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16系统练习

    夏荷得了主母的话,自是一点不漏将自己所见所闻都一一的和梁氏说了。

    柳氏与那男子相熟,这个是顾雨绮猜到的。柳氏自视身份,虽然只是一个妾室,不过早就拿自己当这侯府背后真正正牌的夫人。顾雨绮前世就知道,这一世就更不要提了。所以若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柳氏是不会私会一个陌生男子的。这种丢自己份儿的事情。柳氏必然要掂量再三才会做。

    那男子居然是柳氏的表兄。这点倒是顾雨绮没有想到的。前一世她明明记得柳氏是个孤女,现在又打哪里蹦出一个表哥来?自己家表哥上门为何不能光明正大的来,要如此的鬼祟呢。不过前世她就连自己的母亲都关心甚少,更不要说那个什么柳姨娘的表兄了。

    两个人只是寒暄,春杏也就听到了这些,那男子坐了不久就起身离去,依然由那个丫鬟背着人送出了侯府。春杏之所以去了那么久,是因为她细心的跟着那个男子一路,寻到了他落脚的地方,这才回来禀告夫人。

    不光顾雨绮觉得有问题,梁氏也觉得很有问题。她来了京城之后,伤心之余,心灰意冷,倒还真没潜人去查查那柳姨娘的底细。顾怀中对柳氏的事也是遮遮掩掩的,所以她对柳氏还真的是不甚了解。

    “你叫赵武留意一下那人吧。”梁氏沉吟片刻,对春杏说道。“连带着柳姨娘的过往也打探一下。我虽不愿意多事,但是这府里也不能让什么淹臜的人污了才是。”

    顾雨绮掩嘴偷乐,她娘说的这话已经是很重了。

    赵武是梁氏从江南带来的侍卫统领,春杏和夏荷一听,脸上亦是多了几分喜色。

    她们在江南的时候,跟着大小姐无拘无束,那过的是何等的逍遥快乐。一到了京城,就遇到了姑爷另娶偏房却隐瞒不说这种事情,小姐一下子就变得萎靡了,人都病了好久,连带着她们也没了心思。她们早就看那个柳姨娘不顺眼,偏生小姐还是个不争的,那柳姨娘花言巧语的哄着,小姐也不好发作。小姐不开口,她们这些做下人的更是不好说什么,只能由着去。如今小姐松了口气,她们个个都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将那个女人揪了丢出府去!

    春杏下去,梁氏将屋子里的另外两名大丫鬟也支了出去,她则拉起了顾雨绮的手仔细的端详着自己的女儿。

    这女儿生的是真漂亮,弯弯的眉,如远山含黛,已经是云山雾绕的了,偏生还有一双桃花眼,眼角略略的飞起,弯出一个魅人的弧度,那一副狐媚子的双眸,可是双眸里却是干净如同清溪一样的眸光,泛着点点的星光,这皮肤吹弹可破,一点点瑕疵都没有,唇如同菱角一样,更不要说还有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她才不过十岁已经有如此的样貌,再过几年不知会是一副怎样的叫人惊艳的绝色。

    顾雨绮被母亲看得心里有点发毛,柔柔的唤了一声“母亲。”

    “阿囡现在还小,可过几年就要选婿了。”梁氏不由长叹了一声,女儿再好,将来也是要嫁人的,只是希望她不要像自己一样以为找到一个良夫嘉婿,却没想到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娘你想这些做什么?”顾雨绮一听知道梁氏又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事情,随安慰着梁氏。“若是嫁了一个不好的,还不如陪着娘呢。横竖这侯府也不会短我一日三顿饭的。”

    女儿说的是啊,如果真的是嫁了一个不好的,倒不如不嫁,这侯府也不是养不起一个闺女,顾怀中不养,自己养就是。

    梁氏被说的心底陡然生出这么一个念头,就连她自己都被骇住了,忙挥去了这个想法。女儿终归是要嫁人的,她现在就要开始擦亮眼睛,仔细的将京里那些王公贵胄家的公子哥儿的挨个巴拉一个遍,务必要找出几个诚实可靠的人选出来将来才不至于忙乱了手脚。

    梁氏不知自己女儿心目之中已经有了一个目标,倒是为自己的这个念头大大的叫了一个好字,兴奋之余也燃气了几分斗志。

    虽然说定远侯府是当朝的新贵,在那些名门世家眼中不算的什么,不过顾雨绮不管怎么说都是侯府嫡长女,那些世家的眼睛再长在头顶也不得不瞧上顾雨绮一眼。自己的出身又是好的,前镇国将军家唯一的嫡女,连带着顾雨绮的身价又高了一点。倒是那个柳氏,她的两个儿女的身份就低了。

    “胡说!”梁氏嘴上呵斥着女儿,却将女儿搂入了怀里,抱的紧了些。只恨不得将这全天下最好的全数给了女儿才是。

    她寻思着,女儿如今也有十岁了,倒不如先带着她在京城贵妇圈里交际一番,叫她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以前在江南,对她约束的少了,养成她大咧咧的男孩子性格,梁氏自然是不敢带出去吓唬别人的。这来了京城被水淹过一次,性子是变的静了,人也变得异常的懂事,还知书达理了,倒也带的出去了。

