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336终结章

    柳月知道今天已经是瞒不住过去的事情了。

    不过她是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倒在自己女儿的剑下。不过一切都好像水到渠成一样,有无数的手在后面推波助澜,一步步的将侯府推到了这个境地之中,但是又没有任何迹象能表明这一切是与顾雨绮有关的。就连她今日的突然到访都是十分的偶然又好像是必然一样。

    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顾雨绮能将顾思阳保下来。

    因为她知道以顾怀中的心胸,是断然不会容的下一个顾思阳的存在的。因为他的存在就好象在顾怀中的脸上深深的打下耻辱两个字,只要顾思阳行走在人世间。顾怀中就会终日嫉恨他,他是顾怀中被人背叛的最活生生的证明。

    “你要揭发的是谁?”顾雨绮问道。

    云恪的手一直承托在她的腰上,让顾雨绮感觉到十分的安心。

    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艰难前行,而现在多了一个云恪时刻的站在她的身边。

    “当年,我还是一个小姑娘,听说过大?的繁华,于是从草原跑出来,不了却被人卖到了一家大?人的家里当丫鬟。”柳月缓缓的说道,“我跑过,被痛打的要死的时候遇到了顾怀中。”

    柳月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一脸阴沉的顾怀中,当年的他可不是现在的样子,一身铠甲,丰神俊秀。瞬间就将她的心给抓住了。她向往大?的富庶与安定,她也喜欢大?男子的儒雅与俊秀,顾怀中的出现,满足了她心底一切对大?的向往,她觉得自己发疯了一样的爱上了顾怀中,不顾他是敌军将领,也不顾他已经娶妻了。

    她想的是就要得到这个男子,成为他的妻子,随着他凯旋。随着他去领略大?的富贵与繁华。

    女扮男装跟在他的身边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中的艰苦有多少,提心吊胆有多少,她就不和外人说起了。柳月刚到顾怀中身边的时候。岱善找到了她,要带她回去,可是她不愿意,她为什么要回到那个草原上?她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前程。

    岱善被她惹怒了,在她的身上下了禁制还强要了她,她觉得自己是恨岱善的,她以死相逼,逼走了岱善,岱善走的时候很匆忙丢下了他的药箱,里面存着大量的寒心草的草蜜,他出草原就是为了找这个,以及找她的。

    柳月成功的将顾怀中勾上了床,还花了点心思没让顾怀中发现她不是第一次。

    之后她怀孕了,顾怀中只能将她留在附近的镇子上。直到孩子生下来,从那以后,她就将孩子寄养在边境的镇上,自己依然女扮男装跟在顾怀中的身侧,照顾他的起居。

    那时候顾怀中还只是一个游击将军,军衔并不算高,但是因为他是梁大将军的女婿,梁大将军也有意栽培他,所以军中的事务多会交给他去协同处理。

    有一次梁大将军染了点风寒,那几日,顾怀中尝到了掌权的甜头,等梁大将军病好之后,权利又回到了他岳父的手中,这一来一往的心理落差让顾怀中十分的闷闷不乐。

    顾怀中回到自己的营帐和柳月说起了这个件事情,柳月就问他想不想让自己的岳丈一直病下去呢?

    顾怀中当然想了。

    于是柳月就将寒心草拿了出来,告诉他寒心草草蜜的用法。

    她知道顾怀中是起了心思了。因为她亲眼看着他在营帐之中枯坐了一夜,桌子上摆着的就是这种草蜜。

    他如果没有心的话,早在她将这种东西拿出来的瞬间就应该呵斥她,制止她,甚至是撵她走。

    柳月知道顾怀中悄悄的将那种草蜜给梁大将军用过,但是后来大概是怕被揭发,用了一两次也就停了。起是现在柳月才是想明白,那时候顾怀中并不是害怕被揭发而停止给梁大将军用药的,而是他在军中的声望不够,不足以取代梁大将军,所以他不能让自己的岳父出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顾怀中在边关大小胜仗也打了不少,声誉渐隆,梁大将军也对他越来越信任,越来越依仗,梁家军的军中事务他也了若指掌,就在这个时候,小河滩一战打响了,顾怀中偷换了情报,将梁大将军的兵马引入了河滩流沙之中,致使梁大将军兵败,中箭,他又假意带兵驰援,将陷落在流沙围困之中的梁大将军给救了回来。

