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12记住我

    上一世的顾雨绮眼中从来不会有别人,她满心满眼装的都是他自己,这点云恪十分有自信。

    她的笑容和温柔都只会对他一个人而已,对别人从来都是不屑一顾,不假辞令的。

    对于这些云恪并没感觉到有什么可开心的,相反,他十分厌恶顾雨绮,觉得她太目中无人,一个女子,即便再有才有貌,但是无德,无善心,淡漠,狂妄,不孝,怎么会是一个良配,偏生她自己还感觉好极了,觉得普天之下,只有她自己是最好的,真真的叫人心生厌恶。

    当初他被她给设计了,只能允了她跟在自己的身边,这只是权宜之计,她倒真的赖了下来,还一点都不知道廉耻,口口声声的说爱着他,到头来呢?不过和其他女人一样是看中他的身份和地位。他后来登基为帝,她不也如那些庸俗女人一样争宠夺爱,不择手段。

    他一直都把她当成一个物件,想起来的是去看看。毕竟有一个名满大齐的才女加美女肯委身为他做妾在旁人眼中是值得羡慕的一件事情。他对她是这么觉得的,一直到那一日,满楼的大火将她红到荼蘼的身躯所吞噬,他才恍然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有一丝的断裂和崩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钝痛在心间弥漫开来,是他从没经历过的。

    他那时候有点慌了,就好象有一样他已经习惯了的东西,在他的眼前骤然消失了一样。

    他第一次喊她小雨,希望她能听见,可是回应他的只有冲天的火光,她身上的如同火焰一样的红色长裙,还有她那段撕心裂肺的呐喊,生生世世永不相见!

    以后的几十年,他经常会梦到那一幕,她倾城的一舞,原来他是记得的,即便过去很多很多年,年代多的叫他都快忘记她的容颜了,他也依然记得她的名字。

    他那一生,若是真的有什么人叫他一直念念不忘的,也就只有这个飞扬跋扈到他曾经很是厌恶的女人了。

    现在,她就站在自己的眼前,虽然还只有十岁,不过却是鲜活的,他触手可及。

    现在的她灵秀的眼眉之间蕴满了怒意,好象一头发怒的小狮子,看起来生机勃勃的,没有了上一世那种痴缠的眼神,与留存在他记忆之中的她截然不同。

    不过她就是她啊,顾雨绮,上一世让云恪厌恶了十几年,却记了一辈子的女人!

    云恪的眼神虽然冰冷,却是在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现在只有十岁大的顾雨绮。

    上一世她是个美人,这点云恪承认,可以说在他的嫔妃之中没有人比她更美了,她的美丽充满了侵略感,如同醇酒一样的烈。现在的顾雨绮虽然没有长开,但是风华已经初现端倪,只要再过几年,就可以看到她的倾城之姿。不怪刚才就连五皇兄都在打趣与她。

    可惜上辈子,她的容颜,他从没正眼的好好瞧过,即便他与她夫妻那么多年。

    这混帐云恪为什么这么看着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带着几分迷茫的眼神?

    顾雨绮怒视着云恪,心里却越来越虚。

    他以往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向来只有淡漠和疏离的,就连上辈子和她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他看她的眼神之中除了情(和谐)欲都不见别的东西。可现在他的眼神怎么都叫顾雨绮背上毛毛的,似乎起了一层寒气。

    “他真的是你的?”云恪冷冷的开口,语气之中的寒气儿叫顾雨绮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想躲开。“我可是先付了钱的。”

    躲个什么劲儿啊!顾雨绮在心底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

    她是重生的,不过眼前的混帐可不是。

    她现在有什么好怕的?

