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

    “搞了半天就弄出来这么些玩意?”刘莎拨弄了几下桌上放的乱七八糟的器具, “你的烘焙蛋糕呢?”

    余晔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心不在焉的说:“没做了,你咬几块饼干打发吧。”

    “你好意思的?”话是这么说,刘莎还是捡了饼干往嘴里塞。

    没办法,已经饿了一下午了, 之前余晔还信誓旦旦的说今天给她大甜头,她多少期待了下, 饿着肚子就匆匆赶过来了。

    结果……刘莎又捞了一块啃着,好嘛,反正饼干也是甜的。

    连着吃了好几块,又喝了半杯水解渴后,刘莎后知后觉想起来, “对了, 曲医生呢,不是说他也在吗?”

    “走了。”

    “怎么先走了?他有事啊。”

    余晔搓弄着手指,没吭声。

    刘莎端着杯子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歪头瞧着余晔不甚好看的脸色。“你这要死不活的模样是什么情况?你两吵架了?不能吧!”

    刘莎不怎么相信的看着她, 毕竟曲申楠一个拨一下都不一定会动弹的人, 实在是不像能吵起架来的。

    余晔垂着眼,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滑动, 面色难辨。

    刘莎撞了撞她, “哎, 问你话呢!”

    余晔说:“也不算吵架吧, 就是有些争执。”

    “什么争执?”

    余晔吐了口气,并不想多说,斜眼看她,转了话题,“你吃饱了?”

    刘莎咬着饼干,“啊,半饱呢,我要说全饱也太不给你面子了。”她掂了掂手上的饼干,“就拿这些个玩意招待我实在说不过去呢!”

    余晔也不多跟她废话,站起身,“去外面吃吧!也挺久没出门的了。”

    刘莎自然没有异议,反正又不是她请客,乐颠颠的跟在余晔屁股后面。

    去了附近的料理店,已经过饭点,客人没有想象中的多。

    余晔落座后抽了张纸巾往桌上擦。

    刘莎看了会,感慨道:“跟医生交往还是有些好处的,你看,你爱干净多了。”

    往常工作忙死忙活,吃个饭跟打仗一样,累的只要不是垃圾堆就能闭眼睡过来,哪来的鬼时间擦桌子,何况也没这个习惯。

    余晔动作顿住了,刘莎不说还真没发现,好像有接触以来,真不单单只有曲申楠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她也同样如此。

    各自接受对方的习惯,使相处起来更切合融洽。

    余晔将纸巾揉成团,往边上一扔。

    她想了想,说:“带烟了吗?”

    “没,早抽完了,你知道我没什么烟瘾。”刘莎一手拿着一根筷子在那互相敲击,双眼滴溜溜盯着余晔转,“曲医生允许你抽烟?”

    自然是不让的,余晔不会在他面前抽,背地里如何就很难讲了。

    刘莎也猜到了,由衷道:“有曲医生在,看样子你戒烟也指日可待了。”

    余晔要笑不笑的扯了下嘴角,“天真!”

    “这话说的,让你戒烟还不好?”

    余晔挑眉:“你觉得我会戒?”

    跟陈政宏有关的,余晔一样都不会舍弃。

    这一点了解她的人都知道,但是何必呢?

    刘莎将两只筷子往桌上一扔,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这就是你们吵架的理由。”

    余晔没否认。

    刘莎有些想不明白的说:“余晔,你到底把曲申楠当什么?”

    当什么呢?

    一个替代品,还是一个稍稍能抓住过往尾巴的源头?

    不管任何一个都不会是纯粹的曲申楠,从任何角度看这个男人都挺冤的。

    刘莎最后说:“非正途的得到,最后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失去。余晔,你以后别后悔。”

    余晔笑了下,不置可否。

    之后余晔没再见曲申楠,倒不是说她情绪还没平复,而是理智回归后对这个人也感到挺抱歉。

    余晔脸皮厚归厚,但还没厚到无端朝人发一通脾气后,转头又能嘻嘻哈哈贴上去。

    多多少少还是要稍微缓冲一下的。

    这一缓冲,直接缓冲了三天。

    三天后的傍晚,保姆整理完离开公寓,余晔后脚也走了出去。

    手受伤后她就没开过车,这天也一样,打车去的医院。

    路上司机师傅还跟她唠嗑,“这是去医院看胳膊肘啊?咋摔的呀?”

    “吧唧一下摔得。”余晔说:“不看胳膊肘,看男朋友。”

    “噢!”师傅笑呵呵的,“男朋友比胳膊肘好看。”

    余晔想这大哥玩笑开的真妙。

    到达医院还没到下班时间,余晔走进熙熙攘攘的医院大厅,转而去了曲申楠的办公室。

    里面照常有几个病人在候诊,这次她没再外面等,直接进去在人群最外围靠墙站着。

    曲申楠不停的询问书写,时不时解答患者疑问,没有丝毫停顿。

    余晔一直知道医生这个职业辛苦,但往常并没有多么直观的感受,今天看着曲申楠忙不停,说不好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对这个男人有亏欠心理,又或者医者是身边亲近之人,她居然有了些心疼的意思。

    这个认知让她自己心里很是五味杂陈。

    站在余晔旁边的一个大爷突然大力咳嗽起来,不知道是媳妇还是女儿的妇人拍了拍他的背,脸上表情有丝微妙的嫌弃。

    听到动静,曲申楠下意识转头望过来,目光猛然一缩。

    余晔也愣了下,随即快速咧嘴冲他笑。

    双眼完成月牙,可爱又无害。

    曲申楠抿了抿嘴,冷漠的转开视线。

    之后他专心工作,再没扔过来一眼。

    曲申楠将手中的病历合拢推到患者面前,“饮食清淡,平时多吃水果,饭后最好散散步,锻炼还是最重要。”

    “麻烦医生了。”

    “没事。”

    最后一个病人走了,曲申楠将手中的笔一扔,关电脑,换衣服。

    始终没正眼看余晔,整个人显得冷漠而疏离。

    余晔知道自己之前做的过分了,也不怪他这样,低头思忖几秒,诚恳的说:“曲医生,那天很抱歉。”

    曲申楠拿上车钥匙往外走,到门口了脚步顿住,十分不情愿的扭头,吐了句,“还不走?”

    余晔连忙巴巴的跟上。

    曲申楠径自锁好门,转身往外,余晔喊了他几声,没用。

    他的步伐迈的很大,很快,余晔在后面追着,跑了几步后缓慢的停了下来。

    这样不行,这么被动下去不行。

    她左右看了看,边上放着一只垃圾桶。

    余晔思考着是否要将垃圾桶踹了,以此让曲申楠停下来。

    她的思考还没得出结果,转角率先出来几个男人,其中一个受了伤被抬着,行动困难,一时也没注意到前面有人站着。

    一股脑的撞了上去。

    余晔叫了声,对方这才注意到她,连连道歉。

   你所看的《那个时候她后悔过》的 22.22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那个时候她后悔过》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