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千愁 作品

第一七三六章 厚葬

    天王府内,一开始一群家眷还不知道外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待烟尘散去,周召被擒来又押走,方知天王府外的一场厮杀竟然是在擒拿未路元帅周召,不少人都被惊呆了。

    大家又不是第一次见未路元帅周召,平常那是多么威风凛凛的人物,哪怕经常进出天王府也就见他在王爷和王妃等人面前顺从,其他人他只怕未必会用正眼去瞧,如今竟然就这样被拿下了,狼狈凄惨的像什么样。

    这对平常只知道王爷位高权重却不知怎么个位高权重法的人来说,今天算是长了见识,堂堂一位元帅的旦夕祸福就在王爷的一念之间呐,想想都心惊,也越发心增了对那位王爷的畏惧感。

    站在一处楼顶眺望的广君安,目睹周召就那样被拖走了,不禁默然,他不禁在想,若是自己继承了王位敢直接对一位元帅这样做吗?想来想去得出一个结论,只怕自己未必敢这样做,因为自己控制不住周召的部下,一个不测就是西军大乱令自己的王位不保,因为自己没有父亲在西军的影响力和威慑力,譬如另两位元帅趁乱逼自己退位,自己该如何是好?而且绝对有可能出现这种状况,谁不想坐上这个王位?但是那两位元帅绝对不敢逼父亲退位。

    他想来想去找了个理由安慰自己,自己现在资历尚浅,还没有在西军深耕出人脉和威望,如今不敢做的事情不代表以后做不到。

    “重整山河,务必恢复的比原来更好。”走入府内的勾越对一名王府的管事人员吩咐了一声,目光无意中看到了不远处屋顶上的广君安,没说什么,继续大步深入府内。

    “你们很喜欢看热闹吗?”广令公的声音突然隆隆回荡在王府的上空。

    此声一出。那些站在屋顶上的人们纷纷惶恐跳下,赶紧老老实实缩了起来。

    阁楼上的广令公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起身负手,慢慢踱步到凭栏处眺望,阁楼内琴声幽幽。

    就在这边对周召动手的同时,周府外。天未星君孤玉城领着几十名随从来到,有事欲见公子周傲临。门卫通报之下,周傲临最近已是被龙信之事搞的焦头烂额,哪还敢怠慢下面人,亲自出来笑脸相迎。

    孤玉城留下了守卫在外,独自一人进入了元帅府内。

    “父帅去了王府,不知星君前来有何指教?”到了自己宅院的正厅之内,请用茶后,周傲临热情问道。

    谁知孤玉城伸手将茶盏拨开到一旁。慢慢站起,突然沉声怒喝道:“周傲临,你可知罪?”

    隆隆之声笼罩元帅府,惊的元帅府内之人莫名,惊的周傲临愕然。

    府外孤玉城随从忽然抛洒出大队人马,直接冲杀进元帅府,有一部分冲杀了进去,有一部分被顷刻间启动的大阵阻隔在外。紧急时刻固守元帅府周围的大军火速赶来驰援。谁知半途中发生内讧,有人高喊:“周召已被广天王正法。从属人马束手就擒可免罪!”

    “放屁!”有人怒喝回应,驻守大军迅速自相残杀在一起,只有少部冲向元帅府救援,与阻隔在大阵外的人马冲杀在一起。

    周傲临宅院的正厅内,突然源源不断冲出大批人马,一个个脑袋上扎着白布条。恍如死士一般,与元帅府的大批护卫冲杀在一起。

    已经换上一身战甲的孤玉城一手持宝剑,一手将呕血中的周傲临给拖了出来,整个人杀气腾腾,可谓以星君之尊亲自上阵。周边四名红甲大将拱卫。

    元帅府内已经是乱成一团,到处是厮杀声、悲呼声、惨叫声,整座元帅府内的美景良宅也在大战之下顷刻间毁于一旦。

    “娘!”一名吓哭的少女在几名将士的护卫中间吓得瑟瑟发抖哭喊。

    数十人冲来,将那几名护卫给冲散,一支长矛毫不留情地从少女后背贯穿出胸口,胸口鲜血爆出,少女哭声立止,瞪大了泪眼,整个人瞬间被挑飞了出去。

    到处是活着的人变成死人倒地,或被四分五裂。

    一群护卫护着一名雍容之下又显得狼狈的妇人且战且退,妇人手持大刀高喊:“挡住!挡住!援军立到,事后元帅必有重赏!妾身在此承诺,勇者必有重赏!”此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召的正室夫人兰玲。

    这里话落 你所看的《飞天》的 第一七三六章 厚葬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飞天》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