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薇 作品

565,别理无关紧要的人,你是我的女人

    565,别理无关紧要的人,你是我的女人    同样的,客栈里面的其他人也看门口看了过来,一脸莫名的看着这位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

    这个女人蒙着衣裳同款的红色面纱,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全是探究和不悦。

    她的身上穿得极少,别人在过冬天,她是在过夏天,因为身材高挑,她纤细的腰肢在薄衫下若影若现的。

    不得不说,这乍一看,是一个很妖娆的女人。

    只是,她是谁?

    聂兰朵见大厅里没有人开口,便主动道:“我是来找一个叫明雾颜的,她在吗?”

    她的声音有些清冷,虽然之前没有见过明雾颜,但是她已经猜到是谁了,但是此刻她仍然选择明知故问。

    明雾颜轻笑了一声,“我是,只是,我不认识你。你有什么事吗?”

    这个女人从一开始进来,目光就一直在自己身上,她真的没认出自己?

    “我叫聂兰朵,之前我夫君误送了你一样东西,但是那样东西对我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请你归还给我,我会另外送你一样东西,以作补偿!”

    聂兰朵的声音很轻柔,有些冷淡,眼底的光芒有些嫌弃和不耐。

    明雾颜看了她一眼,心中冷哼了一声,原来这个女人就是梵奕的妻子聂兰朵,还真的是长得挺妖娆的。

    不过,送了她的东西就是她的,就没有再拿出来的道理,而且,东西是梵奕送的,关她什么事。

    “如果你觉得一样东西有点吃亏的话,我会多送你几样至宝,让你自己选择,你看怎么样?”聂兰朵以为明雾颜不说话是因为想敲诈,这种凡人女子吗,也没有见过什么至宝,定是贪婪成性的。

    明雾颜却是理也不理她,只是依然下着棋,好半天才道:“不好意思,我觉得你可能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聂兰朵,也没听我的朋友说过这个名字,你有那么多至宝,就自己留着吧!我的东西都是朋友送的,朋友送的,自然没有再还回去的道理。”

    聂兰朵的嘴巴张了张,却是不知道如何反驳。

    这个女人居然不知道她,连她的名字都没有听过?

    这是为何?

    梵奕没提过自己?

    或者说,梵奕和蛮寒都认为这个小丫头根本没有资格知道这些事?

    想到这儿,她的脸上有了笑容,原来,在他们心中,她还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

    就在她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扶立对着聂兰朵轻哼了一声,“老太婆,你一直站在那儿,挡着我们的光线了,没事就走吧!这客栈我们包下来了的。”

    聂兰朵看向那个小不点大的孩子,不悦的皱眉,这个死孩子是什么人?居然叫自己老太婆。

    “没大没小的,这么没家教的孩子,到底是什么人教出来的?”聂兰朵环顾了一下四周,实则给了四周的人一股强大的威压。

    明雾颜没有什么感觉,空桐雨莲感觉还好,扶立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是客厅里大病初愈的雪若沉和裔兰格两人表情痛苦了起来,片刻后就冷汗淋漓。

    聂兰朵见自己的威压并没有对大厅里的人产生威慑,不由的皱起了眉,这些人难到不是普通人?

    想到这,她撤去自己的威压,仔细的打量着大厅内的所有人。

    她仔仔细细的看过,发现这里面最弱的人居然是蛮寒的女人,那个漂亮的小丫头居然没有半丝灵力,整个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看到这,她不由的笑了起来。

    难怪这个小丫头能不受自己的威慑,原来是没有灵力,没有灵力的人,相当于是一个废人,对于一个短命的废人来说,灵力威慑是没有用的。

    明雾颜此时想的却是,这个聂兰朵不异用灵力来威慑别人,实在是讨人厌,虽然很想教训她,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比较谨慎的。

    毕竟来自梵天城的人也不能太小看,更何况,大厅里还有这么多人,大家的灵力不俗,但是跟梵天城的人比,她就不知道有没有胜算了。

    “小丫头,这个入灵丹送给你,你把之前梵奕送你的东西还给我。入灵丹可以让你从一个废材进入入灵状态,开启灵力之河,连服三粒,你就可以修炼灵力了,这可是凡人特别想要的东西。”

    聂兰朵自认为拿出了最适合这个小丫头的宝物,这个小丫头应该是会答应将神灵石归还给她的。

    明雾颜好笑的看着这个自大的女人,在她的眼中,自己是个不会灵力的废材?

