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薇 作品

759,居然就敢动我的女人!好大胆子

        759,居然就敢动我的女人!好大胆子    明雾颜无语的看着红魔,还能是谁的意思,当然是雪易寒了。

    他就知道自己一定会离开梵音居吗?

    “放心吧,事情就交给蛮寒处理,他离开两天,这两天我陪你修炼。”红魔笑着取出了一副颜色招摇的红色棋子。

    “陪我下盘棋!”

    明雾颜知道红魔这是不让自己偷偷离开梵音门了,没办法,她只好坐了下来,和红魔下棋。

    另一边,梵仙儿十分带上自己的东西,十分留恋的看着梵音门……

    这个地方,她从小就向往着来,所以,一直以来她也很努力,直到成为梵音门的老师……

    那个时候,她是何等的开心,何等的荣耀。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以这种方式离开这里。

    她明明计划的很好,而且之前聂兰朵和自己也推演过,是不至于今天的意外会导致四名新生死亡的。

    因为,她在布梵音暗杀阵的时候可是推演过这个雪颜的生辰八字,以她的魂命时辰测算,针对的就是她,其他人就算灵力弱一些,最多就是受伤,这也是在她们计划之类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她带着满心的疑惑和不甘走出了梵音门……

    在走下梵音阶的时候,两边站了不少的人,有梵仙儿交过的学子,有其他仙门来看热闹的,大家都看着梵仙儿走出了梵门。

    梵仙儿在踏出梵门的那一刻回头了,因为居然没有一个人送她出来,大多都是看热闹的眼神。

    想到这,她愤而大步离开了,就在她要从梵门的驿站通道离开时,那儿的管理者对她摇了摇头。

    “通道半个时辰前被封印了,你应该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的。”

    梵仙儿十分的不爽,十分的愤怒,但是也知道梵门为何暂时封印这通道的,因为,他们要对新生的家属有一个交待,不能放走凶手。

    想到这,她开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做错了事,危险了,她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待她离开了梵门的所属区域,踏上一条密林小路的时候,前方的气息忽然变得无比的冰冷,没走几步,她的皮肤和血液仿佛都已经要凝结成冰了。

    她已经多年没有遇到过这种状态了,因为平时遇到一些危险,她自己本身的防护罩都是能起到作用的,但是,现在空气中让她感觉到冰冷的气息连防护罩都失了作用,她开始不安了起来。

    又强撑着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她开始感觉浑身发冷了,她开始运用起自己的灵力来抵抗这些寒冷,但是,完全没有用。

    她慌了,连忙往回跑,只是,她的脚步却像是定住了,完全不能回头。

    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边应该是出现了某位灵力高强的人,施下了某种结界。

    就不知道,此人是不是为了对付自己的,如果是,那么……

    从来没有害怕过的梵仙儿这会儿是真的害怕了,她颤抖着声音朝四周喊了一声,“是什么人?出来?”

    只不过,回答她的只是空气!

    不能后退,她只能是往前走,只不过,每走一步,她就感觉这四周的冰冷空气化做了冰冷的利刃,割得她的皮肤生疼。

    可是停下来不走,那疼痛的感觉更明显了,所以,她只好运用出了更多的灵力往前走。

    一开始,疼痛只是她自己的感觉,再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和嘴里开始流血了,那冰冷的利刃似乎是通过皮肤割进了她的身体,冻伤了她的五脏六腑,她的灵力也像是被冰冻了,渐渐的,灵力也使不出来了。

    梵仙儿这会儿是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

    就这么一会会儿的路,她居然从害怕上升到了绝望,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很快,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她以为凭她的资历,是没有人敢在路上埋伏她的,可是现在,她感觉到自己是走进别人设下的圈套了。

    这似乎是一个死局,一个冰冷的死局,可是她不想,不想死啊!

    梵仙儿开始努力的凝聚自己的灵力,想要使用出自己的梵音暗杀绝学,只是,她的一切举动在她看到前方突然出现的男人而静止了。

    那是一个被天光遮挡了容颜的高大男人,四周的冰冷气息就来自他的身上……

    因为看不清脸,她更加的害怕了,因为这个男人看着就像是一个冰冷的终结神,专门冻结万物的。

    她紧张而害怕的道:“你……你是……是谁?”

    男人声如寒冰的吐出几个字来,“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居然就敢动我的女人!好大胆子!”