    两个人相见生厌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上一世顾雨绮是主动招惹了他,不过这辈子顾雨绮绝对是见他就绕道走的,在这里遇见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样也好,最好叫他对自己早早的就厌恶,免得将来多事。

    想到这里,顾雨绮扬起小脸,双手一掐腰,“我先看中的就是我的!”她一扬自己的下巴,蛮横的说道。

    前一世云恪很讨厌刁蛮的女子,这点顾雨绮知道。

    她是打定主意不给他留一个好印象,所以他怎么讨厌怎么来就是了。

    “这小姑娘倒是有几分娇蛮,不过可爱的紧。”五皇子云翼不由抚掌笑道,“我看七弟,你不如就将人给她算了,不过是一个小姑娘喜欢的玩意儿,我看那孩子怕是活不长的。”

    给她?做梦!云恪心底一阵冷笑。

    未来的镇国侯,怎么能交到她的手里!

    上一世,镇国侯杜夏就是他从人市买来的,放在手里当暗卫培养着,他也是个争气的,不过五年就开始独立执行任务并崭露头角,他怜惜杜夏是个人才,就将他放入军中历练,他果然不负所托,厚积薄发,一战成名!

    未来镇国侯对他的忠心自然不用怀疑,不过现在的顾雨绮执意要买下未来的镇国侯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难不成。。。。。云恪的脑海之中一个灵光闪过,不过很快他就掐灭了那个想法,若眼前这个小丫头也是带着上辈子的记忆,那她应该已经认出自己了,在这种情况下,要么躲着自己,要么巴上自己才是她的个性。

    若她真的和自己一样带着上一世的记忆,以她死前留下的“豪言壮语”,现在应该是看到自己掉头就跑才对!

    现在这样和自己对峙,不像是上一世的顾雨绮。

    “人我是买下了。”云恪冷冷的开口,“断没有让出去的道理。五哥,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咱们回去。”

    “你出多少银子,我出双倍就是了。”顾雨绮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

    梁氏一惊,刚才那冷漠少年出的可是一千两的银票,这丫头说话真是没轻没重的,虽然两千两她不是拿不出来,而是两千两去买这个半死的孩子怎么看怎么都是疯了。

    “阿囡,不要胡闹了。”梁氏出言呵斥住自己的女儿,随后对那两名少年微微的一颔首,“二位公子见笑了,是我管教女儿不严,在这里和二位公子赔礼了。”她虽然不认识云翼和云恪,不过看那两个少年的穿着和气度也知道他们出身不低,而且这两个人身后隐隐的跟着不少暗卫,梁氏是习武之人,自然看得出来。

    她初来京城,对京城之中王公贵胄家的子弟不甚了解,顾雨绮如此的莽撞,若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倒是真的不好了。

    见母亲这么说,顾雨绮不甘心的撅起了嘴,委屈的看着梁怀玉,“娘,可是女儿真的很想买下他。”

    “好了。别胡闹了。”梁氏呵斥着女儿,“你也是侯府小姐,怎么这么不知道礼教,如今你也不小了,怎么能当街如此夺人所好!”

    被自己母亲说的顾雨绮只能低下头去,随后她狠狠的瞪了云恪一眼,混帐!

    云恪显然看到了顾雨绮的表情,更加笃定心中所想,这分明就是一个被人宠坏的蛮横小女孩该有的表现,她不记得自己了。 重生之侯府良女:

    心底隐隐的有点失落,但是更多的还是满满的不屑,真不知道上辈子是抽了什么疯,这样的女子,死了就死了吧,他居然还会记了几十年。

    他真的没错,她依然是那个表面口口声声的说爱他,但是仅仅是爱慕虚荣的无情女子,无德,不孝。

    “将人带回去。”他对身后的随从冷冷的开口,跟在他和云翼身后两名男子走了过去,搀扶起了趴在地上的孩子。

    当那孩子被扶着路过顾雨绮身侧的时候,他再度抬眸看了顾雨绮一眼,目光清冽却带着几分不舍。

    顾雨绮心中一动,飞快的取下了自己挂在腰间的一个玉雕的小兔子挂坠塞到了他冰冷的手中,她凑过去,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我叫顾雨绮,记住我的名字!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将来出人头地,日后我会去找你,这是我们的信物!不准你丢掉!”

    那孩子琉璃一样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异样,他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唇,握住被那女孩塞在他手中的东西,没有点头也没有吭声。

    顾雨绮目送着他被架走的身躯,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