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21赌约

    明黄色的太子服上用五彩丝线绣着精美的四爪盘龙图案,显得十分的华贵,太子云玄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缓步走来,如煦风拂过。他也才过弱冠之年,不过被封太子的时间长了,脸上比其他的皇子多了一份成熟和自信。

    云恪恭敬的行礼,心底却是有些唏嘘。

    太子乃是前皇后所出,所以一出生就被封了。可惜前皇后生下他之后不久就病故,当今的太子乃是现任皇后抚养长大。自己呢?母亲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生下自己之后就香消玉殒了,他从小被寄养在德妃的名下,名义上与云翼奶是同胞兄弟,实际上他是德妃用来给自己儿子铺路的棋子。上一世他不甘心,所以步步为营,这一世他依然还是按照这个路子在走,一点点的取得云翼的信任,然后伺机而动,但是心里却已经没了上一世那种压抑着的愤怒和不甘心了。

    或许是已经登上过那个位置一次,对什么都有点看开了。

    云恪觉得这一世他就好像是一个冷眼旁观的路人一样。虽然他还是会按着之前的老路再走一遭,再次登上皇位成为天下之主,但是却少了一份豪情,多了一份沧桑和平淡,他只是在兢兢业业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罢了,发生过的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这日子过起来不免有点无聊,但是又不得不这么过下去,皇子之争,他若不胜,便是死的下场。

    他与云翼一起行过礼后就淡淡的说,“臣弟与五皇兄不过是说一个小丫头罢了,入不了太子殿下的耳。”他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多谈起顾雨绮这个名字,上一世他看着她烧死在自己的面前,这一世,她不过也是在重走老路罢了,亦如他一样。

    对于一个迟早会是他妾室的女人,他自然不愿意别的人过多的关注,不过上一世的顾雨绮也是如同众星捧月一样的亮眼,这点云恪不能否认。与上一世不同的是,这一世的顾雨绮似乎比上一世成名还要早。

    他还未被封王,也没大婚,居于宫廷之中,就已经听闻了顾雨绮的大名,说她如何的聪慧,能与当世鸿儒陈翰林弹文论道,又说她有多知礼仪,就连皇后身边的教习嬷嬷都对她赞不绝口。

    “哦?”太子倒是来了兴致,“难不成咱们的七皇弟也开始情窦初开了?说说看,倒是看上了谁家的女儿,若是合适,孤便与母后说一下,将她指给你就是了。”

    “太子殿下不要说笑了。”云恪眼皮微微的一动,他一欠身,“若是被皇姑母听去,自是不好了。唐突了人家的女儿。”

    “哪里会唐突。”一个温婉声音传来,门前的几个人齐齐的看过去,在梅林深处,一名衣着华贵的妇人款款而来,她的身前身后簇拥着宫女和内侍,她约莫四十左右的年纪,但是保养的极好,故而看起来也只有三十岁而已。面如粉桃,黛眉高挑,头上带着金灿灿的一枚九翅明珠掐丝凤簪,高贵之中含着几分皇家的气派和威仪。

    “见过皇姑母。”三个人齐齐行了一礼,太子主动走过去,扶住了那高贵妇人的手,她正是此间的女主人,平湖公主。

    “礼就免了。又不是在宫里。”平湖公主自己一生也算是命运多舛,嫁了几次,却是一无所出,所以看着眼前三个如芝兰玉树一般的侄子,自是打心眼里喜欢。她年纪越来越大,就越来越害怕一个人住在公主府里,所以总是喜欢搞一些聚会,将宫里的侄子侄女们都叫出来热闹热闹。她和蔼可亲,皇子皇女们都喜欢这个没什么架子还总替他们考虑的皇姑母。

    “今日本宫叫了这么多贵女来,还叫了你们几个,可不就是让你们先看看,有好的,先挑着。”平湖公主压低了声音说道,说完还朝三个侄子眨了眨眼。“莫要被人家捷足先登了。”

    太子,云翼都笑了起来,云恪也微微的勾了一下唇角。

    “小七你天生就不会笑吗?”平湖公主拍了一下云恪的肩膀,略不满的说道,“难道这不是皇姑母的一片苦心?”

    “皇姑母处处为侄子们考虑,侄子们自然是高兴的。”云恪一拱手说道。

    “你这孩子,走到哪里都一板一眼。真不知道你母妃是怎么教的。”平湖公主笑道,“你且看看你的五哥,到哪里都是一副笑模样,多讨人喜欢。”

    “是侄子的不是。”云恪垂首说道。上一辈子他就这样,处处都是云翼的陪衬,德妃不会允许他比云翼出挑,他的笑容比云翼好看的多,但是他不能笑,他只能和一个影子一样跟在云翼的身后。与其说他是云翼的弟弟,倒不如说他是云翼的跟班。就连他的婚姻都要为云翼让路和铺路。上一世他的确不甘,不过这一世他却只是在心底淡淡的一笑,因为云翼在他的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和死人去争,有意义吗?