    梵仙儿双目惊愕的圆睁,脑海中蓦然出现了雪颜的脸……

    眼前这个男人,是雪颜的那个未婚夫?

    不对不对,当时在那次的晚宴上,她是见过雪颜的未婚夫的,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就是目光会看上雪颜几眼,低调的不能再低调,哪里有现在这种气势。

    “我,我没有动你的女人,而且,我连你的女人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会暗害她。”梵仙儿嘴硬的道。

    她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如果承认了,她就真的要死了。

    “你以为否认就不用死了吗?”男人手掌向上,一个旋转,梵仙儿就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移了位,心脏被从心脉上断裂了下来,那种疼痛估计连神都忍不了。

    同样的,她也忍不了,只是,她想痛哭出声,想喊出声,嗓子里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正因为这样,她的眼中满是惊恐。

    她这次是真的惹到不该惹的人了,她真的不知道雪颜的未婚夫会这么厉害,要是知道,她一定不会傻的对雪颜下手的。

    “说,主谋是谁?”男人又冷冰冰的问了一句。

    梵仙儿一听,这男人居然在问主谋,是不相信这是她一个人做的吗?想到这,她为了自保,赶忙道:“是聂兰朵,是她,是她要杀雪颜,不关我的事,求求你,求你放了我……”

    梵仙儿跪在地上哭着求饶,她已经顾不得五腑变形的痛苦了,这一些都比不上死亡的害怕。

    “都该死!”男人双手一收,梵仙儿痛苦的睁大了眼睛,嘴巴大张,似在痛苦的大叫。

    梵仙儿的害怕绝望在这一刻放到了最大,就在这时,男人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穿着梵门衣物的男子对着冰冷男人恭敬的道:“蛮王,已经确认了,这次主持聚合梵音暗杀阵的只有这梵仙儿,此前,她与聂兰朵有过接触,另外,主阵的人除了梵仙儿,还有一个人就是梵天门那个叫莫晴的人在暗中帮助着。”

    雪易寒松一手,梵仙儿便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梵仙儿在看到眼前出现的人居然是在梵门中已经“死掉”的新生中的其中一人时,她才恍然,这个局是早就布好了的,根本就没有死那么多新生,因为,死了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复活。

    而这个梵音门新生居然叫这个冰冷男人蛮王……

    天底下有几个人敢称蛮王,就只有蛮荒皓月的那位神秘的蛮王大人了。

    她忽然间觉得,自己真的是傻到了家。

    她早就听过,蛮王的女人来自五国大路,似乎叫明雾颜,而蛮王刚才说她动了他的女人,那这个雪颜根本就是蛮王妃,是聂兰朵恨到了骨子里的那个蛮王妃……

    只是,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

    就在她认清现实的时候,这位梵音门新生还说了一句更让她确信的话,“其他三位新生也复活了……”

    雪易寒“嗯”了一声,转过身,梵仙儿便在恍然和绝望中灰飞烟灭了……

    雪易寒大手一挥,撤去四周的冥冰阵,眨眼消失了……

    此时,明雾颜与红魔也已经下完了一盘棋,明雾颜指着输了棋的红魔,笑道:“你是故意让我的吗?”

    她居然赢了红魔呢,而且第一局就赢了,以前她可是下十几局,才有可能赢一局,所以,她有理由怀疑红魔是放水了。

    果然,红魔下一句话说的是。“蛮寒不在身边,为了逗你笑,我也只好让你赢了。”

    明雾颜郁闷的拍了下桌子,“要不要这样看不起人呀,再下一局,不要放水,我一定能赢!”

    红魔却是将棋子一收,笑道:“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去继续修炼了,别偷懒!”

    “可我还没吃饭!”明雾颜嘴硬的想拖延一下时间,想看看雪易寒等一下会不会回来。

    红魔却是直接道:“流星的饭菜已经送到仙音瀑布那边了,过去就能吃了。还有,今天的事已经解决了,梵仙儿永远不会再梵门出现了,聂兰朵为了自保,这段时间也不会在梵门出现,你要趁这个时间好好修炼!”

    明雾颜好奇的眨了眨眼睛,“梵仙儿永远不会再出现的意思是?人死了吗?”

    红魔看了她一眼,笑道:“死不死不知道,肯定活不了。”

    明雾颜白了他一眼,转身去仙音瀑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