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大周周 作品

第957章:偏爱沾你这朵花

    白老爷子的家当要留给谁,严邦并不感兴趣。

    总之,不会留给他姓严的就对了!

    严邦把封行朗强行弄上了自己的跑车,却把轮椅丢给了身后一直紧跟着的巴颂。

    巴颂是不敢吭声严邦的。

    至少现在不敢!

    等他敢的时候,或许就是严邦的末日了!

    “你亲爹要跟我竞标御龙城城东那块地!”

    严邦侧头了瞄了一眼封行朗俊颜上的情绪,“听衙门的人说,他势在必得!不惜高出市场两倍的价格!”

    “跟我有关系么?”

    封行朗看着车窗外,目光沉沉的。时至今日,他依旧不想提及河屯这个人。更何况严邦还是以‘亲爹’这样的字眼来称呼河屯!

    “怎么没关系?”

    严邦再次盯看了封行朗一眼,“你说你亲爹不把钱留给你这个亲儿子,却非要跟我过不去,从而便宜了衙门那帮吸血鬼?”

    很显然,河屯是要全方面着手,跟严邦对着干了。

    “便宜了你这个刽子手,也好不到哪里去!”

    封行朗悠哼一声,面容依旧清冷。对于河屯的任何话题,他似乎都提不上兴致。

    “朗,要不你也参与竞标吧。只要你出手,河屯应该会拱手相让的!我们就可以做邻居了!”

    严邦探过一条遒劲的胳膊过来,揽了一下封行朗的肩膀。

    “御龙城附近被你搞得乌烟瘴气的,那地儿送我都不要!”

    话是这么说,可要是衙门吃错药肯真送,保准封行朗会要。

    “那你是想坐山观虎斗了?”

    严邦的声音微微上扬了一些,似乎有些不满封行朗一直老侧头看着车窗外,“外面有什么可看的?看我!”

    “多看你一眼,会折寿的!”

    封行朗又是这样漫不经心的悠哼。

    “你放心大胆的看!要折寿,也会折老子的寿!”

    即便只是在言语上,严邦都会偏袒着封行朗。

    “河屯想要那块地,你就给他好了!别跟他争,低调点儿。”

    封行朗这话听着总觉得有那么点儿帮亲不帮兄弟的意味儿。

    严邦深瞄了封行朗一眼,“看来你们父子真够情深的!”

    “出门带脑子了没?听不出来老子是在帮你么?”

    封行朗终于转过头来狠盯了开车的严邦一眼,俊脸上染着愠怒之气。

    “……还真没听出来!”

    严邦见封行朗终于转过头来瞪自己,便赏了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狞笑。

    “河屯经济实力的殷实,远不是你一个地头蛇能够抗衡的!他可是能搞到外交豁免权的人!”

    封行朗扫了严邦一眼,“你觉得你严邦出了申城,还能张牙舞爪么?”

    严邦浓眉深蹙,“这鸟毛的豁免权……咋弄?”

    “弄你个头!安心当你的地头蛇吧!”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

    “怎么了?心情这么不明媚?是不是白老头子跟你说什么了?”

    严邦感觉出封行朗的情绪似乎有上了那么点儿攻击性。

    “邦……其实我应该对你说声抱歉的。”

    酝酿了一会儿,封行朗才缓缓的吁叹出一口浊气,面容依旧低沉。

    之所以有如此的感叹,是因为封行朗已经意识到:在已经上演的这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中,严邦显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或许严邦唯一的错,就是太过把他封行朗当情同手足的兄弟了!

    封行朗想让严邦脱身,

    “呦呵,你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

    严邦却不以为然的笑了,“老子连命都可以拱手相送,还怕被你坑?”

    “对了,来之前你说有了V字脸的消息?”

    封行朗淡声问,不太想继续上面的话题。

    “哦,这是抓拍到的几张照片,你看看眼熟不?”

    严邦将仪表盘上的一个信封丢了过来。里面装着几张还算清晰的照片。

    其中一张是侧影,能清晰的看到脸部所带着的V字仇杀面具;他的肩膀上背着一个帆布袋,沉甸甸的,上面还有细小的出气孔。

    “这家伙帆布袋里肯定装着你家诺小子!”

    然后是几张背影,看不出什么人物特性;还有一张相当比较模糊:蒙着面,只能大体看到一个身型和轮廓。

    可即便只是一个轮廓,封行朗还是认出了那个人就是妻子的‘表弟’林森。

    见封行朗盯视了良久,严邦询问一声,“认出是谁了?”

    封行朗扬动了一下眉宇,“太模糊了,认不出!”

    “我觉得他们至少是两帮人!这个V字脸和那个蒙面人并不是一伙的!”

    严邦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如果说有一帮是河屯的人,那另一帮呢?又会是谁?”

    封行朗剑眉微拧:因为他已经认出那个V字面具了!

    不但丛刚回到了申城,还把他的众爪牙们也一并给带回来了!

    那个背着帆布包的V脸面具,应该就是卫康无疑了!

    丛刚这家伙是要逆天而行么?

    不是都已经跟河屯化干戈了么?怎么又卷土重来了呢?

    这回他又要干什么?是要对河屯赶尽杀绝呢?还是要将严邦置于死地呢?

    还有蓝悠悠口中的V字脸,会不会也是丛刚的人?

    丛刚这家伙究竟要下怎么样的一盘大棋呢?

    关键问题是:封行朗根本就无从找到丛刚本人!

    可总觉得丛刚的气息无处不在一样;像一张无形且密实的网,将他们一群人统统的笼罩在其中。

    要是能见着丛刚本人,封行朗真会把他暴打一顿先!

    “我想,应该是有人想挑拨你跟河屯斗个两败俱伤,他好坐收渔人之利吧!”

    封行朗冷清清的说道。

    他的眸光放远拉长,却看不穿这高楼林立的世界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贪婪和欲望。

    “谁它妈这么阴险歹毒啊?”

    严邦低厉着,怒意被瞬间点燃。

    “还能是谁!你的某一个仇家呗!”

    “我的仇家多了去了 你所看的《不眠之夜》的 第957章:偏爱沾你这朵花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不眠之夜》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