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9

    如阅读有问题说明还在防盗期内, 可24小时后阅读, 或全部订购。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连揭露真相都要付出代价。

    他们是不是忘了,所谓真相本就是真实存在的。

    两天后他们收拾行装启程回c市,刘少红十分宝贝的拿来一袋子鸡蛋送给余晔, 他磕磕绊绊的说是家里母鸡下下来的, 特意积攒了几天。

    鸡蛋有十个,个头都不大,粉粉的躺在里面。

    余晔没拒绝,欣然接受了,刘少红开心的露出一嘴白牙。

    刘莎说:“回去后这么翠绿的食品是吃不到了, 你别太小气,分我几个。”

    余晔说:“说错了吧。”

    “什么?”

    “我从来就没大方过。”

    “……”

    话是这么说, 但上车前余晔还是给了她两个。

    刘莎拿在手上抛了抛, 似真似假的说:“我真谢谢你了。”

    “不客气。”

    车子畅通无阻的向c市飞奔而去,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清贫苦寒,车上众人对都市生活的怀念达到了一个历史高峰, 然而汹涌澎湃的心情在历时半天后萎靡下来, 一个个靠着车座睡了过去。

    余晔拿了件外套盖在曲申楠身上。

    傍晚车子下高速, 距离目的地更近了。

    赵文学站在车头, 对着陆续醒过来的众人拍了拍手总结发言说:“这段时间跟各位的共事非常愉快,留下的回忆也是弥足珍贵。虽然我们每天都过的很辛苦, 但也算是另外一种人生体验, 然后为了给这次远行划上一个完美句号, 今晚呢我们在汉爵订了个包间,大家就一起吃个饭,未来我们这帮子原班人马要聚齐可没这么好的机会了,所以也希望各位都不要拒绝。”

    虽然一个个家里雄鸡啼鸣,但人话都说到这了,倒也没什么反对的声音。

    曲申楠也醒了过来,他看到胸前的外套愣了几秒,才迷蒙的转向余晔。

    余晔轻声说:“你可以再睡会。”

    “不用了。”曲申楠捏了捏鼻梁,把衣服拿下来递给她,“谢谢。”

    “没事。”

    余晔随手把衣服放到边上,也没跟他多说什么,转向坐回原位的赵文学,拍了拍他的椅背,“怎么突然来了个饭局?我都累死了,打算直接回去睡觉。”

    赵文学侧头过来,“林枫的主意,包间他已经订好了。”

    余晔有些意外,“之前怎么没听说。”

    “我也是今天得的消息。”

    有两位因为家里有事下车后先行一步离开,曲申楠脚上还有伤,本来也准备走人。

    赵文学攀着他的肩笑说:“曲医生,今天谁走,你可都不能先走。”

    曲申楠疑问的看着他。

    赵文学压低声音说:“这么跟你说吧,今天这饭局就是为你准备的,我们领导听说了那天你们被埋的事,想要特意谢谢你。”

    曲申楠沉默了下,“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余晔并没有因为他而避免险境,他们能顺利出来只能说是运气好。

    而且……没必要。

    赵文学只是笑着捏了把他的肩膀。“别推辞了,你要不吃这饭,他心里估计踏实不了。”

    是吗?

    曲申楠看向远处,落日余晖里站着一个男人,穿着正装,但可能是下班了的缘故胸前纽扣大敞,满身的散漫,而余晔就站在他面前。

    余晔倒是真没想到林枫会亲自赶过来,见到这风骚男人着实意外了把。

    林枫要笑不笑的说:“能耐啊,我听说你这次差点就住地下起不来了。”

    “别调侃我。”余晔斜眼看他,指了指他身后的车,“怎么改座驾了?”

    “换换新鲜,”林枫说。

    “人抓到没。”

    “还没,不过我对人民警察寄予厚望,想来不会太慢。”

    余晔点点头,“你自己最近当心点。”

    “出趟远门成长不少,都懂得关心人了。”林枫说着就伸手撸了把余晔的短毛。

    余晔一把打掉他的手,有些看不惯林枫吊儿郎当的态度,“你差不多点,我现在跟你说正经的。”

    “我也没不正经啊。”

    余晔抓着头发没说话。

    她依旧穿着身登山服,脸上带着长途跋涉后的疲惫,整个人灰头土脸的没什么精神。

    林枫盯着她看了几秒,突然上前狠狠的抱了她一下。

    等余晔回过神他又退回了安全线之外,前一幕就跟没发生过似得。

    余晔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这是干什么呀?”