    如此他在梁家军之中已经成为了众人信赖的对象,梁大将军的那毒箭伤的并不致命。

    柳月看着顾怀中将梁大将军的药换掉,但是他却没有再动用寒心草的草蜜。他只是回来抱着柳月哭诉了一夜。

    柳月说道这里,眼睛朝顾怀中看了看,猛然醒悟!

    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在算计她!

    不错,就是听了他的苦衷,柳月才决定去替他下药的。他想她展示了一副近乎完美的画卷,只要将来他能接替梁大将军,这梁家军就是他说的算了,以后不管是军费,粮草,各种军饷,都会掌控在他的手中,在他的手里可不就是在柳月的手里了吗?他还向她讲述了江南的富庶秀美,京城的巍峨壮丽,只要他能领军,他就能建功立业,裂土封侯。

    柳月忽然觉得自己很傻,以为当时的顾怀中是真的真的很爱她。所以她甘心的去为顾怀中给梁大将军下寒心草的草蜜,时间长了,用了顾怀中那没有什么药效的草药,用服用了柳月的寒心草,梁大将军的身体自然是越来越垮,直到最后一命呜呼。

    然而那时候梁家军并没有真正的被顾怀中所掌控,因为大多数的将领资格都比他老,而且大家都对梁大将军的逝世表示有所怀疑,为了整顿梁家军,他秘密上走景帝,说其中有人起了异心,可能会有兵变发生。景帝远在京城,自然不甚了解边关的事务,梁大将军去世已经是对边关局势的剧烈打击了,如今又有人要兵变,这让景帝在京城怎么能坐得住,他先是调走了几个梁家军的老将军,随后自己御驾亲征。

    这便是当时为什么景帝忽然突发奇想要去边关的原因了。文武百官皆来劝说,但是景帝却依然一意孤行,并不是他随意任性,而是梁家军是他手里的王牌,一旦梁家军哗变,他怎么能在京城安枕无忧。

    他必须去边关亲自坐镇才行。

    云恪与云凌面面相觑,两个人的脸上均是一脸的凝重。顾怀中早就听的心惊肉跳了,他几次想跳起来去弄死柳月,但是被秀儿身边的一个小丫鬟给治的死死的,顾怀中这才感觉到自己似乎走入了一个陷阱之中。

    “你们可知道为何他能救陛下两次吗?”柳月似乎力气越来越小,停顿了好久才缓缓的问道。

    云恪的心头一动,“难道你是说父皇的两次涉险,均是他设计的?”

    “陛下出巡,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身陷险境之中。”柳月冷冷的一笑,“是他将陛下的行走路线告诉了柔然。柔然人第一次只是试探,却也十分的凶险,他成功的救出了景帝,但是他觉得这功劳还不够大,于是如法炮制了第二次,第二次他差点也将命搭在里面,但是你们大?有句话,富贵险中求不是吗?他求到是这定远侯的封号,还有这座御赐的府邸。”

    “你胡说!”顾怀中一听这个,急了,怒骂道。

    “我胡说?你不会柔然文字,还是我帮你写的布条。”柳月冷哼道,“你以为你写的那个底稿扔掉了吗?我收起来了。顾怀中,我说过,没有我你当不了定远侯的,你难道忘记了吗?我也说过,你要对我好,不然我会让你不得好死!你也忘记了吗?”

    “贱人!”顾怀中怒吼道,他是真没想到柳月居然还存着那东西,那柳月当时烧掉的是什么?这个女人,从那时候开始就已经在拿捏他了吗?他真的好恨,恨上一次没将柳月掐死!

