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1

    晚九点时, 病房门再次被推开。

    余晔刚换完药水, 正把玩着手机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

    她抬头。

    曲申楠说:“还没睡。”

    他穿着素色的衣服,款式更接近于正装,严谨而清爽。

    余晔转了转手机,“我就等你呢!”

    曲申楠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 “我给别人替了几小时,所以来的晚了。”

    余晔理解的点点头, 又上下看了他一圈,“你就这么来了?”

    曲申楠抿嘴,对她这话有点把不准意思。

    余晔说:“别人来看我都大包小包,你倒是好意思双手空空。”她顿了下,又浅浅的加了一句, “这做男友的有点不合格啊。”

    曲申楠稍作思忖, “那你是要换人选吗?”

    “……”余晔呵了声,“我像是那么见异思迁的人吗?”

    曲申楠嘴角快速扬了一下,转了话题,“伤口疼吗?”

    “疼。”

    “麻药过了最开始几天都会有点的, 忍一忍就好了。”

    余晔叹了口气, “你靠过来点。”

    曲申楠迟疑着。

    余晔催促说:“靠过来点, 我又不会吃了你。”

    曲申楠转而坐到床沿上,余晔抓起他的手, 一根一根捏过他细长的手指。

    “我有没有说过你的手很漂亮。”

    余晔揉弄的力道不大, 带出麻痒的感觉。

    曲申楠反手捞住她的, 压制住了她近乎撩拨的动作, 低声说:“没有。”

    “比我的手漂亮多了。”

    不像她长年在外奔波,时不时就磕到碰到,带不出不少伤口留下疤痕。

    曲申楠目光在那些细小的疤痕上流转,他想起曾经跟余晔一起走山路的情景,明明是柔软的女人,显现出的状态堪比一个壮硕的男人。

    她走过很多地方,同样也一定吃过不少苦,那些经历所带出的伤痛跟她所呈现的嬉皮笑脸是成正比的。

    曲申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余晔也没说话。

    两人之间一直以来都是余晔做调剂品,现在她一沉默,气氛也随之冷下来。

    但怪异的是,当下却也不显尴尬。

    过了会曲申楠打破沉默:“有没有想吃的?”

    “没有。”

    “有没有困?”

    余晔:“年轻人没有这么早睡的。”

    曲申楠说:“今天不一样,你动了手术。”

    “动完手术疼的慌,更睡不着。”

    曲申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的十指纠缠在一起,细腻的触觉显得有些不真实。余晔盯着他的手看了好一会,突然抬起来在那手背上亲了口。

    曲申楠身子一僵,耳廓腾的就炸成了红色。

    余晔瞧着他那清纯的模样轻笑出声,“喂,你是不是从来没交过女朋友?怎么嫩的跟个雏似得。”

    曲申楠顿时脖子也跟着红了,他轻飘飘瞪了余晔一眼,“胡说什么呢!”

    余晔说:“害羞什么,我又不嫌弃你,未来正好可以让我好好□□□□。”

    “你倒是会想。”

    “那当然,要么今晚先教你亲个嘴?”

    曲申楠憋了会,憋出一句,“服了你了。”

    余晔大笑,心情也变得愉悦几分。

    这天曲申楠一直没有离开,余晔到最后迷迷糊糊的半睡过去。毕竟是术后第一天,自然是没有睡沉。

    依稀感觉身边有个人,时不时摸一把她的脑门,又给她拉扯被子。

    余晔再次清醒是凌晨,卫生间的灯一直亮着,借着光线看到了趴在床沿的曲申楠。这人身量高,趴着的姿势看着就感觉不舒服,头埋在胳膊下看不到脸

    余晔盯了他半晌,缓慢伸手过去轻轻撩了下他耳边的头发,曲申楠立马抬头看过来。

    余晔意外,“睡这么浅。”

    曲申楠坐直身体,揉了揉脖子,“没怎么睡着。”

    “不回去了?”

    他看眼时间,说:“再几小时就上班了,回去没多大意义。”

    余晔看着他低声说:“辛苦了。”

    曲申楠笑了下,“没什么。”

    笑容很浅,转瞬即逝。

    余晔还是被他眼角带出的弧度惊了一下,随即转开视线,看到另一边放着的沙发,尽管不大,至少有胜于无。

    余晔说:“在沙发上躺会吧,稍微休息一下,不然身体扛不住。”

    曲申楠没拒绝。

    躺了没多久,窗外天色便明亮起来,曲申楠很快起身离开。

    余晔也随后起床洗漱,护工阿姨过来给她搭了把手。

    从卫生间出来后,余晔说:“这附近有什么早餐?”

    阿姨说:“吃的倒是挺多,粽子米粥都有,不过林先生之前来过电话说会给你带过来。”

    余晔点点头,坐回床上看电视。

    林枫到医院是在半小时后,余晔正在看早间新闻。

    见他进来,抬了下手,“早!”

