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等周围安静下来,余晔睁眼所见都是不见五指的黑,整个人更是麻木的,她动了动手指和脚趾,并没有觉得吃力。

    曲申楠压在她身上,又明显的呼吸起伏。

    这里被架出来一块死角,两人很幸运的被镶嵌在里面。

    余晔叫了他一声,曲申楠没什么反应。

    余晔手伸上来摸了摸曲申楠的身体,似乎没受什么伤,只有头部有点濡湿。

    砸破脑袋了。

    余晔用力拍了拍曲申楠的脸,“曲申楠,醒醒!”

    这个时候睡着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这么拍打了快十来下,曲申楠悠悠转醒,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叫了声,“余晔?”

    “嗯,你感觉怎么样?”

    曲申楠在她身上趴了会,才吃力的往一边做移动,然而空间有限,到最后依旧有半个身子瘫在余晔身上。

    “抱歉。”他说。

    “这个时候还道什么歉,你人怎么样?”

    曲申楠咳了声,“没什么大问题。”

    空间狭小,不知道封闭性如何,也不确定多久能出去,甚至还能不能出去也是个未知数,若施救用时过长,加上空气流通缓慢,他们或许会被活活闷死。

    “现在这么个体位算不算是我占你便宜了?”

    曲申楠又咳了下,“你要这么想我也无所谓。”

    余晔轻轻在他背上拍了拍,笑着说:“你这么娇滴滴的被人搂着的经历以前有过吗?”

    “现在这个情况你觉得聊这些合适吗?”

    “不然呢?”余晔说:“你觉得聊现下环境,聊空气密度更好一点吗?”

    事实上,不管聊什么也确实没区别,只是对于余晔这么心大也是有些意外。

    曲申楠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余晔探手上来又摸了摸他的后脑勺,曲申楠的头发很软,柔软到会让人有种这个人很温柔的错觉。

    余晔想起不久前曲申楠不顾一切扑过来的一幕,想了想,说:“如果我们运气差点,现在可能已经被石块压扁了。”

    这倒是真的。曲申楠嗯了声。

    余晔说:“你怎么会有勇气冲过来?”

    “下意识反应。”

    余晔轻笑了下,“你的下意识反应真是大无畏。”

    安静了会,余晔微微扭头,嘴唇正好贴上曲申楠的耳廓,她也不在意,就那么贴合着说:“我不希望你出意外。”

    曲申楠的头就靠在余晔的肩窝里,耳朵上薄弱的皮肤接触到余晔的呼吸瞬间滚烫起来,体内热度一下子莫名其妙全部集中在这么一个地方,拼命的往外冲。

    黑暗中,曲申楠忍着脸热,抿了抿唇,“没那么容易出意外。”

    “你的头已经砸伤了,现在根本不知道伤口有多大,会被困多久也不清楚,时间一长会不会留下后遗症也不好说。”余晔顿了顿,又加了句,“我希望哪怕我死,你也要好好活着。”

    曲申楠心里毫无征兆的被刺了下,他立时皱眉,“胡说什么呢。”

    “好,不说了。”

    余晔在黑暗中大睁着双眼,她绝对不能让曲申楠死,她的背上已经压了一条命,若曲申楠因为她再出什么意外,她还有什么理由活。

    没多久周边温度降了下来,四肢已经被压的发麻,开始有饥饿感,简直是真正的内忧外患。

    余晔:“曲申楠,你饿吗?”

    “有点。”

    “你觉得我们被困多久了?”

    “应该四小时左右。”

    出事那会还早,曲申楠最后一次看时间是八点多,到中午放饭时间,应该快四小时。

    余晔叹了口气,继续躺尸。

    他们的出事地点并不隐晦,当时离的不远也有人走动,照理说不会被困太久,但如果覆盖面积厚,施救困难的话,所要花费多少时间就说不准了。

    没多久余晔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曲申楠,你是不是发烧了?”

    “没事。”

    然而对方喷吐出来的呼吸近乎灼痛了余晔的脖颈,她的脸色立时变得很难看,这个时候发烧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余晔突然伸手扯他衣服。

    曲申楠抓住她肆意乱动的手,“你做什么?”

    “脱衣服,得降温才行。“

    “没用的,是伤口发炎了。“

    “那要怎么办?”

    曲申楠吞咽了下口水。

    余晔:“怎么办?”

    “等 你所看的《那个时候她后悔过》的 11.11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那个时候她后悔过》 观看