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10是他!是她!

    人市不是每天都开,顾雨绮只能等到这个月的十五,也不过就七天而已。

    丹霞院里只有一个胭脂是个顶用的,但是她年纪还小,为了防止柳氏再闹点什么幺蛾子出来,梁氏索性打发了春杏前去丹霞院照顾顾雨绮。顾雨绮这才发现原来春杏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大丫鬟,而是会武的。

    前世里她竟然没注意到这个。

    她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缠着春杏讲一些梁氏年轻时候的事情来听,越是听的多了,越是觉得自己母亲真真的是嫁的太委屈。她不应该只是缩在这小小的侯府之中,她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才会恣意潇洒。

    顾雨绮甚至起了一些要带着自己母亲离开京城的念想。

    顾雨绮一得空就去挽心斋陪着梁氏,有顾雨绮环绕在她的身边,再加上之前一顿发泄,她的病竟真的好了起来。

    许是受了顾怀中的一番叮咛,柳氏也变得躬顺了一些,每天都过来请安,即便没什么话说也要套个近乎,梁氏心里不喜她,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倒也随着她去了。顾思阳吃了顾雨绮的亏,被父亲又敲打了一番,也知道这个嫡长姐不好惹,看她的眼神除了敬畏之外还有几分记恨。他也得了顾怀中的教训,现在见到梁氏也知道请安称呼母亲了。至于柳氏的那一个女儿自然是跟在哥哥后面叫的。不过顾思阳明里恭恭敬敬的管顾雨绮叫姐姐,背地里却是一顿大白眼翻着。

    顾雨绮不在乎这个,上一辈子记恨她的人还少吗?被一个小屁孩翻几个白眼能怎样?

    柳氏暂时伏了小,整个侯府对梁氏和顾雨绮也都变得尊重起来,即便只是表面的。柳氏还假模假样的将府中的管事钥匙交给了梁氏,梁氏这次没有推脱,收了下来,这侯府本就是她的,没有什么好跟柳氏客气的。柳氏气的快咬碎后槽牙了,但是表面上还只能笑着。

    见后宅一片和睦,顾怀中心里也是欢喜,他专门请了夫子给顾雨绮讲课,陈老翰林是一个退了休的翰林,算是大齐的一个鸿儒,本来他是不愿意去教一个女娃的,但是顾怀中说顾雨绮是一个女神童,他这才起了好奇之心,想着过来见识见识这侯府里所谓的女神童是个怎么样的,这才答应了来侯府教顾雨绮。

    拜顾雨绮上一世努力练习书法所赐,这一世她连字都不用练了,提起笔就是一手好字,十岁的女娃写出这等飘逸娟秀的字体,陈翰林惊喜之余也喜欢上这个聪慧的小女娃,安心的在侯府教书。越教越觉得顾雨绮聪慧通透,一点就通,而且顾雨绮还有自己的看法和见解,甚至可以和他谈文论道,陈翰林就越发的喜欢顾雨绮,即便在外面也对自己这个新收的女徒弟赞不绝口。

    顾怀中借着陈翰林之口,将顾雨绮天才之名悄然的散播了出去,这些都是顾雨绮不知道的。

    前世她自己汲汲营营做的事情,这生顾怀中替她做了,她却被蒙在鼓里。

    顾雨绮学的轻松,陈翰林每天只过来教授她两个时辰,其余的时间顾雨绮都拿来习武,她前世也有点底子,再加上人又聪明,所以练起来有模有样,学什么都快,这一世她又刻苦上心,每天都会有新的进步。

    顾怀中是武将出身,见自己的大女儿不光文才出众,还如此爱武,心底也是高兴的。

    他去梁氏那里遇到顾雨绮还会耐下心来看女儿打上一段拳,拼着自己在战场厮杀的经验,他兴致所至也会指点女儿一二。

    顾怀中肯教,顾雨绮没道理不努力学。一来二去的,顾怀中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儿。看着女儿那漂亮稚嫩的脸上满是认真和严肃,顾怀中心里欢喜的很,因为柳月觉得让孩子习武太苦的缘故,顾思阳不跟着他而是进了太学院去读书。本来嘛,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朝中文官压着武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若是儿子读书能有出息,他也是赞许的,只是心里不免遗憾,自己的一身武艺无人承继,顾思雨更是不可能跟着他习武,他可当她如珠如宝一样疼着。

