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薇 作品

第516章505,小师妹,你进去怕是不太方便

    龙甜叹了一口气,“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件事吧我之所以知道,都是听肖骑师兄酒后胡语,他说得断断续续的,我听着不是很明白,我脑补了一下,估计是蜜儿小产时伤了身子,以后不能再生,肖骑师兄的娘要师兄再娶,因为这件事蜜儿才不理肖骑师兄的。”

    明雾颜听得频频皱眉,当初蜜儿和肖骑师兄在一起时,她还觉得这两人是挺相配的,肖骑师兄对蜜儿也好,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肖骑师兄的真心就已经不在了吗

    “颜颜,我这会儿是刚请了假,准备去一趟东阳国。对了,蜜儿是一个人回东阳国了,我怕她想不开。”

    明雾颜叹了一口气,“等我一下,我去见一下肖骑师兄,然后我和你一起去东阳国。”

    龙甜一听,顿时高兴的不得了,“颜颜,你肯去见蜜儿,她一定会高兴的。”

    明雾颜没有说话,心里仍然是叹息了一声,如今怕是蜜儿不会那么容易释怀了。

    一个孩子的逝去,怕是会在蜜儿身上留下永久的伤痕。

    明雾颜因为不方便去师兄们的住宿区,所以随便请了一个路过的师兄帮忙进去叫肖骑师兄出来。

    只是,她和龙甜在外面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人出来。

    好一会儿之后雀泽才匆匆的跑了出来,见到明雾颜时立即将她带到了僻静的地方。

    “小师妹,肖骑醉得不醒人世,他来不了,等明天,明天我让他去找你。”

    明雾颜微微皱眉,“不用等明天,我去看看他。”

    说着,她直接走进了男子住宿区。

    雀泽忙跟了过来,小声道:“小师妹,你进去怕是不太方便。”

    明雾颜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有什么不方便的。”

    刚才她是依礼在这儿等着肖骑,现在他不出来,她就进去找他。

    不就是醉酒吗,她有的是办法让他醒过来。

    龙甜一见颜颜要进去,也立即跟了过去。

    虽说女子闯师兄师弟们的住宿区不太好,但也总不能让颜颜一个人进去惹人嫌话。

    男生一至十号院离得很久,大家一见他们绝色貌美的小师妹居然来了,有的人看呆了,有的慌忙跑回房整理自己的衣服,有的是从房间里奔出来看小师妹,总之是一团混乱。

    雀泽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师兄弟们,尽可能快的为小师妹领路。

    很快,明雾颜就来到了肖骑的房门外,虽然还没有进去,她就知道,里面的人根本没有睡着。

    “师兄,叫他出来。”明雾颜看了雀泽一眼。

    雀泽知道,小师妹这是知道肖骑根本没有不醒人世了,所以只好硬着头皮进了肖骑的房间,将喝了许多,一身酒气,衣衫不整,却并没有不醒人世的肖骑拎了出来。

    肖骑整个人非常的颓废,脸上的胡渣一看就是好几天没刮了,眼睛下面有些青肿,估计是这些天没怎么睡,一看到明雾颜,他便低下头,轻唤了一声,“小师妹”

    明雾颜看了他一眼,随后扔了一瓶可以净化酒气的精灵药给肖骑,冷声道:“给你一刻钟的时间,收拾好出来,我和甜甜在外面等你。”

    说完,她拉着龙甜转身离开了。

    肖骑整个人有些呆愣,还是雀泽催促了他一句,“你到是像个男人,速度一点。等小师妹再进来,我不保证她会不会打死你。”

    小师妹虽然看着柔软好说话,但若是真的触犯到她的底线,那也绝对是不留情面的。

    小师妹与容蜜的关系那么好,这次来找肖骑,一定也是因为这件事了。

    肖骑咬了下牙,拿着小师妹给的精灵药水,转身就喝掉了,然后回了自己房间快速的整理自己。

    不到一刻钟的时候,雀泽陪着肖骑一起到了外边。

    小师妹和龙甜仍然站在外面,如一副亭亭玉立的美丽画卷。

    明雾颜看到一身清爽,又回复了往日潇洒英俊的肖骑,点了点头,开门见山的道:“我和甜甜准备去东阳国,你和我们一起去。”

    跟朋友相比,她想,蜜儿应该更想要的是来自另一半的关心和疼爱。

    肖骑纠结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好,就怕她不肯见我。”

    明雾颜没有说话,取出了雪易寒送自己的一只粉色宝船,用灵力变化后让龙甜和肖骑坐上去,三人前往了东阳国。

    路上,肖骑看着十分安静的小师妹,忍不住道:“小师妹,对不起,你娘的事不是蜜儿的错。”

