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绿豆冰糖水 作品

第一百九十五章 武器的对比

    “谁是叶问?”三个中年大汉一上到天台,便口气凶横的问道。

    正与叶玄聊天的叶问抬起了头,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三个中年大汉,眉头微微一皱,安坐在椅子上,语气平稳的道:“什么事?”

    三个中年大汉打量了一下身形有些削瘦的叶问,眼中闪过一丝讥削,走在前头的中年大汉冷声道:“你徒弟黄梁打伤了我们的兄弟,现在在我们手上,拿钱到鱼档的李洪记去赎人。”

    “走!”带头的中年大汉说完,看了一眼天台的环境和几个学拳的徒弟,冷笑一声,转头带着人走了下去。

    看到三个中年大汉走了,几个学拳的徒弟皆回过头来看着叶问,想要等着他拿主意。

    叶问却面色沉静,转过头来看到坐在旁边正看着他的叶玄,眉头微皱,脸上却噙着一丝苦笑。

    “问哥,既然是这样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叶玄看着叶问,微微一笑道。

    叶问是什么人,一代拳术宗师,更何况之前在佛山时更是经历过枪林弹雨,又怎么会怕几个混混的敲诈,只是他低调的性格让他不喜欢惹事而已。听到叶玄的话,微笑的摇了摇头喝了口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这个阿梁,早就叫他出门在外要学会忍了,年轻人,呵呵,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师傅,师傅……我们跟你一起去!”几个徒弟看到叶问想要去救他们的大师兄,纷纷站了出来表示想要跟着一起去。

    “不用,不用,你们都在这里练习就可以了。”叶问摆了摆手阻止道。

    “可是,师傅……”跟黄梁同时入门拜师,同时感情也是最好的徐世昌、魏国庆、王坤等人还想说什么,却被叶问挥手打断,“好了。为师已经决定了,你们就好好在这里练拳吧!”

    看到自己师傅已经决定,徐世昌等人嚅了嚅嘴,最后只能有些丧气的点了点头。

    看到几人有些垂头丧气,叶玄微微一笑,安慰的道:“你们放心,有我和你师傅去,一定会完整的帮你们把你们大师兄给带回来的,你们就不用担心,在这里好好练习就可以了。”

    说完。叶玄进去跟翠儿说了一下,让她跟张永成呆在这里好好玩一会儿,等下再来接她,答应了给她回来带一支冰糖葫芦,安抚好了翠儿之后,叶玄便跟着叶问朝着刚才三人说的鱼档的方向走去。

    鱼档就在深水涉内,离叶问所在的永隆街并没有多远,走路也才不到半个小时,是深水涉里一个专门卖海产的地方。

    鱼档的门口立着一个石牌坊。上面雕刻着“1932”一行年份大字,表明这个鱼档是在1932年正式成立了,一走进牌坊,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腥臭的鱼味。

    鱼档一般做的都是早上的生意。因为已到下午,鱼档内的人稀稀落落的。叶玄与叶问两人在鱼档内慢慢走着,举目四眺,不一会儿。便在一个角落之内找到了刚才那些人所说的“李洪记鱼档”。

    两人对视了一眼,缓缓的走了李洪记。

    走进李洪记,两人便看到里面的一旁坐着几个人。而另一旁的桌子上则站着几个正在打牌的年青人,其中有几个便是之前来通知黄梁被抓的几名大汉。

    “基哥!”一名翘着二郎腿坐在水池旁的大汉看到叶玄与叶问两人进来,打量了他们一眼,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正在打牌的几人的方向喊道。

    正在打牌的几名大汉听后转过头来,看到鱼档内突然多出了两个人,皆放下手中的牌,其中一个头上带着灰色布帽,脸上还带着一些红肿伤势的人年青人站了起来,朝着两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叶玄看着那个站起来的年青人,听到别人叫他“基哥”,便知道他就是洪震南的徒弟郑伟基了,也是他在打输了黄梁之后,利用人海战术将黄梁抓了回来。

    郑伟基打量了一下两人,口气生硬的道:“你们谁是那小子的师傅?”

    “这位大哥,你好,我就是黄梁的师傅!”叶问并没有因为郑伟基生硬的口气而半点生气,朝着四面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他的几个大汉,面带笑容的道:“我想这次应该纯粹是场误会而已,有事慢慢说嘛,可不可以先把我徒弟给放了?”

    看到叶问宠若不惊,郑伟基眼中精芒闪烁,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己人多,根本不怕他们耍什么花样,朝那个站在水池旁的中年大汉道:“放他出来!”

    随着郑伟基说话,站在水池旁的中年大汉掀开水池上面盖的网盖,双手被绑的黄梁便如落汤鸡般突的从水池里面站了起来,中年大汉一扯黄梁的衣领,将他从水池中扯了出来,随后一把将他推向了叶问。

    “阿梁,你没什么事吧?”叶问接住自己的徒弟,看着他脸上的伤,关心的道。

    对于黄梁,叶问其实是打心里感激的,虽然黄梁年少冲动,作事也较为鲁莽,但是对他这个师傅还是真心实意的,不仅经常带人来走他学武,而且有空的时候还经常去帮他贴宣传单,宣传咏春拳术,这样的徒弟,又有哪个师傅会不喜欢呢?