    平湖公主本意是好的,但这暖阁里面这么多贵女,真正有资格嫁入皇家的也就那寥寥数个,哪里轮的到他去选,都是别人选剩下的,才是他的。

    想到这里云恪略侧过脸,看向了太子和云翼。

    前一世,他们一个娶了镇国公的女儿做太子妃,国公之女,门阀世家,背景深厚,对太子百利。云翼娶了本应嫁给他的张宛仪为正妃。而他则娶了兵部尚书慕容家的二女儿为正妃,可惜这位慕容王妃命薄,死在了生产的时候,给他留下一个儿子就撒手而去。

    待他日后登基,寡居的张宛仪被接入宫里封为惠妃,因为她是改嫁,对立她为后,朝中一片反对声,他本是想现在人已经在他的身边了,等个十年的,等后位悬空时间长了,那些老家伙们看得淡了,再立张宛仪为后的,可谁知道时间越长,围绕那个位置生出来的故事越多。开始的时候他烦不胜烦,但是时间长了,他却也嚼出点味来,利用那个位置的悬空肃清了许多心怀不轨的人。

    待到顾雨绮死之后,朝中其他的势力已经被他清理的差不多,他却失了封张宛仪为后的兴致。

    每次张宛仪和他撒娇,闹着说要当皇后的时候,他的眼前总是会浮现出顾雨绮的身影。

    该死的顾雨绮!

    云恪察觉到自己的思绪竟然被那个女人给牵跑了,心底一凛,他笼在绣袍下的手紧紧的一握拳,撕断了自己对顾雨绮的念想。

    “对了你们刚才说的是谁家的姑娘?”平湖公主好奇的问道。“也说给姑母听听?”

    “姑母见笑了。我等兄弟几个在背后谈论人家姑娘已经是不敬了。”云翼一拱手说道。

    云恪在心底冷笑了一下,虚伪,现在知道背后谈论人家不礼貌,那刚才呢?

    云翼越是这么说,不光是平湖公主,就连太子云玄的兴趣都被勾了起来,“五皇弟就不要卖关子了。就说是谁吧。”太子笑着开口说道。

    “就是,这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平湖公主拿手肘拱了一下自己的侄子,笑说道,“本来姑母存的就是给你们找媳妇的心,没什么不敬的。”

    “侄子与七弟说的定远侯家的嫡女。听闻她是个才女,适才我们听到她诵了一首诗,虽然用词没有什么华丽之处,但是胜在意境悠远,不负陈翰林所说。看她动作轻盈,应该也是学过武的,七弟说她就算是学也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侄子便与七弟争论了一番。”云翼笑着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平湖公主的眸光一亮,“若真如你所言,那定远侯家的闺女岂不是文武双全?她样貌如何?”

    “她尚且年幼,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云翼笑道,“如此说,是不是唐突了人家小姐?”

    “迂腐!”平湖公主来了兴致,“一会本宫倒是要好好的见见这位侯府小姐,本宫也听说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听说她是从江南来的。那地方出美人儿。对了,过几日便是冬猎,到时候本宫叫上她一起,到时候咱们也可以试试她,不就知道她会不会武了?不若咱们博个彩头,本宫做庄,就赌她是不是真的文武双全可好?”

    本来云翼谈论顾雨绮已经叫云恪不爽了,现在平湖公主拿顾雨绮来做赌注他心底更是不悦。只是现在他还必须仪仗云翼,也不能现在就下了他和平湖公主的面子,只能微微的垂下眼眸,压制住心底翻涌上来的不快。

    “这感情好。”太子鼓掌笑道,“只是若是被父皇知道了,会不会怪罪我们。” 重生之侯府良女:

    “我们几个不说。皇兄怎么会知道?”平湖公主兴致一来,挡都挡不住!她平素里一个人本就过的无聊,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玩的事情,哪里肯轻易放弃掉。她是当今陛下的皇姐,自小娇生惯养,当年也对皇帝有恩,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太子虽然担心,但是见自己姑母高兴,也就跟着出了个彩头,“定远侯虽然出身行伍,但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边关,这侯府小姐听说也是最近入京的,哪里有什么机会学武,那孤就押她不会武。”说完他取下了腰间悬挂着的一方美玉交到平湖公主的手里,“孤若是输了,姑母自将这玉佩拿去给赢的人就是了。”

    “好啊。”云翼不甘示弱,他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察觉自己腰间挂着的玉佩不如太子殿下的那块好,有点拿不出手,脑子一热便说道,“臣弟京郊有一个宅子,就拿那宅子押上好了。”

    “一个宅子换太子一块美玉,你倒是也不心痛?”平湖公主这下可真的高兴了,“本宫先说好啊,不论输赢,本宫要抽三成。”说完她的美眸朝云恪一划,“小七是押什么?”

    “姑母见笑了,姑母又不是不知道侄子我穷的很。”他平淡的说道,“两位皇兄赌就好了。侄子在一边看着。”

    “你个没出息的!”平湖公主抬手给了云恪一个爆栗,“你的彩头,本宫出了,你自说是押什么就是了。”

    云恪心底益发的不悦,但是脸上还是云淡风轻,“那就押她会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