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打狗棒法

    陡然,一群人姗姗而来,衣着打扮可见是学士府的夫子还有一些前辈学徒,中间那人手捧着一个桑木长盒,十几个人面色沉重进来,看了看陆琴又瞧了一眼吊儿郎当的北冥少笑,面无表情的把盒子奉上去。

    陆琴面露得瑟神情,接过盒子,趾高气昂的开口:“今日众人做个见证,笑皇女扰乱学堂,气走夫子,实属过分,特此本官请出祖训条例,清理门徒。”

    “不准打我二姐姐。”北冥筱惜不知何时跑了进来,一把站在北冥少笑身前,小脸红嘟嘟的显然有些气愤

    “筱惜,乖,你一边待着。”北冥少笑眸光悸动,唉!看来还是没白疼这丫头。

    伸手把她拉到身后去,给她一个慰籍的笑容。

    “二姐姐……”

    北冥筱惜还想说什么却被北冥少笑出声打断,“放心好了,姐不会有事。”有事的肯定是陆琴。

    “少渊,小枣看好三皇女。”随口便吩咐一句,只身向前走去。

    少渊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她,衣袖下的手紧紧搓成拳,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变化,未曾开口言语。

    陆琴抽出盒子里的木棍,冷哼:“皇女,准备好了吗?”

    “哈哈,啧啧啧……来来来。”北冥少笑嘲笑着然后咂嘴,食指勾了勾,一个典型的‘逗狗’姿势摆出来。

    “你……”陆琴岂会看不懂,脸上霎时变成铁青,挥起棍子便朝她打去。

    “啪……”北冥少笑一把接住棍子,反手一转“咔嚓”一声,便是陆琴惨叫声。

    捂着差点被折断的手腕,陆琴狠狠瞪着她,还是依旧嚣张说:“你竟敢抢御棍,真不把先祖皇放在眼里。”

    “陆大学士,你怎么老是把死人挂在嘴边?莫不是特别想陪本王那些祖宗去?你这忠心其可表彰啊!回头本王定会跟母皇好好说说大学士你的心愿,让母皇圆了你这思念先皇之心。”北冥少笑似笑非笑的说着风凉话,冷嘲热讽之后,挥了挥手里那跟破棍子。

    “噗嗤……”

    “哈哈哈……”堂下那些学徒嘻哈大笑。

    见这情况,看来陆琴没少得罪人。

    此时的陆琴,脸色从青转换到红,又从红便白,甚是好笑。

    “来人,去请陛下来。”陆琴转头对身后的某些夫子下命令。

    “各位同学们,哦不,是各位前辈师姐师兄们,现在可是各位翻身欺负这个陆大学士的时候啊!想想平时她肯定也欺负不少各位吧?现在就请你们帮本王拦住她派出去的人,本王给你们表演一下你们没看过的棍法。”北冥少笑展开一抹邪恶的笑容。

    果然不出北冥少笑所料,在场的学生涌动起来,大部分帮忙拦住那些夫子,气的那些夫子是通红满面。

    “皇女,您要给大伙看什么不同的棍法啊?”不知是哪位官家小姐出声询问起来。

    北冥少笑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摸了一下手里的棍子,速度极快的走到陆琴面前。

    “劈哩叭啦!”一顿狂抽。

    “啊,啊,啊哎呦……”陆琴此刻哪还有平日里的端庄,像个疯婆一样地上爬滚。

    看的众人是惊讶的张开嘴合不拢,这这这……

    抽完最后一下,北冥少笑镇定自若站在那,摔了甩额前那缕散下的发丝,笑容和蔼可亲的,言:“各位,这种棍法可有见过?”

    “没有。”

    “没有。”齐齐否认。

    “那是必须的,这个棍法专打欠揍之人,居家必备。”北冥少笑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好笑,心下十分解气。

    “那,皇女这个棍法叫什么?”有人耐不住好奇问。

    北冥少笑神秘扯下嘴唇,悠然道:“打狗棒法。”

    “扑通~”某些年岁已高的夫子到底不起。

    陆琴爬在地上,狼狈不堪,听到北冥少笑说是‘打狗棒法’时,硬生生的吐了口血。

    “哈哈哈……”又是一阵取笑声。

    “皇女,您这,这要怎么向女皇陛下交代啊?”小枣紧张兮兮的问。

    虽是皇女没被挨打自己挺高兴的,可现在皇女打了学士,这个事怕不好解决。

    真是王爷不急,急死女侍。

    “我已经有万全之策,放心好了。”北冥少笑小声对她说。

    闻言,小枣还是依旧担心看着她。

    “来人啊!陆学士年岁已高,从楼梯上摔下来,折坏了御棍,你们可都是见证人,听到没?”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众人面面相嘘,此时此刻她们也是见到北冥少笑狠,和她对着干也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衡量过后,她们还是点头称是“是。”

    北冥少笑满意的点点头,反手就把手里握着的御棍‘咔’的一声折了,然后放入昏迷不醒的陆琴手里。

    那些夫子看在眼里,言而欲止的,最终缄口不言,莫说现在笑皇女深得陛下宠爱,若真把真相告诉女皇陛下,想必也不会重罚笑皇女,倒自己若得罪笑皇女,日后恐怕不会好过。

    “少渊,你去皇宫把事情原委都和母皇交代一下。”北冥少笑扯下腰间玉佩,递给少渊。

    她没喊小枣是怕那丫头太老实不会说谎,只好喊沉静的少渊走一趟,平时面无表情的他,说这个因为不会有太多表情。

    少渊一愣,然后笑着接过去,点头转身走了。

    皇女,这是相信他么?呵呵~

    目送少渊离开后,北冥筱惜蹭上来。

    “二姐姐,你好厉害,放心,筱惜保证帮你一起。”北冥筱惜煞是可爱的眨眼间。

    “好啦好啦,我的筱惜最好了。”轻轻点她鼻尖,温尔笑着。

    “都别杵在这了,散了吧!”北冥少笑一出声,人群瞬间走的差不多。

    “慢着,你们二个把大学士抬进房间好好休息。”随意指了二个人,便拉着小枣和北冥筱惜离开大堂。

    被点名的人也极为麻利把人抬走了。

    出了大堂,几个人来到北冥筱惜的院子里。

    院子不大倒是整洁干净,北冥少笑捂着肚子坐下来,桌上摆着糕点,青葱玉指捻过几块糕点狼吞虎咽吃了。

    “二姐姐,你这是饿了多久啊?”北冥筱惜汗颜,若她没记错的话,二姐姐不过就是一个中午没吃而已,怎么搞得像是几百年没吃似的。

    北冥少笑也没理会她,吃完喝了口茶才吁了口气。

    “小妹啊!你要知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毕竟还是个孩子,北冥筱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有些蒙圈。

    北冥少笑也懒得多说,打个哈气,就立马睡到北冥筱惜那张榻上,梦见周公去了。

    “吃完就睡啊?”北冥筱惜喃喃一下,想了想反正二姐姐也就是这个习惯,便转身带着人都出去,掩好门,让里面的人安静睡个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