,若是他重生了。没有道理顾雨绮不会。

    如此甚好。

    云恪唇角的笑意又冷了几分。她死的时候口口声声,以火光引路,以血肉为祭,要与他生生世世再不相见。

    她想做的事情,他偏偏就不让。

    若是他再入世重活一回,再体味一回人间百味,那么拽上她也不错。

    她虽然死不承认,但是她刚才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还有略带凌乱的脚步已经清楚的告诉了自己,她也重生了,带着上一世的记忆。

    有趣。难怪之前她会有和上一世不同的反应。这样一切就都解释的开了。

    云恪迈开步子,跟了过去,他想看看,这次顾雨绮要如何自圆其说,分明就是她将人推到水里去的,她既然存了害人之心。为何又要救人?她带着上一世的记忆,上一世她口口声声都在自己的面前诋毁张宛仪,这一世她明明已经可以治她于死地了,却偏偏又救了她。

    顾雨绮啊顾雨绮,你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顾雨绮如同奔命一样的从云恪身边走开,刚才云恪唤她的那一下几乎将她全身的血液抽离,差点给跪了!

    他居然和自己一样!omg。老天你是专门来玩儿我的吧!顾雨绮一边小跑着,一边恨不得朝老天爷竖一下中指。

    这下好玩了!前世都已经死的那么悲催了,只为再不要和他相见,这世就偏偏要和他牵扯不清,若是只有自己带着前世的记忆还好,可现在就连他都带着上一辈子的记忆。

    不带这么玩赖的!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去暖阁将眼下的事情处理一下,顾雨绮还是在乱成一团麻的大脑里面理出了一丝头绪。

    都已经这样了,她又不能将自己再烧一次,很痛的好吗?再说了,凭什么啊!就算上辈子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但是这一辈子她可什么都没做过。她更不可能将云恪一巴掌扇死塞进棺材里面埋了,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顾雨绮一步入暖阁之内就见自己的母亲涨的满脸通红,她的衣襟被一名疯了一样的贵妇人狠狠的揪住,那妇人已经发髻散乱,眼角赤红,不住的对自己的母亲说,“你养的好女儿,如此害人!倒不如叫她去死了!”

    “这位夫人。你说的是我吗?”顾雨绮见母亲一脸的尴尬,当下心头火起,她停住脚步,生生的在暖阁中央一站,朗声说道。

    顾雨绮这一嗓子,让暖阁之中所有的贵妇都将目光挪到了她的身上。

    在暖阁中央铺着的硕大地毯上,一名少女傲然而立,虽然身量不高,年纪尚幼,但是眼眉之间蕴含不怒自危的目光,声音清脆响亮,丝毫没有半点做了错事的畏畏缩缩,反而带着一股难以言表的凛然正气。

    “就是你这个小扫把星!”那揪着梁氏的贵妇人一间顾雨绮来了,马上将梁氏推开,上前两步抓住了顾雨绮的手腕。“走!和我去面见圣上!这天下还没有王法了吗?”状斤引才。

    “这位大婶,有话好好说。”顾雨绮不急不慢的看了一眼那揪住她手臂的妇人,“您应该就是赵夫人了吧。”

    “好好说?我两个好好的女儿被你推到了水里,还为。。。还为。。。。”赵夫人一改刚才的彪悍,瞬间变的泫然欲泣。在场的贵妇多数都是有女儿的人,见赵夫人如此这般,都觉得顾雨绮简直混蛋透顶,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好好的将人推到水里。

    “她们姐妹还被侍卫所救,众目睽睽之下,只怕将来难以高嫁了是吗?”顾雨绮将她下面的话说完,随后淡淡的一笑,“真是奇怪了,做母亲的不先考量女儿是否安全,倒先想那些有的没的,难道赵家的两位姐姐在赵夫人眼中就只有联姻这一个价值了吗?”

    顾雨绮一句话将赵夫人的脸堵的通红,她一时语塞,恼羞成怒道,“你还伶牙俐??你推人就有理了?走!去面圣!若是陛下偏袒你们侯府,欺压我家只是小小侍郎,我是不依,今日就是撞死在金銮殿前,也要讨回一个说法。”

    她口口声声的面圣,坐在一边的平湖公主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

    事情是在她的别院里出的,她有着推卸不开的责任。她本是想息事宁人,那三位小姐虽然落水,但是抢救及时,应该只是呛了一些水,被冻了一下而已,不会有什么大碍,只等御医赶来诊断了,就各自回府修养就是了。

    可是赵夫人这么一闹,只怕这事情是小不了了。

    她看向顾雨绮的眼神不免也带着怨怒和不满。都怪这小丫头惹事!好好的,怎么会将人推到水里去!