    忽然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抬起手看了一眼,在见到自己手上的戒指是隐形状态时,她不由的笑了起来。

    小地说过,她手中的戒指隐形的时候,也会隐去她的一身实力,看起来就跟普通人一样,现在连聂兰朵都觉得自己什么也不会,看来,小地说的话是真的。

    站在旁边的空桐雨莲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她不知道颜丫头这小狐狸到底有多高强的灵力,但肯定不是个废材呀,这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的,这个红衣女人不知道是不是眼睛坏了,才认为一个天才是个废材。

    “那个,谢谢你的好意了,我不需要修炼灵力,我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的。”明雾颜一副没什么追求的模样。

    聂兰朵见她拒绝,整个人的脸色一变,有些生气的道:“蛮寒的女人怎么会这么没用。他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容许身边有一个污点的存在。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不说与他一样强大,但至少是能与他比肩的,你凭什么霸占他的爱而不思进取……”

    明雾颜听后不禁有些想笑,这个女人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她低下头,认真的思索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男声由外至内响起。“你说她凭什么?”

    大厅内的所有人都朝外看去,只见一身雪色长衫的师叔走了进来,只一个眨眼,人就已经到了明雾颜的身边。

    聂兰朵呆呆的看着眼前披了一身风雪的冷漠男人,心怦怦的跳着,心底有一股复杂的情绪在漫漫的发酵。

    多年不见,他还是这样的冷,还是这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还是这样的清雅绝伦,还是那样的吸引她。

    雪易寒完全无视聂兰朵的视线,他伸手将低着头,一脸委屈的混沌宝宝抱进了怀里,手指轻轻抚过她如花瓣般纷嫩红润的嘴辰,认真的道:“我的女人只要陪在我身边,让我好好爱就行!”

    他要的是一个能爱能疼能宠的小女人,要一个只会打架的强者做什么。

    他已经够强了,他的女人只要能承受她的宠爱就行。

    “蛮寒……”聂兰朵柔柔的轻呼了一声,其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明雾颜打断了。

    “她说我是你的污点?你也这么想吗?”明雾颜气鼓鼓的看着雪易寒。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一个女人叫雪易寒蛮寒,她的心里满满的不舒服,非常非常不舒服。

    雪易寒不避嫌的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一下,这才道:“哪有这么惹人爱的污点,你是我灵魂上的印迹,这不是污点。若是这叫污点,那我们一起污!夜夜污!”

    明雾颜一听这话,脸上窜火,心中觉得好笑,可是又莫名觉得感动。

    为什么她觉得雪易寒的话很污呢!

    明雾颜本来是想说点什么的,可是见聂兰朵还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雪易寒,她生气的道:“人家说,我凭什么霸占你的爱呢!你说我凭什么?”

    雪易寒的眸底冷了些,不过再看向混沌宝宝时,那抹冷光又被抽离了,他柔声道:“别理无关紧要的人,你是我的女人,是我明媒正娶,天婚圣礼的女人,凭的当然是我的爱。”

    明雾颜听到这,心里瞬间有种百花盛花,吃了花蜜的甜蜜感。

    雪易寒这是在向自己表白,说他爱自己吗?

    明雾颜高兴了,聂兰朵却是整颗心如坠冰窖,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冰冷男人,喃喃的道:“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喜欢一个女人,还是这么弱的一个女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够了!”雪易寒眸色一沉,整间客栈的气氛瞬间冰冻了起来。

    “绿泽,通知梵奕过来接人!”雪易寒的声音冷得让人打颤,客栈内的其他人是第一次见到他发怒,所以神情都有些莫名的紧张和害怕。

    绿泽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老大,也知道,老大是真的动怒了,立即做了个请的姿势,将心不在焉的聂兰朵强制性的送离了客栈,然后将大门一关,直接将聂兰朵扔在了客栈外飘雪。

    因为老大是说通知梵奕过来接人,可没说让她将人送到梵奕那去,所以,绿泽选了一个最适合的方式。

    “我想休息一下!”雪若沉见四周气氛不对,对着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大家立即有眼色的上楼了。

    不多了一会儿,整个客栈大厅就只剩下了雪易寒和混沌宝宝两人。

    雪易寒伸手揉了揉混沌宝宝仍然气乎乎的脸,“盛药大会已经结束了,等雪停了我带你回蛮荒皓月。”

    明雾颜点点头,然后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认真的道:“我不喜欢那个女人!很不喜欢!很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