    这个大女儿肯吃苦,倒是叫顾怀中很是意外。

    几日下来,顾怀中只要一有空就去梁氏的挽心斋看顾雨绮习武。梁氏看在眼中,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滋味,若是以前她肯定是欢喜的,现在她对顾怀中已经淡了,不过顾雨绮能得到顾怀中的欢喜,她也算是高兴的,毕竟顾怀中是顾雨绮的父亲。只是顾怀中虽然现在每天都会去挽心斋,但是从不留宿,每天还是回到望月居去。梁氏从不挽留,在她的眼中,属于她的顾怀中已经死了。

    挽心斋里一片和乐,那柳月就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那望月居里里外外砸一个通透才解气。她现在与梁氏争一个贤惠之名自然不能先发作,先旁观着,来日方长嘛。每天顾怀中过来,她极尽温柔的伺候着,让顾怀中一时之间觉得现在的日子简直过的太完美了。

    这日是十五,京城外西郊的人牙市场开了,市场里贩卖的分为两种,一种是死契,一种是活契。死契顾名思义就是人卖出去就不能再赎身了,死生不由,除非是主人家肯放。活契却是有年限的,年限一到自可以拿些银子来赎身恢复自由。

    市场里大半都是卖的活契,毕竟有一丝的活路都不愿意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死契的也不算少,很多是实在活不下去的,也有被拐来的孩子,死契的银两要比活契多的多。

    梁氏一大早就带着顾雨绮出了侯府的大门,还带着自己从江南带来的十名侍卫。

    顾雨绮穿着一身粉色锦缎的小袄,下面是素白色的百褶长裙,外面还加了一件与小袄同色的锦缎披风。小袄的袖口和领口都镶嵌着白色的貂毛,衬的她的小脸益发的灵动水嫩。她的秀发被梁氏梳了一条大麻花辫,辫子从头顶就开始盘起,蓬松柔软的垂在脑后,发辫之中梁氏还细心的加上一条带着珍珠的粉兰色发带,让顾雨绮整个人看起来都清爽利落又不失华贵俏皮。她怕顾雨绮冷,下了马车之后还替顾雨绮将披风上的风帽扣上,端的是一个玉雕雪砌的小美人儿。

    她一手牵着顾雨绮,一手捂在白狐毛做成的手捂子里,早上被顾雨绮缠着,她也穿了一身淡粉色的小袄,与顾雨绮相映成趣,这一大一小两个漂亮人儿走在路上,俨然就是一道耀人眼目的风景。

    前面有两个侍卫和两个婆子开道,她们身边又是两名侍卫和两名丫鬟护着,身后还跟着六名侍卫两名丫鬟,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到哪里都十分的惹眼。

    所以梁怀玉和顾雨绮一进西郊的市场就引起了一阵轰动。眼力架儿好的,知道这是哪一个府上的贵妇亲自出来买人了,巴巴的朝前凑,但是都被那些侍卫挡下。

    “那是哪家的夫人,倒是挺有排场的,生的也漂亮,就是不知道她牵的那个小女孩生的是什么样子,若是有她娘一半漂亮也就不错了。”路边一座酒楼上,凭窗站着两名锦衣少年,略高的那个眼眉笑着对身边略矮的那个少年说道。

    顾雨绮头上扣着风帽,这两个人站在高处自是看不到她的样貌。

    略矮的少年眼眉清冷,他淡淡的扫了一眼迎着他们走来的一对母女,晨光在母女的身后投下一层淡淡的光晕,母女俩相携而来,脚下是淡淡的白色积雪,端的是美人如花在云端的一派气象。

    在顾雨绮和梁怀玉走进茶楼的时候,忽然刮起了一阵寒风,卷起了地上浮雪,雪沫入眼,让人不由得闭目,寒风更是吹落了那小女孩头上的风帽,小女孩不由得扬起了头。

    她本来没有什么焦点的目光在落到街边二楼的窗内的时候,瞳仁骤然缩紧,脸上的笑容也在瞬间凝住。

    在二楼古朴的木窗之内,一名身穿深蓝色长袍的少年凭窗而立,半个身子露出,他墨发如瀑,头戴一顶金冠,肌肤如白玉一般润泽细致,眉若刀裁,斜斜的飞起,星眸如冰似雪,不带半点温度,他的薄唇紧紧的抿着,默默的注视着她,只是一瞬间,顾雨绮就觉得天地万物都是失去光华,苍茫之中唯有一个他鲜活冷冽,叫她不寒而栗。

    是他!

