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3,永远不分开

    “我也要努力一点了。”百花殿主神也打起了精神来,来了神劫世界,他真不想成为拖后腿的。

    “大家注意安全,传音符联络。”明雾颜轻点了下头,然后又跟自己爹交待了几句。

    明月皇笑着说道:“爹不会有事的,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说起来,女儿才是凤老想要对付的人,最危险的人也是女儿。

    他实力弱,帮不上女儿太多忙,他也希望借这一次机会能有所长进,做为爹,他还是希望能成为女儿的靠山和依靠的。

    “嗯。”明雾颜因为不放心,又额外给了自己爹一堆冥音攻击符,这才目送自己爹和红魔他们一起离开。

    明雾颜看着身边的雪易寒,轻声道:“我们要分开吗?”

    雪易寒轻揉了下她的脑袋,“永远不分开!”

    明雾颜忽然笑了,“我的意思是,我们要分开修炼吗?我身上的凤凰羽衣变回雪白色后,我发现我的灵力又处于受限制状态了。”

    雪易寒略为思索了一下,“混沌宝宝,你要不要学一点你平时没有接触过的东西?”

    明雾颜微怔,“我没有接触过的?那是什么?”

    她感觉自己会的东西其实挺多的,虽然有的东西并不是太精通。

    雪易寒搂住她的腰,在她的衣服上轻触了两下。

    “三百七十七号院内学习的是女红针法,但是,它对面的院落却是学习阵法之术的。这两个地方的老师都是女子,也许你会学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在你旁边的三百七十六号院陪你,可好?”

    明雾颜微微有些吃惊,神风学院每个院落里的老师都是历神劫失败的人,女子当真是少数。

    想了想,她点点头,“好,那我们就去那边。”

    “小丫头,我很快又要历神劫天雷了,就不陪你们去了,我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大头前辈有些惋惜的说道。

    他还是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而且也和她相当的有缘。

    在知道他们在完成任务后是能离开神劫世界的时候,他也希望自己能快点成功历尽神劫,这样,他便能与他们一起离开了。

    虽然,他知道这样的机会非常渺茫,但有希望总聊胜于无希望。

    明雾颜点点头,然后从空间里取出几瓶丹药递给大头前辈,“前辈,这是我用外界的药草炼制的丹药,兴许效果不是那么好,你先服用着。等我找到神心药园,再想办法给你炼制针对你身体情况的丹药。”

    大头笑着接过了丹药,“我就受之不恭了。”

    明雾颜微微一笑,“前辈,这边也麻烦你留意着,我们尽可能快的回来。”

    大头前辈点点头,“去吧!好好加油!其实神劫世界若是能自由出入的话,这里真的是个好地方。”

    “那我们先走了。”明雾颜告别了大头前辈,与雪易寒一起离开了。

    到达三百七十七号院的时候,明雾颜才发现,这座院子与别处真的不一样,看起来更像是一间绣纺。

    是的,这院子内外挂满了漂亮的丝线和丝绸,以前许多绣好的漂亮物件,看着真的是很养眼。

    不过,这里的东西却不是随便一个人可以拿走的,它们每一样东西都是下有强大的封印和禁制的。

    明雾颜和雪易寒就在这里暂时分开。

    “我就在你身边,有事叫我。”雪易寒摸摸混沌宝宝的后脑勺,有些不舍的低下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虽然他就在旁边,他还是会担心她,会想她。

    “嗯。”明雾颜也惦起脚尖,主动在雪易寒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跑进了三百七十七号院。

    雪易寒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这丫头临走了还挑拨他一下。

    进入三百七十七号院的明雾颜进入院子后,一条彩色的丝绸便将门给挡了,紧接着,地下忽然间伸出了一条丝带,嗖的一声,便绑住了明雾颜的腰。

    明雾颜很快便发现她的脚下传来了一股无法挣脱的束缚力量。

    明雾颜并没有抵抗,很快,绑在她脚上的丝带便消失了,同时,她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几近透明的女子倩影。

    她盯着明雾颜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幽幽的说道:“你是进入这里第一个不抵抗的人,心性不错。但天资如何却有待考验。”

    “你可以跟我聊聊天吗?”明雾颜出其不意的问了一句。

    女子摇摇头,“我连自己是谁都已经不记得了,我只是一抹神识残影,唯一的任务是将我最重要的东西留传后世,你和那些人一起去学习针法吧!”

    话落,女子指了指正前方的纱帐,纱帐顿时被风吹起,露出了一方凉庭。

    那凉庭上方此时坐了三个面容绝色的女子,她们全都很专心的看着手上的针和布,并未因有人到来而多看明雾颜一眼。

    明雾颜却是因为其中一人的面貌而吃了一惊……

    欧云上神……

    这三位女子中的一个人居然长得跟欧云上神极为相似,但看着又比欧云上神更为明艳动人。

    就在她想要去拍拍欧云上神的时候,一只虚无的手在她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

    “她们已经进入织神境了,她们听不到你的声音,也看不到你。你刚来,还是从基础的做起吧!我先教你捋线。”

    说着,女子虚无的身影扯来一大团乱得不能再乱的线团,然后示范给明雾颜看,要如何理顺它们。

    明雾颜静静的看着她的手法,不多一会儿她便看明白,然后照着她的动作,没几下便将一团烦乱的线团理得整整齐齐。

    女子冲明雾颜微微一笑,“你很聪明,手指也灵活,现在我教你最基本的针法……”

    明雾颜静静的看着,看着女子透明的手指在绣布上绣着最简单的针法,不过,很快她却是摒住了呼吸。

    因为,她发现这些针法非常简单,但是针上面的绣线走动方式却是有些异常。

    她抬起手,在空中仿着绣线的走动痕迹比划了一下,在发现这绣线走动的方式居然是在写字时,她微微一愣。

    虽然看出来了,但是她仍然是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在脑海里记忆着这套针法。

    忽然,那女子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拿起手上的针朝明雾颜的肩膀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