    如果上次不是顾思雨忽然出现,柳月现在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死人是不可能将他所有的罪行都公诸于世的。

    顾怀中暴跳如雷,柳月却是用冷冰冰的目光看着挂怀中,随后又看向了顾雨绮,“娘娘,我愿意将那两张纸条交出来,你可能答应我,用这两张纸条换取岱善和顾思阳的安全呢?"

    这事情的发展显然已经超出了顾雨绮的预期,她当时只是觉得自己外公的死是与顾怀中脱不了干系的,但是现在才知道原来顾怀中不光设计了外公,更设计了自己的公公,云恪的父亲。

    这已经不是她能不能说的算的事情了。

    “顾思阳是我的弟弟。”顾雨绮只能缓缓的说出这一句话来。

    柳月一听就明白了,顾雨绮的意思是她会尽最大的能力去保护顾思阳的,至于岱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说岱善是完全无辜的,那也不对,上一世自己的母亲就是死在岱善的寒心草之下,那时候岱善已经跟随柳月来了京城。那药到底是不是岱善给柳月的,顾雨绮现在也无从问起了,因为都是隔了一世的事情了。

    顾雨绮看向了云恪和云凌,云恪与云凌相互对看了一眼,云凌唤来了侍卫,将顾怀中团团围住。

    顾怀中一脸的死灰,眼睛死死的盯着柳月不放。

    “你不用盯着我看,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你变成现在的样子也是我下的药。”柳月说完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牵动了她腹部的伤口,岱善本已经替她止住了血了,现在又开始朝外面渗出血丝来。

    小草按照柳月说的地方,找到了顾怀中当年写下的通敌底稿。

    云恪心底是十分着急的,如果顾怀中通敌的罪名坐实,那便是要将顾雨绮也一并拖下水了。

    别说将来顾雨绮不能封后,就是现在太子妃的份位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

    云凌自然知道云恪眼底流露出来的焦灼是为什么。

    但是他也爱莫能助啊,这种事情怎么解决就要看父皇的意思了。

    云恪马上调来了人手将柳月与岱善关押在侯府之中,派了重兵把手,侯府之中所有的奴仆也全数被圈禁到了一起,至于顾思雨,依然被关在她原来被关的地方。而顾怀中,则上了枷锁,直接关在他的卧室之中。

    其实刚刚看到那两份底稿的时候,云恪的第一直觉就是烧掉它们。

    但是他不能这么做。底稿烧掉,也就意味着他自己都在包庇定远侯府了,到了景帝的面前,他都说不响。

    所以云恪决定赌上一赌。

    他与云凌先将顾雨绮送了回去,自己则带着底稿与云凌一道前往了凤仪宫。

    凤仪宫的大殿之上,景帝神色凝重的看着云恪拿来的东西,眼底阴云密布。

    云恪从没感觉到自己会如此的忐忑的跪在父皇的面前。每一次来面见父皇,他都是心中有底的,只有这一次,他惶恐不安。

    顾思阳和顾思雨不是顾怀中的亲生儿女,但是顾雨绮却是!

    一旦顾怀中罪名成立,顾雨绮必定身受牵连。

    云恪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大不了他这一世也不再立后就是了。

    依然将慕容王妃追封一个名号在太庙里面供着就好。

    只是他一直以来都觉得这一世顾雨绮会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皇后,如今可能这个梦想要破灭了,也是人生哪里有那么多的完美。皇后不皇后的不过是一个虚名,可是他真的很想给顾雨绮啊。

    “带他来见朕!”良久,景帝才缓缓的说出这句话来。

    “是。”云恪起身,出去,走到了凤仪宫外,他才觉得自己每迈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

    他亲自将顾怀中带来了凤仪宫,然后就与云凌退到了宫门之外,两个人相对无言,静静对看。

    云凌也难受,顾雨绮如果是待罪之身了,黛眉又能好到哪里去,早知道这样的话,他不如早点下手,将黛眉带走。

    “殿下,殿下。”就在两个人焦急的等候在凤仪宫宫门之外的时候,东宫的一个小太监匆忙的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

    “有事说!”云恪一皱眉,“慌慌张张的算是什么样子。”

    “太子妃娘娘,带着小王子出了东宫了。”小太监急道。

    “什么?”云恪的心猛然一沉,云凌也是一急,“你且慢慢说,万一是太子妃只想带着小王子出去散散心呢?”