    至于其他人则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静静的坐着,就连太子和云翼都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顾雨绮,他们两个虽然年纪不大,但都是通透人,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其中必定是有蹊跷的,刚才那三位小姐醒来之后,张宛仪倒是什么都没说,赵家的两个姐妹却是一口咬定是顾雨绮故意将她们给推到水里的。

    救人的时候一阵慌乱,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三个落水的人身上,却是忽略了顾雨绮,等人缓过劲儿来,这暖阁之中又找不到顾雨绮的踪迹,大家也就以为这顾家的嫡小姐是畏罪先行回府了,所以赵夫人才会揪着梁氏不依不饶的。

    而如今顾雨绮这个始作俑者竟然不逃不避的站了回来。

    太子和云翼相互对看了一眼,彼此目光一碰,都是微微的一笑。

    今日这别院看来没有白来,竟是有这么一出好戏等着。

    张宛仪和赵家的两姐妹都被暂时的安置在暖阁里,和外面用一道素纱面绘牡丹的大屏风隔开。

    赵家的两个姐妹一听到顾雨绮的声音,顿时就沉不住气了,隔着屏风喊道,“就是这个坏胚子将我们全数推到水里的!母亲要替我们做主!”

    “听到没有!如今人证也在,你抵赖不了!”赵夫人一听又来了底气,一手揪着顾雨绮的手腕,一手叉腰说道!

    云恪悄然的走进暖阁,看到的就是顾雨绮被那赵夫人狠狠的攥住手腕,他微微的敛下眼眉,悄然的走到了云翼的身后站定。

    “七弟,你适才去了哪里?”云翼用手略一掩嘴,悄声对云恪说道,“差点错过好戏了。”

    “皇兄,弟弟去看了另外一出戏。”云恪低语道。

    “那戏哪里有眼前的这出好。”云翼悄声笑道,他并没多想。

    你不是我,又怎么知道另外一出戏不好呢?云恪淡淡的一笑,不置可否,将目光重新移到顾雨绮身上。

    梁氏哪里看不出赵夫人在故意使坏,她心疼女儿想要过来将赵夫人扯开,却被顾雨绮一个眼神制止了。她虽然觉得不妥,但是女儿看向她的目光温暖坚定还带着自信,所以她还是按奈了下来。适才在桥上,她就选择了相信女儿,现在更没道理去拆女儿的台了。

    少安毋躁,或许女儿真的有办法,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不过心里已经打定注意,若是女儿不能摆平这件事,她就算拼了命也不会让女儿出事,大不了她就甩给顾怀中一张和离书,带着女儿远离京城回江南去!

    “两位姐姐口口声声是我将你们推入了水中。”顾雨绮淡淡的笑着,任由赵夫人抓住她的手腕。那赵夫人恨顾雨绮脸上笑的云淡风轻,可是暗地里下了狠手,长长的指甲拼命的抠着顾雨绮的皮肉。

    比起上一世来,这点痛简直就是小菜。

    顾雨绮微垂下眼帘,看了看赵夫人的手,冷笑了一下,“试问我现在多大?三位姐姐多大?”

    这。。。在场的众位夫人不是傻子,被顾雨绮这么一问,均习了一口气,眼前的顾雨绮不过十岁的年纪,身量都没长开,小小巧巧的。张宛仪和赵家的二位姐妹都已经十四岁,尤其是赵家的两姐妹遗传了她们母亲的身高,出落的亭亭玉立,生生的比顾雨绮高出了一个头还要多来。

    顾雨绮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如何能将三人同时推入水中?

    云恪似乎早就料到顾雨绮会这么说,他不由的冷哼了一声,前世顾雨绮是会武的,若是被赵家夫人抓住这一条,只怕她也难以推脱了干系。

    顾雨绮顿了顿接着说道,“两位赵家的姐姐真会混淆视听,明明是你们过来不小心踩到了我的披风,却不想自己脚下一滑,两个人拉扯着纷纷落入水中,哪里是我推的?至于张家姐姐,我倒是要道谢了,她见我要摔倒,上来拉了我一把,怎奈那桥上结了冰,甚是滑脚,张姐姐将我保住,自己却不慎落水。”说完之后,顾雨绮嘴一扁,两颗黄豆大的眼泪就从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挤了出来,“两位姐姐如今落水了,却偏生要诬陷是我推的,若是我能推一个也就罢了,我又如何能推三个,真是冤枉死了。张家姐姐,您可要说句公道话啊。您救了小妹一次,小妹必定铭感于心。”

    云恪听到现在才释然,冷冷的看着在一边假装娇弱的顾雨绮,眉头微微的皱起。

    张宛仪本不准备言语的,这种丢人的事情,自有张家的那两个蠢货去做就好了。顾雨绮适才在桥上施展出来的手段,她虽然慌乱之间没有看清楚,却也知道顾雨绮虽然年纪小,却不是好惹的。