    明雾颜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我知道,我没怪她,我也并不知道你们在北漠国等了我很久。”

    肖骑叹了一口气,“我我没有要娶别的女人,只是”

    只是后面的话肖骑没有说出口,他跟蜜儿之间的问题和隔阂似乎越来越大了,蜜儿现在都不肯见他了。

    明雾颜幽幽的看着远方,淡淡的道:“夫妻间的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评说,如果你爱蜜儿,请不要伤害她。如果不爱了,也不要让她这么痛苦。我们虽然是蜜儿的朋友,但是真正跟她生活的人是你。另外,我只觉得,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问题,都是需要共同面对,共同携手走过的,哪怕,与你的道义孝义相冲突,你也要坚持自己的心愿。东西碎了,可以花钱买新的,可是人的情感断了,就难以再修复了。”

    肖骑被说得低下了头,小师妹说的道理他都懂,只是,如今是蜜儿不愿意理他,而且,自己的父母对蜜儿也有了很大的意见,他如何协调都协调不过来,如今已经是心累身疲。

    只是,这些事他不愿望对小师妹说,如果小师妹知道了,一定会更加的看不起他吧

    只不过,他不说,明雾颜心中也是明白的,在快到东阳国的时候她说了一段话。

    “肖师兄,你孝顺你娘是应该的,但是你更应该爱你的妻子,当发生家庭矛盾时,要想清楚再发言。 第一,你是你娘生的,所以她对你好是天经地义的。 蜜儿是你岳母生的,蜜儿对你好可不是理所当然的。嫁一个夫君,求的仅仅是他的真心与疼爱,你若对她不好,她对这个家还有什么念想。第二,你爹娘能陪你的日子有限,真正会爱着你,陪伴你后半生的人是蜜儿,你娘要是真爱你,就应该让你幸福,不应该为难你的妻子。 你要是爱你的孩子,你能给你的儿女最大的爱就是爱他的母亲。你若真的孝顺,想给你爹娘一个安乐的晚年生活,就更应该疼爱蜜儿,和她一起孝敬你的父母,熟轻熟重,你爹娘分不清,难到你也分不清吗”

    肖骑惊愕的睁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小师妹会说这样一段话。

    他确实一直夹杂在情义与孝义之间痛苦着,傻傻的分不清楚,小师妹这翻话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

    龙甜见肖骑师兄的神情有所变化,也忍不住替蜜儿说道:“颜颜说得对,在嫁给你之前,蜜儿哪不是被家里的父母宠着惯着的,现在不止要看你爹娘的脸色,还得不到你的疼惜,她怎么会高兴,怎么会愿意见你。”

    肖骑被说得哑口无言,“师妹,有的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现在是蜜儿不理我,碰都不让我碰,而我爹娘又想要抱孙子”

    说到这他停顿了下来,没好意思说蜜儿是在介意自己伤了身子不能再生的事。

    “我会治好她的。蜜儿身上无论有什么样的伤,我都会帮她治好的。她为你生儿育女,疼得死去活来,这是因为她爱你,而不是因为她是生育工具,必需得为你生。”明雾颜脸色微冷,一脸的不悦。

    肖骑再次哑然,小师妹是因此生气了吗。

    他的心被震撼了,即使他喜欢蜜儿,但也真的认为香火延绵很重要,只是

    只是他心里其实也是期待小师妹能帮蜜儿治好病,他没想过再娶一个女人替自己生。

    看着肖骑的哑然和纠结表情,明雾颜大概也是能猜出他的心思的。

    她声色很冷的道:“你娘亲生你的时候千辛万苦,死去活来,那是你爹造成的,所以你爹理应对你娘好。不能因为她生了你,她说的所有事情都是正确的,必需奉若圣旨。 蜜儿给你生孩子,同样辛苦,半点不输你娘,这一切是你造成的,所以你理应对你她好。如果你做不到,不如就和离吧”

    “小师妹,你”肖骑万万没有想到小师妹居然会将和离说出了口。

    “马上到东阳国了,有什么事,你先和蜜儿见一面再说,你去告诉她我来了,如果她愿意见我,你和她一起来。我是真的把你和蜜儿当朋友才会说这些话的。”

    说完,明雾颜没有再说任何话,直到宝船降落在东阳国太傅府外,她才转头对龙甜说道:“你是回家,还是陪肖师兄进去”

    龙甜想了想,“我和肖师兄一起进去吧”

    明雾颜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又变得别扭起来的肖骑。

    肖骑深呼吸一口,叹了口气,与龙甜一起进了太傅府

    容蜜见到肖骑来了时,眼泪哗哗的掉了下来,可是却不肯和他说一个字。

    “蜜儿,小师妹来了”肖骑也不知道说什么,所以第一句就将明雾颜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