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千愁 作品

第一一七六章乱阴阳

    其实他沉默的时候正在一座山洞里,对外施法喊了一声,“苗毅要来这里!”

    话一出,外面立刻唰唰蹿进来几个人,穆凡君、姬欢、藏雷、司徒笑都到齐了,就连各自弟子也尝试着走了进来。

    姬欢开口便问:“大魔头,你说什么?”

    云傲天回道:“苗毅要来地狱!”

    几人面面相觑,满脸的难以自信,穆凡君目光落在了他手上的星铃上,问:“你传讯给苗毅让他来的?”

    云傲天有点纳闷道:“不是我传讯让他来,而是他传讯给我说要来,被我们坑来的。”

    藏雷:“怎讲?”

    这里苗毅催促,云傲天方先回了苗毅那番话。

    苗毅一听就火大了,直接质问:云傲天!秋姐儿好歹是你孙女,有什么好处都惦记着你云家,怎么?有好处就是你孙女?好处拿了就翻脸不认人?云傲天!老子告诉你,秋姐儿以后若是有什么不测,你云家也别想好过!

    云傲天牙疼,有这么样的孙女婿吗?直接充他老子了,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不过他真心生不出气来,回复:别在那放屁!不是不想照顾,而是没办法帮你照顾。

    苗毅岂会善罢甘休:怎么个没4■办法?秋姐儿给你们东西的时候,你们就有办法伸手拿了?

    这叫一个讽刺!云傲天忍了,回:你想多了,说了不是不想照顾,而是没办法帮你照顾。没办法和秋姐儿见面怎么照顾?

    苗毅:怎么就没办法见面了?没死吧?

    云傲天:没死,出不去。在地狱里,等你来了炼狱之地。咱们倒是可能有机会见面。

    苗毅愣了一会儿,摇晃星铃追问:你说你在哪?

    云傲天:炼狱之地,地狱!

    苗毅倒吸一口凉气,问:开什么玩笑?你真的在炼狱之地?

    云傲天:岂止是我,大和尚他们也在,我们都在。

    苗毅:老魔头,不想照顾秋姐儿也别找这样的借口,炼狱之地岂是你们能进去的?你们怎么进去的?

    云傲天:我们也不想进来,只是被人追杀之下。不逃也不行,我们怎么进来的其实你应该知道了。

    我知道?苗毅怔住,很快两眼渐渐瞪大了,似乎由这番话联想到了什么,紧急摇晃星铃:午路三个天街大统领遇袭难道是你们干的?

    云傲天:是!

    苗毅:这种事情不能乱开玩笑,我会翻脸的!据我说知,有三个法力无边境界的修士都出手了,若真是你们干的,凭你们的修为焉能逃脱?

    云傲天:岂止只有三个法力无边的修士。还有六个彩莲修士,更有成千上万的金莲修士,纯粹是运气好才逃了,现在探讨这个没意义。等你来了地狱,咱们见面再详谈!

    苗毅真的傻眼了,脸瞬间黑成了锅底。问:你们怎么找到的进地狱的门路?

    云傲天想了想,想到巫行者提醒过不能告诉他。遂回:碰巧!

    苗毅神情抽搐,摇晃星铃怒问:你们疯了吧?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连天街大统领也敢打劫,下次是不是连我也要劫一次?

    云傲天:不说了,来地狱前,把秋姐儿安顿好!

    远远看着的宝莲不知道大人出了什么事,只见苗毅像被激怒的野兽一般,噼里啪啦踢飞了几个花坛,头次看到苗毅如此气愤的样子,有点把她给吓到了。

    苗毅回头脚步一停,又摸出星铃联系姬欢,想要确认一下,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确认,希望云傲天是骗他的。

    山洞里,姬欢提溜出星铃,对瞅来的几人叹道:“苗毅那家伙又找上我了,问我在哪,我怎么回?”

    云傲天:“反正他也要来了,瞒也瞒不住了,实话实说。”

    姬欢回复之后,藏雷的星铃又响起,同样是苗毅来的消息,接着是司徒笑,最后是穆凡君。

    穆凡君回复:苗毅,你也不用再确认了,我们几个都在一起,那事的确是我们干的,之前真没想到能连累你。

    收了星铃的苗毅抬头看天,一脸悲愤,差点泪流满面,他现在连宰了那几个老王八蛋的心思都有,感情闹了半天五圣才是罪魁祸首,早知道就把那五个老家伙给弄死算了,见过坑人的,没见过这样坑人的,莫名其~]  更新快

    苗大官人那真是一点都不浪费时间,当即就开始请教,摸清了入门修炼方法后,就在亭子里盘膝打坐,行功运法。

    而红尘也就陪坐在一旁,偏头静静看着他,恬静。

    一开始还好,一个时辰后红尘皱起了眉头,发现苗毅有些不太对劲,脸色有些不对,发现苗毅半边的脸色有点泛红,半边的脸色有点泛蓝。

    苗毅自己也发现了不对,发现体内的法源正在震荡,法源中成双成对自绕旋转的红色星点和蓝色星点停止了运转,法源内一股紊乱气息丛生。

    随着苗毅修炼九重天功法进度的深入,最终成双成对的红色星点和蓝色星点彻底乱了,如流萤般胡乱飞舞,法源内宛若产生了风暴,仿佛要将法源给撕裂一般,痛的他浑身瑟瑟发抖。

    “苗毅你怎么了?”红尘大吃一惊,发现苗毅的脸色已经是半边鲜红,半边鲜蓝,不仅是在脸上,甚至脖子上和手上都出现了这种异常现象,当即大喊道:“快停下!”

    “噗!”苗毅已然是昂头一口鲜血狂喷出来,眼白一翻,潸然后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