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可大可小 作品

第二百五十三章 五味杂陈

    钱世祥得知吕诚和钱楚武已经回到定河城,很是意外。『但更让他意外的是,吕诚竟然能捉到川天魔甲,而且一捉就是十几只。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川天魔甲能捉到一只,已经是谢天谢地,怎么可能一下子捉到十几只呢?

    而且,吕诚竟然还卖了两只川天魔甲给灵狼国的皇子门书海,换回啊一块中品灵石,这是他实在没有想到的。中品灵石虽然对后天武者没有什么用,可是灵石对先天武者却是很有用的。况且,一块中品灵石,哪怕就是在市场上出售,至少也值一万两黄金。

    听到吕诚和钱楚武平安回到家里,周宇威心里却是五味杂陈。周家因为吕诚,这段时间损失惨重。而现在,周家最厉害的客卿段世雄,也有可能丧命在此。钱家欢乐周家悲痛,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钱兄,恭喜。”周宇威心中很是苦涩。

    周家的段世雄没有找到,可是吕诚已经回了定河城。不但回到了定河城,而且还抓到了川天魔甲,甚至还卖了两只给灵狼国的皇子门书海。门书海的名字他也听说过,如果不出意外,门书海以后将会是灵狼国的国王。吕诚能与此人交好,以后还得了?

    他虽然很想再在仓稷森林内寻找段世雄,可是钱家的人已经离开,段世雄是死是活,只要回到定河城,马上就能见分晓。

    周宇威回到定河城之后,并没有直接去周家。钱家的消息,他只要回到家里,自然会有人向他禀报。果然,他刚回到家不久,就是人向他禀报。段世雄已经被吕诚身后的高人所杀。

    一个内劲九层巅峰期的武者,而且追踪之术天下无双,对周家忠心耿耿几十年,没想到这次替周家追杀吕诚,竟然会命丧仓稷森林。这让周宇威出奇的愤怒,吕诚实在太可恶了。如果不击杀吕诚,这辈子他恐怕不能说服自己。

    “父亲,十天后吕武平迎娶钱凤凰,我们要不要随礼?”周震天拿着吕家的请柬,向周宇威禀报。

    原本这样的事情,他完全可以作主。毕竟周宇威最大的愿意就是冲击先天武者,但现在关乎吕家和钱家的事情,他不得不向周宇威汇报。周家与吕家,虽然没有正面冲突。可是因为吕诚,周家与吕家,以后恐怕就是生死之敌。现在吕家娶亲,周家要不要去,实在是大事。

    “吕诚呢?”周宇威只觉得一股怒火从心里涌了上来,越来越盛,占据着他的脑海。

    “吕诚也将在定河城吕家认祖归宗。”周震天点了点头,吕诚本来就是吕武平和钱凤凰的孩儿。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正式进入吕家。

    “好啊,吕诚进了吕家。那以后吕家就是我周家的敌人。”周宇威冷笑着说。

    现在吕诚的身份在定河城很独特,他既不属于吕家也不属于钱家。现在,吕诚进了吕家,周家就算不能报复吕诚,那么吕武安、吕武平还有钱家这些人,将会自动成为周家的敌人。

    “父亲。按照规矩,我们只能向他们挑战,在擂台上比试。”周震天提醒着说,这是神武大陆一些大城池共同遵守的规矩,否则如果你杀我。我杀你,恐怕整个社会都不得安宁。

    “那就向他们挑战!最好是在吕武平婚礼那天。”周宇威沉吟着说,一旦吕诚认祖归宗,周家就可以正式提出挑战。那个时候,无论吕家是否应战,婚礼的喜悦气氛都会一扫而光。

    钱世祥回到家里之后,马上想见吕诚。可是钱楚武告诉他,吕诚在闭关。钱世祥只好让钱楚武详细汇报,特别是段世雄与周宇航的事情,他必须要问清楚。还要川天魔甲,吕诚是怎么捕捉到的,而且一连捉了十几只,恐怕以后很多人都会问起这个问题。

    “父亲,我只是听诚儿说起,段世雄被杀了,周宇航受伤了。但具体如何,我也不知道。”钱楚武说,他也是听吕诚说起,而且吕诚的经脉好像还有些受损,可见为了击杀段世雄,吕诚和他身后的高人是尽了全力的。

    “段世雄有没有死我不知道,但周宇航确实受伤了。经脉受损,胸前有两处重伤。”钱世祥缓缓的说,这样看来,段世雄很有可能死了。他对吕诚身后的那位高人更是好奇,只不过对方一直不肯露面,他也无可奈何。

    “诚儿没有说谎。父亲,川天魔甲已经拿回来了,你看是不是准备给吕武平炼制丹药?”钱楚武说,吕武平的婚礼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如果能在此之前,将丹药炼制出来,将是吕诚给他们的最好礼物。

    “川天魔甲是怎么捉到的?”钱世祥问。

    “吕诚能准确的找到川天魔甲在地下的位置,他一掌击下去,川天魔甲就从洞穴中跑出来,只要拿袋子等着就可以。”钱楚武笑着说,在这一点上,他是很佩服吕诚的。如果有川天魔甲逃跑,他只需要一颗泥团,就能将空中的川天魔甲击落,这在他看来,一般的武者根本就做不到。至少他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

    “既然川天魔甲拿回来了,这事你去安排吧。凤凰回来了没有?”钱世祥缓缓的说。

    “昨天就回来了,她现在就等着出嫁呢。”钱楚武笑着说,现在的钱凤凰完全就像换了个人,整天笑逐颜开,容光焕发。吕武平和吕诚都回到她身边,现在的钱凤凰,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你去让她过来。”钱世祥说,他确实有十几年没跟钱凤凰见过面了。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关心钱凤凰,要不是他的默许,钱楚文能经常见到钱凤凰么?

    “父亲。”钱凤凰这几天确实很激动,她知道吕诚去仓稷森林寻找川天魔甲,虽然吕诚没有承认吕武平的身份,但他能去找川天魔甲,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凤儿,这些年辛苦你了。”钱世祥动情的说,他现在也有些内疚,当初要不是因为颜面问题,或许钱凤凰也无需痛苦这么多年。

    “父亲,只要武平和诚儿没事,我就心满意足了。”钱凤凰激动的说,对她来说,只要吕诚活着回来,一家人能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就足够了。哪怕就是过上平平淡淡的生活,她也是极为开心的。

    ps:感谢xianglin等书友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