    “不是啊。”小太监说道,“太子妃娘娘将礼服和凤冠都换下来,放在了屋子里。”

    “哎呦,这个时候她闹什么啊。”云恪觉得自己的脑门轰的一下,人都有点飘。

    “我去看看。”云恪对云凌说道,“父皇这里你盯着。”

    “恩。”云凌点了点头,目送着云恪匆忙的离去。

    云恪着急忙慌的拍马追上了已经快到京城门外的顾雨绮。

    她果然只带了黛眉和润盈,还是一身的素服,脸上一点妆容都没有,孩子被黛眉抱在手里。云恪气急败坏的将马车拦下,顾雨绮从马车里面探出了头来,还没等说话,就被云恪一把拽入了怀中,从马车上抱了下来,紧紧的抱在胸前。他全然不顾城门的百姓投来的诧异目光。

    “你跑什么!”云恪焦急的说道,声音都带了几分哭腔,“你为什么要走啊!我不是说过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一起面对的。现在你出事,丢下我一个人跑了算干嘛的啊,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这样就是对我好吗?难道到现在你都还不信任我吗?我究竟要怎么样做,你才能相信我呢?不管你是不是罪臣之女,你都是我云恪的妻子,就如同不管我是不是太子,你都会是我的阿囡一样一样的。你现在带着儿子一走了之,你叫我怎么办?阿囡,你不能这样对我。”

    他的眼眶之中布满了泪水,越说越是心酸,她究竟是要他掏心掏肺还是要他肝脑涂地才会相信他一回呢?

    为什么要偷偷的跑掉?

    顾雨绮骤然的被云恪抱在怀里,紧的她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她本是一头雾水,想要问他究竟是怎么了?

    等她静静的听完云恪的话的时候,她却笑了起来。

    “你先放开我。”顾雨绮用手指点了点云恪的肩膀。

    “不放。一放你就跑了。”云恪就如同一个别扭的孩子一样,“你要走可以,带着我!反正没有我,你哪里也别想去。”

    “你啊。从哪里得来的错误信息?”顾雨绮失笑道,“我只是想去母亲的陵墓之前祭拜一下,告诉她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哪里是想跑啊!”

    “啊?”云恪显然有点回不过味来。“不会吧?”

    “为什么不会?”顾雨绮好笑的说道,“难道我不应该第一时间将顾怀中做过的坏事都告诉母亲吗?”

    “那你......”云恪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大舌头,他缓缓的放开了顾雨绮,却依然握住她的肩膀,生怕自己一松手,她就飞了。“那你不是离家出走?”

    “我?离家出走?”顾雨绮背不住乐了起来,“为什么我要离家出走啊?”

    “难道不是因为你马上要变成罪臣之女了,怕牵连与我,才要离开我的吗?”云恪问完就觉得自己蠢透了!

    “你难道不爱我?”顾雨绮反问道。

    “我爱啊。当然爱啊。你还要我说多少次?没关系,只要你问,我就回答。”云恪说道。

    “那不就得了?我离开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你不爱我了。至于其他的,对于我来说算什么?”顾雨绮笑道。

