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薇 作品

122,阴谋再起求月票

    明雾颜是有些犹豫的,她其实是想先回一趟北漠国,将自己制作好的丹药交给自己爹爹的。

    龙甜和容蜜是知道她的心思的,所以都看向了明雾颜,她们听她的。

    “大师兄,你们先去吧,我想先去找我爹,稍后再去和你们会合,我把圣灵石给你。”说着,她将圣灵石取了出来,将给蒙歌的时候,她小声道,“大师兄,我用了一点圣灵石制药。”

    蒙歌看了一眼,轻轻的摸了下她的头,“没有关系,御天圣炉有这三块圣灵石应该够了,南桑国在龙抬头那天也有圣灵石拍卖,到时候我买下来给你制药。”

    “谢谢师兄!”对于蒙歌,明雾颜总是莫名的信任,而大师兄对自己也真的很好。

    “你们回北漠国时小心一些,地下地那边传来消息,那天暗伤你们的慕钦和明若妍已经被风庭月送回了北漠国,如果碰上他们,你们尽量不要与他们发生冲突,知道吗?”蒙歌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句。

    如果不是南焰阳现在的情况,他是想陪小师妹再返回北漠国的。

    明雾颜点点头,“知道了。南师兄的情况还好吗?”

    “身上的毒已经解了,灵力损耗严重,据他说,伤他的是个女人,来自怜花谷,而且,伤他的人当中还有仙诊门的人,这件事很严重,小师妹,你不要轻信任何人,知道吗?”

    他担心有人会打小师妹的主意,如果仙诊门的人中出了不忠之人,那么,仙诊门中的人的信息很有可能就暴露了,而一但这些信息一暴露,最危险的人是灵力还不算强的小师妹。

    明雾颜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忙点头,“我们会注意的。大师兄,你们到了南桑国去我们怎么找你们?”

    蒙歌看了她一眼,道:“去炫王府吧!”说完又对龙御风道,“你陪她们三个一起去北漠国吧!”

    龙御风点点头,“好。”

    送走蒙歌他们后,明雾颜他们便辞别了容太傅和容夫人,返回了北漠国。

    ……

    北漠国皇宫。

    宁寿宫中,太后因慕钦和明若妍的伤而发了好大的脾气,她直接派了人去抄明雾颜的家。

    只是,年前长妍公主那把大火已经把贫民窟给烧了,那儿的人死的死,伤的伤,走的走,大家也都说不清明雾颜的爹是死了还是没死,明雾颜是回来了,还是没有回来。

    这让养尊处优的太后可是气坏了,经过旁人的分析,太后认为,能在御天学院混得开的人,不一定是真的那么穷,即使以前是贫穷的,这次那贱丫头从御天学院回来,也一定会想办法改变自己的生活。

    听妍儿说,那明雾颜还拥有无极卡,钱肯定也不少,说不定会偷偷的买田置地,隐居起来避其锋芒,所以,太后下令撤查所有房屋和产业,只要有属以明雾颜的,统统抓起来。

    这一举措一时间闹得宫内宫外人心惶惶,甚至还有人开始改名字,只要有个雾啊颜的,立即就改成别的名字了,生怕泼及了自己。

    在灵药大师也对慕钦的伤说无能为力后,太后真的是气得几乎晕倒。

    “你都没办法治好吗?你再想想办法,你不是还有很多同门吗?”太后对着灵药大师也口气严厉了起来。

    北漠国就这么一个出自御天学院的御医,一直以来他们皇家都是好吃好喝好用的供着,捧着,现在遇到点事,他居然说无能为力?

    灵药大师也很不满太后质问的态度,沉声道:“也许御天学院的掌门风极优可以治好他的伤,但是,也要请得动他才行。”

    太后为之气结。

    请御药门的掌门上门诊病,她当然没有这个能力了,但是灵药大师他不就是御天学院的人吗,他不能去请吗?他们皇家又不是不出银子。

    “除了风掌门,就没有其他人了吗?”太后又道。

    五国之下,能人倍出,难到就真的没有人能治好钦儿身上的伤吗?