    可现在冷不丁的被顾雨绮给点了名,她不由得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虽然她也想将顾雨绮推到水里,给她一个下马威,但是她留了一个心眼,只是提醒了那赵家的两姐妹,只说顾雨绮现在独自一个人在桥上,四下无人,若是有什么话想和她说,过去就好了。是赵枝娴那个蠢货被她一诱,就和赵枝月起了这个心。说起来从头到脚,她都没说过要推顾雨绮落水的话。

    如今顾雨绮却是将一个大大的帽子扣在了她的头上。

    因为救人而舍己,这种美誉是可以将适才落水的丑闻变成美谈的。

    所以张宛仪犹豫了。

    顾雨绮和张宛仪上辈子纠缠了一生,对她简直了解到每一根头发丝。

    她刚才宁愿淹死都不愿意让侍卫救她起来,现在又怎么肯轻易放过一个美名远扬的机会。刚才她观察了一下,只有赵家的姐妹两个隔着屏风喳喳呼呼,而张宛仪却是一声不吭,她就知道张宛仪是丢不起这个人的。

    既然她不愿意丢人,那自己就送她一个台阶,还是一个镶嵌了金边宝石的台阶,没有道理张宛仪不就坡下驴啊。况且现在太子,云翼和云恪都在,她又怎么肯放弃一个在她未来夫君面前表现的机会。

    顾雨绮想到这里不由拿眼梢扫了一眼站在云翼身后的云恪,心底一阵的冷笑,前世你处处护着你的表妹,以为她是全天下最好的女人。如今她就给张宛仪一个扬名的机会。若是她不抓住,那她就不是张宛仪了。可笑啊,你心心念念的表妹,看重的却始终不是你,而是权力,名誉和地位。

    果然,张宛仪只是犹豫了片刻,就娇娇弱弱的开了声,“其实是两位赵家妹妹误会了。”

    她的声音虽然轻,可是在这大厅里却是丝丝的扣入人心。

    她话音才落,暖阁里就一片唏嘘。

    顾雨绮垂下了眼角,嘴角噙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她果然是了解张宛仪啊!

    “张小姐,您可不能信口开河啊!”赵夫人一听,这事情摆明要急转直下,从顾雨绮故意推人落水,变成自己家女儿踩了人家的披风不慎落水。至于为何要去踩顾雨绮的披风,还用问吗?大欺负小呗!

    今日之事,赵家两个姐妹已经够吃亏的了,被侍卫们在众目睽睽下救起,已经是毁了清誉,这两个女儿若是要高嫁只怕是不能了。她只把望着这么一闹,将来让侯府给认下这个错,侯府不是还有一个庶子顾思阳吗?虽然年纪比自己的两个女儿小点,但是也不碍事,没准将来梁氏没有嫡子,这顾思阳就是侯府世子了。

    即便梁氏将来怀了嫡子,只要她的女儿嫁去顾家,她也有办法让梁氏再也生不出儿子来!确保顾思阳能承继爵位,这样一来,也不算是委屈了两个女儿了。况且顾怀中人就生的俊美高大,想来他的儿子也不会难看到哪里去。

    “赵夫人,事实本就是如顾家妹子说的那般。”张宛仪用软糯糯的声音说道,“两位赵家妹妹只是不小心踩了顾家妹妹的披风,滑倒,顾家妹妹也被她们撞倒了,那时候场面混乱,人挤人的,两位赵家妹妹就以为是顾家妹妹措手推了她们。我在一边看的真切,本是想将人都拉住的,可惜慢了一步,我也只能救下顾家妹妹,却没想自己太弱了,一不小心也摔了下去。还是顾家妹妹不顾一切将披风扔到水里叫我拉住,我又死死的拉住了赵家的两个妹妹,才没酿成大祸。”

    我去!你行!真能掰!顾雨绮不得不在心里给张宛仪写一个大大的“服”字!她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自己那么一说只是说张宛仪为了救她而落水,张宛仪自己发挥了一下却变成若不是她在,只怕在场四个人都要死与非命,她不光保下了顾雨绮,还在水中也不忘拉赵氏姐妹一下。

    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在水里想要摆脱赵家两姐妹,玩命的拿脚踹人家的。

    赵家两姐妹显然也被张宛仪的一番话给惊呆了,她们都被安置在屏风之内,姐妹俩??的看向了就躺在她们身边的张宛仪,一脸的不置信和不服不愤。

    明明就是一个好机会可以将那顾雨绮踩翻,然后出一口被她扔下水的恶气的,怎么到了张宛仪这里就变了呢?