    林枫连个眼神都没扔给她,将手上拎的保温瓶递给护工,交代了一声又一阵风的走了。

    “我去!”余晔自语,“这抽风时间持续的挺久啊!”

    往后一日三餐都有人送过来,大部分是林枫,偶尔也有赵文学和刘莎代劳,曲申楠依旧在下班时会过来陪她一会。

    术后的疼痛逐步消减,在余晔闲的快发霉的时候终于可以拆线了。

    主治医院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正式出院。

    出院这天余晔心情很好,连带着看外面阴雨绵绵的天气都感觉美的不像话。

    刘莎看着她那傻兮兮的表情,说:“是不是特别能理解疯狗出笼的感觉了?”

    “你不会说人话就闭嘴。”

    刘莎捂着嘴笑,“成了,请你吃饭。”

    “行啊,定个时间吧。”

    刘莎:“等不加班的时候。”

    “鬼知道你什么时候不加班。”

    刘莎大笑。

    两人热热闹闹的朝外走,林枫拎了一堆东西在后面跟着。

    到大厅时余晔去了趟曲申楠的办公室,他在工作,病患照例灌满了整个房间。

    余晔站在门口,自缝隙中隐约看到了属于他的一点白,过了片刻转身走出去。

    另外两人先一步去了停车场,林枫将东西放到后备箱,身子一转靠在车身上抽烟,单手往口袋一揣,“刘莎!”

    “啊?”刘莎转头看他。

    林枫说:“余晔跟那个医生多久了?”

    刘莎瞬间感到不妙,她思考着,“就那次去做活动时熟了点。”

    林枫垂着头,风夹带着雨丝飘到他身上也不以为意,点了下烟灰,“你看着她点,别随便跟陌生人太亲近了。”

    刘莎迟疑的说:“这我也看不了什么呀,毕竟人恋爱自由。”

    林枫扭头看过来,目光有些冷。

    刘莎顿时讪笑,可怜巴巴的转过身。

    之后没再多说什么,余晔也回来了,几人上了车,离开医院。

    一路开到景苑,余晔现在还无法参与工作,首要事件便是修养,但平时忙习惯了的人一下子闲下来难免不适应,她表示可以不跑新闻,写稿子却不耽误,可以负责一个专栏。

    林枫稍作思考便同意了,并要求她不用在岗,直接邮件联系便可。

    林枫说:“给你找的阿姨要明天过来,这边一个人行不行?”

    “没事。”她说的轻巧,丝毫不在乎的样子。

    林枫皱了下眉,“你别什么都不当回事行不行?”

    余晔说:“成了成了,你们要有事赶紧去忙。”

    林枫一下就拔高了音量,“你他妈就巴不得我走是吧!”

    余晔呆住,“你人没事吧?”

    装哑巴一周多,阴阳怪气的到今天终于开口说话了结果就是冲她吼来的,是在比谁嗓门大是不是?

    林枫对着她一脸智障的模样就来气:“做事自己带点脑子,有时间记得回家。”

    余晔蹙起眉,“你什么情况,我出个院还要看你脸色是不是?你别败坏我好心情。”

    刘莎在一旁盯着,有心想劝阻,奈何往日这都是赵文学的活,她实在干不顺手,嘴巴张张合合几次愣是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直到林枫甩手先一步走人,她对着余晔挤眉弄眼一番连忙跟了上去。

    “毛病啊!”余晔砰一声关上了门。

    余晔原本相当不错的心情这下被毁了个七七八八,她独自在客厅坐了会,之后开电脑看了部电影,又回了几封邮件,这么一来半天就过去了,情绪也稍稍恢复了些。

    她拿起电话订了份外卖,随后给曲申楠去电话。

    对方那边背景音有点吵。

    曲申楠说:“在食堂正准备吃饭。”

    余晔说:“我还在等外卖。”

    曲申楠说:“外卖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中间似乎有人跟他打招呼,余晔安静等着,等他那边话停,她说:“那你晚上来给我做饭。”

    “你不怕我手艺不行?”

    余晔大言不惭的说:“再差总比我强。”

    曲申楠顿时想起在灾区她做的那碗清汤面,心中暗自做个对比,比起那玩意想来还是好的。

    安静的时间过长,余晔又问了句:“来吗?”

    曲申楠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戳着餐盘里的荷包蛋,“你想吃什么?”

    余晔吃东西不算特别挑,但也不算好伺候。

    她口味偏重,尤其嗜好酸辣麻辣类的,顾忌到曲申楠个人能力有限她思考着不能说难度太高的,便吐了几个相对而言制作还算方便的食物。

    曲申楠听完,说:“不行,你需要忌口。”

    “……”余晔说:“稍微吃点没关系的吧。”

    “不行。”曲申楠没有丝毫余地的说:“养伤期间不能碰,我给你买点骨头炖着吧。”

    “成,听你的,谁叫你是医生。”余晔也无所谓,想到什么话题一转,“对了,今天晚上还有点事要你帮忙。”

    “什么事?”

