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05求教武学

    收了剑的梁氏听见声音回头来看,见自己的女儿站在回廊下面,也顾不上擦汗,将手里的剑交给迎过去的大丫鬟春杏,然后一把将顾雨绮抱入怀中,“你怎么不在房里好好的歇着,跑来这里?”她用有点责难的口吻说道,摸了摸顾雨绮的手,还好,温温热热的。“这里不比江南,天寒地冻的,你身子骨才大好,仔细了别吹着风。”

    顾雨绮看着梁氏那关切的眼神,心底一暖,用她的小手反握住梁氏,笑道,“母亲,我已经全好了。想母亲了,所以才过来。”顾雨绮说的是真心话,这一次重生,能叫她惦念在心头的人也就是梁氏和胭脂,胭脂天天陪在自己的身边,而母亲则住在挽心斋里面。她从江南来,水土不服的,再加上心底因为柳姨娘的事情憋了一口气,人都是病恹恹的,梁氏怕将病气传给顾雨绮,所以每天都只是去看看顾雨绮,却不敢久留。

    “走。先进去再说。”梁氏的眼底划过了一丝欣慰,她牵着顾雨绮的手,将她领入了暖阁之中,让婆子们拿来帕子净了脸,略微的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坐了下来。

    虽然丈夫辜负了她,但是她还有女儿。

    梁氏看着顾雨绮,眼底一片柔光。

    说起来,若是依着她往年的性子,在来京的那天看到柳氏和那一双庶出的女儿,她应该甩给顾怀中一份和离书,掉头就走的,可是为了女儿她还是忍了下来。不是不恨顾怀中的忘恩负义和薄情寡义,可是她有女儿啊,若是真的和丈夫和离回了江南,女儿怎么办?如今她还是侯府夫人,有着一品诰命,不管怎么说,将来女儿都能配个京中贵胄,若是真的与顾怀中和离,女儿又不能入了梁家的族谱,再过四五年,到了女儿议亲的年纪,又怎么会有好人家上门提亲,到时候女儿免不得低嫁,这些都不是梁氏愿意看到的。

    所以一贯骄傲的梁氏只能憋着一口气,忍了下去。她守了十年,换了一个薄情的丈夫和一个一品诰命,凭什么她要离开京城回去江南,将诺大的侯府便宜了那个柳氏和她的一双儿女?

    她知道丈夫看她的眼神已经变了,来京这么多天,他虽然勉强的会来看她,但是目光之中情谊全无,换上的是一种躲躲闪闪,带着几分畏惧的眼神。

    真真的是好笑了,堂堂一个定远侯看到自己的夫人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哪里还有当年半分潇洒和风流的意味在其中。他也的确是应该惧怕自己的。梁氏在心底冷冷的一笑,边关娶妾,一瞒就是十年,她就是活撕了柳氏,顾怀中也不敢多言半个字。顾怀中怕她是怕她忍不住对付柳氏和一双庶出的儿女,他越是这样,梁氏的心里就越是难受。身为当家主母,她大可以变着花样的整治柳氏,可是她真下不去那个手。横竖就是憋屈着自己,再加上一些水土不服,所以梁氏才会病倒。

    如今女儿目光之中的的温暖叫梁氏的心底亦是又酸又甜,所以还是一口气郁结在胸口,但是要比前几日好了许多了。

    “母亲,您教我武功好吗?”顾雨绮现在已经完全化身一个小跟屁虫一样扯着梁氏的裙摆撒娇道。

    “你一好好的侯府小姐学什么武?”梁怀玉好笑的掐了掐女儿粉嫩的脸蛋,女儿生的可真好,过不了两年,便是倾国倾城的容貌了。这样的一个女儿又怎么能回江南低嫁了去。说什么她都要在京城替女儿寻一门好亲才是。“学武可是很苦的!”她笑道。

    “女儿不怕,如果女儿学会了武功,就不会被人糊里糊涂的扔水里了!”顾雨绮抬着小脸,娇声说道。

    “你说什么?”梁氏的目光一紧,握住了女儿的肩膀,“你落水是被人扔进去的?”

    感觉到肩膀被母亲握的用力,顾雨绮有点不舒服的拧了一下身子,“母亲,您听女儿说。”她将自己的所想和梁氏说了一遍,梁氏的眉头紧紧的蹙起。

    是啊,女儿不说也就罢了,怎么一说,倒真的是疑点重重。首先侯府里面怎么会随随便便的出现一只小白狗,其次那围栏确实到了顾雨绮的胸口,她怎么滑也滑不进去。

    梁氏之前因为病的恹恹的,没什么力气去多想,再加上女儿落水奄奄一息的,她一门心思都扑在怎么将女儿治好上面,也无暇顾及其他,如今听女儿这么说,她的心底一阵的发凉。

    她是出身世家的,但是因为她是独女,镇国将军对妻女又是爱护有加,哪里经历过后宅的争斗,倒是母亲在世的时候和她说过一二,后来她嫁给顾怀中也算是下嫁了,本以为顾怀中一辈子都会将她放在心尖上呵护着,脑子里也没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来了京城,知道柳氏的存在,她生气归生气,却也没朝其他方面去想。

    她不去想,不代表别人不会去想。

    思及至此,梁氏的眼底也划过了一丝冷意。她是病着,也不想去同柳氏计较,但是不代表她的女儿就能任人拿捏。

    “春杏。”她对身边的大丫鬟说道,“去查一下那条白色的狗是哪里来的?不用藏着掖着,就说是我命你去的!我倒是要叫这府里的牛鬼蛇神都给我仔细着点,不露出马脚算是他们的运气,若是被我抓到半点蛛丝马迹,我活剥了他们的皮!”

    “是。”春杏的神情一振,福了一福,领命出去。

    顾雨绮看着自己母亲陡然提升的气场,不由暗暗的乍了一下舌,不愧是将门嫡女出身,气势那么足。

    对了习武的事情,顾雨绮继续磨着母亲,梁氏沉思了片刻,也就点了头答应了下来。

    这以后在京城之中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能有武艺傍身也是好的。之前她不想让女儿学武,一来是因为学武甚是辛苦,她舍不得,二来也是因为她自己不想让女儿性子因为习武而变野了,如她年轻时候那样,回头高不成低不就的。不过现在想想,管它呢,自己当年仪仗着一身武学不是也过得十分快乐,在江南走了很多地方,领略了许多其他世家小姐不能领略的风光吗?

    只是她眼拙,误以为当年的顾怀中会是自己一生的良人,所以才让自己陷入现在的境地之中。这本身不是习武的错,而是她当年太傻了。

    得了母亲的应允,顾雨绮乐的一蹦三丈高,上一辈子她也习过武,不过却不是梁氏教的,那一世,梁氏一直都病着,哪里会有什么精力去教她。是她自己去请了一个骑射师傅回来,教的她骑马和射箭,她那时候一门心思都是怎么才能在京城的贵女圈子里脱颖而出,哪里会顾及到梁氏的想法和身体。

    因为她是习过武的,是识货之人,所以刚才看到梁氏的剑法她才会眼前一亮,前世的自己真的是太傻了,还花那么大的代价去请人教授骑射,自己的母亲就是一个高手啊!

    她缠着梁氏教授她武学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找点事情给梁氏做做,免得她继续消沉下去,重走上一世的老路,一病不起。

    顾雨绮觉得自己这一世为了让母亲改变命运也是蛮拼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