    “没事!”黄梁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神志,看着叶问道。

    “你怎么打伤人了啊?”叶问看到黄梁没事,心下稍安,随即便责怪道。

    黄梁转过头,狠狠的看着郑伟基道:“他跟我比武切磋,却打不过我,关我什么事啊?”

    “你说什么啊?我打不过你?”郑伟基一听,走上前来怒喝道。

    “不要太冲动!”叶问看到郑伟基冲上前来,一边拦住黄梁,一边对郑伟基和颜悦色的道:“你们都是年轻人,有时候比武切磋,少不了会有一点点擦伤,改天我专程拜访你的师傅,跟他交代清楚!请问,你师傅是哪位?”

    “你管我师傅是谁。总之比你厉害就是了!”郑伟基听叶问在那里大说一通,不奈烦的道:“别说那么多了,钱带来了没有?”

    “没有!”听到郑伟基嚣张的语气,叶问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面色平静的道。

    听到叶问说没带钱来,郑伟基的脸色顿时一变,阴狠的瞪了一眼叶问,转头朝着围过来的十几个大汉,双手一挥,狠声道:“干他们!”

    “啊!---”

    一声声如壮胆般的大喝。随后这些大汉一拥而上,就要将叶问三人狠狠的教训一顿时的时候,一个身影陡然挡在叶问与黄梁的身前,随后拳头一伸,一道沛然大力从拳头上涌出,狠狠的轰在跑在前头的一个大汉身上。

    嘭!---

    一声闷响,被打中的大汉身体如同被一颗炮弹击中了一般,惨叫的向后飞去,直接撞飞了身后的四五个大汉。这才重重的跌落在地。

    看着出手的人后,叶问原本凝重的脸顿时放松了下来,只是轻轻的将黄梁从身旁揽到身后护了起来,而黄梁则看着出手的人。双眼瞪大,脸上满是震惊之声。

    郑伟基看着收起了拳头的叶玄,脸上阴沉不定,暴喝一声。大步一跨,猛的一拳朝着叶玄的脑袋攻了过来。

    看着招式霸道的郑伟基,叶玄微微的摇了摇头。头朝着旁边微微一侧,以毫厘之差避过郑伟基的拳头,随后右掌迅如闪电般的印在郑伟基的胸膛上,劲力一吐,郑伟基只觉得胸前一痛,整个人如一个破麻袋般朝着身后横飞了出去,撞到身后的木板,直接将之撞得粉碎。

    这还是叶玄看他并没有犯多大的错才手下留情,否则叶玄只要出个八分力,只怕明年今天便是他的忌日。

    可惜郑伟基并不知道叶玄已经对他手下留情,揉了揉剧痛的胸膛,从地上站了起来,面色狰狞的对身旁的兄弟喝道:“砍他!”

    刷!刷!刷!!!---

    这些人看到叶玄等人不是这么好对付,一个个从鱼档的一些角落里抽出砍刀、铁棍,一时之间,整个李洪记鱼档便是一片刀光剑影。

    “杀!---”四周传来一声声冲锋声,一个个持着砍刀的大汉从各个鱼档之中冲了出来,一脸杀气的将叶玄三人团团围住,似乎只要郑伟基一声令下,这些人就会冲进来将叶玄等三人乱刀分尸。

    看到四周至少三四十个拿着砍刀或铁棍之灯的致命武器的大汉,就算是黄梁这个热血青年也脸色大变起来。

    “阿玄,阿梁,小心!”叶问看到四周至少三四十个拿着武器的大汉,脸色顿时大变,将黄梁护在他与叶玄的中间,身体紧绷的道。

    看着周围手中拿着致命武器正虎视眈眈的大汉,叶玄的嘴角陡然冷冷的扬起一个弧度,对着叶问道:“问哥,你和阿梁靠后一点,这些人我来解决!”

    “不可!”听到叶玄的话,叶问脸色一惊,虽然他知道叶玄武功也很厉害,但这里可是有着三四十个大汉,猛虎还架不住群狼,更何况这些人手中还拿着可能致命的武器,叶问又怎么可能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冒险,“阿玄你别大意,等会我们一起出手,先冲出这里在说。”

    “问哥,你别担心,我可不会傻到跟他们硬拼,既然他们能用武器,那我们也行!”叶玄看了下四周,面带诡异笑容的道。

    就在叶问奇怪的想着叶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看到叶玄将手伸到衣服之内,随后手一拉,一把黑色的mp9微声冲锋枪,在四周大汉惊恐的目光中,扣动扳机,一条火舌陡然从冲锋枪的枪口射出,朝着地上的一排木板盖上射去。

    嗤嗤嗤嗤嗤!!!----

    ---------------------------------------------------------------

    感谢云飞扬2013童鞋的打赏,同时也感谢十仔辉和小小灵枫两位童鞋的月飘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