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绿豆冰糖水 作品

第一百九十四章 粗茶淡饭

    “提议?”叶问也被叶玄被突然一问弄得也有些发懵,疑惑的看着叶玄,“怎么,阿玄你有事直说就可以了。”

    “那我就直说了!”听到叶问的话,叶玄转过头看了一眼阁楼与天台的环境,随即回过头来道:“问哥,我看你在这里教拳也不太方便,你说,我们两个一起开武馆怎么样?”

    虽然在见到叶问之前,叶玄就已经有了想要重开孙氏武馆的想法,但是那个想法并不成熟,目的也只是为了给自己参加不久之后英国殖民政府举办的“西洋拳赛”好有个名头而已,但是他也担心如果他离开了这个电影世界之后,他重开的孙氏武馆之后要怎么办,还有翠儿以后的生活,这些都不是他能忽视的问题。

    在见了叶问之后,他的脑海中突然生出了与叶问同开武馆的想法,叶问的人品他还是非常相信的,既使他因为完成系统任务离开了这个电影世界,但是留下来的叶问足以解决武馆没落与翠儿以后生活的问题了。

    “这……”叶问被叶玄这突然的提议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沉吟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阿玄,这件事情我需要考虑一下。”

    叶问这次开馆授徒并没有什么想要把咏春拳发扬光大的心思,他的初衷只是想要补贴一些家用而已。本来如此说来,叶玄想要跟他一起开武馆一定会搬到比现在更好的地方,徒弟也会更多,收入也会增加,对他来说这将是一件大好的事情。但是,叶问考虑的不是这些,他只是觉得自己欠叶玄太多的人情了。不仅在日本人入侵的时候救了他们一家,在要与日本人开战的时候还将他们一家平安送到了香港,细究起来。叶玄对他们一家有过数次的救命之恩,现在在看他教拳不方便。又想过来帮他,这样的恩情,叶问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报答。

    看到叶问眼神闪烁,叶玄虽不知他在顾虑着什么,但叶问也没有明确的拒绝,也没有在强求,只是点了点头,便开始与叶问谈起其他的事情。

    “师母好!师母好!……”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往事。突然听到外面的人起此彼伏的叫着,叶玄转头看去,就看到叶问的妻子张永成正穿着一身粗布花衣,身上挺着个大肚子,一手扶腰,一手挎着一个篮子一边跟徒弟们点头微笑,一边朝着隔楼的方向走来。

    “阿玄,你们先坐一下。”听到外面的动静,叶问也同样转过出去,看到是自己妻子张永成给自己送饭。跟叶玄说了一声便走了出去,走到张永成旁边,一手接过张永成手上的饭篮。一边笑着道:“你慢点,来,这些我拿着。永成,你猜猜是谁来了?”

    张永成看到自己丈夫高兴的模样,心中很是惊奇,自从自己丈夫从佛山逃到香港之后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是她却知道他一直沉浸当年在佛山的那些事情之中,还有那个人的死,让他这些年来一直郁郁寡欢。

    “谁来了?”张永成一边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自己的丈夫。一边抬头朝着阁楼内看去,但因为距离较远。却只看到似乎阁楼里面坐着两个一大一小的人,相貌却是没有看清。

    “慢点。走,你自己进去看就知道了。”好不容易,叶问这次竟然对张永成卖了一个关子,微笑的的搀着张永成走了进去。

    看着自己丈夫的样子,张永成内心更加的好奇,让叶问搀着,一手扶着腰慢慢的走向阁楼。

    随着慢慢走近,看着背对着她的人,张永成的眉头微微蹙着,双眼闪烁着奇怪的光芒,直到那人转过头来,张永成的双眼这才陡然大睁,小嘴微张,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嫂子,好久不见!”看着张永成的模样,叶玄微笑的起身打招呼道。

    “你,你是阿玄?”对于这个救了自己一家的人,张永成自然不可能忘记,只是原本传说死了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张永成自然是又惊又喜。

    叶玄微笑不语,只是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永成你没看错,他的确是阿玄,来,你们快坐,有什么话等下再说。”叶问看到自己妻子的模样,也是微微微一笑,不过看自己妻子还坐着,叶问连忙将东西放下,扶着张永成坐了下来。

    张永成被叶问扶着坐下,张永成便开口问道:“阿玄,这些年你去哪里了,为什么都没有你的消息?”

    看到叶玄没有一丝不奈烦的将他刚刚给自己说的事情讲了一遍,叶问脸上泛起一丝笑容,从饭篮里拿出饭菜和碗筷一一摆到桌上,道:“来,有话等下再说,先吃饭,先吃饭!”

    与第一次叶玄在叶问家吃的饭菜相比,今天的饭菜就比较普通,甚至可以说是简朴,只有一小盆饭,一个炒鸡蛋和一个炒青菜,没有汤,取而代之的是一杯清茶。

    “粗茶淡饭,阿玄,你可别嫌弃。”叶问笑呵呵的拿了两个碗帮叶玄与翠儿一人盛了一碗满满的饭,剩下的饭也没有多少,他便与自己妻子一人盛了半碗左右。

    看着桌上的饭菜,遥想当年,叶玄心中嘘唏不已,摇头微笑道:“问哥可真客气,现在这年头,有一口吃的,已经很好了。”

    对于吃的,叶玄并没有太过看重,山珍海味他不拒,但是精茶淡饭他也食得,更何况现在叶问纵使在如此困难之下,依然热情如故,他又怎么会如此挑肥减瘦呢?

    几人吃吃笑笑,纵使是粗茶淡饭,却吃得宾主尽欢。

    饭很快就吃完,饭桌由张永成收拾,翠儿似乎与张永成比较投缘,正乖巧的与帮张永成拿着筷子洗着,而叶玄与叶问两人却各搬了一张椅子在天台上看着徒弟们练功。

    就在这时,三个中年大汉一脸凶横的从楼下走了上来,看了一眼正在练功的几个弟子,大声喝问道:“谁是叶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