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千愁 作品

第一九九一章 无相

    对方的坦白是如此的赤裸裸,毫不加以掩饰,其中透露出的自信似乎不容她拒绝,这让嬴月很不舒服,感觉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

    不过也让嬴月相信且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会找自己,原来自己对人家来说真的是有利用价值的。

    嬴月咬了咬唇:“如今到处在搜查你,你自身难保。”言下之意是你拿什么帮我。

    妖僧南波转身踱步,不疾不徐道:“我能扶持出一个夏侯拓,就能扶持出第二个夏侯拓,只要你愿意。”

    我能成为夏侯拓那样的人?嬴月目光闪烁,略有心动,她从未想过自己一个女人能成为夏侯拓那样的人,可想想对方的身份,似乎有那么点说服力,手中剑慢慢垂下了,可嘴上还是没服软,挣扎了一句,“我若是不答应呢?”

    妖僧南波转身面对,指了指自己胸口,“不答应就像他一样,你依然会去做。”

    嬴月迅速横剑在脖子上,“死人看你如何操控!”

    妖僧淡笑摇头,“死?看来你还不了解我,算了,我也不用威胁你…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可你嬴家的仇谁来报?想来,你一个嬴家待嫁的女儿,也不可能得到嬴九光完整的修行功法,你若愿意拜我为师,我便传你一部奇功,比青主和佛主更强的修行功法,你想不想要?”

    嬴月咬牙不语,说不心动是假的,可她也听说过一些有关这位的传说,和这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可话又说回来,如果不得助力,凭她个人的能力根本无法报仇,甚至一辈子都不敢抛头露面。

    “嬴家的确是有些人马躲过了天庭的追杀,我对他们也许是有些影响力,但绝对没有前辈想象的那么大,我甚至怀疑我父母以及嬴家逃难的人已经遭了他们的毒手,就算我愿意联系他们,他们也未必会听我的,否则我也不会窝在这里不敢见人。”嬴月说出这话无异于已经松口了,横在脖子上的剑又慢慢放下了。

    妖僧颔首道:“你家人的确可能是遇难了,不然我找来找去也不会只找到你这个嬴家的女娃娃。”

    嬴月悲愤道:“前辈既然知道,当明白,他们连我家人都敢杀,又岂会听我的?我又岂能和杀我父母的仇人苟且!”

    妖僧摇头叹道:“傻丫头,没报仇的实力再憎恨又能怎样?不妨先把仇给记下,暂且深埋,当做不知道,等到你有了报仇的实力一切恩怨都将迎刃而解,利用他们壮大你自己,再手刃仇人,岂不快哉?哀哀戚戚是没用的。何况是不是他们杀了你家人还不知道,只要你愿意拜我为师,你父母究竟出了什么事我会帮你查的清清楚楚,谁杀了你父母,我都能给揪出来,一个不漏!你是愿意永远活在仇恨中难以自拔,还是愿意拿出实际行动报仇雪恨?我想这个不难抉择!”

    嬴月低了低头,复又抬头道:“这些年若不是李叔照顾我,我只怕早已经落在了天庭的手中,求前辈放了他!”

    妖僧点头:“他的肉身并不适合我,我只是暂且借来一用,我答应你不伤害他。”

    嬴月:“我怎知你不会食言?”

    妖僧瞬间冷眼斜睨道:“丫头,贫僧的一句承诺可比这肉身金贵的多!”

    叮!杵剑在地,嬴月跪倒在地,艰难喊出两个字来,“师傅!”

    事到如今她没的选择,如果有办法她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眼前似乎是她唯一的希望,之前的嘴硬只是矫情。

    妖僧居高临下看着她,“贫僧从不轻易许诺,言出必行,既拜我为师,我说了会传你一部比青主和佛主更强的修行功法,自当兑现,佛主修炼的是‘无间大法’,青主修炼的是‘青天寰宇功’,这些年我闲着无聊,花了些心思将这两部功法融合为一,名为‘无相’,你可愿受?”

    无相?嬴月愣了一下,可谓又惊又喜,不知是真是假,不知是不是真的有对方说的那么厉害,收了宝剑,磕头在地,语带颤音道:“弟子愿受!”也不知是害怕还是高兴。

    妖僧缓步上前,站在了她的跟前,淡然道:“抬起头来!”

    嬴月抬身看着他,不知什么意思。

    妖僧又道:“闭眼,心神守一!”

    嬴月不解,有点担心遇害,可转念一想,人家要杀自己似乎没必要这么麻烦,当即硬着头皮闭上了眼睛,努力稳守心神。

    见她眼睑下的眼球在晃动,知道她一时心绪难宁,妖僧双手合十,轻吐梵音,“咪嘛咪嘛哄!”

    嬴月下意识想睁开眼看他干什么,可困倦之意袭来,眼皮沉重的根本打不开,脑海中似乎瞬间出现惊涛骇浪,一阵巨浪拍来,似乎瞬间将她所有杂念给拍飞了,心神一片宁静。

    妖僧闭上了双眼,嘴唇快速嚅嗫,似乎在暗暗念念有词,配合着动作,徐徐伸出一根食指,指尖浮现一点金光,正正点中嬴月的眉心,一点金光从其灵台渗入。

    嬴月只见空旷的脑海中飞出一条金龙,漫天翱翔飞舞,很快朝她飞来,绕着她周身快速飞旋,正晃的她眼 你所看的《飞天》的 第一九九一章 无相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飞天》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