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22宴席

    接下来的事情不过是平湖公主带着他们三个进入暖阁之中。他们身为皇子若是没有长辈陪伴不能贸然入内,里面全是女眷,显得轻狂。

    宾主寒暄之后,平湖公主很想知道哪一个是顾雨绮,但是当着这么多贵妇和贵女的面她也不能表现出对顾雨绮过多的关注,只能宣布开席。暗地里却是叫跟随在她身边的宫女将顾雨绮母女指给她看。

    顾雨绮这顿饭吃的很少,倒不是为了维护什么侯府千金的形象,而是这周围的人实在是叫她感觉诡异,如坐针毡,哪里还有食欲。

    张宛仪早就和她的母亲一道坐到前面去了,她自然要占一个好位置,能离她的好表哥们近一点。顾雨绮和梁氏第一次露面,坐在角落里面倒也不觉得人家轻视了她们侯府,实际上就是轻视了。。。。公主府里的奴才没见过梁氏和顾雨绮,觉得她们是从江南来的,虽然是侯府上的,可是这侯府也不过是新贵而已,哪里比的上那些根深蒂固的高门大户。奴才们的眼睛也是雪亮的,他们宁愿得罪新贵,也不愿意得罪门阀世家。

    况且梁氏和顾雨绮是第一次来这种聚会,也不知道席位的安排上还有什么讲究,若是其他有心的贵妇,会事先打点好一切,让自己的位置尽量的靠前一点,这样一来二去的,身为一品诰命的梁氏反而被安排到一些二品三品夫人之后去了。

    上一世的时候,梁氏现在还在病着,自然不会有机会带顾雨绮出来参加这种聚会,顾雨绮在京城的惊艳亮相都是她自己成功谋划的。

    现在顾雨绮是知道她们的位置被安排的太靠后了,但是她觉得这样挺好的。梁氏初来乍到的,也不会去计较什么,所以她们母女显然是被公主府的人怠慢了。

    张宛仪心里明白,但是偷眼看到顾雨绮和她母亲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心底更加的鄙夷和轻视。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被人轻慢成这样都不知道。不光张宛仪如此,其他有点头脸的夫人心底对梁氏和顾雨绮也不免轻看了去。至于顾雨绮之前在京城被传的多有才,也不过如此而已。有才又如何?不会经营,很快就会淡出贵胄的视野中去。

    云恪坐在云翼的身边,也偷眼的看了一眼顾雨绮,她被安排的太靠后,瞧不清楚,他也不便仔细的看着,但是总觉得这一世,顾雨绮似乎有点变了。

    他与她上一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护国寺,那时候她应该是比现在略大一些,看向他的目光是惊艳和火辣的,哪里像现在一样躲躲闪闪。究竟是哪里不对了?云恪的心头再度浮现了一个念头,莫不成她真的和自己一样是带着上一辈子记忆来的?

    这个念头叫他十分的骇然,却是越想越觉得可能。

    他上一世没有皇后,在驾崩之前,让人悄悄的取了顾雨绮的骨灰埋在了自己的棺椁下方。

    要说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这个女子太过妖媚,生前对他纠缠不休,死后还叫他记了几十年,说什么生生世世不再相见,他就偏僻要压制着她。他才是皇帝,是天下之主,见或者不见是他说的算的,而不是顾雨绮!

    凭什么被她痴缠了半生,她说来就来,说撒手就撒手,一把火烧了自己,却留下他承受了几十年的念想。

    幸亏顾雨绮不知道还有这一出,否则顾雨绮只怕要呕到吐血。

    平湖公主在宫女们的悄然指认下也多看了那一对母女一眼,她的目光犀利。一看这等排座便知道自己府上有人收了好处的。她素来自诩公证,却不想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了这等事情,生将一个堂堂一品诰命排去了二品诰命的身后,这种不分大小的事情简直就是在抽她的脸皮,只是现在是宴席之上,为了顾全公主府的名头,她不能发作,只等人散了之后她要将那帮刁奴一个个的揪出来好好的刮上一刮。至于那些钻空子的贵妇和贵女,以后也划为不予结交的行列。

    公主本来担心梁氏母女会因为排座而对自己起了什么嫌隙,但是看她们母女两个在角落里安然自在,眼底没有半点不平和愤慨,心里不免又对梁氏和顾雨绮的好感多了几分。要知道这是她的宴会,奴才们出这么大的差错,若是别人真的拿出来说事,丢的可是公主府的脸面。

    梁氏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也不知道自己不经意的举动却已经引起了公主的好感,她和顾雨绮一样,这顿饭吃的并不怎么自在,总觉得有很多目光汇集在她和顾雨绮的身上,这叫她有点惴惴不安,也不知道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母女两个各怀心事,谁也不放开了吃,都是浅尝辄止,她们的举止落在公主的眼中,又是加分不少。

    好不容易一顿饭吃完,已经到了午后,寒风在和煦的冬日暖阳的照射之下也变得温和了起来。

    平湖公主领着一众皇子,贵妇和贵女们浩浩荡荡的从暖阁出发,沿着梅林间的小路来回走了一趟。

    每年这梅林的景色都一样,但是大家还是十分兴致勃勃的捧了平湖公主的场。

    大家都是成精了的老狐狸,自然明白平湖公主心里想的是什么。人老了就爱热闹和做媒。。。。。。那三名芝兰玉树一样的皇子在一边陪着,其中还有一个是当朝的太子,谁家不会动点小心思?只把望着自己家的闺女能入了那几名皇子的眼,将来一飞冲天,嫁入皇家,那当真就是泼天的富贵了。

    贵妇们有这个心思,贵女们又何尝不是,只是碍于身份和教养不能搔首弄姿的引人注意,但是那小眼神还是时不时的飘向三位丰神俊朗的皇子,心底也不免有所比较。

    太子殿下行为端方,目朗眉清,固然是第一选择,就算是他已经有太子妃,去当个良悌也是好的,没准将来就是皇妃皇贵妃了,剩下的五皇子素来是个脾气好的,总是笑开眼眉,怎么瞧都是一个温文如玉的君子,那个七皇子在三个人里面是样貌最好的,却浑身都罩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凌厉气势,是个不好相处的,可架不住他眉目如冰雕玉濯一般,虽是冰冷入骨,但是该死的就是吸引人。

    顾雨绮迈着小步子跟在自己的母亲身后,借着母亲的身体遮蔽住自己。

    即便是离云恪有一段距离,她还是能感受到从他那边发散过来的寒意,竟是比这京城的冬季还要冷上几分。

    张宛仪走在前面,端庄大方,在一众贵女里面她的样貌不是最出挑的,但是举止动作却是无可挑剔。顾雨绮远远的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平湖公主带着大家转了一圈就招呼着贵妇们去暖阁打花牌,她的意思很明确,让这些小辈们放松一下。这里是公主别院,不会有什么外人进来,所以贵妇们也乐得清闲,随着平湖公主去了暖阁,走之前也少不得对自家的闺女耳提面命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