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可大可小 作品

第二百六十二章 银针

    袁鹏一直防备的是吕诚的金钱镖,可是哪想到,吕诚竟然会换成了银针?金丝软甲的头套,虽然防护得很周到,可是眼睛、鼻孔还是有两个孔的。吕诚的两根银针,就像两颗流星,直奔他的双目而来。

    袁鹏心中大骇,这要是被银针刺中,自己这个狼王帮的帮主,一辈子就要当瞎子了。袁鹏身子往后一仰,堪堪避过两枚银针。可是袁鹏忘记了,吕诚的暗器,怎可以常理论之?他的头刚仰起,两枚银针竟然顺着他的鼻孔钻了进去。

    袁鹏双手连忙捂着鼻子,可是又哪里来得及?两枚银针一闪而入,在袁鹏的脑子里转了一圈之后,从头顶硬生生的钻了出来。人的头盖骨非常坚固,但再坚固,也不如带着吕诚九层内劲的银针。

    “你……你……!”袁鹏指着吕诚的方向,断断续续的说。他虽然是内劲十层,可是却避不开这两枚银针。银针很轻,一般的人根本就掌控不了。哪怕是再好的暗器高手,突然换了一种暗器,也是会不适应的。

    “你还有什么遗言,还可以告诉我。”吕诚缓缓走了出来,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这些银针,是他让钱楚文给准备的。得知袁鹏有了金丝软甲之后,他就一直在寻找破解之法。头套除了眼和鼻孔之外,就没有其他与外界接触的地方了。

    而且,这两个位置的孔都不大,他的金钱镖就算能给袁鹏一点创伤,却不会致命,这是吕诚所不希望的。所以他才让钱楚文给自己找点银针,他只是在钱家的地下暗室里练习了几次,马上就掌握了银针的特性。其实对吕诚来说。任何物件他都可以当成暗器,他有感应力相助,手法神出鬼没,无需练习也会是一把手法。而他练习过银针,对银针的熟悉程度,不亚于金钱镖。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袁鹏倒不是没有遗言。而是他致死都想不透,吕诚修为比自己低,年纪比自己小这么多,为什么竟然能与自己斗个旗鼓相当。现在,更是因为两枚银针,自己将命丧仓稷森林。

    “很简单,银针能与我心意相通。”吕诚微笑着说。

    “心意相通,这怎么可能?”袁鹏倒吸了一口冷气,茫然失措。像个泥塑木雕的人。他喃喃自语着,这样的境界他听说过,只是以吕诚后天武者的修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境界?这样的境界,不要说后天武者,恐怕就是先天武者也做不到。

    “有什么不可能的。”吕诚走过去,一把将袁鹏的头套取下来,这套金丝软甲还真是不错。虽然他未必用得上,但却是件至宝。

    “吕诚。你小小年纪,就是内劲九层巅峰,你是不是哪个隐门的传人?”袁鹏问,他现在很后悔,影月会毁在吕诚手中,自己没有吸取教训。狼王帮的事情坏在吕诚手上。他还是没有吸取教训。现在他为了复仇,又找上吕诚。可是吕诚根本就没有战胜的可能,他还没有接近,就被吕诚发现。而吕诚到了他身后,他可能都未必知晓。

    “非也。袁鹏。看来你是孤家寡人一个。我问你,前段时间你离开定河城,去了哪里?”吕诚问,虽然袁鹏的脑内已经被重创,可是他并没有掉以轻心。他连给袁鹏脱金丝软甲,边将他的手脚关节都卸了下来。

    “不错,我去了北边的灵狼国。”袁鹏说,狼王帮初创,需要的资金太多。他从天华国逃到定河城,身无分文。影月会的所有资金,全部被人拿走,他想要重振旗鼓,必然要大量的钱财。因此,他不得不重操旧业,以影月会会主的身份,再当一回杀手。

    “灵狼国的皇子门书海经脉受损,不会是你的杰作吧?”吕诚心里一动,突然问。虽然梁永生没有说明门书海是怎么受的伤,可是他一听到袁鹏去了灵狼国,马上就猜测,门书海之所以会受伤,恐怕跟袁鹏脱不了干系。

    “你知道门书海?”袁鹏满眼尽是不敢置信,吕诚怎么能知道灵狼国的事情?要知道,他从灵狼国回来之后,就开始找吕诚寻仇。这段时间,定河城里也没有关于灵狼国的风声,吕诚难道是妖孽不成?

    “看来真是你。”吕诚点了点头,说不定留着袁鹏的性命,还有点用处呢。

    吕诚为了不让袁鹏捣乱,他一掌拍在袁鹏脑后,然后扛着他回了定河城。吕诚没打算马上杀了袁鹏,可是放在吕家他又不放心,这件事他还得找钱家。

    “诚儿,这几天你去哪了?”钱楚文看到吕诚,很是关切的问。现在离吕武平迎娶钱凤凰的日子越来越近,可是吕诚一个招呼也不打,竟然就跑了。定河城内已经有传言,吕诚被人杀了。

    “还不是为了他?”吕诚将肩上的袁鹏扔到地方,无奈的说。

    “这是谁啊?”钱楚文望着吕诚肩膀上的袁鹏,不解的问。

    “这可是个人物,三舅,有没有关人的地方?他可是高阶武者。”吕诚说。

    “关人的地方多得很,跟我来。”钱楚文没有在意,袁鹏昏迷不醒,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会是一位内劲十层的武者。

    但吕诚提醒,钱楚文还是找了个很隐蔽的地方。这是一个地牢,四周全部装了钢板,而且袁鹏的手脚下,全部被铁链栓着。吕诚为了保险,一脚踩在袁鹏的下丹田处。吕诚的感应力告诉他,袁鹏的气海已经破了,原本已经有如鸡蛋大小的气海,现在一下子全部碎裂。

    “三舅,这个人应该能值点钱,你最好别让他死了。”吕诚说,现在的袁鹏,其实就算不关押,也应该是脱不掉的。可是吕诚需要的是万无一失,根本就不用关心是否破了袁鹏的气海。

    “你早说啊,三舅帮你关人,到时有好处不能忘了三男。”钱楚文笑着说。

    ps:感谢嫩草与老牛、陈一顶等书友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