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薇 作品

1643,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心事

    “是这样呀!”非旋在旁边坐了下来。

    “颜丫头,我不敢保证我画的会一模一样,过去这么久,我只能凭记忆来画了。”

    “嗯,你尽力就好。”明雾颜叫罗仁一给非旋送上了纸和笔,自己则是坐在他的对面,静静的看他画。

    非旋是一边回忆,一边画,动作有些慢。

    不过,明雾颜也不急。

    她也不求非旋能画个百分百准确,就是画个有个六七分像,那也是极好的。

    看着非旋画出来的线条,她好像不报什么希望了。

    约么一刻钟后,非旋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个,颜丫头,时间过去久远了些,我发现,我每回要画的时候,总是觉得有几分偏差。你等我一下啊!”

    非旋重新摆正了一个姿势,然后闭起了眼睛,手上的笔,顺着他手上动作开始快速的画了起来。

    因为这次不求精心,他只是按着自己的记忆,先将那个灵位的尸体大致上画了下来。

    然后,他睁开眼睛,对着自己画的人像开始进行记忆填补。

    这一画,就过了半个时辰。

    “颜丫头,你看看,大致上就是这个样子了,我印象中比较特殊的就是他耳朵上的墨绿色生命之蝶……”

    非旋给颜丫头讲解着,并且也表示,自己画的可能不怎么像。

    明雾颜看着非旋画的人像,眼中却闪过一丝疑惑。

    这个人像,与自己看到的那个人,从脸型上来说,就不太像。

    当然,也不排除,有一边出现的是幻颜。

    再看非旋画的那人的脚,并不小,就是一个正常男人的脚。

    所以,她指着非旋的画又问了一遍,“这脚,有这么大吗?你有没有觉得那灵卫的脚有点小?”

    非旋愣了一下,“脚小吗?我没有留意到。”

    “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看来,她再将非旋找回来,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好,那我先走了。”非旋虽然不明白颜丫头为什么突然将自己找回来画那个灵卫的遗像,但是,现在想想,也许颜丫头是发现了什么事吧!

    非旋走后,明雾颜便叫了空桐雨莲、石中婳、木严,一起去了梵天城。

    虽然傅新的婚礼是明天,但是,关系好的客人们也早早的过来了。

    在看到药灵殿的人过来,傅家人其实并不是那么高兴。

    因为,新娘子虽说算半个药灵殿的人,但是,这明丫被莫心上神自那种不堪入流的地方救出来的事,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

    有不少人认为,北颜上神就是将药灵殿中的一只破鞋硬塞给了傅家,而且,傅家还不能反抗。

    不过,就算是心有不满,这也是私底下的,药灵殿的人过来,傅家家主还是派了傅冰洲过来迎接。

    明雾颜因为没有看到傅新,所以随口问了傅冰洲一句,“傅新和明丫可还好?”

    傅冰洲犹豫了一会儿才道:“小师妹,我不想骗你,其实,他们并不太好,新娘子的身份特殊,我叔叔傅新一直是加倍的保护,但是,还是会有一些闲言碎语,明丫姑娘经常以泪洗面,人也很憔悴,一个时辰前她晕倒

    了,我叔叔正在照顾他。”

    “我过去看看!”明雾颜轻叹了一口气。

    事情走到这一步,她觉得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傅冰洲所说的闲言碎语,估计,是从三界众神殿那边传来的。

    毕竟,在这个时代,女子发生那样的事,还有了一个孩子,是不容易被这些世家所承认的。

    尤其是,傅家在梵天城还很有威望。

    “小师妹,你跟我来。”傅冰洲并没有唤她北颜上神,因为,他觉得这样称呼会更亲近一些。

    明雾颜让木严带着空桐雨莲和石中婳先去送贺礼,自己则是去了明丫的闺房。

    因为是闺房,所以傅冰洲在门口便站定了。

    “小师妹,这就是明丫姑娘住的地方,你自己过去吧!”

    “嗯。”明雾颜点点头,独自走了进去。

    才走近,她便闻到了扑鼻而来的药味,以及一些呕吐声。

    明雾颜走进去,傅新立即有所感的站了起来。

    “主神,你来了?”

    明雾颜点点头,直接朝明丫走了过来。

    在发现明丫的腹部微微隆起,人瘦到没有几两肉时,她不由的皱起了眉。

    明丫这时也用手帕捂住了嘴,抬起来看着小颜。

    在发现眼前的人真的是小颜时,她的眼中浮现了一抹笑意。

    “小颜,谢谢你来看我。”

    明雾颜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握住了她的脉搏……

    片刻后,她利用神之气,在明丫的手腕上绘制了一个符印,又喂了一粒丹药给她服下,这才道:“晚上经常睡不好吗?”

    明丫委屈的点点头,“小颜,他们都想杀了我的孩子,可是,我想他出生啊!他也是一条生命。”

    明雾颜心疼的轻拍了下明丫的肩膀,安慰道:“只要你不愿意,不会有人想杀了他的。明丫,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心事?”

    明丫抬头看了傅新一眼,轻声说道:“今天家里事很多,你要不要去招呼一下客人,我跟小颜聊聊天?”

    傅新点点头,“那我去外面看看,你若是累了,就先休息。”

    “好。”

    明丫点点头,她看着傅新的眼神时,眸光是不舍和温暖的。

    明雾颜却是被明丫这种眼神给灼伤了。

    她猜到,接下来明丫说的话,可能不那么让人心情愉悦了。

    傅新走了,还将门给关上了。

    这时,明丫忽然用力的抓住了小颜的手,有些激动的道:“小颜,我有一件事想问你,你一定要,一定要诚实的告诉我,不要有半点隐瞒,好不好?好不好?”

    明丫很激动,明雾颜忙安抚她,“好好好,我一定告诉你,只要你问的,我知道,我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好吗?”

    明丫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下来,她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道:“小颜,我知道,我命不久矣了。”

    这是明丫说的第一句话,一说完,明丫虚弱的脸上却是浮现了一抹特殊的笑容。

    明雾颜的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人也隐隐不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