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6

    如阅读有问题说明还在防盗期内,可24小时后阅读, 或全部订购。  原地商议了会, 最后决定把必要东西带上,剩下的请村名帮忙来搬运一下。修建路段大概三公里, 过了这段就可以借用当地的交通工具运输,虽然速度会很慢, 但人力有限也没办法。

    余晔拿舌头顶了顶脸皮,拎起行李, “走!”

    “走什么走啊!”张小苗尖声喊:“这路这么破怎么走嘛,还要走那么久,还拿那么多东西,我才不要走!”

    张小苗搬了两只大行李箱,上方还搁着只毛绒兔子,在那娇娇滴滴一个劲的扭捏不停。

    赵文学皱着张老脸说:“你当搬家啊, 箱子只准拎一只,兔子扔了, 几岁的人了还抱这玩意。”

    “不行!”

    “不行你就一个人在这呆着,走!”赵文学压了压头上的鸭舌帽, 见没什么人动, 又喊了声:“走了, 情势所迫,各位医生理解下, 出发!”

    张靖武抱着摄像机连忙跟了上去。

    人两两三三的开始走远, 张小苗显出几分焦急又不甘来。

    余晔踢了踢她的行李箱, “这都装的什么东西?”

    “要你管?”

    “嘿!”余晔被气笑了,“你以为我愿意,告诉你,”余晔指指四周,“这地方三更半夜会有什么东西出没谁都不知道,你要不想跟着走也行,几天下来这里都不定有人经过,你不在这饿死也会被吓死。要是遇上只野猪啊……蟒蛇什么的……”

    张小苗咬着嘴唇脸有些发白,吓得半死不活却还嘴硬的说:“我可以打电话给我爸。”

    “啧,你不是在泡林枫那小子吗?这么点小事就哭爹喊娘的,你确定还能泡的到他?”

    刘莎笑着扇风,“老大可不喜欢你这种。”

    张小苗吼:“你闭嘴!”

    静了几秒,余晔又凉凉的问了遍,“这箱子放的什么?”

    张小苗瘪嘴,半晌不甘不愿的说:“衣服。”

    “这只呢?”

    “一样。”

    “行,那随便拎一只吧,兔子和剩下的留车子上。”余晔提高音量,“速度,抓紧时间。”

    等张小苗拖拖拉拉能走人了,前一批人已经走出不少距离,余晔扭头看除刘莎外唯一留下来的人。

    男人蹲在地上捣鼓箱子,长腿对折,黑色休闲裤下露出一截白润的脚踝。

    余晔走过去,歪头瞧了瞧他,“曲医生,你怎么没走?”

    曲申楠拉上箱子拉链,“我整理了下药品。”

    “可惜了,我还以为曲医生是体贴我,特意留下来等着呢。”

    曲申楠起身,转头看她。“余小姐想多了。”

    “曲医生,你要理解一个词。”

    “什么?”

    “玩笑。”

    话完余晔笑嘻嘻的率先起步走出去,曲申楠看了眼她没心没肺的背影,拎上行李箱跟上。

    大片的青色铺盖在裸石上,连绵的山脉层层叠叠,山景宏伟而壮观,然而踏着脚下磕磕绊绊的道路,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思。

    余晔看向身边男人,曲申楠身量高,但身子并不壮实,相反看起来斯文的有点单薄。此时他背着一个巨大的双肩包,一手行李箱,一手药箱,却走的脸不红气不喘。

    她忍不住又开始嘴贱,“曲申楠,你经常上健身房吗?”

    “还好。”

    “有没有练出腹肌?”

    曲申楠顿了顿,问:“怎么了?”

    “你知道我们单位的男同事长期熬夜加班,暴饮暴食,长得一个赛一个的白胖都跟白斩鸡似得,别说腹肌,不超重都难为他们。”余晔意味深长的瞅着他,“我还没见过腹肌这玩意呢,你要是有呢,就借我看一眼,或者摸一把。”

    生为新时代女性,思想前卫是最普遍的标志,能前卫到将觊觎男人躯体的言词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也仅此这么一朵奇葩了。

    曲申楠的脸毫无意外的又僵了。

    余晔穿着灰绿相间的冲锋衣,顶着一头刚过耳的乌黑短发,眼睛溜圆闪亮,又因着疲惫气喘而双颊绯红,因着这生动的表情,倒也没有让人觉得猥琐。

    余晔将行李箱又往上提了提,笑说:“又害羞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脸皮这么薄,男医生都跟你一样?”

    曲申楠忍无可忍的说:“男医生不跟我一个样,但女人也不该是你这样。”

    “噢?曲医生见识过多少女人,居然这么了解?”

    曲申楠一句话又被噎住,论歪理他似乎永远比不过余晔。

    冰山脸破裂的次数愈多,也愈加容易,余晔乐的笑出了声,见曲申楠气的似乎要憋过去,她乐颠颠的也不再继续招惹他。

    刘莎低声说:“人被你欺负成这样,你还好意思笑。”

    “你不觉得让他脸上出点表情是件很有成就的事?”

    “变态。”

    三公里走完,赵文学一伙在路尾巴上等他们,一边停了辆拖拉机,一众行李物舍全堆在上面。

    见他们三个过来,赵文学双手背后,下巴抬了抬,说:“行李都放这边先运过去,走起来方便点。”

    开拖拉机的是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见着他们憨厚的笑了笑。

    行李挤的满满当当,没有空余位置供人使用。

    看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冒着黑烟跑远,连余晔都忍不住叹了口气。

    张小苗哭哭啼啼的说自己脚疼,这次倒不是拿娇,软底懒人鞋边沿上方□□的脚脖子上确实有划伤的痕迹。

    赵文学瞟了眼,说:“忍着吧,也不是什么大伤口。”

    “什么呀,我脚底也疼呀!”张小苗揉着自己脚底,委屈的近乎要哭出来。

    刘莎说:“谁叫你穿成这样,知道要来山区也不弄双登山鞋。”

    张小苗抗议:“我平时在家也穿这样爬山呀!”

    “拜托,张千金,市区的那叫山吗,纯粹是石堆,你拿那个跟这边的大山比?你是不是疯了?”

    围观者都没说话,纷纷露着疲态,此时连看好戏的心思也没了。

    “先消毒上药吧。”曲申楠这时说,从包里拿出药水和创口贴,蹲地上握住张小苗的小腿给她上药。

    张小苗哼哼唧唧,“上完也没用啊,我还是脚疼,鞋子太薄了。”

    曲申楠收手,拧上瓶盖,退开了些。

    队伍继续前进,张小苗沮丧的落在最后一瘸一拐,余晔冲她喊:“你快点!”

    张小苗拨开垂落下来的长发,哭说:“走不快啦!”

    余晔不耐烦的退到她身边,“你就带了这么一双鞋?”

    “还有高跟。”

    “……”

    张小苗偷眼看她,“余晔,你穿多大码?”

    “38。”

    “我也是,你跟我换好不好?”

   & 你所看的《那个时候她后悔过》的 36.36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那个时候她后悔过》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