    “请的阿姨要明天才能过来,我今天想洗澡,缺人擦背。”

    曲申楠戳荷包蛋的筷子顿住了,纤长的睫毛快速颤动了下,警告般的唤了她一声,“余晔!”

    “在呢!”余晔脸上带出了恶作剧的笑容,“我说的话让你激动了?曲医生,有没有浮想联翩?”

    那边安静下来,只余细细的杂音,余晔喂了几声。

    曲申楠压低声音,话跟牙缝里挤出来似得:“你还知不知羞。”

    余晔大言不惭,“我跟自己男人说这话有什么不对,难不成你希望我跟别人去说?”

    曲申楠放下筷子,揉了揉额头,他要被余晔的逻辑玩惨了。然而在她执着的追问下,他老实说:“不行!”

    余晔愉快的笑起来,她发现曲申楠这人真的是老实过头了,却也因此觉得越发可爱。

    她没再继续捉弄他,又随意说了几句,便终止了通话。

    外卖正好送到,余晔付了钱,拎着盒子到客厅。

    可能是没上班的问题,并没有什么饥饿感,随意扒了几口便停了手。

    下午余晔睡了个午觉,起来已经接近傍晚时间,她出门去楼下逛了圈。

    今天的天气不错,暖风徐徐,逛了圈后有些累,在边上的石凳坐了。

    这个点走动的人多了些,还有牵着宠物犬散步的,余晔坐在那看着他们来来往往。

    中间曲申楠来消息问她的住址,余晔给他回了过去。

    之后依旧在原地坐着,从这边可以车辆的进出。

    曲申楠的银色私家车开进来已经是一小时后,余晔瞬时起身跑出去几步,在小道边上站了,然后盯着他的车慢慢靠近,在自己身边停下,车窗缓慢降下来,露出男人清俊漂亮的脸庞。

    余晔咧嘴一笑,“曲医生!”

    曲申楠应了声,看着她笑容明媚的脸,“在楼下散步?”

    “是啊,顺便等你。”余晔绕过去坐进副驾驶,“我在楼下坐很久了。”

    曲申楠:“其实不用等,到了我会打你电话。”

    “我乐意。”

    曲申楠:“你这都是什么癖好。”

    余晔说:“进来第一时间就能见到我,难道你不感动吗?”

    曲申楠挑眉看了她一眼。

    余晔追问:“不感动吗?”

    曲申楠说:“男人不是那么容易就感动的生物。”

    余晔说:“是不是男医生要感动起来更难?”

    “或许。”

    余晔啧了一声,低叹:“我的追夫之路是不是太坎坷了?”

    曲申楠抿了抿嘴。

    余晔又说:“我可是个很容易打退堂鼓的人,要一直这么艰难可怎么办。”

    曲申楠已经将车开到余晔的公寓楼下,自觉拎上放边上的食材,冲她说:“下车。”

    余晔连忙跟着他下车朝公寓楼走,边笑嘻嘻的偷眼看他。

    两人前后进了电梯,余晔按了楼层,刚站稳右手突然被握住了。

    男人的手很温暖,还有点汗湿,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紧张的。

    余晔挑眉看他,曲申楠不动声色的盯着上方跳动的数字,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余晔动了动手,被他更用力的拽紧。

    余晔笑了,轻轻扣了下他的手心。锁在他脸上的目光瞬间捕捉到对方倏然抿紧的嘴唇,余晔便更用力的扣了扣他。

    曲申楠蓦地扭头看向她,目光灼灼,“别闹!”

    余晔摆出欠扁的无辜相,“捏捏你手还犯法啊?”

    “……”曲申楠:“你故意的。”

    余晔叹了口气,“这年头做女人太不容易,摸一把男人的手还得被训。”

    话一完,曲申楠倏地倾身靠过来,将她困在电梯角落,低下头目光凝在她脸上。

    两人距离前所未有的近,余晔张张嘴就能咬住他白净的衬衣领口。

    她眸光含笑,“呦,曲医生这是想干嘛?”