    京城贵妇之间不乏这些聚会,隔三差五的她都能收到贴子,之前她精神抑郁连带着身体也不爽利,所以托辞将这些帖子都拒了。现在少不得要思量一下,哪些可以带着女儿一起前去。

    要知道她夫君虽然已经封侯了,但是这新贵还是比不得世家门阀,在那些动不动就有几百年家世的氏族眼中,她们不过是个暴发户而已。她出身高,可是女儿是姓顾的,所以也会自然的被归为土鳖一类。

    这也是上一世顾雨绮那么努力的原因之一,她清楚的明白氏族和新贵之间的区别,所以加倍的用心,务必要让自己一鸣惊人,将那些所谓氏族的小姐全数比到地底下去,骄傲如她就是要打打那些所谓百年世家门阀家小姐的脸,叫她们不敢轻视了她。

    说起来梁氏虽然也出身豪门,可以一直居住在江南,京城里的聚会就连她都没参加过,她自是知道京城要比江南的规矩重上许多,所以就连她自己也要仔细小心,想到这里她叫了春杏进来将女儿带回去,又叫了夏荷来耳提面命了一番。

    接下来日子顾雨绮发觉自己变忙了。

    母亲不知道从哪里寻来一大堆的京城贵胄之间的称谓和联系叫她背熟记在心里。顾雨绮前一世也干过这样的事情,只是那时候并不是母亲安排的,而是她暗中叫人收罗来的。这一世母亲所收集的倒是比上一世她自己收集的更详尽了一些。有上一辈子的基础打在那边,这次顾雨绮没花什么大力气就将那些关系又都理顺了一遍。

    母亲还专门请了一个宫里教习嬷嬷来教她礼仪,更是让人来给她裁衣,打造首饰。

    顾雨绮明白,母亲这是要将她推出去了。

    前一世这些事情都是她自己做的,母亲自是一直郁郁寡欢,可这一世她自己不上心,母亲却是如同打了鸡血一样,隔三差五的就差人来她这里,她每天固定去请安习武的时候,母亲也是在她耳边唠叨个不停。这叫顾雨绮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母亲觉得好,她就去做,上辈子她是个混帐的女儿,这辈子她怎么也要补偿一些。她想带着她出席贵胄之间的聚会,那她就去,只是不会再叫自己如同上一世一样出尽风头就是了,务求安稳度过就好。

    柳氏在府里眼线众多,梁氏和顾雨绮的一番动作她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也明白梁氏的意思,她和顾怀中吹了些许的枕边风,顾怀中竟然也就叫了顾思雨来和顾雨绮一起向教习嬷嬷学习礼仪。

    按照柳氏的想法那就是,顾雨绮算个神马东西!她不过这几年靠着她娘还占着侯府嫡小姐的位置罢了,反正顾雨绮有的,她的女儿断不能少了,等过几年再看看,谁还能在这府里威风。

    顾思雨比顾雨绮还小一岁,小丫头正是玩性浓的时候,就被逼着过来学规矩,心里自是一百个不愿意。那宫里出来的教习嬷嬷管的严厉,行坐之间的举手投足稍有不对一个小竹板就拍了过来。用她的说法,别说是侯府的小姐了,就是入了宫的秀女若是做的不好,她也是打得的,那些秀女可是未来的主子。

    偏生顾雨绮还是个重生的,什么东西都是已经烂熟于胸的,如同开了外挂一样的存在,她前世里还进过宫,礼仪方面自是不用教就会,相比较而言,那妹妹就变的愚笨不堪,就连走路都走不好,时不时的被教习嬷嬷的小板子拍的啪啪直响。 嫂索 重生之侯府良女

    那是。。。。你叫个九岁的孩子和一个混了几辈子的老妖怪比,怎么比的过。

    顾雨绮看着那个庶出的妹子吃瘪,整天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也说不出自己是个啥滋味来。这个妹妹目前还没招惹过她,现在被训的这小模样也是怪可怜的。可是为啥她心底却是说不出的痛快呢。

    顾雨绮纠结了一会,就得出了一个答案,约莫她又是穿越,又是自焚,然后重生,已经被云恪逼成了一个变(和谐)态了。

    顾雨绮的小日子就在看小萝莉被训的惨兮兮,她努力习武,和陈翰林的授业论道之中悄然而逝。

    顾雨绮在侯府之中足不出户,但是她在外面的名头却是越来越响。这下不光陈翰林会与同道提及顾雨绮,就连那教习嬷嬷回宫之后都对顾雨绮赞不绝口,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顾雨绮确实做的好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要得益于顾侯爷的红包和对那教习嬷嬷的耳提面命了。说起来这一世顾怀中为了让顾雨绮嫁入皇家那也是蛮拼的,下了不少的本钱。

    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顾雨绮进行的,顾雨绮尚被蒙在鼓里,就连梁氏都不知道顾怀中还有将顾雨绮嫁入皇家的念头。

    大概过了一个月的样子,顾雨绮被自己的母亲打扮的停当,塞进了一辆马车之中,开启了她这辈子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脸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