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9,最后的挣扎

    雪易寒和小楚琰他们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扶桑煜人憔悴的不行的模样。

    再看到床上昏迷不醒的扶立时,雪易寒略有些不解。

    “其他受到巫灵交换之力影响的人也昏迷了吗?”

    扶桑煜人摇摇头,“没有,其他人就是和中了疫症的症状是一样的,能感染他人,神智不清,另外,脸色腊黄,人的精气神全无,甚至还有的上吐下泄,开始出现尸斑。圣灵长老也想过多种方法,但是都没有办法缓解这一症状。”

    小楚琰看着扶立哥哥那戴着半张面具的脸,忽然伸出手,将那面具拿开了。

    在发现那半张脸上的神劫烙印比之前更深了些时,他有些想不通的看着自己爹。

    “爹,为什么这神劫烙印的色泽不变浅,反而变深了?”

    雪易寒一只手轻触在扶立的脸上,感应了一会儿才道:“扶立脸上的神劫烙印已经不止是他将你脸上的神劫烙印牵引过去的原因了,他自己身上也出现了神劫禁伤。”

    “那现在怎么办?让娘亲过来一下吗?”小楚琰轻轻眨了下眼睛。

    虽然他也不想娘亲太累,也知道娘亲现在在忙着三界众神殿的事,可是,扶立哥哥昏迷不醒,他们也不能不管啊!

    “你娘亲已经在来精灵王国的路上了,估计马上就到了。小楚琰,你看着扶立。”

    “好。”小楚琰立即应声。

    雪易寒则是看了扶桑煜人,然后走出了精灵王宫。

    扶桑煜人也立即跟了上去。

    红魔叹了一口气,也跟了出去。

    站在精灵王国的城墙上,雪易寒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

    “这一场劫难很有可能是因为凤老死于神劫世界的原因。他是真正掌控巫神族的人。扶桑煜人,那巫灵长老呢?”

    扶桑煜人的手不由的握成了拳,“巫灵长老在扶立昏迷后失踪了,我想,他隐藏在精灵王国这么多年,实则也是凤老的人。以前我总觉得,他虽然与圣灵长老不合,但对于精灵王室是忠诚的。现在想来,是我错了。”

    “你命人去追捕巫灵长老,扶立这边你不用担心。”

    扶桑煜人感激的点点头。

    沉默了一会儿,扶桑煜人忽然说道:“蛮寒,我忽然有一种感觉,我们精灵王国预言中说的治愈女神将拯救整个精灵王国,实际上指的是这一次灾难,而能救整个精灵王国的人,应该也是指颜丫头。”

    雪易寒看了一眼,平静的道:“只要是能救的,她都会救的。”

    凤老遗留下来的烂摊子,不管是他,还是混沌宝宝,都会尽可能的收拾干净。

    就在这时,明雾颜赶到了精灵王国。

    她一眼便看到了站在精灵城墙上的雪易寒和扶桑煜人。

    只不过,她也只是看了一眼,便直接进了宫里。

    凭着小楚琰的气息,她很快来到了扶立所在的房间。

    小楚琰见娘亲来了,忙站了起来。

    “娘亲,你可来了。”

    明雾颜走过去,目光落在了脸色苍白,已经昏迷不醒的扶立身上。

    “昏迷多久了?”

    &

    nbsp;  “五天了,圣灵师傅用了许多办法,都没能唤醒扶立哥哥。”

    明雾颜抬起扶立的手,为他把了个脉,在发现他的脉搏居然处在封印状态时,她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因为,这封印是利用空间之术封印的,而非是普通的封印。

    她凝聚出一股神力,轻轻的在扶立的身上点了几下,然后又在他的心口位置绘制了一个空间禁法,然后给他喂了一粒光明系的丹药。

    只听到“哧”的一声,扶立身上像是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下一刻,他睁开了眼睛。

    “娘亲……”扶立第一反应是伸出手抱住了娘亲的手。

    明雾颜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娘亲在,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扶立摇摇头,“没有了。娘亲,我是不是又给你惹麻烦了。”

    明雾颜笑着轻揉了下他的小脸,“没有,娘亲哪里是那么怕麻烦的人。就算是麻烦,你和小楚琰也是甜蜜的麻烦。”

    小楚琰也忙点了点头,“对,扶立哥哥是我们的家人,一点也不麻烦。”

    扶立轻揉了下自己的眼睛,忽然笑了。

    刚刚抱住娘亲的手时,他感觉自己还在做梦,但现在看到小楚琰,他这才回过神来。

    娘亲是从神劫世界回来了。

    这时,雪易寒和扶桑煜人也回来了。

    看到扶立醒了,扶桑煜人又激动又感慨。

    果然还是颜丫头比较厉害,她一来,扶立就醒了。

    之前他可是想尽了办法都没能唤醒小楚琰。

    就说扶立这小子与颜丫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密缘份。

    “醒了就好。”扶桑煜人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脑袋。

    明雾颜站了起来,对雪易寒说道:“精灵王国的情况怎么样?”

    “我们出去走走!”雪易寒牵起了混沌宝宝的手。

    只要出去走一走,精灵王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明白了。

    “我也去!”扶立立即从床上跳了下来。

    扶桑煜人倒也没有拦着他,这孩子戴了半张面具好久了,也很久没有出门,现在和颜丫头他们出去转转也好。

    他转头吩咐了自己的人,稍稍做了一些安排,之后自己才随着颜丫头和蛮寒一起离开了精灵王宫。

    明雾颜已经对精灵王城并不陌生,所以,她一出现,人们都用非常尊敬的眼神看着她,整个大街上非常的安静。

    明雾颜则是一边慢慢的朝前走着,一边留意着四周每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走了没多久,她便停下了脚步。

    “我想精灵王国现在出现的情况与疫症是无关的,这是一种巫灵禁咒,类似于诅咒。我想,这大概是凤老最后的势力挣扎了。”

    “可有解决之法?”扶桑煜人立即问道。

    明雾颜微微的皱了下眉,“按理说,强大的光明系力量应该是能破解巫灵禁咒的,或者光明系的药之灵应该也可以。不过,我并没有那么多光明系的药材,能救的人非常有限,可能还需要想想办法。扶桑煜人,你先去统计一下,受到巫灵禁咒影响的人到底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