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薇 作品

1854,你的肚子有点大了

    雪易寒一只手环住她的腰,一只手扶住她的后脑勺,霸道而炽热的吻立即印在了她的唇畔……

    一个深吻过后,雪易寒笑着说道:“你的夫君还好温柔,对不对?”

    “嗯。好霸道!快去做饭,我洗澡去了。”明雾颜霸气的推开了他,然后转身去洗澡了。

    雪易寒看着混沌宝宝脸颊上那一抹红,唇角微扬,去厨房准备吃的去了。

    明雾颜则是步入了水中,在姻缘池里泡澡。

    洗着洗着,她忽然间又想起了一件事……

    因为刚才忘了问出来,这会儿她有些扼腕的拍了拍池中的水。

    雪易寒听到动静跑了出来。

    “混沌宝宝,怎么了?”

    明雾颜挑了下眉,轻抿着嘴道:“刚才有个问题忘了问冰绝仙尊了。”

    “嗯?想问什么?”

    明雾颜闭了闭眼睛,然后撑着下巴,趴在姻缘池边,“问冰绝仙尊的妻子啊!为什么冰绝仙尊的妻子看起来不太喜欢凤老啊?”

    雪易寒宠溺的笑了,“你从哪里看出来,冰绝仙尊的妻子不太喜欢凤老的?”

    明雾颜见雪易寒的目光一直在自己光洁的身上,她整个人又缩回了水里,“那个梁夏的记录上不是有吗,每当凤老找冰绝仙尊喝过酒之后,冰绝仙尊的妻子就会私藏他的酒。不是巧合哦!梁夏的记录上是每次都是这样,你不会觉得这是巧合吧?”

    “嗯,有道理。找个时间,你再去问问冰绝仙尊。”

    雪易寒笑了一下,忽然朝她走了过来,“混沌宝宝,你会藏我的酒吗?”

    明雾颜挑了下眉,“你这么有节制,我才不会藏你的酒。”

    雪易寒的自制力极强,这表现在方方面面,她用不着藏他东西。

    雪易寒却是走到姻缘池边,弯下腰看着水里的小女人,“晚上,我想做点不节制的事,可以吗?”

    明雾颜直接游走,不理他了。

    雪易寒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可是,这种问题,怎么老是问她呢!

    雪易寒却是因为混沌宝宝的举动笑出了声。

    他的女人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见水里的混沌宝宝依然不回头看他,他便转身回厨房里继续做美食去了。

    总是要喂宝了混沌宝宝,才能让这丫头喂饱他不是。

    ……

    第二天,腰酸体软的明雾颜睡了一整天,等到她睡醒,已经到了晚上。

    雪易寒则是坐在床边,笑着看着刚睡醒,精神却极好的混沌宝宝。

    “夫君对你好不好,你那么想去问冰绝仙尊那个问题,这会儿吃了饭就可以直接去了。还可以像昨天晚上一样,秉烛夜谈。”

    明雾颜无语,立即不声不响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换衣服。

    这睡了一天了,叫对她真好?

    还好她今天也没有什么事,多睡一会,就多睡一会儿好了。

    不过,雪易寒的体力也真的是太好了,在床上真的是热情的一言难尽……

    雪易寒则是跟在混沌宝宝,她往哪走,他便往哪走。

    明雾颜换好衣服,回头瞪着她,“你今天干嘛这么反常,跟着我干什么?”

    雪易寒却是深情的看着她,“混沌宝宝,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肚子有点大了?”

    明雾颜微怔,忙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虽然已经有孕三个月了,但是,她的肚子在昨天为止其实还是平坦的,这才过了一晚,居然已经微微隆起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小小的弧度,让她再次深刻的意思到,她很快又要当娘亲了。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轻声低喃:“小雪溪会不会像小楚琰一样,早早就有自己的意识,能自我修炼呢?”

    雪易寒笑着摇头,“不会的,她是个天资极好,但是外形和生长速度绝对符合大众眼光的。”

    明雾颜挑了下眉,“你怎么知道的?”

    雪易寒笑笑,捧着混沌宝宝的脸便亲了下去。

    他总不能跟混沌宝宝说,小雪溪的生长速度是他决定的吧!

    要是那样,混沌宝宝可能会跟他急,他还是悠着点比较好。

    “算了,我还是先吃饭吧!”

    明明睡了一天,明雾颜其实还是觉得挺饿的,所以,她吃了很多。

    吃饱后,她直接丢下雪易寒,去了药灵殿。

    而回到药灵殿后,她才发现,雪易寒居然将冰绝仙尊与文隐尊人休息的房间位置换了。

    她想,这大概是为了谨慎起见吧!

    她刚走到冰绝仙尊的房门口,房门便打开了。

    冰绝仙尊对着站在外面的小丫头招了招手,“丫头,进来坐,我们正等你呢!”

    明雾颜点点头,立即走了进去。

    待她走进去,她才发现,冰绝仙尊的房间里还有其他人,有文隐尊人,还有梁秋和石中婳,以及斐青和一个不认识的男子。

    房间里的人见北颜上神过来,几人都站了起来。

    石中婳弱弱的唤了一声,“主神!”

    明雾颜笑着点点头,示意她不用拘礼。

    而梁秋和斐青则是对颜丫头点了点头。

    “这位是?”明雾颜的目光落在站在斐青旁边的男子身上。

    这人身上的表情有些冷,看起来不太好说话的样子。

    斐青赶忙道:“颜丫头,这是我大哥,斐天。”

    明雾颜有些意外,“原来你就是斐天!”

    “对,在下就是斐天!”斐天的表情淡淡的,甚至是有些冷漠。

    斐青则是不动声色的拽了自己大哥的衣服一下,想让他对颜丫头说话客气一点。

    “坐吧!”明雾颜见这斐天不好说话,到也没有客气,直接在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文隐尊人看了一眼斐天,这才又道:“丫头,你别介意斐天这小子的态度,他只不过是心眼小,因为心系瑶苏,而瑶苏又因嫉妒你而做了不理智的事,他一直心里怀有恨意。”

    文隐尊人这么直白的说出弟子不满这丫头的事,斐天的表情到是变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这些事,他从来没有在自己师傅面前提起过,可是,师傅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么多年,师傅一直对他不管不问,原来,他并不是不关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