    云恪的心瞬间的就飞翔了起来,他也不管现在是在哪里了,也懒得去管自己什么太子不太子的尊严了,一把抱起了顾雨绮,原地转了一大圈,随后才将妻子放下来。

    “我和你一起去。”云恪对着顾雨绮笑道。

    “可是父皇那边?你不要回去看着吗?”顾雨绮问道。

    “没事,云凌在。”云恪牵着顾雨绮的手,说完扶着她上了马车,自己则翻身上马。

    城楼的百姓看了眼前的一幕,均是一片的唏嘘,早就听说过太子对太子妃娘娘疼爱入骨,他们这些当老百姓的都以为那不过是一种传说和神话,现在这个传说就摆在他们的眼前,叫他们怎么可能不欣喜?舞,毕竟人心都是向往一些美好的事情的。

    凤仪宫里,顾怀中跪在景帝的面前,浑身都在颤抖。

    “陛下。”他也分不清脸上的是泪水还是汗水或者是他的口水了,反正是淋淋漓漓的朝下滑着。“臣罪该万死!”

    那字迹是他的,他抵赖不了。

    “朕曾经是那么的信任你!”景帝沉痛的看着自己所仪仗过的肱骨之臣啊,“你就是这么报答朕的吗?”

    顾怀中只是瑟瑟发抖的跪在景帝的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一切的语言和辩解在这一刻都是苍白无力的。

    “陛下。”皇后的身影出现在了大殿之中,她轻轻的叫了一声自己的丈夫。

    景帝回过头来,忙迎了过去,“你怎么出来了?太医不是叫你静养吗?”

    皇后的脸面忽然一红,“都说没事了,不用那么大惊小怪的。”她现在被查出了两个月的身孕,吓的景帝整天疑神疑鬼的,毕竟皇后现在年纪不算轻了,他就怕皇后有一个什么好歹的。

    “臣妾有话想和陛下说,陛下能不能进来一下?”皇后说道。

    “恩。”景帝紧跟着皇后走进了内殿,瞬间就将顾怀中给抛去了九霄云外。

    “陛下,按说臣妾不应该干涉陛下的事务。但是臣妾刚才无意之中全听到了。”皇后想要行礼,被景帝一把捞住了。

    “阿临想说什么说就是了。”景帝说道。

    “陛下,臣妾是想给阿囡求一个体面。”皇后说道。“毕竟阿囡现在是太子妃了。如果一点有什么名誉受损的事情传出去,与她将来不利。”顾雨绮那声娘是真的叫到了皇后的心坎里面。

    她虽然现在怀了身孕,但是之前经历了那么多,她也想开了,即便这个孩子是男孩那又怎么样?等他长成,至少还有十年的时间,十年啊,可以发生多少事情啊?难道她也要学着德妃那副样子吗?

    不!那样的人生岂不是太无趣了,她都已经找到了深爱自己的丈夫,又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一生已经是十分的完美了,不需要再有什么锦上添花的点缀。

    她要的人生就是这样。

    景帝十分意外的看着皇后,心底无比的感动,当年这个皇后真的是没选错啊。

    “陛下不用这样看着臣妾。”皇后自然是明白皇帝的心思,她嫣然一笑,抬手替自己的丈夫拉了一下衣襟,“难道现在的日子过的不好吗?云恪,云凌之间的兄弟感情那么好,云恪与阿囡之间的夫妻感情也那么好,就连臣妾与陛下之间也是那么好,这才真正的像一个家啊。臣妾在宫里这么多年,面对的都是冷冰冰的宫玮,从没想过还有一天会过上这样的日子,陛下,咱们的年纪都不小了,难道这样的生活不值得咱们去珍惜和维护吗?顾怀中是该死,但是看在阿囡的份上,让他死的体面一点,咱们也是给孩子们积福了。陛下是天下之主,更是一家之主,难道陛下不应为维护一下现在家里的和睦吗?”

