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可大可小 作品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变故

    吕诚要四处历练,门书海自然不好再阻拦。只是他告诉吕诚,不管什么时候,灵狼国皇宫的大门,永远为吕诚敞开。他希望,吕诚能在去了一趟海外之后,再次回到神武大陆之后,能给他效力。

    吕诚离开皇宫之后,迅速离开了怀丘城。他在门书洋的宫殿里,找到了几块下品灵石和一些古玉。他的感应力在里面转了一圈,吸收了大量的灵力。还有,昨天晚上,他在齐志那里,也吸收了不少灵力,虽然修炼了一个晚上,但客栈的环境再好,也不太安全。

    此时的吕诚,必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将这些灵力转化为内劲。他在怀丘城内,人生地不熟,一时之间,想到找到这样一个地方,实在有些困难。但吕诚突然想到,怀丘城可是有水的。

    在怀丘城外面有一条大河,河宽上百丈,最深处可能有数十丈。吕诚在河边找了个隐蔽处,将衣服脱下来之后,慢慢的走下了河。他运起龟息术,将感应力放出去,河内虽然有些瓦砾,但更多的是河泥和石头。

    吕诚很快就走到最深处,找了块大的石头,盘坐在上面。在这里,虽然水河湍急,但是吕诚盘坐下来之后,就好像生了根似的,任由河水流动,他自岿然不动。当然,表面上吕诚很是沉稳,可是他的后背,却随1≯受着巨大的压力。要不是他有着内劲九层巅峰的实力,恐怕马上就会被河水冲走。

    将感应力中的灵力转化为内劲,吕诚已经驾轻就熟。但是在湍急的水流中,则还是第一次。这就好像他在调息的时候,随时有一股力量在影响他。为了抗衡这股力量,吕诚不得不用分出部分内劲到后背。

    但吕诚发现。水中传递的这股力量,不但力量巨大,而且传递过来的力量,其实很玄妙。如果自己加以利用,根本就不用抗衡。

    或许是下意识的,吕诚轻轻的转动着身子。让身体的上半部分随波逐流。很快,他就发现,水流的力量,一下子减轻了许多。他就像一棵水草,虽然被水冲得一摇一摆,但是身子却牢牢的沾在石头上。

    因为这样,吕诚这次修炼的时间,比以前要长得多。按照以前的经验,他只需要一天。最多一天半,就能将感应力中的灵力全部转化为内劲。可是现在,他得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对付湍急的水流,修炼的时间自然也就长了。

    吕诚原本就是内劲九层巅峰的武者,距离内劲十层只有一步之遥。可是这一点,确实是遥不可及。就算他的感应力中带了几块下品灵石和古玉的灵力,但还是没有突破的迹象。只是让他的内劲更加的充实,让他的经脉更加扩充。

    当源源不断的灵力转化为内劲之后。吕诚的内劲越来越充足,他的经脉也被内劲撑得越来越紧。吕诚心里暗暗高兴。自己不会又要晋级内劲十层了吧?可是很快,吕诚就失望了,虽然他的内劲确实增加了不少,可是想要晋级十层,根本就不可能。

    内劲的修为,越到后面。难度就越大。特别是要跨入内劲十层,那是难上加难。很多人,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进入内劲十层。因此,神武大陆的内劲十层武者。每个国家都不多。只要是内劲十层的武者,在神武大陆就会有名号。比如说周宇威、周宇航和钱世祥,都是内劲十层的武者,在怀丘城的武者,都是知道他们名声的。

    整整三天,吕诚都在河底,这三天时间内,他将所有灵力,包括从齐志、门书洋那里吸收到的灵力,全部转化为了内劲。而且,他在水底与水流抗衡,好像又有了新的领悟。只不过,这种领悟的时间太短,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朦胧的概念。

    虽然收了功,可是吕诚并没有马上离开水面。他在水底,逆着水流的方向,开始修炼自己的云浪神步、掌刀还有百变旋风。在水中修炼轻功身法,阻力不是一般的大。就算他是内劲九层巅峰,还有二百五十六丈的感应力,可是在大自然的威力下,他也无力回天。

    吕诚的武学天赋奇高,可是在这样的新环境下,他也只能慢慢摸索。修炼武技不比修炼内劲,很费精力和内劲。吕诚在傍晚的时候终于上来了,他得补充营养。可是刚到城门口,吕诚就发现,怀丘城好像处于高度戒备之中。

    整个怀丘城戒备森严,怀丘城好像将要发生战争似的,城墙上全部是士兵。而且,每隔几丈远,就有一名内劲七层以上的武者。每隔几十丈,就会有一名内劲九层的武者。而且,每隔二三百丈,就会有一名内劲十层的武者。怀丘城是灵狼国的都城,如果不是皇室出面,恐怕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十层武者。

    对进城的人,守城的士兵并不多加盘问。可是如果是出城的人,不但要盘问,还得搜身。进城之后,街上的士兵更是多如牛毛,每一家院子、每一间店铺,都会被搜查,被盘问。吕诚从城门到客栈,就被盘问了两次。

    回到客栈之后,吕诚回到房间,总算是了松了口气。他现在很疲劳,也不想下去吃饭,将店小二叫到了自己的房间。小二一见到吕诚,马上告诉他,齐志三天前就来找过他。还有梁永生,奉门书海之命,也来找过他。

    “先给我来三斤肉包子,五斤熟牛肉再说。”吕诚摆了摆手,他今天在水里练功,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好像自己已经抓到了什么东西,可是摸又摸不着,看又看不见。但他相信,只要再给自己几天时间,肯定会有突破的。

    “小二,这几天怀丘城发生什么大事了?”吕诚一手拿了个肉包塞进嘴里,一边夹了几块牛肉,问。他正长身体的时候,又连续四天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见到肉食,恨不得扑在桌子上面狂吃一顿。

    “怀丘城天天有大事,这得看你问的是什么大事了。”小二麻利的擦了擦桌子,微笑着说。街面上这么多人,肯定是发生了大事。可吕诚刚回来,未必清楚。

    ps:感谢随风笑敖、kpkkan、车前草1等书友投的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