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06柳姨娘

    这边梁氏才答应了顾雨绮教她武功,就听到张嬷嬷在隔着门在外面回道,“夫人,柳姨娘求见。”

    梁氏和顾雨绮都是一怔,相互对看了一眼。自打梁氏带着顾雨绮来到京城之后只有头上三天,柳姨娘会带着她生的一对儿女每天前来请安,与其说是请安,倒不如说是来耀武扬威的,见过谁家姨娘过来给主母请安是由老爷陪着的?定远侯家这位柳姨娘就是。

    她表面看起来神态躬顺,但一言一语再加上顾怀中的刻意维护,都好像钢针一样刺痛着梁氏的心,偏生她又是个长袖善舞的,礼数前前后后做的周全,叫梁氏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唯有堵了一口气在胸口。后来梁氏病了,柳氏也就借着要管家的理由被顾怀中免去了来梁氏这里晨昏定省。如今她忽然求见,莫不是因为刚才梁氏让春杏去查那小狗的事情?

    母女二人一碰眼,心里想的都是这个事。

    梁氏拉过了顾雨绮让她靠在自己的身边坐下,随后对张嬷嬷说让柳氏进来。

    门帘打开,一个窈窕的身形出现在暖阁之中,她不过二十多岁,眼眉艳丽,有着北方女子的高挑。她的长发在脑后高高的挽起,斜斜的插了两只掐丝金燕镶嵌翡翠的步摇,长长的金流苏垂至肩头,随着她的步伐轻轻摇晃,煞是妖娆。

    前一世里,顾雨绮对这个柳姨娘万般瞧不上,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个孤女,凭着姿容艳丽,被定远侯所救就一直跟在了顾怀中的身边,可现在,顾雨绮不得不重新打量了柳月一番。

    顾雨绮这仔细的看了看,倒也觉得多了几分兴趣。

    她身上那件翠色的长裙用的可是上好的湖州丝绸。

    顾雨绮知道这个朝代虽然已经有了丝绸,但是因为稀少,丝绸异常的名贵,其中湖州丝又是丝绸之中的珍品。每年产出的那点量除了进贡之外所剩无几,乃是京城王公贵胄之中的抢手货,价格高的令人乍舌,素有一两湖州一两金的美誉。

    就是上一世的顾雨绮在得宠的时候也没几件湖州丝制成的衣裙。

    柳月不过是一个侯府的姨娘,即便在家里也穿上这么名贵的裙子,可见自己那个爹是将她放在了心尖上。

    难怪上一世等自己的母亲也就是梁怀玉去世之后,那个侯爷爹就迫不及待的将柳月扶正。顾雨绮暗自想了一下,顾思阳不过比自己小了一岁罢了,也就是说顾怀中在去边关的第一年就已经和这个柳姨娘在一起了。那时候外祖父还在世,顾怀中若是真要纳妾,也要给外祖父三分薄面的,况且还有军中的纪律约束着,这柳月真能等。

    一个是只相处了很短时间的结发妻子,一个是跟随自己在边关吃苦受累,隐忍多年没有名分还甘心生儿育女的侍妾,顾雨绮就是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顾怀中的心思是放在谁的身上多一些了。

    母亲过的好苦。。。。难怪从江南到了京城就开始生病,若不是心堵的。

    这柳姨娘不光人生的漂亮,就连嘴皮子都是一流的,虽然出身不高,但是学东西很快,上一世她当了侯府正夫人之后,在贵妇人的圈子里也是混的风声水起。不光自己的儿子顾思阳被封为定远侯世子,就连女儿都嫁的很好。反倒是母亲和自己,一个病亡,一个名誉扫地的为人侍妾。

    想到这里顾雨绮的眸光暗了几分,原来上一世的自己真的忽略了很多很多。。。。。。。

    见顾雨绮如墨一般的眼眸盯着自己猛看,柳月还以为是自己的妆容有什么不妥,她不由伸手抚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裙,“见过夫人,大小姐。大小姐才刚刚回侯府就出了事,我心里也是不安。前几日去看过大小姐,大小姐还是病恹恹的。今日一见倒是大好了,恭喜大小姐,恭喜夫人。”