    皇后的话让皇帝弥足感动,是啊,他在这宫廷之中生活了一辈子,从没有过的像现在这么舒心过,兄友弟恭,夫妻恩爱,父慈子孝,这些美好的字眼都已经在他的眼底下发生了。

    他为何还要去破坏这样的美好呢。

    都说天家无情,那他就让世人看看,即便是天家也有温情的一面。

    他不光是天下之主,更是这个家的主人,天家天家,他就是天家的一家之主啊。

    “好。我答应你,阿临。”答应了皇后也是维护了儿子和儿媳的体面。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景帝走出去,和顾怀中说了一会话,顾怀中就被人抬了出去。

    是夜,定远侯府的门前就挂起了一排排白色的灯笼,定远侯府的下人们四处出发朝各府去报丧。

    定远侯死了,死的时候只有一个妾室守护在他的身侧。

    定远侯府的二小姐也死了,是死在病里面。

    定远侯一个小妾殉死了,岱善终究没有能将柳月救回来,毕竟顾思雨那一剑是拼尽全力的。岱善去求顾雨绮要走了柳月的尸体,烧掉,带着她的骨灰回到了草原,不久,就传回消息,岱善在草原殉情了。

    他们的死虽然在京城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但是注意力很快就被其他的事情所取代了,顾怀中之前病了那么久,那么多太医都治不了,病死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顾思阳骤然得知父亲离世的消息,连夜赶回,等待他的不光是满眼的白色,还有一身素服站在门口的染墨。

    “思阳,我有话要和你说。”染墨怀着忐忑的心情将顾思阳迎了进去,关起门来,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顾思阳完全一副不可能的样子,染墨看着他眼角眉梢染上的哀色,心痛极了。

    她说完,就悄然的离去,站在门口等候着里面人的召唤。

    良久,她才听到门里传出了一阵痛哭的声音,染墨叹息了一声,推门而入。

    顾思阳见染墨回来,不顾一切的抱住了她,“染墨,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要我吗?”

    “傻瓜。你还是安阳县县令,你的姐姐是顾雨绮,你的妻子是我,你的孩子在我的肚子里,你说你什么都没有了,你是要将我们置于何地呢?”染墨的眼眶也含着泪,拥住了自己的丈夫。

    过了一段时间,大梁的使节来了,当身穿太子妃礼服的顾雨绮看到大量使节团的领队大梁汝阳王的时候,惊的差点站了起来。

    那站在红毯上,对着她盈盈一笑的温润男子,不就是她的师傅吗?

    见到顾雨绮如此的激动,太子殿下心底打翻的何止一坛子醋,简直就是打翻了一地窖的醋,就连站在他身后的恭亲王都闻到了一股子酸气!

    “矜持点!”云恪不得不出言小声的警告自己的妻子,“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顾雨绮看了一眼云恪,顿时了然,“你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吧?”她低声说道,恨不得伸手去掐一下云恪腰上的肉。

    “呃,这件事情回头再说。”云恪压低声音说道。

    回头你妹啊!顾雨绮在心底骂道,合着你们都知道彼此的身份,就是将她一个人蒙在了?里!

    当夜太子殿下就睡的是书房。

    “居然瞒着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吗?”太子妃娘娘在寝宫里披散着一头的长发不住的和黛眉抱怨,“难道他觉得我会跑去大梁?他有毛病吧!”

    太子殿下也在书房里抱怨着,“我就说那个萧南楼不是个东西!你看他一来,阿囡都把我赶到书房里面来了。”

    云凌打着哈欠抱怨着,“为什么你老婆赶你去书房,你要把我拎过来啊!我好困啊!”

    “你还想抱怨?”太子殿下横了云凌一眼,“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看黛眉。你要抱怨,好啊,你滚蛋!以后都不准来东宫了!”

    云凌顿时一个激灵,“不抱怨不抱怨。”他嘿嘿的笑了起来,“话说,你究竟什么时候将黛眉给我啊?”

    “你想的美!”太子现在心气不顺,“我都来书房了,你还想娶黛眉。不管了,你去将那个萧南楼轰走,轰走了,我就将黛眉嫁你!”