    两姐妹刚要开口申辩,就听到张宛仪压低了声音,用只有她们两个能听到的音量说道,“好了,还嫌不够丢人吗?到此为止,否则我就将是你们想要将顾雨绮推入水里,结果反而被她先发制人的事实说出去!若是不想再继续丢人了,就按照我说的改口!只说你们两个落水的时候是糊涂了,才会误以为是顾雨绮推你们的。”

    张宛仪只觉得自己的声音低,却不想云翼和云恪都是从小习武的,耳聪目明,那一番话别人自是听不到,但是他们两个却是都听到了。

    云翼不由抬眸看了云恪一眼,眼底蕴着点点的笑意,云恪却是垂着眼帘,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

    其实他之前也猜到或许是那两姐妹想要推顾雨绮入水,结果反而被她给反推了。只是他一直觉得顾雨绮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若是真的被人陷害,只怕会张扬的全京城都知道,却没想到顾雨绮居然也学会了收敛。她没到处说是赵家姐妹存着害她的心,只是说赵家姐妹不小心踩了她的披风。

    倒真的是带着上一世的记忆,这辈子学乖和学聪明了。

    张宛仪那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不光化解了赵家和顾家的矛盾,还维护了赵家两姐妹的面子,真真的不愧是宰相府的小姐。况且她舍己救人,已经是高风亮节了。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张宛仪果然都是当家主母的最佳人选。

    梁氏见赵夫人已经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却还是死死的抓这自己的女儿不放,心里不免有气,她一个箭步就冲到赵夫人的面前,将她的手狠狠的甩开,“既然张家小姐已经将事实的真相说出来,赵夫人还不放手?”

    她说完低头一看,顾雨绮的手腕不光被赵夫人掐出一圈青紫,还多了好几道指甲掐出的血痕。

    她心痛之余,索性也不顾什么礼仪了,直接拉开了顾雨绮的袖子,将她受伤的手腕展示在大家的面前,冷笑道,“好一个贵气的赵夫人,对一个十岁的孩子下这样的狠手!难道别人家女儿就不是人生肉长的吗?别说你们家两位小姐落水与我家阿囡无关,即便是我家阿囡推的她们,自有官府决断,哪里容的了你动用私刑,私下狠手!”

    顾雨绮那手腕本就被掐的狠了,尤其是那几道渗着血丝的指甲痕迹,被梁氏一展示出来,暖阁里面的所有的贵妇不免都倒抽一口气,这赵家的夫人也是下手有点过了,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侯府的嫡小姐,哪里能在她身上下这种对付府里丫鬟和妾室的下作手段。

    “乖,让娘看看另外一只手。”梁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刚才在桥上,顾雨绮就说是她们想要推自己落水,结果被反推,现在看来自己的女儿并没有说谎,不然一直不吭声的张宛仪为何忽然倒戈呢?

    她拉开了顾雨绮的另外一只袖子,顾雨绮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掌心的勒痕赫然在展露在众人的眼前。

    这勒痕深可见骨,还在渗着血,之前是顾雨绮一直将手藏在袖子里,借助袖子的布料将血吸掉,才没露出痕迹,如今一展示出来,血迹斑斑的衣袖内里也就藏不住了。

    梁氏一看又是心疼又是愤怒,“若是我女儿真的想推你家的闺女入水,那这痕迹是从哪里来的?张家小姐也说了是我女儿扔了披风入水想要拽住她,若是真的是我女儿做的,她又何苦这么委屈自己去救你那两个不成器的闺女!”

    经过梁氏这么一说,在场所有人都恍然,纷纷拿眼神瞅着赵夫人,这下对张宛仪和顾雨绮的话都深信不疑,哪里有存心推人下水之后还这么拼命救人的。在坐的都是高门大户的贵妇人,谁家后院没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这么一看还不明白吗? &&~

    赵夫人显然被急转直下的情况给砸晕了,一时间脸一会红一会白的站在暖阁的中央,嘴唇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的,不住的颤抖,那气也似乎是要提不起来,没准就要背过去一样。

    平湖公主见事情也差不多被弄清了,再闹下去却也没什么脸面,最重要的是,人现在也都没什么大碍,而且赵夫人也没理由闹上金銮殿了,于是站了起来开始打圆场,“照本宫来看,今儿这事不过是一场误会,还请大家先行回去。给本宫一个面子,此事就到此为止吧。不要再过多的计较了。”

    公主这一开腔,太子也跟着站起来,他大方的朝四周一拱手,“各位夫人也给孤一个面子,还请回去。此事既然已经告一段落,还请不用再提了。”

    公主和太子都这么说了,在场这些成了精的夫人们又哪里还再有什么异议。况且开口给顾雨绮证明的又是落水的张家小姐,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哪里还有假。大家纷纷起身告退。

    只除了赵夫人还呆呆的站在暖阁之中不知道如何是好。今日之事,她是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两个女儿算是没了前途了,也得罪了侯府,更在公主和太子面前闹了一个没脸!

    她只恨不得挖个地缝钻下去才好,对了,还要拖着她那两个笨女儿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