    梁氏听她说的敷衍,眼眉淡淡的,只是哼了一声,叫人给她看了座。

    “柳姨娘有什么不安的?”顾雨绮却是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柳月的眼皮一突突,眼前这个小女孩看起来似乎和几天前的那个有点不一样了。之前才入府的那个脾气个性都是急的,风风火火,倒是个男孩儿的样子,这一落水又养了几天,倒安静了起来。

    刚才顾雨绮那么看着柳月笑,笑的柳月心里微微的一动,顾雨绮的那双眸子如漆似墨,看似清澈,却又似乎是一潭深水,波澜不惊,叫人看不到底,真真的不像是一个十岁小女孩该有的。

    她。。。莫不是发现了什么吧。

    “大小姐才进府,就出了事,做姨娘的自然是不安的。”柳月笑若春风一般,掩饰住了心底所想。“好在夫人和大小姐都是有福的,现在我才放心呢。”

    “柳姨娘也知道自己是做姨娘的。”顾雨绮依然淡淡的笑道,“可打从姨娘进了我母亲的院子门开始,我就没见姨娘和我行过礼。”

    顾雨绮这么一说,梁氏倒是忍不住轻笑了一下,拿一双杏眼看着柳氏。

    柳月的脸色微微有点发白,她纤细的手指暗自搅着手里的丝帕,牙紧紧的咬住,生疼。

    梁怀玉和顾雨绮没来京城的那段时间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在那段时间里,她就是侯府的掌家夫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夫君虽然贵为侯爷,可对她也是百依百顺,再加上儿女双全,环绕膝前,真真是过的神仙一样的日子。

    可是等梁怀玉和顾雨绮一来,柳月才不得不面对她只是一个侍妾的现实。

    当家的钥匙交出去了,儿女们不再能再当着外人的面叫她娘,而是要叫那个女人母亲,下人们也不再称呼她为夫人,而是姨娘,就连眼前这个半大的丫头也敢在她的面前大呼小叫,对她没有半点尊重。丈夫不得不分出时间去和那个女人虚与委蛇。

    她忍了那么久,就等来这么一个结果吗?

    自然是不行的!柳月虽然被顾雨绮刚才那句轻飘飘的话气的牙根生疼,还是很快就将心头涌起的怒气和怨愤给压制下去了。

    她能在边关熬那么多年,也不在乎多等一段时间了。

    这丫头片子虽然和落水之前不太一样,不过依然是一个丫头片子不是吗?对付她,柳月自问有的是时间。她目前要全心对付的是这个死丫头的母亲!

    只要有梁怀玉一日,这侯府的夫人永远都不会是她柳月。

    被梁氏不动神色的注视着,柳月心底虽然恨的慌,但是还是不得不一曲膝,垂下头,盈盈的朝顾雨绮行了一礼,“大小姐见谅,都是柳月的错,柳月刚才光顾着大小姐的身体了。一时间忘记了礼数。”

    好能忍。 [~]  更新快

    顾雨绮嘴角的弧度又微微的上翘了几分。

    若是在前一世,她是断不会去在乎一些东西的,可是这一世不一样了,有了上一世的经历,她已经不是那个刚刚穿越过来,什么都不放在眼中大大咧咧的傻丫头。柳月那点细微的动作在上一世能瞒过她,可是这一世却是不行。

    要知道她可也算是经历过后宫争斗的人,比起后宫的尔虞我诈,眼前的柳月似乎还是略逊一点。

    自己上一世真真的是过的糊里糊涂,偏生还沾沾自喜,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骄傲的和什么一样。只怕在其他人的眼中,自己的那份骄傲也不过是一个愚蠢的表现吧。

    不怪那个冷情冷血的人看不上自己,就连顾雨绮现在都有点嫌弃上一世的自己。

    “柳姨娘有心了。”顾雨绮缓缓的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娘拜你!”一个稚嫩之中带着几分怒气的声音传来,梁氏的眉头微微一挑,而顾雨绮的嘴角也是轻轻的翘了起来。自己那个庶出的弟弟顾思阳来了,今儿还真是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