    “那还不简单!”云凌马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我现在就去驿站,和他谈条件去。不就是结盟吗?有什么难的。”

    “好好好,你赶紧去。”云恪挥了挥手,和赶苍蝇一样的将云凌赶了出去,他是不想见萧南楼的,见了他怕他忍不住掐死他。

    云凌真的半夜三更的去将人家大梁的使节给叫了起来。

    整个驿站之中雪亮一片啊。

    这一次与大梁缔结盟约堪称是大?世上结盟用时最短的一次。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云凌觉得还是要去问问云恪的意思,那就是萧南楼这次来,不光是缔约,还要联姻。

    靠!要求真多!云恪在心底不住的咒骂。土找吐技。

    他想联姻,他是想阿囡把?云恪忍不住又冒酸气,好好好,他要联姻,那就赶紧找一个大?的郡主嫁过去就好了。

    云恪将未婚又适龄的郡主这么一扒拉,还真没几个,胭脂就是头一个。

    胭脂要远嫁的话,怎么也要问问长公主殿下的意思吧。云恪努力的想了想前世楼萧的妻子是谁来着,但是也没什么印象,他一老爷们,没事盯着人家老婆干嘛?

    胭脂若是嫁过去,就是汝阳王正妃,倒是不错的一桩姻缘。

    于是云恪先问了顾雨绮的意见,胭脂嫁那么远,她是不开心的,不过一切也要看胭脂的意图了。

    云恪得了老婆的应允,就跑去找了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殿下见了那个萧南楼一面,倒是十分的满意啊,就是这么远,她也舍不得,况且胭脂的性子那么直,真的嫁去,好吗?长公主也是犹犹豫豫的。

    上位者的举动落在朝臣的眼睛里,那自然是各种分析,顿时就有了嘉敏郡主要和亲的传闻传出。

    陆博彦一看急了,他连夜要求觐见太子殿下,太子不见,他就跪在宫门前跪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他才被抬了进去。

    “殿下。”陆博彦就是一个书生,夜深露重,寒风习习,他能跪上一夜已经是极限了。他挣扎着对太子殿下说道,“求殿下不要将嘉敏郡主和亲。”

    “为何?”云恪明知故问道。

    “因为臣要求娶嘉敏郡主。”陆博彦虚弱的说道。

    “哈,你一六品小官,还妄想郡主?”云恪冷笑了一声,“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殿下,臣以为臣对嘉敏郡主没有感觉,但是臣错了。这些日子,臣心心念念的都是嘉敏郡主。臣现在只是六品官,但是臣会努力,臣会兢兢业业的替陛下与殿下办事,求殿下成全了臣的心意吧。”陆博彦哀求道。

    “哦,你说求娶就求娶啊?你问过嘉敏郡主了吗?”云恪又冷笑道。

    “太子殿下,我愿意。”云恪的话音才落,就有一个人从屏风后面冲了出来,云恪一看,只能朝着屏风一耸肩,不是我不给力啊,而是你们家胭脂熬不住了!

    陆博彦惊喜的看着那个冲出来的人影,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嘉敏郡主啊,一见到人,再听到她说愿意,陆博彦又跪了一整夜,心神一松,人就晕了过去。

    胭脂吓的脸色苍白,马上传来了太医。诊治了一番之后,太医让大家放心,他只是体力不支而已。

    “身体这么差,胭脂,你确定要嫁他?”顾雨绮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够头看了看这状元郎,长得是不错,也算是用心来求娶胭脂了。

    不错,这是他们设下的一计,就是要看看这个陆博彦是不是如同嘴上说的那样喜欢胭脂,他只要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不要长公主殿下反对了,就连顾雨绮都不会让胭脂再和他交往下去。

    她身边的人都是骄傲和金贵的。

    “小姐,求求你不要再变卦了!”胭脂都要急死了。

    顾雨绮朝着张公主殿下一撇嘴,“皇姑母,你的女儿算是留不住了。”

    “唉。”长公主也跟着一叹气,“我就知道女大不中留啊!”她看了看昏迷之中的陆博彦,这小伙子生的还不错,也算是通过她的测试了。将来但凡他敢有一点点欺负胭脂,小心她撕了他的皮!