    叮——

    电梯停了。

    对视几秒,曲申楠僵着身子退开了些,牵着人走出去。

    余晔虽然很少来这里住,但是该有的东西全部都有,尽管很多还没开封,纯粹拿来堆灰。

    橱柜里的盘子是崭新的,包括那些调味料以及各种用具。

    曲申楠把要用到的东西都拿出来清洗了一边,随后动作利落的开始做菜做饭。

    余晔在一旁站着看,半残的状态下在厨房压根帮不上什么忙,就是添乱来的,但曲申楠也没赶她。

    站了好一会,也不知道实在闲的慌了,还是看曲申楠忙的不够惨,余晔说:“我饿了,想先吃点猕猴桃垫垫肚子。”

    曲申楠过来的时候,不单买了菜,还买了一些水果,其中就有猕猴桃。

    他对余晔的要求没多大反应,洗了把手,往腰间系着的卡通围裙上一擦,顺从的给她剥皮挖果肉,一点点极为细心的给她挖到盘子上,整整挖了三个才作罢。

    将盘子往余晔面前一推,说:“吃吧!”

    紧接着转身又去忙别的。

    曲申楠这幅任人宰割一点不反抗的模样,让余晔更加想狠狠的将他揉一遍,后又觉得自己实在太过分。

    她吃了两口后夹了一筷凑过去,到曲申楠跟前,笑眯眯的举到他嘴边,“你也吃。”

    曲申楠犹豫了两秒,张嘴吞进嘴里咀嚼。

    余晔说:“甜不甜。”

    曲申楠:“还可以。”

    余晔:“我夹的是不是更甜?”

    “……”曲申楠僵硬的点了下头,“嗯。”

    余晔一阵憋笑,觉得这人真的太好玩了,27岁的男人,表现出来的青涩模样就跟17岁似的。

    一盘猕猴桃分着吃完,没多久饭菜也好了。

    曲申楠手艺很不错,比余晔预计的要好很多。

    “你经常做菜?”

    曲申楠夹了筷青菜到她碗里,“现在不怎么做,上学那会大人没时间,就自己做一下。”

    余晔说:“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

    余晔咬着筷子看坐在对面的男人,“曲医生,你说你优点这么多,以后万一让你给溜了,我是不是会亏死。”

    曲申楠想,现在都被你吃的死死的了,还怎么溜。

    他说:“专心吃饭。”

    余晔巴巴的看着他,“你可不能始乱终弃啊,不然我肯定要伤心死的。”

    曲申楠说:“放心,我肯定比你专一。”

    余晔嘁了声,“可拉倒吧,一堆觊觎你的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

    曲申楠抬头看向她,眼中带出点严肃,“余晔,我知道你只是在开玩笑,但还是想告诉你,我比你以为的还要认真很多。”

    余晔嘴角的笑意一滞,瞬间说不出话来。

    曲申楠又夹了筷菜到她碗里,轻声说:“吃饭吧。”

    饭后时间还早,余晔开了电视,调到记录频道,她比较偏爱纪录片。

    曲申楠坐在一边陪着她看,进广告时,余晔突然转向他,说:“下午跟你说的事还记得不?”

    曲申楠扭头看过来,表情有些不自然。

    余晔起身朝卫生间走,“来!”

    对方的落落大方让曲申楠有点想撞墙,这女人简直了,要不要这么神奇。

    曲申楠坐着没动,余晔自卫生间张望过来,遥遥冲他喊:“曲医生,赶紧的!你不来,我还得找别人去呢!”

    曲申楠最终起身走了过去,不大空间内,余晔站在洗手台前,浴盆里已经开始注水。

    余晔自镜子里跟曲申楠对视,笑了下,“曲医生,记得要温柔点。”

    曲申楠呼吸一顿,偏转了视线。

    余晔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紫色薄衫,她低头试了试水温,将毛巾扔进去,退了一步给曲申楠让出位置。

    曲申楠拧了毛巾给她,余晔拿着擦了把脸和脖子,又扔进盆里。

    曲申楠抓住她的右手放进水里搓洗,手指在水波下不停重复交缠,他忍不住转头看余晔。

    余晔挑眉,“怎么了?”

    曲申楠摇头,收回视线,拧干毛巾将她的手擦拭干净。

    两人站了会,余晔轻轻踢了踢他催促,“曲医生,擦身子。”

    曲申楠僵硬的点头,“好。”

    余晔自己擦拭了前面,后背只能借住旁人之手。

    曲申楠缓慢的给她撩起衣服,镶嵌在背上的黑色文胸带子瞬间给了他视觉冲击。

    余晔说:“帮我解开!”

    他加了点手劲,解开了扣子,随着带子掉落,某些画面不由得的跃入脑海,尽管没有亲眼见着,自然而然的想象也够他受的。

    曲申楠拿着热毛巾给她自上往下的擦,余晔盯着镜子里男人绯红的脸庞,“曲医生,你想什么呢,脸这么红。”

    曲申楠抿唇,没吭声。

    余晔又说:“啧啧啧,连脖子都红了呢!”

    曲申楠猛地抬头,双眸湿漉漉的瞪了她一眼。

    余晔:“呦,居然还瞪我呢!”

   &n 你所看的《那个时候她后悔过》的 21.21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那个时候她后悔过》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