    顾雨绮一阵心悸,指尖转瞬就失去了温度。

    只是片刻,顾雨绮觉得自己就好象重活了上一世那么久。

    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蒙上了一层血红,更似她死前的那团烈火,灼烧着她的眼底,让眼前的这个清冷少年也跟着变的浓烈了起来。

    “阿囡?”察觉到女儿的异常,梁怀玉垂眸看了女儿一眼,顾雨绮马上回过神来,她假装不在意的扯着被风吹到脑后的风帽,将自己的头脸遮住,随后朝自己的母亲甜甜的一笑,“只是风大,吹翻了帽子。”

    “恩。”梁怀玉不疑有他,微笑着拉着自己的女儿朝前走去。

    楼上的两名锦袍少年显然都看到了顾雨绮的容貌,那位略高一点的不由得啧啧了两下,“这小女娃娃生的真漂亮,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假以时日,必定倾国倾城,不知道出自哪一府?”

    “五哥若是有兴趣,那弟弟就去打听一下。”清冷少年开口缓缓的说道,声音亦如冰水穿石一般。

    “哈哈,那自是不必,她还小着呢。”被称为五哥的少年哈哈一笑,摇头说道,“只是好奇罢了。”

    清冷少年便不再言语,只是目光追随着那娇小粉嫩的背影,直到那背影消失在街头拐角处,雪眸之中暗光流动,不知他心头所想。

    是她。。。。。。。。

    少年按在窗台上的手指微微的用力,指节变得有点白。

    “云恪,我顾雨绮今日以火之光照路,以吾血为引,满天诸神为证,如有来世,我与你生生世世不再相见。”

    那似乎带着无尽怨怒和愤恨还有不平的声音犹在耳畔,就好象是刚刚才发生的,却也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久,久到连他自己都已经快要忘记,却被眼前的这个小小的身影重新勾起。

    少年的唇畔渐渐的溢出了一个冰冷的笑意,生生世世不再相见?嗯?那刚才算什么?

    “小七在想什么?”身畔传来了云翼的声音,云恪微微的垂下头,淡淡的回道,“没什么。”

    “走吧,随我下楼去市场看看。”云翼说完就走在了前面,云恪举步跟上。

    刚才他有没有看到自己?顾雨绮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机械的跟着母亲的脚步朝前走。

    她上一世与他初次见面可不是在这种地方的。

    顾雨绮只觉得自己一阵的心悸气短,好象要得了心脏病一样。

    不过上一世她也没来过这里,这么一想,她心里才稍稍的有点好过。是因为她的改变,从而改变了第一次与他相见的地点了吧。没准这一世就不用和他再纠缠不休了,这样很好,很好。

    顾雨绮不住的在心底安慰自己。

    当务之急是为自己铺路!铺路!顾雨绮在乱哄哄的思绪之中理出了一些头绪,暂时甩开刚才遇到云恪对她的干扰。

    她抬起目光,看着街市两侧,这里每月十五就会变成人市,会有人牙子带着那些卖身的孩子或者劳力汇集在此供人挑选。

    顾雨绮看着两侧或坐或站的人,心底也不免有点悲哀,他们中有年幼的,也有年长的,有的目光麻木,有的目露怯意,还有一些哭哭啼啼,不过不管他们表现的如何,他们现在在别人的眼中已经不再是人,只是一件货物。

    她不是圣母,救不了他们,只能任其随波逐流。

    就在她的目光一一从那些“货品”身上流过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入耳,惹的她回首看去。

    “臭小子!你以为你爹将你们卖过来是做什么的!还敢挑肥拣瘦!倌馆又怎样?说不定就有人看上你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还不识抬举!”一个粗鲁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是啪啪两声鞭子落在皮肉上的声音。

    那鞭子是落在一个瘦小孩子的背脊上的,孩子身上的冬衣本就破旧,两鞭子下去不仅衣衫破裂,还隐隐的透出了血色。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怎么着?你还在这里装大爷了?由的了你挑肥拣瘦的!”那个大汉继续叫骂道,“老是寻死觅活的!每次都被人给退回来!老子今天就打死了你,就当当初买你的银子都扔水里了!”鞭子如同雨点一样重重的落在那孩子的背上。

    旁边的人只是麻木的看着,没有人上去制止。

    那孩子也是够可以的,被打的血肉模糊的,竟是一声也不吭,一动也不动,就在顾雨绮以为那孩子是不是已经被打死的时候,那孩子忽然抬起了面容看向了顾雨绮。

    乱发之下,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有一双眼睛虽然无神却满是倔强和淡漠。

    他只看了顾雨绮一眼就垂下了眼眸,顾雨绮的心却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

    她认得那双眼睛。

    “娘!”顾雨绮急急的扯动了一下梁怀玉的手,指着那孩子对母亲叫道,“买下他!我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