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

    男人的身体线条很美,流畅的肌理,白润的肤色加上那张俊秀漂亮的脸,透出一股诱人性感。

    只是当下并不是可以肆意心欣赏的时候。

    曲申楠没遮没掩,大大方方的敞开着身体朝她一瘸一拐的走近几步,面上表情也看不出喜怒。

    “有什么事?”

    余晔目光不由自主的沿着他的躯体线条下移,在他关键部位快速一扫后又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举止不当,迅速抬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给你送衣服。”

    说着余晔举起拎着购物袋的手,以此表明自己的清白。

    男人被看光不是什么大事,被一个女人看光尤其不是事。

    曲申楠不以为意的从她手里接过袋子,里面装着一套黑色的运动服。“你出门就是去买这个?”

    余晔点了下头,“尺寸我随意估算着拿的,大了或者小了等会可以去换。”

    曲申楠:“谢谢。”

    “没事。”

    两人在门口站着对视了几秒,余晔说:“啊,那我先走,你慢慢洗,一个人可以吗?”

    “你觉得呢?”

    “你要不方便,我不介意给你搭把手。”

    “我介意。”

    余晔‘嘁’了一声,“你又不亏。”

    “可你赚了。”

    余晔:“……”

    -

    等洗完澡出来余晔都没想通曲申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颜无耻了,难道真的是因为跟自己呆在一起的时间太久,耳濡目染下被传染了?

    不,余晔当即否定,她完全不认为自己曾厚颜无耻过。

    照理说曲申楠的情况应该留院观察一晚,但由于天灾后医疗资源有限,自然让给了更有需要的人。

    他们都还没吃饭,余晔出了旅店特意去别处买了点宽面和鸡蛋,随后到当地住户家借厨房。

    对方倒没有表现的不情愿,相反还挺热情的给了余晔几颗自家种植的小菜。

    蔬菜很新鲜,听说是傍晚刚摘的。

    余晔靠在灶台上等水滚,随后将食材一股脑全扔了进去。

    她自来就没什么厨艺可言,那些花里胡哨的菜色完全不懂。曲申楠有伤在身,让个伤员在继续啃方便面实在说不过去,才有了现在这么一出。

    白长的面条在沸腾的水中翻腾了无数个来回后,余晔将它们都捞了起来,又随手扔进去两鸡蛋,等鸡蛋一熟,端着盘子回旅馆。

    曲申楠正坐椅子上研究手中的遥控器,手腕露出一大截。

    余晔将面条往床头柜上一搁,“衣服短了?”

    “小了一个号,勉强能穿,不用换了。”曲申楠放了遥控器,单腿跳了两下坐回床沿,往碗里看,白花花一片,上面飘着点惨兮兮的菜叶。“你做的?”

    “嗯。”余晔将两白煮蛋敲碎剥了壳,“你吃蛋白还是蛋黄。”

    “我都吃。”

    余晔将鸡蛋掰开,手法利落的将两蛋黄遗弃在他碗里。“正好,我只吃蛋白。”

    曲申楠无言以对。

    房间里没有桌子,只有一把椅子,对于床头柜来说椅子太高了些,索性余晔也不是个讲究的人,直接往地上一蹲,就这么埋头吃起来。

    “味道如何?”

    曲申楠将菜叶叼进嘴里,咀嚼着咽下后,“挺清淡的。”

    除了盐和味精,什么调味料都没放,清淡是必然的。

    说的严苛些,这样的面食实在有些难以下咽。

    余晔攀着碗沿,自下往上瞧曲申楠,“你再吃几口看看。”

    曲申楠也没多想,低头往嘴里塞了几口,他吃的很顺从,眉目间也没有任何为难的神色。

    余晔笑了,“怎么这么听话,叫你吃你就吃。”

    曲申楠:“你的意思是我别吃?”

    “不不不,多吃点。”余晔有些蹲累了,身子往后直接坐在了地上,一手往膝盖上一搁,姿态闲散的看着他,“我手艺一般,你多担待。”

    “看出来了。”

    余晔:“你平时家里做菜吗?”

    “偶尔做一次。”

    “味道怎么样?”

    曲申楠:“自己吃着还行。”

    余晔挑眉,“没给别人吃过?”

 &n 你所看的《那个时候她后悔过》的 12.12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那个时候她后悔过》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