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17她来了!

    顾雨绮坐在侯府的马车里,暖洋洋的。虽然是冬季,不过马车里垫了厚厚的垫子,还放上了暖炉,挡住了外面刺骨的寒风。

    梁氏坐在顾雨绮的身边,不住的和顾雨绮唠叨今日要见哪些人,见了她们要说什么话,生怕女儿有半点行差踏错。顾雨绮觉得自己母亲倒是比自己还紧张几分。

    事实上梁氏的确有点紧张,这不光是顾雨绮第一次,也是她第一次以定远侯夫人的身份出现在京城贵胄的圈子里,倒真叫她腿肚子都有点抽抽。

    看出了梁氏的紧张,顾雨绮忍不住握住梁怀玉微微发凉的指尖,“娘,我看你倒比女儿还紧张呢,娘咱不怕,就当那些人都是大白菜就好了。”

    顾雨绮的话叫梁氏忍不住啐了她一口,“好好的,又胡说,那些都是王公贵族的妻女,哪里来的大白菜!仔细被人听去,笑话你不知道进退!”

    不过被顾雨绮这么一闹,她紧张的心倒是平复了不少,女儿说的也是,她身份也算够高的了,侯府夫人,一品诰命,再上去可就是王妃公主之类的能压着她了,可不就是能当很多人都是大白菜,无视她们,只要不失礼就是了,其他的多想也无益,若是瞻前顾后的,反而畏畏缩缩的显得小气。

    马车走了老远的一段路,出了京城的东大门,沿着官道一路朝京郊驶去。

    这次帖子是平湖公主下的,她在京郊有一个别院,叫冷香别院,里面种满了各式各样的梅花。在上一世,顾雨绮是去过几次的,而且对里面是相当的熟悉。对于平湖公主,顾雨绮上一辈子只用了两个字来形容她,克夫。

    这一世,她依然克夫。

    平湖公主是当今圣上的皇姐,也有了点年纪了,年轻的时候嫁过三次,不出意外,驸马均是成亲不到五年就去了,平湖公主伤心之余对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也淡了,这些年一直寡居着,上了岁数之后又喜欢热闹,所以动不动就会将京城里的贵妇组织起来来个郊游什么的。

    梁氏怕失礼了,所以赶的比较早,到冷香别院的时候,门口才稀稀拉拉的停了几辆别的府上的马车。

    被丫鬟们伺候着下了车,别院门口的下人们看了梁氏的帖子这才引着她们走了进去。

    上一辈子,顾雨绮巴不得自己每一次出场都是天降花雨,万众瞩目,这辈子她巴不得变成隐形人,念叨着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这么着进去。

    好在她们来的早,暖阁里稀稀拉拉的也没几个人,门口的伺候着的丫鬟朝里面报了名,暖阁里早到的那些命妇这才知道现在打帘进来的这对母女是谁。

    梁氏第一次露面,自然是得了很大的关注,暖阁里面的命妇都拿眼神瞄着她。陈翰林和那个教习嬷嬷不遗余力的宣传也让顾雨绮这个养在深宅之中的侯府小姐目前在京城十分的有名。是以梁怀玉带着顾雨绮一露面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大家纷纷仔仔细细的将这母女俩从头到脚的好好的打量了一番,尤其是跟在梁氏身后的顾雨绮。倒真的是如同传闻那般的漂亮,漂亮的叫人挪不开眼,这些贵妇打量着顾雨绮,心里不免多数都有点酸溜溜的,自己家闺女看起来一个一个的也算是佳人了,可是和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比,总是少了点什么?

    顾雨绮只觉得被看的有点毛毛的,不由自主的朝母亲身后缩了一下。不应该啊,她已经很可以的隐藏自己了,怎么还是会吸引那么多人的目光?顾雨绮有点纳闷。

    察觉到女儿的退缩,梁怀玉倒是挺直了腰板。

    梁氏开始还有点紧张,一想到女儿说的大白菜再加上女儿的依赖,瞬间也就安定了下来,眼神里面还带着几分笑意,她被一个热情迎过来的尚书夫人拉着,和其他的夫人见了礼,说了几句话,也就融了进去。那尚书夫人顾雨绮自然是认得的,工部尚书之妻,王氏,是个很热心的人,在贵妇人里面风评不错,所以顾雨绮也放心母亲和她一道。贵妇们自然是对第一次露面的顾雨绮表面上赞不绝口,一个劲的夸顾雨绮聪明懂事,这次不光顾雨绮觉得奇怪,就连梁怀玉都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了。

    她先是笑着和众多贵妇应酬着,然后也找了一些话题将那些贵妇们的注意力从顾雨绮身上挪开。

    梁氏不是不希望别人夸赞自己的女儿,可是大家不过第一次见面,就一个个的将她女儿夸了个天花乱坠的,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不是个味,且不说这里还有其他的王侯小姐在,一会还会来一两个公主,若是顾雨绮第一次亮相就抢了公主们的风头,那真的是大大的不好了。她挖空心思的提了些她在江南的事情。