    “阿囡。”云恪马上借机握住了顾雨绮的手,“我都将你吩咐的事情做完了,你是不是要给点奖励啊?”

    “你要什么奖励?”顾雨绮白了他一眼。

    “晚上让我回房吧。”云恪拿指尖轻轻的挠着顾雨绮的手背,轻声说道。

    “哼。”顾雨绮轻哼了一声,不置可否,云恪顿时大喜。

    一连睡了好多天的书房了,终于可以搬回去了!

    “对了,和亲人选你们有了吗?”长公主问道。

    “没有。”说到这个云恪也觉得有点脑袋大。

    “我去吧。”一直没吭声的嘉熙县主忽然说道。

    “嘉熙,你可要想清楚啊!”云恪皱眉说道。

    “我想的很清楚了,太子哥哥。我已经是无父无母了,如今嘉敏也找到了合适的意中人,也就是我剩着了。没事,只要太子哥哥将来登基之后大?国力强盛,我就有所依靠,不怕那些人。”嘉熙笑道。

    顾雨绮心有所动,是啊,只要大?国力强盛,嘉熙过去就不会吃苦受累。

    只是嘉熙过去就意味着她会走入一段陌生的姻缘一个陌生的国度,这样真的好吗?

    但是看着嘉熙那坚毅的眼神,顾雨绮就觉得似乎没有比她更好的人选了。

    希望楼萧能看在她这个徒弟的份上对嘉熙好吧。

    就连云恪也十分的动容,上一世嘉熙的坚强与镇定也是让他弥足感动的,只是上一世她是代人和亲,而这一次不是。

    萧南楼会是一代明君,这个云恪可以断定,所以只要自己够强大,萧南楼是断然不会欺负嘉熙的,这比要和亲去其他的地方要好很多。

    “好。”云恪点了点头。

    翌日,一道圣旨颁下,封嘉熙县主为长乐公主,和亲大梁。

    第二年开春,一份大礼从汝阳王王府送来了大?的京城。

    “小人奉汝阳王王妃之名前来医治太子妃娘娘的手伤。”一名样貌如同柔然人的年轻男子被送入了东宫,跪在云恪的面前,随他而来的还有一封长乐公主的亲笔信。

    这名柔然人也是柔然巫医,受族人迫害时候,流落大梁时候被嘉熙所救,如今已经誓死效忠长乐公主了,也就是汝阳王王妃了。

    顾雨绮的手在这名巫医的治疗下在三个月之后康复,虽然又留了两道疤痕,但是已经恢复的和常人无异了。

    染墨产下一名男婴,生的可漂亮了,有点隔代遗传,有着深邃的眼窝。

    顾思阳给他取名为顾双城。

    黛眉终于以侧妃的身份嫁进了恭亲王府,成亲那日顾雨绮哭的很厉害,又送走了一个,润盈早就被李家在过年的时候迎走了,这下她养大的闺女都嫁出去了,顾雨绮低落了好久好久。

    皇后产下了一名女婴,景帝大喜啊,大赦天下,举国同庆三天。

    嘉敏郡主在三年后才嫁了陆博彦为妻,理由是长公主不舍得。

    第四年的年末,景帝宣布退位,将帝位禅让给了云恪。

    云恪登基,将新春改为庆祥元年,他被尊为庆帝,顾雨绮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皇后。

    柔然又开始蠢蠢欲动,这一次云恪将杜夏派出,杜夏不负众望,三年后凯旋而归,被封为威远侯。

    庆帝与皇后一生恩爱,没有后宫佳丽,有人说是因为皇后善妒,有人说是因为庆帝惧内,谁知道呢?

    庆帝在位十九年,在太子云洛二十多岁的时候,将帝位禅让给了云洛,从此带着顾雨绮与小儿子,云游人间,不问世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