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实在是该死

    凤老看着冰绝仙尊那义愤填膺的脸,整个人都轻颤了起来。

    将这些人打死塞灵棺里,那怎么可以。

    要知道,这里面的人可是凤心啊!

    不行,一定不能让这里的人看到灵棺里的人,不能!

    凤老正想要暗中给夜药他们使个眼色,发个信号的时候,蛮王却是突然间挡在了他的面前。

    “梵奕,你过来看看,我怎么看着那边的黑袍男人有些面熟的?”

    被蛮寒点到名的梵奕立即从后边走了过来。

    他盯着那黑袍人看了又看,隐隐间也觉得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凤老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雪易寒忽然间问了凤老一句,“凤老,以往你是不是也常去药灵殿的,你看那穿黑袍的人像不像紫灵上神以前的弟子?”

    凤老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药灵殿以前的弟子那得是多早以前的事了,我可记不住了。这些人蛮王小子你应该也不记得吧?”

    雪易寒点点头,“嗯,我之所以觉得眼熟是因为以前看夜悬画过几个药灵殿的弟子画像,其中有个叫夜药的,我看着就像这人。”

    凤老闭了闭眼睛,低声道:“我到是看不出来,药灵殿的弟子怕也只有那夜悬还活着了。说到这药灵殿,我又想起了另一件事。那小丫头好点了吗?这次怎么没有跟你一起过来?”

    雪易寒自然知道凤老说的是谁,他轻叹了一口气,“她体质较虚弱,我让她留在家好好休息了。这次若不是凤维要继任凤族族长,我也不会离开蛮荒皓月。”

    凤老此时很想说,那么想留在蛮荒皓月,为什么没有一直守在那儿,甚至还有时间出来帮冰绝仙尊寻找千凤樽。

    不过,虽然对这蛮王小子有所不满,他还是平静的点头,表示理解。

    不过,雪易寒转念又说了一句,“这人不是药灵殿的弟子就好,估计今天直接就被这些人打死了。也省了要药灵殿主神来处理家务事了。”

    凤老傻眼,敢情蛮王之前这么问,是这个意思?

    看着夜药此时已经身受重伤,凤老是有些乱的。

    而夜药这时候发现凤老被人围着,却不出手时,他也火大了,一又锐利的眸子直射凤老。

    凤老此时也感应到了夜药的目光,他是怕夜药突然间在这个时候什么事都说出来了,所以,他凝聚出神之气,大喝了一声。

    “都住手,我们凤族是办喜事,不想见血,这对我们的祭祀典礼不吉利,大家还是将人交给我吧!”

    凤老这么大声的一吼,好多人都停了下来。

    有些人奇怪的看着凤老,“凤族还有这种讲究吗?”

    “那,要不我们就将人捉拿了,将给凤族族长来处理?”有人提议。

    “我看这样行!”大家再次热闹了起来。

    他们都在想,这三人抬着棺材触凤族的霉头,他们帮着揍一顿也是件大好事,所以,在将那三人打得半残的时候,大家这才将三人给捆了起来。

    而夜药因为听到要将给凤老处理,所以,到了最后关头他并没有过多反抗。

    不过,就在人要进行交接的时候,天空中却是突然间出现了一个人。

    众人抬眸看去,一时间有些不解。

    夜悬稳稳的落在那灵棺之上,静静的看着被人押着的夜药。

    而夜药在看到夜悬的时候,脸色顿时变了,有种想要遁逃的感觉。

    而凤老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夜悬的脚下,这臭小子居然敢踩凤心的灵棺,他居然敢……

    冰寒阴冷的眸光扫向夜悬,是凤老自己都难控制的。

    而夜悬似有所感,还特意看了凤老一眼。

    凤老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忙收敛了自己的眸光。

    “凤老,这个人我要带走。”夜悬这话是对着凤老说的,语气无比的认真。

    凤老皱了下眉,“为何?来我凤族犯事,理当交由我们凤族处理。”

    夜悬到也不接话,只是对凤维说道:“凤维,虽然族长继任大典还没有举行,但你也是正式的凤族族长,我就想说,这人化成灰我也认识,他乃药灵殿的弟子夜药,我要带他回药灵殿,你准是不准?”

    凤老正想说话之际,凤维已经开口,“当然可以了,人你带走吧。”

    “那就多谢了。”夜悬转过身,手掌一抓,一道虚无的掌印便落在了夜药的肩上。

    夜药当然是不会乖乖的跟着夜悬走了,他一咬牙,口中一道毒气直接朝夜悬射了过来。

    夜悬头一歪便避开了来。

    就在这时,凤老也意识到了什么,他神识微动,那道毒气便伤到了无辜的人。

    “来凤族生事,还敢伤人,太嚣张了,老夫一定要让你尝尝凤族的刑罚才行。”凤老突然间朝夜药发动了攻击。

    不过,凤老这一掌攻击的有走水的成分,夜药一反抗,凤老的攻击力量恰巧解开了夜药身上的束缚。

    夜药心中明白,现在若是走不了的话,他就真的走不了了。

    不过,他前脚才要逃,蛮王却是冷冰冰的说了一句,“伤人惹事,还拒捕,太不将凤族放在眼里了,实在是该死!”

    话落,他的手一挥,一道无形的逆天力量直接朝夜药的头顶向下压了下去。

    身在暗处的明雾颜悄然的利用神隐之术,在夜药的头顶上施加了一个时空禁符,助了雪易寒一臂之力。

    雪易寒感应到自己的力量被另一股力量干预,他的身形微顿。

    是混沌宝宝的力量……

    他虽然很想现在去查看混沌宝宝的位置,但是,这时候他还是隐忍住了,而且忽然间收回了手。

    “凤维,凤老,这人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交给你们了。”

    凤老正欲说话,凤维已经冷着脸将自己手上的凤神手环扔了过去……

    凤老想要收回凤维手上的凤神手环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凤神手环直接在空中放大,然后套进了夜药的脖子,只听到一声凤鸣,夜药的脖子便断了……

    夜药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会这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