    这些夫人们久居京城,顶天了也就是去京郊的庙里烧个香,听闻梁氏讲起了在江南的见闻,也渐渐的就被吸引了过去,围着梁怀玉问起了江南。

    梁氏是出身武将之家,虽然被母亲约束着,但是在江南礼法也没那么重,她又会武,又好动,做姑娘的时候可还真的是游历了很多地方,见多识广,再加上她的江南口音软软糯糯的,煞是好听,三言两语的,倒叫那些夫人都围到了她的身边。

    顾雨绮看着那些贵妇们终于将注意力转走,心底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不对劲!一定有哪里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她一时也想不起来。若是在上一世,她受到这样的关注自然是开心的,可是这一辈子她恨不得当成隐形人来过,被人过度的关注竟叫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看了看暖阁里面的布置,真真的是上一辈子完全没区别,心底也有点唏嘘。

    “相府的陈夫人携大小姐到!”门口的丫鬟通传了一声,打起了帘子。

    顾雨绮的心跳似乎乱了几拍,她有点木然的将目光转了过去。

    只见一名紫衣贵妇带着一名身穿白色披风的少女走了进来,披风下露出一张宛若青莲的面容,带着一股子水一样的灵秀,双眸如墨点,唇色淡若樱染。

    果然是她啊,真是到哪都是那身纤尘不染的白色衣裙,万年不变的纯洁如雪,万年不变的温柔若水,万年不变的巧笑倩兮,万年不变的。。。。。。。

    顾雨绮在乍一看到张宛仪的瞬间,嘴角就溢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就是这张脸,就是这个人,明里暗里的不知道陷害了她多少次。偏生她还曾经口口声声的追在自己的身后甜甜的叫自己姐姐,真不知道这姐姐二字她是怎么叫出口的!

    也是自己蠢,以为她一个天之娇女,穿越而来就可以将其他人掌控在股掌之中,是万众瞩目的榜样,是别人敬仰的对象,可殊不知,自己才是被别人掌控的那一个。

    眼前的这如同雪雕,水做的人儿才是真正的一个狠。

    十年冷宫啊!

    顾雨绮微微的垂下眸子,眼底划过了几分冷意。

    “阿囡,来见过陈夫人,见过宛仪小姐。”耳畔传来母亲的声音,顾雨绮缓缓的抬起眸子,里面已经晕开了点点的笑意,只是不达眼底。

    “陈夫人好,宛仪小姐好。”顾雨绮甜甜的行了一礼,还没等站直,手已经被陈氏握住,“这就是定远侯府的嫡小姐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果然是个漂亮人儿。”她拉着顾雨绮的手,熟络的笑道。

    顾雨绮唇畔弯起了一个羞涩的笑意,“夫人过奖了。”

    她笑的恰到好处,张宛仪过来见过梁氏之后,也拉住了顾雨绮的手,笑道,“这位妹妹,我一瞧就觉得喜欢,长的可真漂亮啊。”

    顾雨绮有点愕然,随后又有点失笑,只是垂了眸看着盖在自己手背上那双如同玉雕一样完美的双手。正是这双手端来了一碗断绝她后嗣的药,正是这双手亲手给她下了毒,也正是这双手送她进了冷宫。

    张宛仪那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前世跟在她身后姐姐长姐姐短的谦卑,更看不出一丝前世她落魄后每每见她时候的憎恶和炫耀。

    顾雨绮有点恍惚,她应该是恨张宛仪的。

    可是就在这一刻,她忽然又觉得前一世,或许张宛仪恨她恨的更多一些。她恨她的张扬,她的美艳,她的敢爱敢恨,她的才情,她的一切,张宛仪应该都是恨着,且深入骨髓的,所以她才会自将身价,如同婢女一样谦卑的跟着她身后,故意麻痹她,亲近她,磨掉她的戒心,伺机而动。

    顾雨绮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双手,抬眸微微的一笑,“哪里比的上姐姐您呢。”她淡淡的说道。

    前一世,她唤自己姐姐,这一世倒是反了过来。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见顾雨绮淡淡的,张宛仪也不再多说什么,就随着自己的母亲落了座。

    顾雨绮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她就是这样的人,永远都知道分寸,进退,不怪云恪心心念念的都是她,觉得只有她才配坐在他的身边,母仪天下。

    “阿囡是不是不舒服?”察觉到女儿的异样,梁氏压低声音问道。

    顾雨绮回过神来,悄然的挽住了自己母亲的胳膊,对母亲甜甜的一笑,“没有。”她安慰道。

    算了,上一世的事情都已经烟消云散了,现在她重新活过,自然是要为自己,为梁氏活的,她自会离那个人远远的,与张宛仪也就不会再有什么纠缠和交集了。

    报仇的念头,刚才在电光火石之间她不是没有,可是报仇之后呢?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倒不如求得这一世的安乐祥和,何必将自己再扔到风口浪尖里面去熬着,算着。既然已经重生,只需护着自己想护的人就好!

    想到这里,顾雨绮的眼底一片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