    林枫抬腕看了下表,不咸不淡的说:“没什么,时间差不多了,上车去吃饭。”

    这边过去酒店开车二十分钟,张小苗这奇葩乐颠颠的还在车上补了个妆,进了包间以后对着林枫不停发射矫情炮弹,让周边看着的人都牙疼。

    中途余晔受不了的出去了一趟,正好碰到赵文学,两人便随意唠了几句。

    赵文学说:“林枫跟你说什么了没有?”

    他们站在走廊上,余晔刚洗完手,甩了甩水滴,“跟我说什么?”

    “没骂你?”

    余晔惊奇,“他吃饱撑着骂我干嘛?”

    “主要那会得知你们出事林枫都要疯了,”赵文学点了根烟,想了想说:“真对那个医生上心了?”

    “你这话题转的是不是有点突兀?”

    “怎么就突兀了,我都好奇很久了。”赵文学露着一截小臂横在胸前,哗哗的抽着烟,拿肩拱了拱余晔,“赶紧说说。”

    “差不多吧,”余晔盯着走廊上的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曲申楠人不错。”

    赵文学想不通的看向她:“林枫人就比他差了?”

    余晔挑眉,“这有可比性?”

    “你觉得呢?”

    自然是没有的。

    话题无疾而终,回了包间,一伙人还在热闹闲聊,余晔走到曲申楠身边,见到他杯中的果汁换成了红酒。

    “怎么喝酒了?”她下意识问了句。

    曲申楠是个很规律的人,生活作息非常健康,烟酒这些玩意跟他完全不搭边。

    曲申楠还没说话,林枫先开了口:“我刚才跟曲医生喝了杯。”

    他们之间隔了个妖里妖气没骨头的张小苗。

    可能是喝了酒的问题,加上室内温度也偏高,林枫衬衣领口敞的更开了些,露出来的肌肤白润如瓷,少了成年男性的稳重,多了酒精作用下的性感。

    他绯红的脸上带着笑,但是这个笑容给人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余晔没说什么点点头,在曲申楠身边坐下,拿过他的酒杯倒到自己碗里,重新添了饮料放到他面前。

    曲申楠沉默的看着她。

    余晔解释说:“身上有伤还是别喝了。”

    林枫一直望着这一边,这时又开了口:“我好像也喝多了,余晔,帮我也来换一杯。”

    “我来我来。”张小苗一听连忙笑着伸手去够他的杯子。

    林枫抽手避过,只盯着余晔。

    他的嘴角带着一点弧度,目光却有点凉,在这个喧闹的氛围里,有点格格不入。

    余晔意识到林枫是不高兴了,但她把不准林枫不高兴的源头是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稍作停顿后还是选择息事宁人。

    余晔刚起身,一直不温不火的曲申楠突然压住她放在桌上的手,低低的说了句,“我来。”

    曲申楠在几人的注视下走到林枫面前,俯身给他倒了一杯饮料。

    林枫接过,抿了口,冲边上的曲申楠晃了晃杯子,“谢了。”

    两人目光一触,曲申楠放下瓶子,“无妨。”

    重新走到座位上。

    饭局持续了快两小时,林枫喝醉了,好在这风骚男人酒品向来不错,醉了也不吵不闹,只是脚步踉跄而已。

    赵文学和着另外一个人将林枫扛进车里,气喘吁吁的转向余晔,“人交你了,开车注意安全。”

    余晔点头。

    赵文学拍了拍她的肩,走去了自己的座驾。

    陆续还有人出来,余晔在酒店门口站着,夜里吹来的风清凉,她低头用脚尖蹭地面。

    听到说话声,余晔转头看过去。

    都是医院那帮医生,也不知道是个性使然还是职业因素,这些白衣天使几乎个个滴酒不沾。

    曲申楠走在中间,侧头在听旁边人说话。

    余晔叫了他一声。

    曲申楠望过来一眼,随后跟身边人说了几句话,朝余晔走来。

    等人到了跟前,余晔说:“你怎么回去?”

    “自己开车。”

    “脚没问题吗?”

    “没关系。”

    余晔想了想,转身从车上拎出来一袋鸡蛋,递给他,“拿回去补补,天然绿色食品,有人 你所看的《那个时候她后悔过》的 39.39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那个时候她后悔过》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