    灵药大师淡淡的道:“也许风极优的大弟子蒙歌也可以,他尽得风极优的真传,是他全力培养的掌门人选。”

    不过,你也得请得动人家才行。

    不过这一句灵药大师没有说出来。

    他没说,静静的坐在角落,像个隐形人一样的明若妍却是冷笑了一声,“蒙歌是不可能替钦哥哥治伤的,因为,他是和明雾颜他们一起的。虽说我们受伤时他不在,但是之前他们这一群人是一起进的地下拍卖城。”

    “什么?”太后抚额,气急,她真是想不到,那个明雾颜还这么本事,居然和御药门的大弟子关系这么好,也难怪她一个贱民敢和妍儿一个公主做对。

    灵药大师沉默了一阵,若有所思的道:“太后,不知道您有没有发现,这个丫头叫明雾颜挺奇怪的?”

    明是北漠国国姓,后来整个北漠国都城也有不少人被赐了国姓,但是一个贫民窟的乞丐也姓明,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太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姓明怎么了,以为姓个国姓,就不是贱民了?”

    灵药大师被噎了一下,又道:“太后,在下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这个孩子姓明,又叫明雾颜,我记得当初那个人刚出生的女儿也叫颜儿,虽说不知道是不是叫雾颜,但这个明雾颜的年纪,与那个人的孩子同齡。”

    他记得当时那个人的孩子降世时,天降异光,他隐隐记得当时有一个仙诊门的师兄说这孩子命格异象,有混沌光护体,劫数度过,会是个祥瑞的孩子。

    而长妍口中的这个明雾颜来自北漠国没错,而且是在御天学院五门齐修的天才,五门齐修,这数百年里也找不出第三个人来

    而第一个拥有五门齐修资格的人,那是个强大而可怕的存在,世上都不敢谈起……

    太后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声音颤抖的道:“你是说那个……那个人?”

    那个人自动让出了皇位,说永远不回北漠国的,他怎么可能再出现。

    再说了,那个人当时身中剧毒,又怎么可能还活着。

    他有个女儿是没错,不过,那个孩子当时不是呼吸都没了,想必也是死了的吧。

    想到这儿,太后恼怒的瞪着灵药大师,恼他危言耸听,又提起那个人来。

    “皇祖母,你们说什么这个人那个人的?”明若妍听得莫名其妙的。

    “没什么。”太后快速的打断了明若妍的话。“你下去看看钦儿吧!”

    明若妍撇了下嘴,应了一声,“好。”便离开了。

    这时,风庭月正陪在慕钦的身边,房间里很安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就在风庭月觉得气氛压抑的人受不了时,慕钦才哑着声音说道:“我一定要抓到那个伤我的人,将他碎尸万段,月儿,你一定要帮我。”

    风庭月手摸在了他的胸口上,笑道:“这个是自然,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慕钦,即使你残废,我也不会离开你的,你放心。”

    慕钦听了这话,急得冷汗直流,此刻他并不觉得高兴,更不幸福,反而觉得非常的痛苦。

    风庭月对自己有种可怕的占有欲,这种不似爱情,又比爱情可怕的东西,让他都觉得害怕,但是这会儿他不能拒绝她。

    因为,妍儿很少来看他,也只有她来跟自己说话,聆听自己的恨意与牢骚。

    就在这时,明若妍过来了,她看了风庭月一眼,便若无其事的坐在了旁边,“月姐姐,你知道那明雾颜这会儿上哪去了吗?”

    她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她想找个机会好好的教训明雾颜,给自己报仇。

    风庭月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她的对手,她的身边不止她一个人,她去东阳国,一定是去看那个叫容蜜的,容蜜可是太傅府的千金,前阵子听说东方淼的妃子,也就是容蜜的表姐容朵已经死了,当时明雾颜和蒙歌都出现了,现在一定还在一起,你还要去吗?”

    明若妍握起了拳头,“蒙歌也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跟着她不是,我就不相信我找不到机会。”

    风庭月认真的看了一眼,然后阴冷的笑了,“即是这样,我给你个好东西。”

    说着,她拿出了一个暗黑色的盒子,又道:“这是我们风家的秘门毒药,七绝散,你可以这样……”

    明若妍认真的听着,然后脸色阴沉了下来,诡异的笑了。

    明雾颜,叫你得罪我,这次,我要叫你不得好死!

    “这东西用时要特别小心,知道吗?要是你自己出了错,谁也不会救你!”风庭月又很不负责任的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