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19忆江南

    现在避开已经来不及了,顾雨绮唯有垂下头,摆出一副害羞的模样,装谁不会啊,只是她装的有点辛苦罢了。

    前世那人的点点滴滴浮上了心头,没有什么具体的东西,依然在她的心尖上弥漫开钝痛,她拢在袖子里的手已经失去了温度。

    “见过五皇子,七皇子。”就在顾雨绮垂头看着自己裙摆的时候,张宛仪已经丢开了顾雨绮上前两步,盈盈的拜下。

    她的声音清婉动人,姿态从容优美,倒是将一边垂头的顾雨绮衬的十分不知礼仪。

    “宛仪表妹,这里没有外人何须见外。不必拘泥于那些虚礼,只要唤我们表哥就是了。”云翼笑着说道,他的目光挪到站在后面的顾雨绮身上,笑容似是更盛了几分。

    “这位是。。。。”他明知故问道。打从那日在人市上见过顾雨绮,他就专门派人打听过,没想到今日就见面了。

    只是现在这丫头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与那日在人市上的活泼与彪悍相比起来,倒是大相径庭,还有刚才从她口中说出的那首诗,虽然简单但是意境深远,却不是普通人能做的。倒真没负了她神童才女的盛名。真没想到这个丫头就是连鸿儒陈翰林都赞不绝口的女弟子。

    张宛仪有着七窍玲珑心,一见云翼的目光,就忙将呆呆站在一边的顾雨绮拉了过来。“这位是定远侯府家的嫡小姐,今日第一次来皇姨娘这里。”说完后她小声对顾雨绮说道,“还不赶紧见过二位皇子。是我五表哥和七表哥。”

    她母亲与当朝皇后是亲姐妹,张宛仪自然以皇子皇女的表妹自居。

    说完她一脸骄傲的看着顾雨绮。

    顾雨绮这才不情不愿的一屈膝,草草的行了一礼,“见过五皇子和七皇子。”然后就不着痕迹的退到了张宛仪的身后。

    顾雨绮这畏畏缩缩的表现倒叫张宛仪十分的高兴,什么才女,知书达理的,见了天家之人依然是一副拿不上台面畏畏缩缩的样子。或许她肚子里真的有点墨水,不过单就这份见人就躲的小家子气,就入不了皇家的眼。只是这个顾雨绮生就了一副天生的狐媚子脸。现在她上年幼已经是如此的惹眼了,再加以时日的话,只怕放眼京城的贵女,无人能出其右,不得不防备着点。

    张宛仪从小就被当成未来的王妃或者太子妃来培养的,气度从容,而且对京城贵女的喜好都了如指掌,今日见了这个才从江南来京的顾雨绮,她就多了十二分的心眼。

    顾雨绮到目前为止的表现,她都是满意的,没有像别人家的女儿那般,见了五表哥和七表哥要么表现的娇羞无比,要么就想着办法的突显自己,而是规规矩矩的躲在自己的身后。

    云恪微微垂下的眼帘遮盖住了他眸光之中涌动的暗潮。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诗句他太熟悉了。

    上一世,在张宛仪送他的一把描金扇面上手书的就是这句诗。她在赠扇的时候还曾经娇羞的说,这诗是她所写。可是后来顾雨绮却说这诗是张宛仪抄来的。那时候他自然不会相信顾雨绮的话。

    只是现在。。。。。他微微的抬起双眸将目光落在躲避在张宛仪身后的顾雨绮的身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上一世真的是自己错怪她了。

    能做出这样的诗句,不怪这一世她的才女知名已经在京城悄然传开。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她都有着才女的盛名。只是上一世他觉得顾雨绮举止轻浮鲁莽,多半是沽名钓誉。

    见一贯清冷的云恪将目光驻留在顾雨绮的身上,张宛仪虽然心底不适,但是还是很热情的将顾雨绮拉到自己的身侧。

    “这位侯府小姐可是从江南才来京城的呢。都说江南人杰地灵,我瞧着顾家妹妹的模样,这话可真真的说的不错。”张宛仪笑着说道。从小她就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眼前的二位表哥都是这一代皇子之中的佼佼者,虽然陛下早就立了太子,但是从宫里透出来的消息是当今圣上并不喜欢太子,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二位不是半点机会都没有。况且当今的太子并非是皇后所出,她的皇姨娘膝下无子,只得了两位公主。

    太子已经有太子妃了,即便她要嫁太子也只能做个侧妃,比起正妃来还是差了一大截。她的父亲是当朝宰相,若是站在云翼这一边,助力自然不小,云翼会考虑她成为他的正妃的。至于云恪只是一个宫女所出,在宫里没有背景,依仗的也只是与云翼一同长大的情分,并非良配,实在可惜。

    当今陛下并不喜欢太子,若是哪一天太子倒了,那保不准将来她就是未来的皇后。

    顾雨绮的美已经风华初现,她是肯定要先和顾雨绮将关系打好。现在打压顾雨绮,藏着掖着明显是不明智的做法,因为顾雨绮的身份地位注定她的美是藏不住的,况且她现在还有一个才名,假以时日,必定名扬整个大齐,倒不如在她初到京城,崭露头角之前先将她牢牢的抓在手里,日后不至于多了一个敌人而少了一个有力的帮手。

    所以她不介意将顾雨绮介绍给云翼和云恪,没准顾雨绮将来还会承了她的情。

    张宛仪心下自有计较,所以也就大方的将顾雨绮推了出来。 重生之侯府良女:

    顾雨绮却是叫苦连天,她躲都躲不及的人,如今就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那双如冰似玉的眸子在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

    他上一世可曾用过这么专注的目光看过自己?

    顾雨绮心底一涩,或许只是在她死的那一刻才得到他的专注,上一辈子活得还真是悲催。

    上一世云翼和云恪的关系也是这么好。云恪的母亲出身不高只是一个宫女,生下他就香消玉殒了,他被云翼的生母德妃收养,所以和云翼一起长大。无论去哪里,他们两个都是一起。就连当今圣上也常夸赞他们兄弟二人关系和睦,兄友弟恭。

    可真的是这样吗?顾雨绮只有送上“呵呵”二字。

    若真如圣上所言,那为何云翼最后还是死在了云恪的手里?兄友弟恭这种事情出现在皇家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顾雨绮觉得自己被云恪看着就好像被一条毒蛇盯住了一样,浑身的不自在,恰巧一阵寒风吹过,她不自觉的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